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被召唤成了白莲神 > 第八章 黑气的变化
    当日晒三竿之时,白莲圣女才从床铺上醒来。

    昨晚一整晚她都在惦记着姜不周所说的养蛊之事,所以睡得很晚。

    走出房间,白莲圣女发现她阿叔阿婶都不在家,想来是还在忙活着。

    而当她走出屋子之时,却看见她表弟和表妹正将许多药草和一些毒虫塞进一个瓮中。

    这样的手法她自然是熟悉的,因为这就是养蛊的步骤。

    白莲圣女急忙跑过去将那蛊瓮一脚踢倒,然后抓起她表弟的衣裳训斥道:“养蛊有伤天和,你怎么能养蛊呢?你不要命啦?”

    白莲圣女的表弟叫采禾,表妹叫采苗。

    采禾看见白莲圣女一脸凶神恶煞的样子,年纪还小的他吓得哭了起来,一边哭还一边抹着眼泪,而采苗见状则马上跑开。

    白莲圣女见到采禾哭泣,也心知自己发怒吓到他了,于是便放开他的衣裳,摸着他的脑袋劝告他,“阿弟,世间生灵跟我们一样,都是有灵魂的。

    它们今生为虫豸,下辈子兴许就会变成人,养蛊就等于让许多人自相残杀,这样的手段有伤天和,我们不应该这样做。

    答应阿姐,以后都别养蛊好吗?”

    采禾见白莲圣女温声诉说,此时也停止了哭泣。

    “嗯~”

    白莲圣女摸了摸他的头,“这样才乖。”

    白莲圣女以为她堂弟听进了劝告,其实姜不周看得分明,她表弟只是怕白莲圣女发怒而已,至于她所说的大道理,采禾估计一句都没听懂。

    在白莲圣女安慰采禾之时,采苗已经带着她父母回到此处,采禾见到父母归来,马上从白莲圣女身旁跑开,然后躲到他母亲的身后。

    白莲圣女的阿叔说道:“青荷,你这是怎么了?”

    “阿叔,养蛊有伤天和,若继续下去,将来会有报应。

    昨晚我与翁族老说了,他说今天会跟大家说这件事,让大家不再养蛊,他难道没说吗?”

    白莲圣女正疑惑着,她阿婶却轻笑道:“青荷,原来这件事是你提出的啊。

    今早你还在睡梦时,族老已经召集了全寨的人说了这件事。

    不过嘛,养蛊毕竟是我们苗人一贯的传统,都已经传了这么多年了,也没出什么事。

    至于说有报应之事,我们养蛊的都知道偶尔有蛊虫会反噬,这都是正常的现象,没必要因此而让大家都放弃养蛊。

    阿婶知道你跟随你父亲在大周生活多年,瞧不上我们是很正常的。

    但你毕竟是半个苗人,可不能忘了本。”

    白莲圣女听到这些话嘴巴张了张,但却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末了,她丢下一句“我不是这个意思”,然后头也不回地跑出了山寨。

    按理来说白莲圣女的阿叔和阿婶都是很和善的人,是断然不会说出此种话语的,白莲圣女对此想不通,而冷眼旁观这一切的姜不周却明白为何会如此。

    他从昨晚开始便一直关注着这个山寨的变化,他发现在睡梦中,山寨中所有人神魂中携带的黑气居然自发地聚集到高空中,像是在孕育着什么。

    不过昨晚黑气没孕育成功,于是在今日凌晨时又分散下来到每个人身上。

    姜不周查看之下发现黑气正不断侵蚀寨中每个人的身体与神魂,就像是虫豸在啃食他们的身体一般,这会导致每个人的精气神都逐渐衰弱,所以他们做出一些平常做不出的事也是在情理之中。

    昨晚白莲圣女在睡梦中,也有黑气要侵袭她,不过姜不周用神力护住了她的身体,所以她才没事。

    对于正在山寨之外苦恼的白莲圣女,姜不周没有将这一切告诉她。

    因为说了也没用,以白莲圣女的大道理根本无法说服寨中之人。

    大道理对于大周皇朝的平民都没有用,更何况是这些蛮荒森林中的苗人。

    这世间的人无论智者与愚者,都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的。

    所以姜不周决定等他们付出了血与泪的代价之后再伸手救他们,当然他肯定不会承认是因为现在没有能力救他们。

    “青荷,这片苗疆不止一个山寨吧?

    与其在此忙着沮丧,还不如去其他山寨转转,看看能不能让其他山寨的人放弃养蛊。”

    姜不周的话让白莲圣女清醒了过来,“对,我现在想这些有什么用,与其自怨自艾,还不如多想些办法,兴许我说的多了,就会有人听我的。”

    说完,白莲圣女当即动身往其他山寨而去。

    白莲圣女所处的这片苗疆有十五个山寨,其中九个比较靠近大周皇朝,白莲圣女生活的山寨正是其中之一。

    在千年前,这九个山寨还是同一家的,后来因为人口的增多才不得不分散开来。

    不过虽然各自分散了,但这九个山寨还保留着同样的习俗,也会祭祀同样的始祖。

    相互之间平日里也会有往来,所以白莲圣女也不担心会遭到这些山寨之人的袭击。

    白莲圣女生活的山寨叫北微寨,离这里最近的两个山寨一个叫陈沟寨,另一个叫白狼寨,白莲圣女前往的就是这白狼寨。

    在丛林里穿行了个把时辰之后,白莲圣女终于看到了白狼寨的大门。

    在她还小的时候,她母亲就带她来过这里,所以在这里她也有认识了一些人,就是不知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还认不认得她。

    当白莲圣女走进白狼寨,正准备寻找有没有熟识的人时,忽然身后有声音响起。

    “白莲,你来啦。”

    白莲圣女回头望去,只见有个妇人正一脸欣喜地朝她跑来。

    那妇女拉着她的手说道:“你都好久不来白狼寨了,上次我去你寨子中时,你妹妹还说你去了远方。”

    白莲圣女听到这些话一愣,她仔细辨认了一下对方的面容,这才发现面前的这个妇人是她年幼时曾经见过的,母亲的好友秀阿姨。

    白莲圣女名叫青荷,她的母亲就叫白莲,她心想可能是她与母亲长得太像,所以秀阿姨认错了。

    于是她说道:“秀阿姨,我是青荷,我母亲已经去世很久了,她下葬时你还来过的。”

    “呸呸呸……不准说这么不吉利的话”,秀阿姨皱了皱眉头,“白莲你怎么净胡说,青荷我也见过,她还这么小吧。”秀阿姨说着话手还边比划着。

    白莲圣女无奈,但她还是解释道:“秀阿姨,我真的是青荷,不信您仔细瞧瞧。”

    秀阿姨仔细端详着青荷的面容,“嗯……确实跟白莲不一样,她的眼神要更锐利点。

    但没道理啊,青荷我去年才见过,她还那么小,怎么可能一下子就长这么大。”

    秀阿姨一脸不解,而听到她嘟囔着这些话的白莲圣女此时也察觉到有些不对劲,“我从母亲逝世之后就一直没有回过苗寨,秀阿姨去年怎么可能见过我。”

    而且……

    白莲圣女打量着对方,她发现秀阿姨戴着的不是苗人成年(结婚)后的银冠,而是和她一样的少女银饰。

    可问题是秀阿姨早已结婚多年了啊,这是怎么回事?

    在秀阿姨还在纠结那个青荷突然长大的问题时,白莲圣女悄悄离开了她身边。

    白狼寨中,许多成年的苗人他们头上戴的银冠都变成了银饰。

    而有的青壮小伙却穿着狭小不合身的衣裳,他们的模样看起来很是滑稽,但他们却一如往常一般,没有人觉得不对劲。

    白莲圣女目睹着这一切,仔细观察下她还发现白狼寨中每个人的眼神都有些迷离,眼睛无法聚焦在一起。

    “这是怎么回事?”白莲圣女心中一片惶恐,“神主,他们怎么会变成这样?”

    姜不周淡淡回复道:“都是因为养蛊,只要让他们寨中所有人把自己的蛊物都烧毁就能恢复。”

    “我明白了神主”,白莲圣女说完便动身去找这白狼寨的族老,企图能让他明白寨中的危机。

    但如今精神恍惚的族老根本就听不进白莲圣女的劝告,反而因为白莲圣女要烧毁蛊物的说法,将她赶出了寨子。

    山寨外,白莲圣女一脸苦闷。

    “神主,您能救救他们吗?”

    “不是我不愿救他们,是他们自己不愿救自己。”

    看到白莲圣女一脸愁苦,姜不周补充道:“放心吧,他们如今只是记忆错乱,但该有的常识还是有的,短时间内不会有性命之危。

    与其在此发愁,不如先去其他寨子看看,兴许在其他寨子能找到解决的办法。”

    “是,神主。”

    白莲圣女收拾了一下心情,然后动身前往下一个山寨。

    关于白狼寨的事,姜不周对白莲圣女说的话都是真的,不过他没说全。

    比如白狼寨上空有一只肉眼看不见的黑气大蜘蛛。

    再比如每个白狼寨人都被黑气大蜘蛛的蛛丝给黏住,大蜘蛛一边吸取着他们的神魂壮大自己,一边通过蛛丝释放神魂毒素,让他们都陷入幻境之中。

    关于这些就不用说给白莲圣女听了,毕竟姜不周还得靠着这个传播信仰。

    雪中送炭一直都比锦上添花来的更重要,更容易让人铭记恩德。

    神灵,就是要在人们陷入绝望时才伸出援手。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