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被召唤成了白莲神 > 第十三章 毒王
    红坡寨等九寨位于这片苗疆的外围区域,它们被统称为外九寨。

    而在这片苗疆深处的丛林中,还生活着六大苗寨。

    与外九寨相比,内六寨生活的这片区域毒虫、毒草依旧众多,而内六寨的人很少走出这片丛林,也就没怎么接触到大周皇朝,所以他们的生活习俗还保留着传统的模样。

    原本的内六寨相互之间争斗不断,各种蛊物齐出。

    然而在最近十年,这六大寨已经没有再发生什么大的争斗,因为他们都被一个人给统治了。

    这个人叫苗祖,他自称毒王。

    当然他原本不叫这个名字,他原本只是其中一个寨子的普通苗人。

    而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培养出的毒物越来越厉害,于是他先夺取了自己本寨首领的位置,再然后通过苗寨之间的争斗将其他五大苗寨全部击溃,最终统领了六大苗寨。

    之后他让六寨苗人兴建祭坛祭拜他,而他也改名为苗祖,自号毒王。

    毒王即恐怖又血腥,他用毒物控制六大苗寨的领头人,让他们每个月送新鲜的动物到祭坛供养他。

    除此之外,每年还要提供一百个活人作为血食祭祀他。

    活人只要青壮和小孩,年老的不要。

    任何胆敢违抗他命令的人都会无声无息的死去,然后被毒物分食。

    六寨苗人也不敢逃跑,因为毒王养了许多的毒物,它们分布在六大苗寨通往外界的通道,任何妄图离开的人都会遭到毒物的袭击从而丧命。

    这十年来因为给毒王提供了太多族人,六寨的青壮越来越少,于是便有人提议让外九寨的人一起供奉毒王。

    他们在禀报毒王获得认可后,便去往外陈沟寨游说他们,而这件事自然就被陈沟寨的人果断回绝。

    毒王闻听这件事后雷霆震怒,于是在一年前,他悄然出了内六寨,然后在外九寨布置阵法,以苗人养蛊的怨气诅咒为引,令这些怨气聚集到一起,成为诅咒毒物。

    而他在陈沟寨则用自己的精血为引,令它吸收其他八寨的诅咒怨气,然后培育出最恐怖的金蚕蛊诅咒毒物。

    他要让陈沟寨的人全部成为金蚕蛊的血食,让他们在金蚕蛊孵化出来之后,看着自己人被一个个吃掉,这就是他的报复。

    在内六寨的苗祖祭坛,有一全身罩着黑袍的男子端坐在祭坛之上,他就是毒王。

    今晚,就是那黑气金蚕蛊孵化的时间,他以精血为引而炼成的金蚕蛊与他性命相连,当那金蚕蛊吃掉外九寨所有苗人,然后化为四翼金蚕蛊时,就是他突破当前境界之时。

    在十多年前他因缘巧合得到一本修仙功法《毒经》,但因为苗疆没有灵气,他无法修行。

    不过毒经上记载有以毒物之毒修行的方法,当然对于毒的质量要求很高。

    苗人善用毒与蛊,他知道有方法能提高毒物身体内毒素的质量,那就是以生灵血肉配合养蛊之法喂养。

    毫无疑问的,他成功了。

    他统治了内六寨后,光明正大地让六寨苗人为他献上活人,这是比动物血肉还要好的祭品。

    当然随着修行,他也遇到了瓶颈,需要更加大量的血食。

    内六寨是他稳定的血食来源,他不能杀戮过多。

    而这时陈沟寨撞了上来,于是他便对外九寨动了手。

    一想到自己修为又能提升了,祭坛上的毒王也忍不住露出阴森的笑容。

    祭坛下,一众围着他跪拜的内六寨苗人看到毒王恐怖的笑脸,一个个心惊胆战,不寒而栗。

    他们可是都知道毒王要血祭外九寨的事,对此他们有些兔死狐悲之感。

    想到毒王丧心病狂的样子,想到他血腥的手段,内六寨成为下一个外九寨的日子还远吗?

    然而毒王的笑容没维持多久,祭坛下的众人就看见,那祭坛上原本一脸天不怕地不怕的毒王忽然面露惊恐之色,他大声嘶吼了一句:“不……”

    紧接着就见在祭坛旁的四面八方忽然窜起许多种毒物,他们齐齐扑向毒王,然后将他分食而光。

    突如其来的这一幕令所有围在祭坛旁的内六寨苗人惊喜交加,喜的是毒王终于死了,惊的是那些分食了毒王的毒物会不会朝他们下手。

    不过幸好那些毒物只针对毒王,在将他分食完毕后便流窜走,而一众在场之人也不敢阻拦,就这样目送着它们消失在丛林之中。

    当然,即使毒王已经死了,在场的苗人也还不敢上前查探。不过他们还不敢离去,只能留在原地,兀自惊疑着。

    时间回到刚刚,毒王身死之前。

    落星谷,苗疆外九寨祭祖地。

    白莲圣女站在祭坛之上,一脸淡漠地望着远处空中那团朝祭祖地飞来的黑气。

    黑气金蚕蛊孵化了,它在吃完陈沟寨留存的人之后,循着血腥气往众苗人的聚集地而来。

    今晚的月亮很圆,天空也没有云层遮挡。

    所以在祭祖地前的苗人,很快就发现了那团带着不详气息的黑气,黑气中传来的气息令他们不安。

    这也难怪,毕竟那是他们苗人养蛊多年,生灵产生的怨气所凝聚而成,本就对他们抱有巨大的恶意。

    白莲圣女一脸淡然,她还发出一道神力打在那团黑气上,为它弄上了一层金光特效,让一众苗人看得更清晰些。

    苗人们无论男女老幼,皆不由自主地朝着白莲圣女所在的地方靠近。

    若不是祭坛就靠在山壁上,他们肯定都会躲在她身后。

    不过害怕和恐惧是人之常情,姜不周表示理解,这样等她(他)消灭完金蚕蛊后,苗人才会更加敬畏她。

    带着金光特效的黑气金蚕蛊离祭祖地越来越近,许多苗人都已能清楚地看到它的模样。

    邪异的身姿,满嘴利齿的血盆大口,连身上的绒毛都在金光的照耀下分毫毕现。

    虽然如今它是黑中带红,但金蚕蛊在苗人中可是如雷贯耳的存在,即使三岁小孩也知道它的凶残。

    如一截小手指头般大的金蚕蛊已是凶狠无比,如今这只飞来的至少有一丈之大,若是它发起凶威,在场的所有苗人肯定都得成为它的腹中物。

    金蚕蛊的名声加上它是怨气所聚,两相叠加之下,此时的一众苗人已恐慌到了极致,若是再恐慌下去,那样他们便会产生心魔。

    察觉到这一点的姜不周知晓时机已到,于是他调动神灵空间中的全部神力注入斗姆元君神体中。

    没有相应神术的情况下,神力要发挥出什么样的效果由施展者心念决定。

    而此场景下的姜不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灭杀。

    于是祭坛上,白莲圣女抬手往前一伸,然后五指合拢重重握住。

    只见不远处的天空,那带着金光特效的金蚕蛊上空忽然出现一只巨大的金色手掌,手掌往下一握,金蚕蛊便被它一把抓在手中。

    “砰……”

    空中传出一阵巨大的闷响声,紧接着就见那只握成拳头的金色大手手指搓了搓,当它再次张开手掌时,一阵风吹过,那里已没有任何黑气存在过的痕迹。

    祭坛上,白莲圣女将手收回,空中的金色大手也随之消失不见。

    她(他)轻轻地挥了一下衣袖,“哼……区区虫豸。”

    祭坛旁的九寨苗人看到自家始祖大发神威将那恐怖的黑气金蚕蛊消灭掉,于是一个个跪拜而下,口中尽是赞美之词。

    而远处丛林中,几个躲藏在此偷看的身影见到这一幕,纷纷惊慌逃离。

    神灵空间中,褥着九寨苗人羊毛的姜不周忽然发现,进入此处的愿力中有一股品质特别高的存在。

    他没有多想,当即将之转化为了神力。

    而当这神力出现之后,原本充斥着他全身的,如雾气般的神力都被它所吸引,然后全部聚集在一起变化成了一个水池。

    姜不周本能地得知这水池叫神池,池里的水都是比之前雾状时更高一级的神力存在。

    有此神池,施展神术时威能更强,神力消耗更少。

    对于这般突然的变化,姜不周很是好奇,于是他循着那愿力去寻找那个信徒。

    “嗯……一只小狐狸?”

    姜不周略感新奇,我的信徒什么时候多了一只狐狸?

    于是他闭上眼睛翻看了一下那只狐狸的生平,他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过多久,姜不周突然睁开眼睛。

    “妖狐?”

    “妖族?”

    “天屏山?”

    姜不周四十五度仰望神灵空间上方,嘴角微翘,右手摩挲着下巴。

    “有意思。”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