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妙手仁医苏羽马晓璐 > 第0810章响水槽
    旺堆眉头一皱,上前两步伸手拽住了来人问道“啥子事情哟?”

    那个人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倒腾两口气儿之后,指着那边的山崖说道“响水槽那边出大事了,我们在那边砍柴的时候看到的!好大一根蛇倒挂在半空中,吓人得很。”

    还不等旺堆反应过来,那个人接着说道“有人说,那个就是黑头龙王的尸体,我们害怕闯祸,回来给大家说一下。”

    关于这黑头龙王的传说,一直以来都是寨子里面的老人口口相传,根本就没有人真的看见过,所以旺堆从来都没有真的相信过。

    现在听说有人发现了黑头龙王的尸体,他也是愣了愣,莫不是这深山老林里面,还真的有黑头龙王。

    “好了,不给你说了,我还要去给大家说一声。”说完之后,那个人转身朝着寨子里面就跑了去。

    “苏先生,你们难不成还真的把那个黑头龙王杀了啊?”旺堆回过身看着苏羽狠狠的咽了口唾沫,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的神情。

    关于黑头龙王是死是活,苏羽从来都没有对任何人说起过。

    只不过当时在场的人却能够大致猜到,借由白眼瞎子之口,早就已经以故事的形式萦绕在了所有人的脑海中。

    其中还被白眼瞎子人为的添加了斩杀黑头龙王的整个过程。

    “是不是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随后,旺堆就带着苏羽来到了响水槽的地方。

    这个地方,是山里面的地下河汇入到卡沙米尔江里面的地方。

    由于落差很大的关系,地下河里面的河水落入卡沙米尔江的时候会发出“轰隆隆”的声音,时间一长下面的岩石都已经被水给冲出了一条深沟。

    所以当地的人很形象的将这里称之为响水槽。

    不多一会儿的时间,两个人就已经来到了响水槽的上方。

    不少寨子里面的居民正站在上面手搭凉棚的观望着。

    “啥子情况嘛?”旺堆挤了过去开口问道。

    “你自己看撒,那个冰瀑布里面,是不是有个东西嘛,那么大。”有人指着下面结冰的瀑布对旺堆说道。

    苏羽也低头看了过去,长长的足足能有两三百米的瀑布之中,确实是隐藏着一个庞然大物。

    虽然看不太清楚,但是苏羽能够肯定,这个东西就是那黑头龙王。

    而这个地下河汇入卡沙米尔江的瀑布,原本是不会结冰的。

    但是这一次,因为那黑头龙王巨大的身躯卡在出口的位置,使得外面的水流速度减缓,气温太低在一时之间居然给冻住了。

    不过苏羽觉得,这种情况并不会持续太长的时间,因为不出意外的话,那条从冰镜湖为的地下河,仅仅只是在这里有一个出口。

    现在出口被冻住,地下河里面水的压力就会变大,慢慢的就会再一次将这个被冻住的出口冲开。

    “走吧,没什么好看的。”在确定就是黑头龙王之后,苏羽招呼旺堆赶紧回去。

    在他的眼中,这些远远没有和马晓璐同上一次电话来得重要。

    旺堆点了点头紧紧得很在苏羽身后“苏先生,那个黑头龙王真的是你们给杀的啊?你给我说说,你们是怎么样找到它的,又是怎么杀的?”

    苏羽回头笑了笑道“怎么?白眼瞎子没把这些细节告诉你们?”

    虽然白眼瞎子讲的那些故事,绘声绘色激情澎湃,可是当真的人却并不在多,大多数心里面都清楚,那是白眼瞎子借题发挥捏造出来的。

    “白叔说,是什么借天兵之力,引气为剑斩它七寸,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斗得天地变色日月无光。我还以为是瞎吹的呢,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说实话,白眼瞎子那个故事的版本,苏羽还真是没听过。没想到这老家伙居然这么会掰唬。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家伙没准儿还真是块讲故事的料,至少他知道说他自己亲手宰了黑头龙王不太现实。

    加上在之前大家伙儿出发的时候,又确确实实给了他知道能请动天兵的噱头,所以顺水推舟还描绘得有模有样。

    “差不多就是这样吧。赶紧的,我要打电话就算是黑头龙王,那不也已经死了吗。”苏羽催促着旺堆。

    旺堆竖起来了大拇指道“你们真是神人啊,早晓得我还是跟到你们去见下世面。”

    人有很多时候就是这样一种纠结的动物。

    比如说现在,旺堆憧憬苏羽等人先前那种惊心动魄的经历,想要自己亲身体验一番。

    可如果知道九死一生,哪怕踏错一步就会要了自己性命的话,他还会因为好奇而欣然前往吗?

    答案可能自然是不会的,在猎奇的心理和自身性命二者之间,硬是要做个选择的话,很多人都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后者。

    故事里面斩将杀敌,以一敌百的英雄,很多人只看见了他们的成功,却没有看到他们的见下那些森森的白骨。

    不多一会儿的时间,旺堆打燃了汽车,随后又在驾驶台上面扯了两个线头出来,接在了电话上。

    拿起听筒拨打了一个紧急电话,结果居然通了。

    “嘿嘿,苏先生还能用呢。你赶紧的,要不然待会儿又坏了。”

    旺堆把电话递给苏羽之后,下车找白眼瞎子去了,他要好好儿问问是怎么斩杀的黑头龙王,任何一个细枝末节他都不想错过。

    苏羽常识性的按下了马晓璐的电话号码,心情复杂的将听筒放在了自己的耳边。

    “喂,哪位?”一个清脆悦耳,如同银铃一般的声音从听筒里面传了出来。

    在慎王的古墓地宫之中,苏羽一度以为,自己有可能再也听不见这个声音了。

    “喂,能听见我说话吗?”好久都没有声音,马晓璐皱了皱眉接着说道。

    “咳咳,是我……苏羽!”苏羽壮着胆子道。

    电话那端安静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儿马晓璐才暴怒道“你还有打电话,你知不知道我给你打了多少电话,发了多少短信?你知不知道我每天都在担心你,你知不知道我每天有多害怕……”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