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二幕.请把我的脑袋拿走
    傍晚,旧教学楼五楼,学生会杂物间里。

    白歌面前的桌上,有一台造型古旧的钟。

    钟已经停了,白歌轻轻将手放在钟上,闭上双眼。

    “投影,开始才怪。”

    他自嘲般笑了笑,开始老老实实地用螺丝刀将钟背后的螺丝拧开。

    “机械钟吗,会长是从哪里弄来这玩意儿的?”

    白歌之所以坐在这里,是为了帮助学校的学生会会长修东西。

    虽然并非学生会成员,但白歌和学生会会长关系还不错,经常帮忙,也被称为影子成员。

    今天的工作是负责修理这一台放在学生会办公室的老旧的钟。

    他的动作很流畅,就像一位娴熟的钟表匠,认真寻找着齿轮与齿轮之间的问题所在,手指控制的镊子在哪怕细小的扰动也会导致整个结构崩溃的夹缝中游刃有余,穿梭自如。

    寻常的高中生,是不会有这般技术的。

    当然,白歌也并不是什么钟表世家的传人。

    真要说的话,这就是白歌的超凡之处。

    白歌是一名升格者。

    但并非新闻中所写的高阶升格者般出名而强大,白歌就是一个普通的一阶升格者。

    这个阶段,官方给出的名字是。

    是的,一阶升格者,大体上与普通人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只更像是某些方面有特长的家伙。

    不会喷火,没办法变形,肚子饿了要吃东西,被杀了,也会死。

    甚至在四大天文台的联合会议上,一阶升格者是否属于超凡也有过争议。

    毕竟没有自己的星格,也没有历史袭名,很难说属于大众认知的升格者之列。

    不过由于十七年前雾都之殇事件的影响,最终一阶升格者也被列入了超凡,由各个阵营的天文台统辖管理。

    现在,成为一阶升格者的门槛不算高,比起大价钱才能入手的历史残片或者深渊遗物,只要有门路,大概花十几万块就能买到一瓶最低级的升格之虹,服下这种散发着彩虹斑斓的药水后,便能成为升格者。

    某些有钱人,单纯只是为了让自己的孩子比其他人厉害一些,就给他们服下升格之虹,早早成为升格者,甚至还购置相应的历史残片,试图让自己的孩子迈入真正的超凡。

    白歌在五年前成为了升格者。

    具体的情况,他记不太清。

    只知道家里发生了一起事故,之后,他就变成了升格者。

    抚养自己的叔叔从来没提起过前因后果,白歌也就识趣地没问。

    白歌作为升格者而言,平日里最大的优点,就是手指很灵活。

    无论是键盘打字喷人,音游打满连,还是维修这些细小精密的钟表,这双手都能带给他最大的便利。

    至于其他,遵纪守法的白歌不敢有什么大胆的想法,也没机会付诸实现。

    三十多分钟后,白歌给重新组装好的钟上了发条。

    咚咚咚——

    钟很快走了起来,还因为到了整点而发出报时的声音。

    “嗯,不错。”

    白歌满意地点点头。

    收拾收拾,他锁好杂物间的门离开。

    透过走廊窗外等待浇水的装饰植物,白歌瞥了一眼操场,并没有人在练习跳高,当然也没有穿着蓝色紧身衣的家伙和穿着红色披风的男人打架。

    夜幕中,在那位于城市中央的高耸的信号塔之上,群星闪烁,即使知道那是虚伪的,白歌也还会感慨一下这美景。

    嗯?

    仰望星空的白歌视角余光瞥见,在走廊另一侧的楼梯口,站着一个人。

    走廊的灯早就关掉了,白歌微微眯起眼睛,借着星光,能隐约看到那是一个穿着水手服裙子的女生。

    她似乎正在对着空气自言自语什么,声音白歌听不清楚。

    白歌顿时想到了一些不太好的剧情,有些犹豫是离开还是过去看看情况。

    想了想,他还是决定稍稍管一下闲事。

    不过,就在白歌朝着对方走了两步,正准备喊一声提醒的时候。

    嘭——

    女生爆炸了。

    “卧槽?”

    白歌吓了一跳。

    只见那女生的身体似乎是从内部,被某种强大而绝对的力量撕扯开一般,四肢,躯干,头颅,向着不同的方向散落开来。

    一块块残骸零落如雨,放射状炸开的血液甚至飞溅到了一滴到白歌的脸上。

    哐当哐当哐当——

    然而,那些残肢掉到地上,却发出的是某种沉重而坚硬的碰撞声。

    “啥玩意儿?”

    白歌听声音觉得有些不对。

    难道那个不是真人,是生物实验室的人体模型?

    不不不,逃避现实也不是这么逃避的。

    那女生的头颅滚落到了白歌的脚下。

    白歌真正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因为那张脸,是爱恋。

    这学期才转学过来的女生。

    据说家里很有钱,待人处事,学习与交际都相当优秀的千金大小姐,唯一的缺点大概是身体不太好,偶尔请假。

    私下里男生们妄想对象排名第二的存在。

    她的脑袋,就这么睁大着眼睛,静静地躺在白歌面前。

    这是什么情况?

    她在这做什么?

    她怎么就炸了?

    黑人问号jg。

    如果不是空气里弥漫的气味刺激着白歌的鼻子,他可能会觉得是自己玩游戏玩多了,脑子终于坏掉,看到了幻觉吧。

    等等,气味?

    挪不开脚步的白歌摸了摸自己的脸,手指触碰到了刚才溅落的血液。

    他看了看自己手指上的“血液”。

    虽然听说缺乏氧气的血液会呈现暗红色,但指尖的这血液,气味不太对啊?

    机油味的血?

    此刻,教室的走廊里,弥漫着浓重的机油与钢铁的味道。

    白歌低下头,爱恋好看的脸庞沾染了不明的污渍,长发凌乱不堪,脖颈之下的伤口参差不齐。

    “嗯?”

    白歌看到,那伤口并不是血肉与骨头。

    而是散布着错综复杂线路与坚硬金属的断面。

    甚至还漏了点油。

    “炼金人偶?”

    白歌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炼金人偶,运用了来自深渊的技术制造出来的泛用型战斗兵器。

    虽然是泛西海商业共同体的那边的技术,但由于其便利性,在各个势力都有制造。

    对白歌来说,这是在《方舟:升格指定》中最常见的小怪之一。

    游戏里他可以控制一堆高阶升格者割草几百个炼金人偶。

    可在现实里,一个正常配置的炼金人偶足够打十个他。

    总之,在静江这个偏僻的小城市出现炼金人偶,绝对不是什么好兆头。

    赶快举报。

    压抑住对爱恋真正身份的猜测,白歌想到。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喂。”

    传来了女性的声音。

    “在这里,你脚下。”

    听到这句话,白歌低头看向发出声音的“东西”。

    只剩一颗脑袋的爱恋,的确是正对着自己说话。

    用的是爱恋的声音,但语气与那个千金大小姐完全不同。

    “你是白歌吧,帮我个忙。”

    她以命令般的口吻说道。

    “把我的脑袋带走。”

    “啊?”

    在放学后的教学楼走廊,亲眼看着朝夕相处的同学在自己面前四分五裂,然后落下的脑袋说让自己将其带走。

    这个故事的打开方式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