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被召唤成了白莲神 > 第七章 苗寨
    云州的某个三叉路口,白莲圣女与八方商会的车队在此分别。

    八方商会此行虽是为了掩护白莲圣女出城,但他们本身也是有着自己的行商计划。

    而白莲圣女也不愿让他们知晓自己真正的目的,所以双方便在此分别。

    八方商会往富源县的方向而去,白莲圣女则独自驾着马车走安宁县方向这条道路。

    白莲圣女看似文弱,实则身手利落,所以一人驾驶着马车也很是安稳。

    不过她驱赶马车走了一段山路之后,便下了车,她将马车抛在原地,然后一头钻进从林之中。

    在道路崎岖、环境复杂的森林中,白莲圣女如回到家中一般,视各种障碍如无物,不断地移动着身形。

    白莲圣女的父亲虽是大周的平民,但她的母亲却是一位生活在大周边荒的苗人。

    白莲圣女自幼跟随着母亲在苗寨中生活,所以对于丛林她并不陌生。

    而在她母亲身亡之后,她才随着父亲出了蛮荒森林,来到大周的县城生活。

    白莲教起事之后,许多次白莲教就是靠着她对丛林的熟悉,以此来躲避大周朝廷的追兵。

    哔啵~哔啵~

    夜晚,某处山洞中,白莲圣女百无聊赖地拨弄着柴火。

    这处山洞曾是他们白莲教躲避追兵的聚集点之一,如今在此处的只剩她一人了。

    白莲圣女吃着干粮就着水,精神有些恍惚起来。

    “青荷,青荷……”,姜不周的声音在她的心神中响起。

    白莲圣女听到这声音忽然回过神来,“神主,我刚刚是怎么了?”

    “你中毒了,看看你的后脖颈。”

    白莲圣女此时也感觉到了什么,她手往后一抓,只见一只灰色的蜘蛛出现在她的手心。

    “原来是灰梦蛛啊,这种蜘蛛咬了人会让人产生幻觉,在寨子中时就常有人抓它们来养蛊,通常都能培育出强大的蛊虫。”

    白莲圣女将手中的灰梦蛛放在地上,然后用手推了两下,“快走吧,别再让人抓了。”

    不过灰梦蛛显然没领她的情,反而咬了她的手一口,然后才脚步麻利地跑向一边。

    白莲圣女没当回事,自幼与毒虫相伴的她身体有了许多抗性,这样的毒素过一会便能好。

    她重新拨弄着柴火,一会想起在苗寨中与母亲生活的悠闲时光;一会又想起父亲建立白莲教起事;之后又幻想出一家三口和和美美的幸福生活……

    白莲圣女双目没有焦距,双手则在身前不断摆动着,像是想抓住些什么。

    她这个样子,姜不周都看不下去了。

    于是姜不周分出两道神力,一道落在她的后脖颈,一道落在她的手指上。

    在神力的照耀下,灰梦蛛的毒素化为轻烟消散在空中。

    白莲圣女一怔,紧接着才开口道:“多谢神主。”

    “嗯,丛林复杂,危险众多,你要多加小心。

    我事务繁忙,不会时刻关注着你,若是你不注意自身安全,突然身死了,我也救不回你。”

    “是,神主,青荷会多加注意的。”

    姜不周对此没再回复,其实姜不周如今没有什么事要忙,但是刚刚为白莲圣女治疗毒素之时居然耗费了他一成的神力,这还是白莲圣女自身有毒素抗性的情况下。

    在姜不周没有相应神术的状态下,只用神力要发挥出相同的效果确实消耗巨大。

    若是经常遇到这样的事,姜不周怕自己的神力都不够用,他如今才刚刚起步,神力自然要多积累点,不然遇到什么突发状况,他怕应付不了。

    ……

    白莲圣女在丛林中穿行了三天,这才回到她曾经生活过的苗寨。

    三天的丛林生活使得她的衣裳破旧不堪,幸而她的长相神似她的母亲,寨中还有认识她的人,不然她也进不了山寨中。

    换上一袭苗人的服饰,白莲圣女看起来多了些别样的风情。

    不过对于这些姜不周都视而不见,因为在看到这个山寨之时,他就已经发现这个寨中之人绝大部分的神魂都缠绕着一股黑气,无论男女,无论老幼。

    能看见他们神魂的状况也多亏了他新凝聚出的神职:灵魂掌控者。

    姜不周跟着白莲圣女在寨中逛的时候,终于查探出黑气的来源,正是蛊。

    准确来说,则是养蛊这个过程。

    虽然生灵之间为了生存本就会相杀相食,但养蛊却是一个以药物刺激,让生灵被迫相杀相食的过程,这个过程不是为了生存,而只是为了满足人的。

    试想一下,若将所有在蛊瓮中的毒虫替换成人类,让他们相杀相食,如此就会知道这是一个多么残忍的过程。

    总的来说,养蛊有伤天和。

    而苗人养蛊可追溯到远古时期,那时他们为了生存,主要用蛊来对付一些毒物与猛兽,以毒攻毒。

    后来猛兽少了,苗人也不怎么惧怕毒物,于是苗人养的蛊则主要用来与人争斗之用,为了药草,为了水源,常常会大打出手。

    近些年,由于大周开疆拓土到了这片丛林附近,于是有大批的苗人走出了丛林,去到了大周城镇生活,所以山寨之间的争斗也逐渐减少,于是养蛊则用来束缚自己所爱之人。

    姜不周观察着寨中之人,根据他的计算,神魂中的黑气积累到一定的程度之后便会影响他们的神魂,令他们变得神志不清。

    即使在生前黑气不爆发,在他们死后黑气也会在第一时间消融掉他们的魂魄。

    而姜不周在与白莲圣女聊到寨中养蛊之事时也了解到,越是厉害的养蛊人,死得越早也越凄惨,而原因基本都是蛊物反噬。

    夜晚,白莲圣女坐在吊脚楼的地板上晃着脚丫,回到儿时住过的地方,她也轻松了不少。

    不过她对于今日姜不周问她养蛊之事有些在意,因为她认为神灵不会做无谓的事情。

    想到这,她便在心中询问起来,“神主,寨中养蛊之事可有不妥?”

    姜不周闻言用充满威严的声音回复了她,“养蛊有伤天和,若可以,你让寨中之人将所有蛊物都烧毁,如此可救他们一命。”

    其实按姜不周原本的设想是等这苗寨中人因为蛊物反噬了他才出手解救,顺便宣扬神灵信仰。

    不过既然已被白莲圣女察觉到了,那么就不能装作不知道。

    当然他也不担心白莲圣女能劝苗寨众人舍弃养蛊,因为传统往往是最难改变的。

    虽然姜不周不在意,但白莲圣女听到这样的话浑身一个激灵,不顾天色已晚,她急忙穿上鞋子跑到寨中族老的住处。

    砰砰砰~

    白莲圣女使劲地拍着大门,“翁族老,翁族老,快醒醒。”

    吱的一声,大门打开了。

    “这么晚了,是谁啊?”

    睡眼惺忪的翁族老边哈着气边打开大门,“是青荷啊,你今天刚回来不好好休息,这么晚来找我有什么事?”

    白莲圣女见到他急忙说道:“翁族老,大事不好了,寨中养蛊有伤天和,我们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这种事需要尽早停止,还有要把所有蛊物都烧毁。”

    翁族老闻言一怔,“是谁告诉你这件事的?”

    “我是刚刚受到神灵的启示才知晓的。”

    翁族老闻言说道:“嗯,这件事我知道了,不过今天天色已晚,有什么事也要明天再说,你先回去休息吧。”

    白莲圣女想了一下也确实是这个道理,但她还是又说了一句。

    “那……族老,你明天一定要跟寨中之人说这件事,这很重要。”

    “嗯,我会的。”翁族老淡淡说道。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