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妙手仁医苏羽马晓璐 > 第0874章依法逮捕
    “罗先生你好,我们怀疑你和一起雇凶杀人案有所牵连,希望你能够配合我们接受调查。”

    因为在铁证面前,杜明和冯超对于他们的罪行供认不讳,自然而然的也就将罗允浩给牵扯了进来。

    本来冯超就不是什么讲义气的人,现在自己倒了霉,他当然是要拉个垫背的,搞不好因为自己交代问题的时候态度诚恳,法院还会酌情从轻处罚。

    罗允浩坐在沙发上,一时半会儿的还没有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儿呢。

    旁边的两个随身护理医生,见状不妙也是不敢多说什么。

    “你们说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罗允浩脖子一横表示自己并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

    “这是我们的逮捕令,知不知道都请你跟我们走一趟。”说完之后,也没有再给罗允浩废话的机会,直接就将他给带走了。

    ……

    “毛头,我还以为你跑丢了呢。”重新回到苏羽家里面的单雨冰,蹦蹦跶跶的找到了趴在毯子上的毛头。

    看着单雨冰平平安安的回来之后,马晓璐也是松了一口气。不得不说,这小姑娘的心理素质可不是一般的好,毕竟谁能在警察局溜一圈之后出来还想是没事儿人一样呢。

    而对于单雨冰来说,千机阁大殿之前那样的场面,她都经历过了,对于这些只能用波澜不惊来形容。

    马晓璐招了招手,示意她过去“今天没被吓到吧?”

    单雨冰下意识的往外面看了看,压低了声音回答道“怎么可能,可好玩儿了。”

    “切记这些事情,一定不能伸张,尤其是不能让陈鹤年在这个时候知道,如果可以的话,永远都不要让他知道。”陈放和单本青聊了好长时间,最终在单本青的指引之下,陈放总算是没有那么的迷茫。

    最后单本青还特别的嘱咐到,这些事情一定不能让陈鹤年知道,因为他太了解这陈鹤年的性格,爱了一辈子的面子,到最后出了这样的事情,他担心老头子会因为一时接受不了,有个什么三长两短。

    “放心吧单叔叔,我就先去了。”陈放站起身,心情显得有些低落的样子。

    单本青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去吧。”

    苏羽当然知道他们在讨论些什么事情,只不过这样的事情对方没有主动提出,自己也不想多嘴,甚至都不想去了解事情的发展和经过。

    ……

    “你说什么?浩浩他怎么会被抓进了警察局?”这边的罗允浩刚刚被带走,罗宏就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

    他觉得,自己的儿子重病在身,根本就不可能出门,怎么可能会招惹上什么祸事,一定是警察局的人搞错了。

    当然他还不知道的是,自己的这个儿子即便是坐在家里面,也不闲着,干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大事。

    而这件事可能会带来的后果就是,不仅是他罗宏,甚至于他身后的郑先和,都很有可能被拉下水,然后永远不得翻身。

    毕竟,这样的事情如果让单本青知道,那可是绝对不可能就此轻易的善罢甘休。

    罗宏第一时间当然是找到了郑先和,毕竟自己刚刚来到滨海,人生地不熟的,罗允浩又被带到了警察局,他能够想到的人也就只剩下郑先和了。

    “你先不要着急,我觉得这些事情可能是个误会,又或者说并没有那么简单。”在大概的了解了一些情况之后的郑先和若有所思的说道。

    因为罗允浩刚刚来到滨海,要说犯了什么事,涉嫌雇凶杀人这样的事情他觉得基本上不太可能发生。因为就他的了解,罗允浩来了之后应该都没有出过门,所以说根本就不可能和外面的什么人有什么瓜葛,这是郑先和觉得这一切可能是个误会的原因。

    当然了,他还是低估了一个败家子的能力,他完全可以做到足不出户便惹事上身。

    除此之外的话,郑先和还想到了,这一切并不是那么简单的原因就在于,很有可能是上一次在金陵的时候,罗允浩惹下的祸事,蔓延到了滨海。

    郑先和的分析其实还是有一定道理的,只不过他却不知道,并不是对方喋喋不休,而是罗允浩自己不安分。

    “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啊?浩浩他的身体才刚刚恢复,我担心出点儿什么意外。”旁边的罗宏这个时候记得直跺脚,罗允浩刚做完手术,尚且还处在恢复的阶段,这要是一折腾搞不好还会出点儿什么事情。

    而郑先和明白,罗允浩就是罗宏的命根子,这一回不管是想什么办法也一定要保住。

    “老罗,先不要着急,我们先去警察局了解一下情况再说。”郑先和轻轻的拍了拍罗宏的肩膀。

    以郑先和的实力来说,想要托关系打听一下罗允浩被抓起来的原因还不算太难,只不过难就难在当知道原因之后的郑先和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也就是罗允浩,如果换成是自己的儿子,一早就给两巴掌下去了。在金陵的时候不省心得罪了单家的人,好不容易搞了一个假的死亡证明将他安排在了滨海。

    可是谁知道刚刚安顿下来就又出事儿了。

    “老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看见了解过情况之后的郑先和愁眉苦脸的样子,罗宏在旁边忧心忡忡的问道,如果说这个时候就连郑先和都没有办法的话,他还能有什么好办法呢?

    郑先和摇了摇头“老罗啊,浩浩可真是不省心啊。刚刚我已经托人打听过了,他确确实实是唆使人雇凶杀人,这事儿难办了啊。”

    要说是别的人,别说是所使别人雇凶杀人了,就算是真的把人给杀了,郑先和也能够想到办法。可是这一次,打听到的消息确实有些不那么乐观。

    因为对方可是黎阳亲自出面保释出来的人,换句话说就是和雨露投资集团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一个人。而关于这个雨露投资集团,想要在滨海站稳脚跟的郑先和又怎么可能没有调查过呢?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