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被召唤成了白莲神 > 第十五章 冥界神话开始慢慢流传
    夜晚,苗疆深处的某个山洞有火光透出。

    在山洞里面,有一人一狐正在柴火堆旁休息。

    白莲圣女手捧着毒经一页页细细翻看着,在她腿边则枕着那只小白狐,小白狐眯着眼,似睡非睡。

    将手中的毒经看完后,白莲圣女合上书籍缓缓吐了一口气。

    “世间竟有如此奥妙经书,原来传闻中的仙人是真实存在的。”

    白莲圣女虽相信神灵的存在,但她不知道人类是可以修炼成仙的,原本的姜不周只告诉过她有修仙者这回事,没告诉她修仙者就是人类。

    火光将白莲圣女的脸分成光暗两部分,她的心中忽然冒出这样的话语。

    “如何,你想修炼吗?也许你可以借此成为仙人,从而逍遥自在。”

    一步登天的机缘就摆在眼前,然而白莲圣女的心没有丝毫的波动。

    “成仙又能如何?也不过是世间多了一个仙人罢了。

    料想这世上仙人必不会少,然而无数世人依旧过得艰难。

    成仙只是一人的超脱,青荷所想所念的是众生平等,是众生皆能超脱。”

    白莲圣女脸上那火光照不到的地方,依旧在散发着一种光芒。

    “嗯,你能如此想便好。”姜不周称赞了一句,“不过你还是得修行这功法。”

    “为什么?”白莲圣女诧异道。

    姜不周理了理思绪,其实就是在现编怎么说。

    “青荷,这些“仙人”他们可以对凡人生杀予夺而不用受到惩戒。

    若是将来你所期望的世界完成了,这些仙人与凡人争斗,你待如何?”

    “我……”

    “你觉得这样的世界还算是众生平等吗?”

    白莲圣女一时默然,良久,她才再次开口。

    “神主,你说我该如何做。

    仙人……他们应该很强大。”

    姜不周轻笑着说道:“青荷,你所认为的仙人不过是强大一点的人而已,其实他们的本质与凡人没有任何不同。

    同样为人,众生平等,那么他们便没有任何特殊的地方。他们犯了事,一样需要受到惩戒。

    吾虽神通广大,但不能直接出手,只能给你提供一些帮助。

    因此,你也需要变得强大。

    如此,你才能去约束那些所谓的“仙人”,你所期望的世界才会到来。”

    白莲圣女听到这番话茅塞顿开,“我明白了神主,不过此间没有灵气,我该如何修行?”

    “《毒经》上有记载以毒修炼之法,斗姆元君赐予你两道神术,你可用此来修行。”

    “我明白了神主。”

    “嗯,记得控制好神术的威力,不然容易伤到自身。”

    “是。”

    山洞中,小白狐被白莲圣女挪到了一旁,而她自己则不断对着自己施展神术,然后借着毒素修炼起毒经来。

    刚开始时她一直掌控不好一个度,若不是姜不周看管着,恐怕她早已命丧于此。

    不过有银针度厄在,只要还未死绝,那么她便可以将自己救治回来。

    神术九重剧毒与神术银针度厄交相施展下,她在多次试验后把握到了那个平衡点,开始正式修行起来。

    修仙是一件奥妙的事情,修者会沉迷于其间,故而才有了修仙无岁月之说。

    ……

    云州陵安城,这里如往日一般祥和,没有了白莲教闹事后,城里的治安变得好了起来。

    特别是在最近,因为冥界的传说开始为越来越多的人知晓,许多人收起了火爆的脾气,性格变得和善,就连那些地痞流氓也变得有所收敛。

    若是随意在街上走走,可以看见满大街卖杂货的摊子,或多或少会有一些关于冥界的小雕像和小泥偶,它们当中有黑白无常、有牛头马面、有阎罗,还有后土娘娘……

    随意到一家酒楼或茶馆,那些卖唱的,说书的,往往都会说一两段冥界的事。

    之所以关于冥界的传说能在陵安城这么流传,主要功劳在于一本书、一件事和一个人。

    一本书则是钱小茹写的《冥界之旅》,它出现在市面上后,受到许多读书人的追捧。

    因为其故事新颖、设定新奇,特别是其中的许多桥段颇具真实感,就像是亲身经历过一般,让人读之不由自主地代入那其中的主角,去见识那神奇的冥界。

    这世界没有敬鬼神而远之的说法,所以一众读书人聚会之时便时常会探讨起这冥界,还有人以其中人物作诗,也有人凭想象绘画冥界风景,这些都在众读书人中广为流传,一时之间风靡全城。

    一件事则是在三月十八之时,以八方商会为首的一众商人同时开仓放粮,免费派给平民与乞丐。

    虽然近年不是灾年,但平民百姓的日子也不是太过宽裕。

    听闻各大商会都在派发免费的粮食,全城的百姓基本都去排队了,虽然因人数过多,最终每个人领的粮食有限,但这也足够让他们欣喜。

    而在派发粮食时,各商会当天是打着后土娘娘诞辰的旗子,所以后土娘娘这个大名也深入了一众百姓心中。

    至于一个人则是指陵安城南城门守将秦敬德。

    时间回到三月十五那晚,钱如意宴请了陵安城县令方守正,并向他提及了自己联合了众商会准备在三月十八当天开仓放粮之事。

    期间,他也提起了自己会打着后土娘娘诞辰的名声来做这件事。

    钱如意说后土娘娘是他的老祖宗,他女儿钱小茹患病多年,是他老祖宗治好了他女儿的病。

    老祖宗还托梦给钱小茹,说要钱如意以后多做善事,所以他才会采取如此的行动。

    钱如意表示自己与意图造反的邪教完全没有任何关系,还让县令做一个见证,若是有人敢偷偷打着他老祖宗的名义造反,希望县令能对那些人严加惩处,不要坏了他老祖宗的名声。

    陵安城县令原本是不同意这件事的,因为打着这样的名义做善事,看起来就像是邪教传教时的场景。

    不过他也没有当场回复钱如意,说他要回去想想。

    在这之后,方守正找到了秦敬德商量起这回事。

    “秦老弟,多亏你上次向我通报白莲教要刺杀我的事,救了我一命。

    整个陵安城我就信得过你,你说这件事我该不该答应?它像是邪教做的事吗?”

    秦敬德听完方守正的话后假装在犹豫着,等到方守正催他时他才回道。

    “方大人,其实这件事与其说是邪教会做的事,倒不如说是……”

    “是什么?”方守正再次催促道。

    “更像是修仙者。”

    “修仙者?”

    “是的方大人,你知道我就是因为得罪修仙者才会被贬到这里来,所以我对他们也有一点了解。

    那个钱小茹我也听闻过,据说她卧病在床十年左右,钱如意一直为她求医都未能治好她。

    而在一晚上过后,那个钱小茹的病便好了。

    以这样的手段,除了仙人外,凡人不可能做得到。

    他们说是他们老祖宗回来为她医治的,所以我认为他们的老祖宗可能是修仙者。”

    “说的有理。”方守正沉吟着。

    秦敬德接着说道:“再则没有那个邪教会如此光明正大的做这样的事情,全城开仓派粮需要多少银子,那些邪教有这样的钱财还会造反吗?”

    方守正同意了秦敬德的说法,而秦敬德再次说道。

    “方大人,若您不放心,我愿每晚领着手下巡视陵安城,有发现可以人员立刻将之捉拿归案,这样也就不怕他们有什么图谋了。”

    方守正听到这话开怀大笑,拍了拍秦敬德的肩膀道:“那就按老弟说的办。”

    “是,大人。”

    ……

    四月的某一天,陵安城县令方守正与陵安城守将秦敬德坐在同一辆马车上,马车在城里随意游荡着。

    一个时辰之后,马车才停在一间名为香满楼的酒楼前。

    香满楼三楼,方守正与秦敬德喝着酒,吃着菜。

    酒过三巡,方守正不禁感慨道:“唉……没想到一本小说话本能让陵安城有如此大的改变,真是难得啊。

    还好我听了秦老弟你的话,没有下令封禁它们。”

    秦敬德举着酒杯说道:“方大人谦虚了,这明明都是您治理有功,小说话本什么的,最多也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已。”

    方守正听到这话开怀一笑,“这也少不了秦老弟你的功劳,你每日带领下属巡视城池治安辛苦了。

    来,我敬你一杯。”

    秦敬德仰头将酒一口喝尽,然后才笑着说道:“我不过是出了点苦力罢了,这还是大人领导有方。

    这杯酒,我敬大人。”

    方守正也不推辞,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双方互相恭维之下,这顿酒喝得是愉快无比。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