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被召唤成了白莲神 > 第十章 神灵,自当救世人于苦难中
    清晨,白莲圣女应姜不周的要求爬上一座小山向远方眺望。

    她自然是看不到什么,姜不周则是借此看那九座山寨上空的黑气毒物,特别是看那北微寨上空的毒物成型没。

    不过显然今天还不行,因为那北微寨上空还是空荡荡的。

    “青荷,今天继续去其他八座山寨转转,看看他们的病症有没有好转。”

    姜不周虽如此说,但实际他的目的是去看那些苗人的情况有没有恶化,若是已经令人陷入绝望,那么他就要出手了。

    不过各山寨还是如昨天一般,虽然每个人都还有病症,每个人都有些痛苦不堪,但他们还在努力地寻找应对的方法,尝试用药草医治。

    毕竟除了黑门寨那令人摸不着头脑的脱毛症状,白狼寨那令人无法察觉的幻境外,其他山寨的苗人看起来都像是中了毒。

    作为用毒的专家,苗人对于寻找治疗方法还是抱有希望的。

    见他们还很阳光的样子,姜不周也就没有去打扰他们,只是让白莲圣女每天巡查这些山寨一遍,多熟悉熟悉道路。

    时间又过了两天,当太阳再次从东方升起的时候,姜不周发现那北微寨上空的黑气毒物凝聚成型了,那是一只满嘴细牙,如瓢虫一般的东西,那就是苗疆九毒之一的蜮。

    蜮的成型使得那陈沟寨上空的黑气蚕茧不断跳动着,随时可能会破茧而出,姜不周此时也知晓时机已到。

    他对着白莲圣女吩咐道:“今天我们先去红坡寨。”

    “是,神主”,白莲圣女回复道。

    虽然这三天里白莲圣女都是只以野果为生,但她却丝毫不显虚弱的样子,在丛林里穿行还是一如既往的快速。

    过了许久,当白莲圣女到达红坡寨时,她发现昨天状况还好的红坡寨人此时全身上下遍布红肿,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

    特别是头部,每一个人都肿地像猪头一样。

    而且如今的红肿不像之前那般没有感觉,此时这些红肿又痒又痛,每个人都在抓挠着,严重的已经在满地打滚。

    “啊……”

    “啊……”

    阵阵惨叫声从红坡寨中传出。

    白莲圣女见到这一幕眼泪忍不住淌了下来,她没有能力救下她的族人。

    这两天看到每个山寨的人都被病症折磨,她都想祈求姜不周救治他们,但每次都在开口前被察觉到她想法的姜不周扯开了话题。

    她能感觉到姜不周不想出手,于是她也就忍住没开口。

    但今天,看见同为苗人的红坡寨人如此惨状,她下定决心一定要说出口,一定要求到姜不周愿意出手救治为止。

    白莲圣女从怀中掏出了白莲神雕像放一块石头上,她跪在地上,“无所不能的神主,青荷求您救下我那身受苦难的族人。

    无所不能的神主,青荷求您救下我那身受苦难的族人……”

    白莲神木雕没有一丝神异地立在岩石上,白莲圣女能感觉到姜不周就在里面,但姜不周却没有给她任何回应。

    耳边不断传来红坡寨人的惨叫,白莲圣女听到心都碎了,于是她一边磕着头,一边继续祈求着。

    “无所不能的神主,救救青荷的族人吧。”

    “无所不能的神主,救救青荷的族人吧……”

    红坡寨里,受难的苗人不断挣扎着,红坡寨外,一个少女不断地朝一个不会动的雕像磕头。

    “苍天啊,救救我们吧……”红坡寨中,一个苗人忍痛跪倒在地,双手伸向天空。

    “苍天啊,救救我们吧……”越来越多的红坡寨人如他一般祈求苍天救他们。

    但是红坡寨的天空没有降下神异,而且还有一只黑气黄蜂煽动着翅膀,让下面的苗人越发的痛苦,部分人因此晕死了过去。

    有的晕,有的死。

    此时,一股名为绝望的气息笼罩在整个红坡寨中。

    白莲神雕像中,闭目的姜不周睁开了眼睛,是时候了。

    原本的他想等红坡寨完全陷入绝望才出手,但此时已经不出手不行,因为在他身前磕头的白莲圣女已经满头血污,快要晕倒在地。

    白莲圣女是他此次行动的关键,可不能在这里倒下。

    姜不周深吸了一口气,“青荷,他们不是我的信徒,我本可以不救他们。

    但念在你诚心祈求的份上,我可以给他们一个机会,愿不愿意把握住就看他们自己了。”

    白莲圣女听到姜不周的回话喜出望外,“是,神主。”

    “嗯”,姜不周淡淡说道:“还记得我让你雕刻的那个神灵雕像吗?她可以救下你的族人。

    等会你按我说的做,先让所有红坡寨人聚集到一起。”

    “是。”

    白莲圣女将白莲神雕像放入怀中,然后将另一个雕像拿了出来,这是一个女性神灵的雕像,她的服饰上有九颗星辰,她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

    白莲圣女顾不得擦拭头顶的血污,急忙跑进红坡寨中,一边跑还一边喊着。

    “所有人都到族老屋前集合,我找来救治你们的神了。

    所有人都到族老屋前集合,我找来救治你们的神了……”

    正处于绝望中的红坡寨人突然看见一个正常的苗人,又听到她喊着能救治他们,虽然不知道神是什么,但他们不由自主地向她聚集过去。

    一个动,个个动。

    不一会,所有能动的红坡寨人都聚集到了族老屋前,他们仰望着站在吊脚楼上的白莲圣女。

    白莲圣女看到还有些倒在地上已经不能动弹的族人,于是她开口道:“你们先去把那些倒下的族人全都搬过来。”

    一众苗人听到她的话纷纷照做,毕竟倒下的都有他们的亲人在。

    见到所有人都重新聚集到族老屋前了,白莲圣女拿出那女神雕像。

    “我手中的这位神灵能救治你们,等下你们都听我的号令向她跪拜祈求,你们一定要心诚,这样才好得快。”

    若只是说,那么效果自然不大,这下就轮到姜不周出力了。

    他让白莲圣女从腰间拔出一根银针,然后刺向在旁边已经晕倒的族老头顶。

    姜不周在她刺下银针之时,运起神力灌注而下,他如今身有百缕神力,而这一下他便用出了其中半数。

    瞬息之间,红坡寨的族老原本肿如猪头一般的脑袋便恢复了原样,而他人也逐渐苏醒了过来。

    其实这个族老还没完全好,至少他的身体还依旧有红肿。

    而若要完全治好这个族老,需要姜不周用全部的神力才行,但他没有这样做,因为他还得留一点神力防备,若是事不可为,及早撤。

    白莲圣女见到姜不周发力了,于是她向前伸出握住的神灵雕像。

    “现在所有人跪下向神灵诚心祭拜,我念一句,你们跟一句。”

    族老屋前的红坡寨人看着眼神锐利,满脸血污的白莲圣女,听到她喊着跪下祈求,这就如同在向邪神祭祀一般。

    不过有刚刚族老瞬息恢复的那一幕在前,众苗人觉得就算是向邪神祈祷,也好过现在这样遭受痛苦的死去,于是他们纷纷跪下。

    白莲圣女见到这场景当即说道:“跟着我念:斗姆元君,您是疾病的克星。”

    “斗姆元君,您是疾病的克星……”一众苗人齐齐开口。

    “您是济世的圣贤。”

    “您是济世的圣贤……”

    “请怜悯您的信徒,赐下神迹。”

    “请怜悯您的信徒,赐下神迹……”

    “为我们驱赶这噬人的病魔。”

    “为我们驱赶这噬人的病魔……”

    在所有还能动弹的红坡寨人念完这祈神祷文之后,白莲圣女手中握着的雕像发出了一层金色光芒。

    即使在阳光下,那金芒也依旧刺眼。

    几乎在同一时间,神灵空间中的姜不周体内凝聚出了一个全新的神职符文。

    神职:天医大圣

    神术:银针度厄(施以银针,治疗生灵疾病)

    携带着求健康念头的愿力流淌进神灵空间中,被姜不周不断吸收转化为神力。

    而与此同时,一道红色丝线捆住了姜不周,这是那些红坡寨人的念头所化,他必须要满足他们的心愿才能消掉这丝线,不然丝线会一直捆住着他,将来还会迷乱他的神志。

    这些都是姜不周在红色丝线出现后,本能知道的。

    族老屋前,看着散发出金芒的神灵雕像,白莲圣女再次开口道:“还不够,继续诚心祈求。”

    白莲圣女此时的模样在一众苗人心里越发像邪神,但他们为了健康,为了活命,再次地跪拜祈求着。

    “斗姆元君,您是疾病的克星,您是济世的圣贤。请怜悯您的信徒,赐下神迹,为我们驱赶这噬人的病魔。”

    又是一大波愿力流淌进神灵空间中,姜不周再次将它们转化为了神力。

    加上先前的那一波,此时的姜不周已有六百五十多缕神力。

    一般来说,一个人一天对一个神灵产生的愿力是有限的,因为愿力要信徒心诚且敬畏才能产生。

    将这愿力转化为神力之后,姜不周将之称为一缕。

    陵安城钱府的第一次祭祀就给姜不周带来了百缕神力,不过他不能让钱府一直祭祀。

    祭祀若是和吃饭喝水一样成了习惯,这样人们对神灵就没了敬畏,也就谈不上会产生愿力。

    所以祭祀一般在每月初一、十五加上神灵诞辰就行。

    但红坡寨不同,陷入绝望的他们祈求健康的心无比虔诚,所以前后两次给姜不周带来了六百多缕的神力。

    而此时,姜不周也要给予回应了,因为得不到回应,没有人会一直虔诚下去。

    神灵空间里,姜不周将体内天医大圣的神职符文分离出体外并注入神力。

    吸收了神力的神职符文化为一个面容慈善,身着九星衣裙的女性神灵,原本缠绕在姜不周身体的念头红线也转到了她身上。

    这神灵便是斗姆元君,不过实际上她体内还是姜不周的思维在操控着。

    姜不周伸伸手,望着这新的身体,感觉很是新奇。

    因为这是真实的形体,不是他用幻术变化出来的幻象。

    不过有什么好奇的可以之后再探查,当务之急还是治疗那红坡寨人。

    “青荷,放空心神,接受神降。”姜不周对着白莲圣女下达了指令。

    所谓神降就是与鬼上身差不多,只不过鬼上身会有副作用,会被鬼物吸走阳气,而神灵的神降则不会。

    白莲圣女收到指示,做好了心里准备。

    姜不周思绪翻飞之际,实际上在红坡寨人的眼里,他们的第二次祈求才刚刚结束。

    这时,他们看见原本神灵雕像上的金光笼罩了白莲圣女全身。

    接着白莲圣女眼睛一闭一睁之间,双眸变为了纯金之色。

    “我忠诚的信徒,不要担心,不要害怕。

    因为,我来了。”

    操控着白莲圣女身体的姜不周丝毫不感到羞耻地说出这番话语,接着她(他)拿起腰间一直随身携带的,裹着银针的布,布上有一百零七根银针。

    “神术:银针度厄。”

    白莲圣女唇齿轻启,所有银针立即从布上飞起,然后各自插在一个红坡寨人的头顶。

    倒在地上的苗人有六十多个,其中十多个已经死亡。

    所以飞出的银针有五十多根插在那些晕倒的苗人头顶,另外五十多根则随机分散到到其他苗人头顶。

    银针落在苗人头上,只是瞬息间,他们身上原本的红肿便全都消失不见,身体也恢复成原本健康的模样,晕倒在地上的那些人也都逐渐清醒过来。

    而做到这一切仅仅花费了姜不周一百零七缕神力,也就是说在有相应神术的情况,平均治疗一个人只需要一缕神力。

    这样的消耗是原先没有神术时的百分之一,这直观地体现了神术的神奇。

    虽然心里感叹着神术的威能,但姜不周却没有停手。

    只见白莲圣女手再次一挥,所有银针又重新飞到天空,然后随机落在各个还肿着的苗人头顶。

    如此三次以后,包括在白莲圣女身旁的族老,所有红坡寨人全都恢复了本来的模样。

    当然,除了那些已永远救不回的人之外。

    吊脚楼上,白莲圣女面色平静地收回所有银针。

    之后,她淡漠的声音传进在场所有苗人的心中,“别忙着高兴,事情还没有结束。”

    所有红坡寨人停下了欢呼齐齐望向她,只见白莲圣女手望空中一指发出一道神力,神力打在空中显出了原本他们看不见的场景,一只巨大的,狰狞的黑气黄蜂正盘旋在红坡寨上空。

    艳阳下,阴影再次将所有红坡寨人笼罩住。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