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妙手仁医苏羽马晓璐 > 第202章放虎归山
    苏翎以爪子将狼卉近乎开膛破肚的重伤后,没有半点犹豫便俯冲而下准备将其镇杀。

    “别杀我”

    惊呼一声,狼卉咬牙汇聚全身力气飞速开口“我有秘密,我以秘密交换!”

    “什么秘密。”俯冲而下的苏翎瞬间消散全部的攻击,化为人族真身将流云剑抵在狼卉的脖子之处。

    只要狼卉有异动,他就会瞬间爆发剑气将狼卉打成齑粉。

    “你承诺不杀我,若不然我不会告诉你!”狼卉没有轻易开口。

    “呵呵。”

    轻笑落,苏翎嘴角上扬“你,没有资格和苏某谈条件。”

    “那你动手!”冷哼一声,狼卉认命一样的躺在地面“我死后,你也会为我陪葬!”

    苏翎静静的看着好似有依据的狼卉,很久后才开口“说的秘密若是分量足够,我放过你又如何?”

    “此事说起来咳咳比较复杂。”

    不知是拖延时间还是因为伤势太重故而咳嗽许久,狼卉才轻语“之前在外面的时候曾经看到你和狼星有交谈,你想必认识他。”

    “认识,这和你所要说的秘密有关?”苏翎神色看起来没有任何变化。

    “的确有关,咳咳”

    再度咳嗽许久,狼卉才开口“尊者对狼星的想法,不知你可有什么了解?”

    “的确了解一些。”

    话音刚落,苏翎手腕一转,一缕缕剑气便从剑锋之上溅射“不过,是我在问你!”

    “啊”狼卉顿时发出一声惨叫,数不清的微小剑气进入她的胳膊,双腿,一眨眼间其身体便被剑气斩出无数血痕,有无数的鲜血开始蔓延。

    若非得益于妖族强悍的生命力,恐怕她已经就此死亡。

    微微咬牙强忍住每一寸身躯传来的各种锥心疼痛,狼卉死死的看着苏翎,她已经发现,若不给苏翎一个满意的答案,她,会死。

    真的会死!

    虽然她怕死,不过她并不是很畏惧死亡,她担心的是此时若是被杀,那么

    沉默很久,狼卉抬头低语“你答应过,我说之后你会放了我。”

    “不要挑战我的耐性。”苏翎微微偏头,一抹淡淡的煞气在眼眸流转。

    “尊者已经派妖对狼星进行围剿。”

    停顿少许,狼卉露出些许好似嘲讽又好似的不愿的神色“他们一旦成功将狼星擒拿便会直接离开狩猎之地放弃此次狩猎,而尊者已经在皇城等待随时准备炼化狼星的血脉。”

    苏翎闻言,神色不着痕迹的一沉。

    炼化狼星的血脉?他和天狼尊者的恩怨便是因为当初帮助元部抵挡血狼一族而起,他至今都不知道天狼尊者炼化狼星血脉都到底会有什么好处。

    不过可以知道,对苏翎他自己,肯定没有任何的好处。

    思索少许,苏翎缓缓开口“他炼化狼星血脉后会有什么好处。”

    “我不知道。”

    先是摇头,随后狼卉飞速解释“咳咳我的确不清楚,我甚至都不清楚狼星有何特殊,我只知道尊者吩咐,若是他布置的手段再一次失败,便让我们出手将狼星擒拿,我曾经暗自猜测,或许狼星血脉隐藏的血脉有一些奇特之处,炼化之后尊者能实力大进。”

    不等回答,狼卉开始轻笑“算算时间,狼星应该即将便会被擒拿,你有时间找我麻烦,还不如想办法去救一救狼星。”

    “很感谢你的消息。”苏翎手腕一转,仙力开始流转。

    放过狼卉?怎么可能!

    “你们咳咳你们在说什么?”伴着剧烈的咳嗽声,空间波动起。

    苏翎瞬间停下对狼卉出手的动作看向空间波动之处,虽然还没看到是谁,不过那声音是白沁的声音,最让他沉重的是,听白沁的话音,她好似已经受伤?

    半息后,空间涟漪彻底消失,白沁和白青青同时浮现。

    白青青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常,不过白沁在苏翎的感知中,她的气息不断的起伏,面容更是苍白,一副身受重伤的模样。

    “发生了什么?”苏翎打出一道仙力进入白沁体内,虽然没有太大的作用,不多稳定伤势却也寥胜于无。

    “大意了,啸月狼族狼幕竟然在我们全然没有任何消息的情况下已经突破红尘境,我被他暗算。”

    话音落,白沁看向狼卉,眼眸露出杀机“死!”

    “苏翎,你答应过,我告诉你秘密,你要放过我!”狼卉顿时开始尖叫。

    白沁出手的动作一顿,随后捂住胸口看向苏翎“真的?她说的秘密是什么。”

    “的确为真。”先是点头承认,随后苏翎忍住出手的欲望传音“我虽然承诺不杀她,不过你和青青姑娘并没有。”

    “文字游戏?”

    沉默一会,白沁微微摇头“算了,既然答应不杀她,没有必要违背承诺,我们先离开。”

    苏翎闻言,眉头顿时一皱,放过狼卉?

    若只有他自己在,他必然会直接镇杀,不过现在

    “苏翎,你怎么了?”白沁转头露出着急。

    “没什么,我们先走吧。”苏翎压下对狼卉的全部杀机。

    狼卉看着三道离开的流光,神色露出些许淡淡的古怪。

    半晌后,她微微咬牙强撑着起身“可惜了”

    约莫十息后。

    “呼呼”随着破空声,之前偷袭白沁的狼幕和被他救下的狼秋现身。

    狼幕扫视周围一眼,随后微微皱眉“失败了?”

    一边说话,他一边打出妖力为狼卉疗伤。

    “嗯。”轻轻点头,狼卉开始盘膝在地并回应“我尽最大可能拖延,白沁的确如意料之中那般到来,不过她并没有出手,而是和苏翎直接离开。”

    “既如此,那倒是可惜了想来无伤杀她,想必已经没可能。”狼幕露出些许淡淡的无奈。

    “的确是可惜,她若是靠近我半丈之处,我便能用你留下的后手将她直接击杀,再不济也能将她再一次重创。”

    极远处。

    还没有离开多远的白沁猛然转头“狼幕他来得好快。”

    “狼幕?”呢喃一声,苏翎此刻才有空闲询问“狼幕是谁?”

    白沁露出些许无奈“记得我之前曾经给你说过,啸月狼族族群稀少,大妖之下只有一名十方仙和三名无双仙。”

    “的确是说过,那三名无双仙便是狼秋他们三个。”苏翎轻轻点头。

    “狼幕,也是啸月狼族。”

    停顿少许,白沁开始苦笑“他也就是我所言的那个十方仙,很多年没有他的任何消息传来,没想到他竟然已经不知何时突破红尘境,之前对狼秋出手的时候一时大意被他暗算。”

    苏翎眉头悄然一皱,红尘境的啸月狼族?白沁还被暗算重伤?

    这下,麻烦了!

    他和天狼尊者的恩怨本就不低,如今在这狩猎之地更是将狼冰给斩杀,用脚想都知道狼幕接下来会如何!

    之前之所以一直没有出手,恐怕是担心消息泄露被白沁所得知,如今既然暴露,接下来的狼幕恐怕会疯狂出手。

    寂静半晌后,白青青忽然出声“苏翎,之前并非是我们不来汇合,而是在路途之时,白沁姐姐察觉到有红尘境皇族藏在我们的周围,他担心出意外故而才会去先行追踪那气息,只是可惜我们并没能找到。”

    不等苏翎回答,白沁直接开口“之前我还不知道是谁,不过之前狼幕现身后我便知道,之前我们没找到的妖就是狼幕。”

    “原来如此,无妨的,我也并未受伤。”回应落,苏翎的心绪则开始飞速流转思考着对策。

    他不可能将希望尽数寄托在已经重伤的白沁身上。

    在原地沉默不知多久后,白沁忽然想到什么“青青,你和苏翎抓紧时间离开这里。”

    “沁姐姐,你呢?”白青青神色微变。

    “我没事。”

    停顿少许,白沁看向身后双眼微眯“之前狼卉遭受的伤势很重,狼幕此刻恐怕是在为狼卉疗伤暂时无法对我们进行追踪。”

    苏翎压下内心思索“那我们不要浪费时间立刻离开。”

    “不可,狼幕的追踪能力非同一般,加之我此刻身受重伤,一旦狼卉伤势恢复,我们恐怕都会被他找到。”

    思索一会,白沁露出些许笑意“你和青青先行离开,我留在这里,只要我还没死,狼幕便不敢去找你们的麻烦。”

    白青青神色大变“沁姐姐,我们怎么可以”

    “不用担心。”打断白青青的话语,随后白沁笑意更甚“我虽然重创,不过狼秋和狼卉根本没有对我出手的资格,狼幕他也不敢随意出手,他忌惮我的临死反扑,不敢将我逼到绝路,再一则,若当真走到绝路,大不了我放弃狩猎离开狩猎之地便是。”

    白青青还准备说什么“可是”

    “莫非你不相信我的实力不成?狼幕之前为何要偷袭?不就是自认打不过我吗。”白沁面容露出不悦。

    “我”白青青露出迟疑之色。

    片刻后,苏翎悄然开口“青青姑娘,白沁姑娘说得没错,狼幕应该做不到斩杀,我们留在这里,一旦被狼幕找到,我们的存在只会是白沁姑娘的累赘,若他将我们擒下用以威胁白沁姑娘,届时情况会更加不妙。”

    “好好吧。”白青青显然是被说服。

    随意交谈一会,苏翎和白青青朝着远处便跃去,也是这最后的交谈苏翎才知道,为什么之前他身怀复数龙鳞却没有皇族找他麻烦。

    白沁,那诸多天元境皇族是不想和白沁结仇,加之苏翎自身的实力又不低,故而他们才没有出手夺取。

    至于红尘境的皇族,因为时间的缘故白沁并没有过多解释,只是说,还没有到她和诸多红尘境争夺的时候。

    并没有御空而行,飞遁到天空,那不是给狼幕提供方向?而且苏翎身怀三枚龙鳞,更加危险。

    作为震慑的白沁可是已经重伤!

    待到苏翎和白青青的背影消失不见,白沁微微挥手消去他们留下的气息痕迹,随后转头看向身后的方向,拳头缓缓握紧。

    她在犹豫,是直接离开还是继续等待!

    此刻狼幕还没有前来,若是直接离开狩猎之地,她很简单就能做到,可是一旦离开,就算她是红尘境的皇族也会失去此次狩猎的资格。

    妖族千年一度的盛事,不可能会为她而更改!

    可不离开

    思索许久,白沁微微咬牙起身“重伤又如何,我便不信我会折在你狼幕手中!若当真到达绝境,以我的能耐足以在最后关头强行破开空间离开。”

    她最终还是选择留下。

    狩猎之地某处。

    “唉,这狩猎对我而言还是太过勉强,以我的实力,别说是拿到龙鳞进入血脉大阵,就算自保都有一些问题。”随着轻叹声,一个“人影”缓缓变得清晰。

    狼星!

    狼星血脉并不出色,虽然天狼尊者一直试图擒拿,他的血脉中隐藏有古怪是必然,不过不可否认的是,此时的他,仅仅只是普通血脉,修为也只有天元境。

    在这狩猎之地,实力最弱的恐怕便是狼星。

    “嘎嘎。”伴着怪笑声一起出现的,还有一个个气息强烈的妖,红尘境的王族!

    “是你?”看清出现群妖的模样,狼星神色瞬间大变。

    他看到,为首的一个妖不是其他妖,而是狼青!灭他元部的狼青!

    “小子,你是真的能跑。”

    停顿少许,狼青拳头缓缓握紧“灭了你元部都没能找到你,却没成想,你竟然以不知道什么办法来到皇城之地。”

    “想抓我?可笑!”冷哼一声,狼星飞跃而起试图逃走。

    “蝼蚁般的实力也想逃?”也不见狼青和其余群妖有什么动作,飞跃而起的狼星便直接摔倒在地面,好似失去全部的力气。

    他和群妖的差距,太大了。

    修为比不上群妖不说,连血脉也比不上。

    狼青身影一晃出现在狼星的身旁,一挥手将狼星浑身力量镇压禁锢。

    “我们接下来如何?”一个红尘境的王族看向狼青。

    “自然是离开狩猎之地!”

    冷哼一声,随后狼青缓缓呼气“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不过此次狩猎不同于往昔!”

    狼青听到手底下一个妖族的询问,顿时明白群妖并不是很想如此简单就离开狩猎之地,瞬间出声反对。

    冷哼的话音末,扫视一眼群妖狼青再一次补充“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不过此次狩猎和往昔不同,风鸾族和啸月狼族必然会厮杀,我们作为尊者的麾下势必会和风鸾族麾下不断厮杀,加之进入的王族又不知有多少,想要夺取进入血脉大阵的资格太过艰难,而这小子又不能出现意外!”

    “那便离开吧,反正并没有多大的可能进入血脉大阵,擒下这小子,想必尊者会给予的奖赏不低。”

    苏翎和白沁的分开之处,白沁化为真身趴在地面静静的利用妖力恢复伤势。

    不知多久后。

    “呼呼”破空声传出,三个妖族浮现,白沁也第一时间睁眼。

    出现的妖族不是其他妖,赫然就是狼幕以及狼秋狼卉。

    扫视一眼,白沁悄然化为人形“你们的速度,比我想得要快。”

    “我还以为你已经逃走,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等着我们。”狼幕上前一步,双眼微眯。

    “呵呵。”轻笑一声,白沁嘴角缓缓上扬“你,杀不了我。”

    “的确。”

    先是点头,随后狼幕微微耸肩“之前的偷袭没能将你击杀我就已经知道,你接下来被杀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我纵然机关算尽,唯一能做的至多便是将你伤势加重几分,而你则强行离开这狩猎之地失去狩猎资格罢了,所以对你的追杀,我并不着急。”

    “苏翎和白青青呢?”狼秋抬头露出些许怨毒。

    “就凭你也配问我?”冷哼一声,白沁露出不屑“纵然重伤,杀你两妖也不过须臾间!”

    “阶下囚也敢如何嚣张!”狼秋和狼卉顿时大怒。

    狼幕朝着狼秋和狼卉微微摇头示意,随后轻语“他们问不行,那么我呢?”

    白沁不屑之色更甚“你认为我会告诉你?”

    “你不会。”停顿少许,狼幕缓缓抬头“不过我也没有准备从你口中知道答案,之所以和你浪费时间,不过是不过是为困住你罢了,封!”

    一缕缕光幕瞬间出现在白沁周围,一股股庞大的压力朝着白沁而起,化为人形的白沁顿时脱离半跪在地,一缕缕汗滴自脸颊滴落。

    封禁之法!

    白沁第一时间便发现,她只有半个月时间。

    半月之后,封禁之法便会彻底封禁她的全部力量,届时她会死!

    而在这之前,她还能调集力量破开空间离开狩猎之地,若是其他时候,她直接离开便是,可此时却是不能。

    狼幕的实力太强,她若直接离开,狼幕势必便能空闲下来去追杀苏翎和白青青,以狼幕红尘境皇族的能耐,他们加起来都绝非狼幕之敌,更别提还有狼卉和狼秋能以秘法幻化银月为狼幕提升实力。

    她需要拖延时间让苏翎和白青青走远一些。

    沉默一会,白沁缓缓闭眼静静的感知着体内力量被镇压的幅度,同时暗暗决定就如此拖延时间,在最后关头汇聚力量离开狩猎之地放弃此次狩猎。

    狼幕却没有在意白沁的心头思绪,而是跟着闭眼吩咐“你们帮我警惕周边,苏翎和白青青的下落暂时无需理会。”

    “好。”

    不知多远处的一个密林。

    两道残影近乎同时停下,其中一道更是开口“苏翎,你怎么停下来了?”

    苏翎和白青青,他们和白沁分开后便没有半点停顿的朝着前方飞跃。

    “我有些不安。”话音落,苏翎看向四方,眉头微皱,不知心里的不安心悸自何处而来,直觉告诉他,他好似忘记某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却因为此刻狼幕的威胁而无法静下心细想。

    随意思索一会,苏翎看向身后“白沁姑娘若落在狼幕手里,她自保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

    “那当然,白沁姐姐的实力可不低。”白青青顿时露出些许傲然,不知是自傲风鸾族的实力还是自傲白沁的实力。

    “可是之后呢?”

    停顿一会,苏翎神色开始变得沉重“之前着急离开没有细想,如今仔细想想,白沁姑娘的伤势恐怕比得我们预料中要重,若不然她为何留在那里而不是和我们一起离开。”

    “什么?”白青青的面容变幻,自傲瞬间化为难看。

    苏翎见状,虽然有些不忍,却还是带着沉重开口“白沁姑娘安全应该不成问题,最后关头她应该会破开空间离开狩猎之地,她的想法应该也是如此,不过那之后白沁姑娘离开,啸月狼族便能全力对我们下手。”

    白青青好似明白什么,神色变得极其难看“除非我们彻底隐匿,若不然只要碰到妖族行踪便会暴露,狼幕也能通过附属于啸月狼族的族群得到我们的下落。”

    狩猎时间为一年,如今算来算去也还没有过去三月时间,接下来的时间还很长!

    沉默一会,白青青苦笑“按你之意,我们还不如自行打破空间离开狩猎之地放弃狩猎来得更好。”

    “离开?”呢喃一声,苏翎瞬间放弃这个想法。

    他的真身又不是妖族,他也不可能永远留在这妖族,这狩猎千年才举办一次,若是这一次放弃,他不可能留在妖族千年等待狩猎再一次举办。

    那血脉大阵,他必须要进去一次!必然能提升实力的机会,不容错过!

    可是狼幕的威胁该如何?

    不一会,白青青忽然取出玉佩“有消息传来,等等。”

    白青青将神念涌入玉佩,不过刹那,她的神色变得极其难看,缓缓将玉佩收好。

    “怎么了?”苏翎的内心的不安越发强烈。

    “沁姐姐她”迟疑许久,白青青才带着一抹苦涩低语“她被困住了,刚才传来消息,我风鸾族麾下一个附属种族之妖在远处看到,白沁姐姐被啸月狼族的妖困在封禁中,一个不认识的红尘境皇族正在主持封禁,那个妖应该就是狼幕。”

    “她已经被困?”苏翎的神色微微一沉。

    白沁的安全倒是不用操心,可是那之后她不能让白沁被逼离狩猎之地,若不然接下来对他而言极为不利。

    苏翎因为得知白沁已经被困,心绪变得异常沉重,并不是担心白沁的安全,而是担心他自身,一旦白沁被逼走,那么狼幕便有闲暇对他出手,届时情况不堪设想。

    “我们离开狩猎之地吧。”

    轻叹一声,白青青露出些许淡淡的无奈“传送阵还有接近三个月才会出现,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继续留在狩猎之地,沁姐姐的体内有着后手,安全不用我们担心,不过想要继续留在应该已经没可能。”

    “离开?容我好好想想。”苏翎脑海开始飞速旋转。

    离开狩猎之地,除非绝境,若不然苏翎不愿意,可是白沁那边除非白沁能恢复伤势!

    想到这里,苏翎悄然转头看向身后,恢复伤势对他而言不难,只要没死,无论白沁的伤势有多重,他都有自信以生机之力为其恢复。

    唯一的问题只是生机之力消耗的多与少罢了!

    他体内的生机之力此时虽然很少,不过恢复一个重伤应该还是足够!

    “本来不准备继续暴露生机之力,不过如今看来,恐怕已经不行。”

    内心轻叹一声,随后苏翎咬牙转头“我们回去救白沁!”

    “什么?”白青青的瞳孔瞬间一缩,随后低语“你有办法吗?”

    白青青虽然自信白沁不会出意外,不过若能救援,那么她为何不愿意!千年才举办一次的狩猎,就如此简单便放弃,谁又会甘心!

    “没有,不过办法都是想出来的,先回去,路途之上也正好能想想。”

    停顿少许,苏翎率先跃出“你传讯问问附属风鸾族的族群,让他们将此刻白沁姑娘以及她周边的情况告诉我们。”

    外界,天狼殿。

    此时的天狼殿,妖的数量不算少,天狼尊者伫立首位,下方则有接近十个妖,不过他们没有任何一个回生仙,都只是红尘境。

    还有一个妖,狼星!

    狼青他们,最终还是成功的将狼星抓回天狼殿。

    “尊者,小妖不负尊者之令,成功将狼星带回。”群妖双膝跪地,狼青的话语充满着放松。

    “啪啪啪”

    轻轻拍手,天狼尊者嘴角缓缓上扬“你们做得很好,本尊之心,甚慰!”

    不等回答,天狼尊者又露出笑意“本尊说过,此事不得泄露分毫,本尊为避免意外曾经下令若是为难便让狼秋他们从旁辅助,他们可有出手?亦或者有询问抓捕狼星原因?”

    狼青面容恭敬“启禀尊者,诸位皇族在狩猎之地一心追杀苏翎,并无闲暇理会抓捕狼星一事。”

    “很好。”天狼尊者轻轻点头,神色泛喜。

    狼青露出为难“只是”

    天狼尊者眉头顿时一皱,一缕淡淡的煞气开始蔓延“只是什么!”

    “启禀尊者,小妖感觉狼卉好似有异常,她之前特意传讯小妖询问是否有抓到狼星,小妖感觉,她好像知道一些什么。”狼青忙不迭匍匐在地。

    “狼卉?”思索良久,天狼尊者才再一次开口“还有呢?”

    狼青急忙回答“再无异常。”

    “既然如此”停顿少许,天狼尊者拳头瞬间握紧“那么你们,便都去死!”

    “嘭嘭嘭”闷响迭起,不过刹那间,除却被封禁的狼星,狼青以及群妖尽皆都化为齑粉都亡,除却些许血雾,没有任何尸骨留下。

    而那血雾,随着天狼尊者的挥手也消散无踪,好似从来未曾出现过。

    被封禁的狼星瞳孔顿时一缩,眼眸露出无尽恐惧惊骇,只是他什么都做不到,口不能言,体不能动!

    天狼尊者却并没有理会狼星的反应,轻轻一挥手便裹挟着狼星消失无踪。

    “本尊忽有领悟即刻闭关,无论何事不得打扰,违者,死!”

    “本尊忽有领悟即刻闭关,无论何事不得打扰,违者,死!”

    “本尊忽有领悟即刻闭关,无论何事不得打扰,违者,死!”

    天狼尊者冰冷异常的话音在天狼殿内不断的回荡,准备无误的进入每一个天狼殿府邸之妖的耳中。

    狩猎之地。

    苏翎和白青青再一次回到之前他们和白沁分开之地的远处,也停下靠近的动作。

    按照风鸾族附注族群之妖传来的消息,白沁被封禁的地方就是他们分开之地,此刻的白沁依然还被困在那里。

    白青青藏在暗处看着之前分别的地方,面容充满着急“苏翎,你可有什么办法?”

    “容我想想。”苏翎看着前方,思绪不断的流转。

    他们要救白沁,那么狼幕就是无法绕开的坎!

    出手?

    白青青非一合之敌,苏翎虽然自傲,不过他却也清楚,以此刻他的实力和狼幕动手,那只是自讨苦吃,甚至还可能陷入生命危险,不可取。

    都不能出手,狼幕又无法绕开必须要想办法将狼幕引走才行。

    对此刻的狼幕而言,会有什么才能让他移动?

    思来想去,苏翎一直都想不到半点办法。

    “可惜这里是狩猎之地,若不然以我风鸾族的实力,怎么会顾忌如此繁多!”白青青或许是知道苏翎的头疼之处,面容有些不忿。

    “是啊,这里是狩猎之地”回应刚落,苏翎的面容便是一怔。

    狩猎之地?

    此时的狩猎之地是做何的?争夺龙鳞,以龙鳞论排名的地方!

    这里,最重要的是龙鳞!要不是风鸾族和啸月狼族本就已经撕破脸,谁会有兴趣在这里进行不必要的厮杀!

    龙鳞!

    或许龙鳞不足以将狼幕引走,不过狼秋和狼卉呢!

    苏翎的嘴角开始上扬“有了!”

    “什么办法?”白青青瞬间开始追问。

    “以龙鳞为诱饵!”

    三天时间缓缓过去,封禁白沁的地方。

    狼秋挥手将传讯玉简收好,抬头露出些许淡淡的喜悦“这附近有龙鳞出现!”

    “龙鳞?”停顿片刻,看起来已经痊愈的狼卉瞬间开口“还等什么,去抢龙鳞!”

    “你们去吧,我留在这里。”

    不等回答,狼幕便冷笑“不将白沁彻底解决,我不会离开分毫。”

    “好。”狼秋和狼卉也没有在意,朝着远方径直而去。

    狼秋和狼卉听到狼幕的话语,并没有在意便径直离去。

    以狼幕的实力,用不着他们担心,他们之所以留在这里,不过只是为万无一失罢了,既然有龙鳞出现,值得他们前往争夺。

    而封禁中,白沁依然犹如最初被封禁那般因为压力太大的缘故半跪在地,一缕缕汗水自脸颊不断滴落。

    极远处。

    白青青看到狼秋和狼卉所化的流光,神色微变“苏翎,狼幕没有离开,怎么办?”

    原来,那忽然出现的龙鳞并不是无缘无故出现,而是苏翎所放置的!那里本没有龙鳞,是苏翎取出一枚放在那里的!

    而消息,则是白青青命令风鸾族附属族群所传出,特意传给啸月狼族所属,为的就是将狼幕引走。

    “不用担心,我早想过狼幕不会离开的可能。”

    停顿少许,苏翎缓缓起身“青青姑娘你继续留在这里,无需太久狼幕就会离开,你看到他离开后,立刻去救白沁姑娘。”

    白青青带着迟疑询问“你还有什么办法?”

    “自然是对狼秋和狼卉动手。”停顿少许,苏翎拳头握紧“狼冰死在我的手中,虽然狼幕看起来没有什么变化,不过我敢肯定,他内心恐怕恨死了我,只要我露出踪迹,还是在不远处,他必然会出手!”

    “什么?”反问一声,随后白青青犹如拨浪鼓一般摇头“不行。”

    “为什么?”苏翎露出诧异。

    “你会死的!”

    思索少许时间,白青青轻语“狼幕的实力太强,你和他虽然都是皇族,不过他是红尘境,实力比你强太多太多,而且还有这狼秋狼卉以及隐藏在周围啸月狼族的附属种族,你一旦和他交手,连打破空间离开的机会都没有。”

    苏翎神色不变“你不救你的沁姐姐了?”

    白青青的话语开始变得坚定“白沁姐姐虽然看起来危险,不过我知道,她并没有生命之危。”

    苏翎闻言,心绪有些错愕,他没想到,白青青竟然会阻拦。

    片刻后,他开始轻笑“我可还没活够,我既然出手,自然是有着把握离开。”

    不等回答,苏翎双脚一点便远去,几个闪烁便消失无踪。

    还准备说什么的白青青面容变得僵硬。

    另一边。

    苏翎彻底拉开和白青青的距离后,站在地面看着天边狼秋和狼卉所化的流光,嘴角开始缓缓上扬。

    他并没有骗白青青,他既然动手,自然是有把握离开。

    注视一会,苏翎脚下的土壤突兀的变得软和,他的身体则飞速沉入土壤中,很快便彻底消失不见,而他消失后,土壤恢复正常。

    他的身体,很快便沉入地底接近十里!

    “这个距离,应该是够了。”低语一声,苏翎的周身开始笼罩荧光。

    片刻后,一声鸣叫在苏翎周身三丈开始回荡。

    “唳!”那是,属于火羽金翅枭的鸣叫之声。

    仔细看去,苏翎的人族真身依然还在,而在他的身前则是一只巴掌大小的火羽金翅枭!

    他借助合魂草的将化身枭和真身彻底融合,却不代表着他就不能做到将枭单独幻化而出!

    这一次他的确是要亲自出手去伏杀狼秋和狼卉引诱狼幕离开,不过却不是他的真身,而是化身前往,这便是他的底气!不担心危险的底气!

    “能不能救援白沁,就看狼幕会不会被我引走,成败,在此一举!”低语一声,苏翎彻底闭眼,将心神尽数融入化身之中。

    “唳!”以心神控制着枭在地底快速穿行,和真身距离很远后便离开大地冲天而起,朝着狼秋他们的方向快速而去,体型更是迎风而涨,不过一眨眼的时间便从巴掌大小化身三丈有余,周身更是燃烧着熊熊火海。

    还在观察情况的白青青看到天空的枭,面容顿时变得复杂起来“苏翎”

    封禁之地。

    狼幕瞬间抬头,眼眸露出寒光,一抹杀意不受控制的蔓延“苏翎!”

    他对苏翎,恨之入骨!

    之前因为他的大意和错误估计苏翎的实力导致狼冰被杀,狼冰可不是什么其他妖,而是和他一样的啸月狼族。

    整个啸月狼族加起来不过十三个妖,因为他的大意折损一妖!若非需要先解决白沁,他早已经对苏翎下手。

    本以为苏翎已经逃走,没想到竟然还没走!

    封禁之中的白沁也跟着抬头,神色变得难看,苏翎还在这里?那么岂不是说,白青青也还在?她留在这里拖延时间只是无用功?

    “唳”飞上天空的苏翎却好似没有看到白沁那边的情况,而是展翅飞翔,全力朝着远去的狼秋和狼卉而去。

    那是,他亲手放置龙鳞的方向。

    “想要去夺龙鳞?可笑!”狼幕看到那方向,面容开始露出不屑,狼秋和狼卉同时出手,他不认为龙鳞会易主。

    片刻后,狼幕的神色悄然一沉,他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一个被他忽视的妖,白青青。

    白青青和苏翎应该是在一起,苏翎现身,那么白青青也必然就在周围不知何处,若是白青青和苏翎联手和狼秋狼卉对敌

    两个皇族对两个皇族,看起来是势均力敌,可是狼冰是被苏翎所杀,换而言之,一个皇族,非但打不过苏翎!还会有生命之危!

    “该死!”暗骂一声,狼幕猛然起身,拳头开始握紧。

    死一个狼冰已经够了,若是狼秋和狼卉继续出现意外不,他不允许!

    “你想离开?也不怕你的封禁被我打破?”白沁在封禁中开始冷笑,试图继续拖延时间,话音也充满着一股不容察觉的担忧。

    “呵呵。”

    轻笑一声,狼幕跃上长空“本来我还担心可能有阴谋,不过你既然如此着急苏翎和白青青,有一个算一个,都得死!”

    “麻烦了。”白沁的神色开始飞速变幻,她没有空闲去思索苏翎和白青青为何没有离开,她只担心,一旦狼幕追上苏翎,以苏翎的实力

    另一边。

    苏翎还没有飞多久便感觉到身后那强大杀意的到来,转头看去正好便看到狼幕的模样。

    半息后,苏翎的眉头微微一皱,狼幕来得太快了,他还没有彻底拉开距离,救白沁,也是需要时间的。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