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五幕.炼金人偶实在太棒了!
    静江。

    位于诸夏联邦西南的一座城市。

    据说静江这个名字来自于旧时代的一座自然风光秀美的城市,曾经有无数诗篇与歌谣咏唱过这里,是令诸多名人流连忘返的名胜。

    但一切都在大崩坏中荡然无存。

    那是距今千年前的一次全球性的大灾变,在那次灾难中,大地被重塑,蔚蓝的大海被染红,九成以上的人类死亡,剩下的人类在末日般的地球苟延残喘了数百年,直到笼罩世界的阴霾消散,文明才重新回到大地。

    然而大部分的技术和历史已经失落,天空被虚伪的星空笼罩,人类被束缚于大地之上,再难以回归苍穹,直到如今,才勉强发展到与灾变前几百年类似的科技水平,却已经是文明的极限了。

    现在的静江,只是一座普普通通的城市,充其量也就算是西南省的政治中心,这种程度而已。

    白歌五年前跟着叔叔来到静江。

    他很喜欢这座城市。

    安静,平稳,波澜不惊。

    白歌没有什么伟大的梦想,只想拥有平静的生活。

    然而,白歌现在的生活无论如何也和平静扯不上关系。

    他正在夜晚的街道上快步行走,怀中,抱着一个脑袋。

    当然,大晚上的,提着头走路还是太惊悚了。

    白歌将爱恋的残骸收拾到了自己的储物柜里,又弄了几个塑料袋,小心将爱恋的脑袋包裹好,才敢提上街。

    从外面来看,就和一个西瓜差不多。

    他步行来到了距离学校一站路,大约一公里之外的目的地。

    “?”

    爱美整形美容医院?

    出现在白歌面前的,是一间已经休诊的医院。

    周围的店铺大多已经关门,只有一家二十四小时便利店还在开放。

    白歌观察了一下。

    这间三层的小楼似乎都是一家的。

    他按照爱恋的说法,找到了位于侧方的门。

    叮咚——

    按了一下门铃。

    “来了来了,就知道你没带钥匙”

    对方打开了门。

    是一个穿着花裤衩和背心,头发稀疏的大叔。

    “你是谁,有什么事?”

    他问道,看了眼白歌提着的袋子。

    “呃,虽然这么说有些歧义,但是,这是您家里的孩子。”

    白歌提了提手里的塑料袋。

    “开什么玩笑,我家孩子可不是西瓜。”

    大叔说着就要关门。

    但白歌已经把塑料袋里的东西拿出来,拨开了外面的袋子。

    “老霍。”

    爱恋开口道。

    “爱恋?你怎么搞成了这个样子?”

    被称作老霍的男人顿时有些慌乱。

    “被偷袭了,这家伙救了我。”

    爱恋言简意赅。

    “快进来。”

    老霍看了一眼白歌。

    白歌老实地跟了进去。

    这里是诊所的侧门,没开灯,看不清一层的具体构造,只能能窥见略显简陋的诊所布置,一侧有楼梯,通向二楼。

    白歌提着爱恋的脑袋来到二楼。

    这里看起来就像是普通的住宅,有客厅与洗手间,开放式厨房等,还有两个房间。

    客厅干净整洁,沙发上有抱枕和薄毛毯,茶几上的玻璃能够清楚映照出天花板的灯。

    “放这里。”

    老霍让白歌将爱恋的脑袋放在茶几上,随即从客厅的柜子里拿出了一个工具箱。

    一个穿着花裤衩的大叔拿着钳子和螺丝刀摆弄美少女脑袋的场景,不管看多少次白歌都觉得惊悚。

    不过

    这就是深渊遗物事务司的人?

    白歌有些困惑。

    他之所以敢千米送人头,当然是因为爱恋是深渊遗物事务司的人,而且向白歌出示了位于破碎的衣服口袋里的证件。

    深渊遗物事务司是诸夏联邦管理升格者的机构,隶属于宁江的紫金山天文台,白歌本以为他们不会管静江这样的小城市,没想到静江竟然真的有自己的深渊遗物事务司。

    这是官方机构,在升格者相关的事件上,比起其他组织都更加靠谱。

    因此,白歌才相信爱恋,将其带到了这里。

    顺带一提,爱恋的证件上的照片还挺好看的。

    “这可伤得不清。”

    老霍戴着眼镜,认真观察着伤口的线路。

    “四阶,或者拥有同等水平的深渊遗物,可能是创造者原型,能够制造小型深渊,构筑谜题,可以远距离使用能力。”

    爱恋倒是没啥感慨,还交流着情报。

    “先别说这些了,我的小姑奶奶,你的身体可贵重得很,下次千万要注意啊,其他部分呢?你别告诉我全都毁了啊。”

    “差差不多全毁了吧,对了,老霍,这家伙也是升格者,一阶,阴影原型。”

    爱恋顾左右而言他,甚至不惜出卖白歌。

    “管他什么原型,哎,算了,我给你拿个备用的。”

    老霍没理会白歌的事情,看着爱恋的伤口,有些心疼地说道,起身,走上三楼。

    只留下白歌,以及爱恋的脑袋。

    “所以,你转学来是为了调查那个什么四阶的升格者?”

    白歌有些好奇。

    “我和老霍一个月前调过来接手这里的深渊遗物事务司,因为发现静江高中可能有潜藏的非法升格者,所以就弄了个转学手续。”

    爱恋答道,没有什么隐瞒的意思。

    两人沉默片刻,爱恋又想起什么似的开口道。

    “对了,有一件事我早就想对你说了。”

    “什么?”

    白歌竖起了耳朵。

    “你《方舟:升格指定》的box也太穷酸了,七星就不提了,六星升格者才那么几个,你平常打活动难道都是靠着白票的别人的升格者么?”

    爱恋毫不留情地说着。

    “而且队伍搭配也不太行,我和你说,这游戏虽然六星厉害,但靠着四星五星也不是不能打,但你完全没练那几个优质的就是你自己的问题了。”

    “???”

    啥玩意儿啊?

    白歌上下打量了一下爱恋。

    这女生之前不是还说,自己家教很严,根本不让接触手机游戏什么的吗?

    刚才这一段话,妥妥就是个高高端玩家啊。

    不,白歌真傻,真的。

    他早该想到,既然身为深渊遗物事务司的监察官,爱恋怎么可能不知道《方舟:升格指定》。

    说不定人家还是又肝又氪的大佬,一晒出自己的box就亮瞎白歌的狗眼那种。

    果然这年头,萌新背后都是大佬吗。

    “呼,说出来就舒服多了,哎,装大小姐真的是累,都怪老霍他们,一开始搞的设定太复杂了,好几次差点露馅,麻烦死了。”

    爱恋毫不避讳地说道。

    白歌哑口无言。

    难怪小说里都说,越是漂亮的女人,就越会骗人。

    实践出真知啊。

    女人,深不可测。

    就在白歌不知该如何作答的时候,老霍从三楼下来了。

    怀中,还抱着一具人偶。

    “?”

    白歌觉得今晚的常识已经被颠覆得差不多了。

    那人偶就像是服装店里的模特人偶,并没有什么令人脸红心跳的细节设计,普普通通,索然无味。

    白歌毕竟也不是什么球形关节爱好者。

    老霍将人偶放到沙发上。

    “这个是旧式的,估计得适应一段时间。”

    老霍说着,轻轻点了点爱恋的额头。

    爱恋的脸就如同莲花一般绽开,那对于第一次见到这场景的白歌而言,是有些惊悚的画面,不过当他看到花蕊之上,那绯色的宝石之后,就忘记了害怕。

    好漂亮。

    晶莹剔透,表面以精巧的手艺篆刻着复杂的铭文。

    白歌只在网上看过文字介绍。

    这是来自泛西海商业共同体的炼金人偶技术。

    这颗宝石,就是赋予炼金人偶“生命”的炼金核心。

    名为的存在。

    当然,这并非原版的,只是低级的仿制品而已,由于真正的已然丢失,所以现在称呼仿制品便也用这个名字了。

    白歌看到,在取出了后,爱恋的那个脑袋顿时失去了原本真人一般的质感,就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偶模型,如同之前学校里那些破碎的身体部件。

    老霍右手小心翼翼拿着这块,左手则轻点了两下躺在沙发上的那一具人偶的胸口位置。

    咔嚓咔嚓——

    复杂的机械结构从硬质的皮肤处打开,齿轮,卡簧,轴承,无数精密的零件以某种醉人的秩序运转着。

    这是以人类之手,试图篡夺神明权柄所诞生的造物。

    炼金人偶,在旧时代的典籍中,也被称为荷蒙库鲁斯(houncus),意即人造人。

    曾经的炼金术师们穷其一生追求的奇迹。

    此刻,确实地展现在白歌面前。

    老霍将放到结构中心的底座上。

    咔哒——

    伴随着宝石嵌入其中,皮肤闭合,奇异的景象出现了。

    原本毫无生气的人偶的双眼,骤然间变得清澈通透起来。

    粗糙而虚伪的皮肤变得光滑而富有弹性,就连球形关节也被覆盖起来,根本看不出原本的模样。

    光秃秃的脑袋上,柔顺的黑发迅速生长,一缕白毛夹杂其中。

    片刻之间,一位拥有青春期朝气蓬勃身材的少女,便出现在了白歌面前。

    “啊,衣服。”

    爱恋觉察到自己的状态,急忙拉起沙发上的毯子,遮住了身体。

    脸上还残留着似有非有的绯色。

    白歌咽了口唾沫。

    他收回前言。

    白歌虽然不是什么球形关节爱好者。

    但炼金人偶实在太棒了!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