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三幕.无限回廊
    “请恕我拒绝。”

    白歌说了一句,果断走下楼梯。

    他白歌虽然不是那种最喜欢做的事情是对自以为比自己强的人说不的家伙,但如今的状况实在太诡异了。

    谁要带走来路不明的炼金人偶的人头啦!

    爱恋看着白歌离去的身影,却没有出言强留。

    白歌快速走下台阶,绕过转角,来到了四楼。

    “?”

    四楼的楼梯口,爱恋的脑袋静静躺在那里。

    “好巧哦。”

    爱恋开口道。

    “什么鬼?”

    白歌下意识后退半步,又继续冲下楼梯。

    三楼,同样的位置,爱恋的脑袋仰视着自己。

    “你是走不了的。”

    爱恋说道。

    “啥玩意儿啊?”

    白歌觉得自己的认知受到了挑战,一路狂奔,来到了一楼。

    一楼的楼梯口,老朋友爱恋的脑袋依旧等着白歌。

    他跨过那炼金人偶的头颅,准备跑出教学楼。

    “?”

    然而,白歌却发现,教学楼的出口不见了。

    不,不是不见了。

    他看了看一旁的教室。

    这里还是五楼!

    鬼打墙?

    这又不是什么灵异故事,哪里来的这种邪门玩意儿。

    白歌想了想,既然下楼不行,那就干脆上楼。

    他往上爬了一层。

    “又见面了。”

    爱恋从容不迫地打了个招呼。

    见面你妹啊!

    白歌彻底没办法了。

    “你到底做了什么?我现在到底在哪?”

    他喘着气,来到爱恋的脑袋旁边,稍稍蹲下。

    “虽然这不是我做的,但我可以告诉你,这里是学校旧教学楼的五楼,同时也是一个密室。”

    “密室?”

    这是什么新设定,没听过呢。

    白歌反问。

    他虽然没有亲身经历,但玩过那么久游戏,他也能大概知道,现在自己大概是在某位升格者的能力影响之中。

    “对,这里是升格者制造的小型深渊,那位升格者大概是为了防止自己被发现,所以提前设下了这个机关,而我刚才触发了那个机关。”

    爱恋的语气波澜不惊,丝毫没有自己只剩下一个脑袋的紧张感。

    “真是的,要是早知道会这样,我就换上战斗用的身体了,这个日常用的强度还是太低了啊。”

    比起之前温软和善的富家千金的形象,似乎现在这个略显强势的性格才是真正的她。

    “唔,这个先不提。”

    爱恋目光转向白歌。

    “至于你,估计只是恰好被卷进来的无辜路人。”

    “这就是你被炸掉的原因?”

    白歌下意识问道,忽然又觉得这样问是不是有些失礼。

    算了,反正只剩一个脑袋,也没这么多讲究了。

    “你既然玩相关游戏的话,应该很容易理解吧,那位升格者的能力大概是构筑这样一个密室,如果不能解开密室的答案,那么就会被永远被困在这里,直到对方感知到陷阱被触发而赶过来。”

    爱恋没有直接回答白歌的问题,而是简单说明了一句。

    “至于我遭到袭击的理由,应该是违反了规则。”

    “规则又是什么?”

    白歌尽力消化着爱恋的话。

    “在遇见你之前,我已经尝试过离开,但就像你刚才一样无法走下五楼,于是我想到了联络同伴,进行了简单尝试之时,就遇到了爆炸。”

    爱恋有条不紊地解释着。

    “所以我推断,这个密室的规则之一,是不能联络外界。”

    “只要违反规则,就会像你刚才那样爆炸?”

    白歌脱口而出。

    “对,这个爆炸虽然有一定的延迟,但很快,大约一到两秒之间,不足以制造出足够逃生的通路,真是的,我最不擅长这种解谜游戏了。”

    爱恋淡然地说道,又看向白歌。

    “所以,你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把我的脑袋捡起来。”

    她半边脸还贴着地面,说话很不方便。

    “哦,不好意思啊。”

    白歌捧起了爱恋的脑袋,很轻盈,不如想象中那般沉重。

    “那我怎么知道规则有什么?”

    白歌看了看走廊,原本普通的走廊此刻阴影重重,让人感到不安。

    紧闭的窗外,似乎有蝙蝠在夜幕下飞过,发出细碎的声响。

    一旦与外界联络就会爆炸,意思是如果刚才白歌拿手机出来清个体力,那自己就凉了?

    太夸张了吧。

    自己可不是炼金人偶。

    要是爆炸,肯定活不下来。

    “我之前稍微调查了一下,大概能得出的结论就是,这里是密室,遵守的是密室的规则。”

    爱恋的话云里雾里,但白歌还是捕捉到了一点思路。

    “你的意思是,这里是类似推理小说里面的密室那样的空间?”

    白歌的话令爱恋看着他的眼神稍稍变得有趣了一些。

    “很聪明”

    只剩一个脑袋的爱恋嘴角翘起,在星光下,这本应有些惊悚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有种别样的魅力。

    从二阶开始,除去职阶的特性之外,升格者的能力大多都是从自身袭名的历史残片中衍生出来。

    这个小型深渊的原典,大约就是推理小说中的密室吧。

    密室。

    不可能犯罪中最最最知名的一种形式。

    无数推理作家用各种手段诠释了属于自己的密室,有的拙劣,有的巧妙,但大体上,大部分的密室都有一定的规则可言。

    “第一条规则是,密室与外界在认知的范畴内是隔绝的。”

    爱恋说道,不能与外界联系便是这个规则的延伸,无论上楼还是下楼都没办法离开五楼也是规则的一部分。

    “第二条规则是,密室与外界必然存在认知之外的连通之处。”

    尽管乍看之下是不可能犯罪,但实际上总是会有各种各样的手段来破解密室,这破解之道,便是密室的规则。

    “只要不违反这两条规则,其他的行动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爱恋说着。

    “另外,还有一个不算是规则的设定,那就是这一个密室,正在不断缩小。”

    “缩小?”

    白歌刚提出问题,忽然就听到了钟声。

    不知道来自何处的沉闷的钟声,回荡在走廊里。

    接着,白歌分明看到,通往四楼的楼梯,就这么不见了。

    不见了。

    “最开始,当我发现自己被困的时候,这间密室的规模是旧教学楼的三楼到五楼,接着,一分钟后,三楼缩小了五分之一,之后,每隔一分钟,三楼就会缩小一部分,三楼之后是四楼,伴随着这个钟声,五楼大概也会逐渐缩小,最终消失吧。”

    爱恋波澜不惊地说着。

    “我不清楚消失的部分会怎么样,但肯定不是直接离开密室那么简单,嗯,按照计算,距离五楼消失,大概还有不到五分钟?”

    “开什么玩笑!”

    白歌有些紧张了。

    这不是完全没有时间了吗,怎么还有闲工夫在这里聊天?

    爱恋这家伙,到底是做什么的?

    不不不,现在不是担心这个的时候。

    白歌的脑子飞速运转,爱恋罗列的这些东西逐一浮现在了他的意识中。

    密室,规则,爆炸,消失,通道,隔绝

    “等下,应该还有第三条规则。”

    白歌忽然开口道,指了指爱恋散落在地上的身体零件。

    “第三条规则是,密室中违反了规则的存在,会发生爆炸。”

    “?”

    爱恋愣了愣。

    的确,违反了规则的存在会发生爆炸,这是自己亲身体验的事情,所以她下意识将其作为基础设定。

    这么一想,的确也应当是这个密室的规则之一。

    实际上,假如不存在这一条规则,那么这个密室便是无解的。

    按照正常的思路,如果爱恋和白歌找到了符合第二条规则的,隐藏的离开密室的道路,那么这条道路就会成为被认知的连通密室与外界的出入口,使得密室本身违反了第一条规则。

    此时,第三条规则起效,密室由于违反了规则而被毁坏,大家逃出生天。

    白歌别的不说,对于这种找漏洞,总结规律的事情,他的确很擅长。

    “不过爆炸的话”

    “嗯?你是升格者?”

    爱恋好奇地打量着正在思考的白歌。

    “在这种情况下不但很快就从惊慌失措的心态中调整了回来,而且还能迅速冷静地分析出问题所在,作为一名高中生来说,你的心理素质实在不正常。”

    “被发现了吗?”

    白歌苦笑一声。

    “我是阴影原型的升格者,最菜的那种。”

    升格者并非完全相同,在名为“原型”的体系下,是无数细小繁多的被称作“职阶”的子分支。

    不同的原型的升格者对应的历史残片的种类截然不同,构成升格之链的职阶自然也不同。

    比如创造者原型的升格者,晋升所使用的历史残片多是闻名的音乐家,艺术家,文豪。

    比如英雄原型的升格者,名下就是各种武者,战士,将军。

    又比如白歌所在的阴影原型。

    这个原型充斥着犯罪,小偷,佞臣,是绝大部分正经的官方机构都避而远之的原型。

    “无名之辈吗?”

    爱恋轻声说出了阴影原型一阶,凡人之躯的职阶名称。

    是的,无名之辈。

    白歌现在就是一个标准的无名之辈。

    根据可以查阅的官方资料记载,以及白歌自己尝试得到的结论。

    无名之辈这个职阶的最大特异性在于当升格者实行犯罪行为的时候,成功率大幅度上升,被发现的概率会降低,思路也会变得更加明晰。

    同时,手指的灵活性,对负面场景的耐受性,夜晚的视力等,也会有不同程度的提高。

    “憧憬英雄,自身却是阴影吗,有趣哎。”

    爱恋想到白歌对手游里那些升格者的态度,笑了笑,看着白歌的眼神颇有几分玩味。

    “尽管是无名之辈,不过破解这个密室倒正好是我擅长的行为。”

    白歌没有理会爱恋的调侃,而是看了周围一圈。

    咚咚咚——

    厚重的钟声响起。

    嘎达——

    就像是空间被折叠了一般,白歌和爱恋看到,五楼的走廊末端,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整个空间让人感觉到狭窄与闭塞,难以喘息。

    “实际上,我已经知道该怎么离开这里了。”

    面对如此的情况,白歌说道。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