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六幕.从今天起,我们就是同志了
    “所以,你也是并没有登记在官方名册上的升格者。”

    爱恋身上穿着的是一件带有繁复蕾丝花边领口的白色轻薄衬衣,搭配了简洁复古的黑色背带裙,黑色丝袜与圆头小皮鞋。

    假如再戴上一顶小礼帽,那么就和白歌在电影中看过的那些旧时代的欧洲淑女没什么差别了。

    这位少女似乎很喜欢类似的打扮。

    她墨色的头发轻轻在脑后扎起,只能看到一缕仿佛挑染的白毛混杂在发梢之间。

    现在白歌正身处爱美整形医院的二楼,对面坐着已经换好了衣服的爱恋,以及被称为老霍的大叔。

    “对。”

    白歌老实点头。

    至少在诸夏联邦,升格者都要到最近的深渊遗物事务司进行登记备案,假如要离开所在地区,还要报备,管理相当严格。

    尽管泛西海商业共同体和新同盟时常指责诸夏联邦这是在侵犯升格者的人权,但不可否认的是,最近五年来,在诸夏联邦发生的升格者案件是四大阵营里最少的。

    在诸夏,每一瓶升格之虹都有源可溯,调配升格之虹的材料被严格监控,紫金山天文台甚至可以准确说出每一位诸夏升格者晋升使用的升格之虹的出厂编号。

    在这种情况下,白歌这种黑户着实罕见。

    这种没有被官方记载的升格者,要么使用的是从境外走私的黑货,要么是通过某些手段混入诸夏的间谍或者邪教徒。

    至于白歌嘛,他之所以没有去登记的原因,只是单纯的懒。

    反正自己也没有继续走这条路的意思,一个不会晋升的一阶升格者,和普通人也没什么区别。

    “有各种各样的原因”

    他迟疑片刻,又问道。

    “话说,阴影原型的升格者会直接被送进劳改所是真的吗?”

    “你是从哪里听来的都市传说啊。”

    老霍挠了挠头,依旧穿着那花里胡哨的大裤衩和白色背心,与身旁正襟危坐的爱恋完全就像是两个世界观下的人物。

    “不过,你一个高中生应该也弄不到其他渠道的升格之虹吧,说一下你成为升格者的经历,不要刷滑头,坦白从严,抗拒从宽。”

    “?”

    是不是反了。

    这里该笑吗?

    白歌犹豫了片刻,挤出了一丝笑容,接着大致说了一下五年前的事情。

    因为具体经过他也记不清了,所以说得很是含糊。

    “明天调查一下应该能弄清楚吧。”

    老霍听完白歌的话,也没有追问太多。

    “小伙子,不用紧张,你救了我家女儿,我们不会让你去坐牢的。”

    又拍了拍白歌肩膀。

    按照老霍的说法,爱恋算是他的女儿,从人偶控的角度来说,这家伙可能已经病入膏肓了。

    “不过。”

    一直沉默的爱恋开口了。

    “你得知了深渊遗物事务司的事情,又从非法的升格者的陷阱中逃了出来,从各种角度来说,都十分危险。”

    “危险?”

    白歌这个时候脑子就迟钝了许多。

    不过,某种灵感还是将细碎的线索迅速串联了起来。

    还是有关密室的规则。

    最开始,爱恋告诉白歌,如果一直待在密室,密室的制造者就有可能收到密室的信息,过来收拾他们两个。

    但后来发生的事情让白歌明白,密室自身也被规则束缚,既然如此,密室自然也不能联系外界。

    换句话来说,密室的制造者并不会知道密室被触发的事情。

    然而一位猎人是不会在自己只会去一次的地方的设置陷阱的。

    假如爱恋和白歌被困在密室里,制造者想要发现两人,便需要前往旧教学楼的五楼。

    即使两人因为不断缩小的密室而爆炸身亡,制造者也得过来确认一下。

    那么,能够自然前往这里的,自然是学校相关的人物。

    这肯定了爱恋先前的推测。

    对方的确是静江高中的相关人员。

    见白歌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爱恋颇为赞许的点点头。

    “而且,深渊遗物事务司的活动大体上是保密的,不然你以为为什么我们住在这种地方而不是正经地弄一栋楼再挂个深渊遗物事务司的牌子?”

    而一旁,老霍挖着耳朵补充道。

    “为什么?”

    白歌下意识开口。

    “废话,深渊遗物事务司是官方升格者聚集的地方,要是你是想搞事情的升格者间谍或者邪教徒,难道就不想给深渊遗物事务司的办事处来上一炮吗?”

    老霍颇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敲了敲桌子。

    “所以大部分深渊遗物事务司的分部与办事处都是伪装成别的设施,免得遭到骚扰与袭击,同时也能产生无形的威慑力。”

    不知道这些真是对不起了。

    白歌暗想道。

    他虽然玩升格者相关的手游,但官方机构什么的几乎没有认真了解过,游戏里为了防止被查水表,也不会出现相应的描述,白歌自然不了解其中的门道。

    “你得知了深渊遗物事务司的事情,不能就这么放过。”

    爱恋两只手轻握,放在斜摆的腿上。

    闻言,白歌身体稍稍向后退了退。

    “意思是还是要把我抓起来对吧?或者你们有没有什么闪一下就能让我失忆的装置,我对自己的脑袋还挺有自信的,绝对能忘得一干二净。”

    “不,正相反。”

    爱恋没理会白歌习惯性的插科打诨,只微微一笑。

    “我想要让你加入深渊遗物事务司。”

    “?”

    白歌听到这句话,第一反应是对方大概在开玩笑。

    这可是深渊遗物事务司,换个说法,是公务员!

    每年的公务员考试上,一群名牌大学毕业的精英挤破头了都难以进入的,真正的“有关部门”。

    自己就这么轻松就能进入深渊遗物事务司了?

    “当然,并不是正式员工,不过我们是正规单位,五险一金按最高的交,也签劳务合同,只是不享受公务员编制而已。”

    换句话说,就是临时工。

    出事时候的背锅位,上前线时候的第一波炮灰。

    “如果我不加入深渊遗物事务司呢?”

    白歌试探性地问道。

    虽然他觉得按照爱恋这个女人的性格,十有八九是没有预备选项的。

    “唔,如果你不加入,那首先要接受深渊遗物事务司全方位的调查和体检,由于你成为升格者多年而没有登记,可能会受到一定的经济处罚,弄完这些,你就可以回到静江高中,继续你的校园生活了。”

    好像没什么问题?

    白歌看见爱恋顿了顿之后,又继续开口。

    “不过,由于你曾经接触过非法升格者的陷阱,十有八九会被那位升格者追查,由于对方是静江高中的相关人员,所以你大概很快就会被查出来,最后在某个街头小巷里痛苦地死去吧。”

    在说这些话的时候,爱恋全然没有什么情绪的波动,甚至还拨弄了一下垂落眼前的散发,随后摊开双手,仿佛无奈般又补充了一句。

    “我们深渊遗物事务司毕竟十分忙碌,即使我们是同学,我也不可能时刻照看你呢,白歌同学,万一出了一些意外,嗯,至少你的葬礼,我会尽量准时出席的。”

    这个女人,是恶魔吗?

    白歌忽然有一种自己要被拐上贼船的错觉。

    不,这不是错觉。

    白歌已经大半身体都踏上了甲板,就差最后一步。

    权衡了一下继续摸鱼度日然后被那位升格者解决掉与加入深渊遗物事务司之后被其他的非法升格者解决掉的概率后,白歌露出苦涩的笑容,点了点头。

    “好,我同意加入深渊遗物事务司。”

    “很好。”

    爱恋嘴角微微翘起。

    “从今天起,我们就是同志了。”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