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七幕.体力溢出啦!
    成为深渊遗物事务司的临时工之后,嗯,按照白歌的说法,没什么不同。

    晚上十点,白歌回到了家中。

    “就不用办什么手续,呃,或者来点具有仪式感的行动吗?”

    在爱恋对白歌说完那句同志之后,她便直接打发白歌回家,让这位刚刚成为临时工的小伙子一头雾水。

    “管人事的早就下班了,明天放学以后和我过来一趟签合同吧。”

    爱恋揉搓着自己黑亮的发梢,随意地说道。

    “很真实。”

    白歌忽然觉得,这深渊遗物事务司还真的挺有“有关部门”的风范。

    他离开整形医院,乘坐公交车,到家只用两站路。

    还挺近。

    不知道通勤费用能不能报销,白歌随意的想到。

    眼前是一幢二层小楼,一楼挂着“许诺书店”的破烂招牌,卷帘门已经拉上,门外的公共垃圾桶上,一只野猫正在翻弄着里面的东西,即使白歌走近,也没有丝毫警惕的反应。

    白歌就住在这里。

    静江尽管是西南省的中心城市,但人口也不足十五万,大部分本地人都会选择去省会或者干脆直接北上,到诸夏联邦的首都宁江寻找机遇,留在静江的,除了白歌这样的穷学生,就大多是些老人和安心闲散生活的人了。

    侧门的灯又坏了,白歌用手机照亮,掏出钥匙,打开门,穿过散发着油墨味道的一楼书店,踩着发出嘎吱声响的楼梯,来到二楼。

    白歌才终于回到家中。

    哐当——

    酒瓶倒下的声音在空旷的房间里回荡。

    白歌只看到没有开灯的二楼客厅里,一个耷拉着脑袋靠在沙发上的男人的背影。

    电视里还在播着有关最近一次深渊探索的新闻,不过显然,在场的人里没人在听。

    他跨过地上的酒瓶子,正准备回自己房间。

    “白歌?回来了啊。”

    身后传来了一个低沉而含糊的声音,就像是醉成烂泥之后再被压路机碾上十遍般模糊不清,如果不是白歌与他朝夕相处,估计都听不懂男人在说什么。

    “嗯,今天帮学校的忙,有点晚,叔叔吃过饭了?”

    白歌转过头问道。

    一个不到四十岁,中等体格的男人,正将身体陷入破了好几块的皮沙发中。

    他胡子并未修剪,头发也很凌乱,眼睛半睁半闭,身上穿着汗衫与短裤。

    缺了半个角的茶几上放着万能电视遥控器,满是烟头的烟灰缸,以及吃了一大半的外卖炒饭。

    “吃了。”

    男人应了一声,似乎醉得厉害,又睡回去了。

    这便是白歌的监护人,许诺,白歌母亲的朋友。

    五年前,白歌家里发生了事故,有关事故的细节,他已经没有记忆,只知道自己的家人都在那一场灾难中不幸遇难,许诺在那个时候出现,接走了白歌,带他来到静江生活。

    许诺开着一家旧书店,在现在这个年头,顾客少得可怜。

    因此,许诺绝大多数时间,都在书店里喝酒上网,有时候晚上溜去酒吧,或者干脆就挂起歇业的牌子,不知道去哪里鬼混好几天才回来。

    由于相对丰厚的保险赔偿,白歌倒是不太缺钱,也就没在意过许诺的事情。

    尽管当时,有人觉得许诺纯粹是过来蹭保险费,但白歌却老实的跟着许诺从宁江来到了这个小城市,一直至今。

    究其原因,大概是在家人的葬礼上,一群穿着黑色西装的人对白歌敬而远之,窃窃私语,投来不善目光的时候,只有这个叔叔露出了没心没肺的笑容,向自己伸出了手吧。

    白歌刚打开房门,身后又有了动静。

    “白歌,你晚上别学习太晚早点休息。”

    许诺的声音稍稍清楚了一些。

    “哦。”

    白歌应道。

    许诺虽然看起来吊儿郎当,不太靠谱的样子,但总归还是在关心白歌的。

    “反正你也考不上大学。”

    白歌的感慨还没结束,许诺又补充了一句。

    我可真是谢谢您啦。

    白歌决定收回前言。

    说完那句话,许诺真正发出了鼾声,沉沉睡去。

    白歌关上门,书包放到床上,坐在书桌前。

    自己今天经历的,是真实的吗?

    事到如今,白歌才有些感触。

    在那无限回廊的时候,白歌要么就要被不断缩小的回廊带去不知道哪里,要么就要被莫名其妙的炸死,如今想来,那肯定是极为危险紧张的境况。

    然而白歌的心中却并没有那般感慨。

    甚至还不如他刷图的时候不小心漏过一个小兵那样心跳加速。

    虽然可以将其归结于对白歌心理承受能力进行的强化,但是

    回想起那时候的经历,白歌竟然莫名感到了一丝兴奋和期待?

    自己应该是拒绝纷争,远离喧闹,只想过平静生活的人才对啊?

    升格者,深渊遗物事务司,炼金人偶,这是真正属于“那边”世界的产物,与白歌之前十几年度过的“这边”的日常,截然不同。

    脑中混杂着诸般念头,直到半夜十二点,外面传来了许诺起身上厕所的声音,白歌才回过神来。

    然后他发现,自己手游体力溢出了。

    翌日。

    白歌走进校门的时候,下意识瞄了一眼旧教学楼的五楼。

    窗户完好,植物茁壮,丝毫没有爆炸过的痕迹。

    是深渊遗物事务司的人收拾过,还是那个非法升格者的手笔?

    白歌不知道。

    虽然对那位潜伏在学校里的升格者略显担忧,但既然爱恋说过事情交给她,那么白歌自然也就装作了毫不知情的模样。

    他走进教室的时候距离上课还有十分钟,这段时间,教室里最热闹。

    “爱恋这周六要一起去逛街吗?”

    刚坐下,白歌就听到身边的位置传来的声音。

    她在这两周多时间里很快就融入了新班级,俨然成为了社交达人,不论男女,和爱恋关系都还不错。

    “嗯,我可能有些预定,所以这周可能”

    爱恋声音轻柔地答道,展现着一位淑女应有的风范。

    真难让人将其与昨晚那只有脑袋的毒舌少女联系起来。

    这个女人,真的很会演。

    倘若不是见证了她炼金人偶的本体,白歌或许会以为她是创造者原型下的升格者了。

    说不定袭名的还是哪位影帝。

    对隔壁那充满现充气息的少女聚会不同,白歌掏出手机,继续抽今天的免费十连,理所当然的,蓝天白云,什么都没有。

    上课铃声很快响起,爱恋周围的人散去,她轻轻拨弄头发,同时若无其事地以只有白歌才能听到的声音说了一句。

    “放学后在医院门口等我,你认得路。”

    “哦。”

    白歌应了一声,也松了口气。

    要是爱恋突然像恋爱轻喜剧里面一样,指着白歌对全班同学说我们开始谈恋爱了,那白歌才真的有难办。

    如此这般,倒也不错。

    一天的课程很快结束,白歌没习惯性地去学生会转悠,而是老实地走路来到了昨夜见到的那家爱美整形医院的楼下。

    医院还开着门,老霍坐在里面,好像在接待病人。

    白歌站在门口等了半个多小时,清完了手游的体力,又刷了下论坛,再看完第三个有关隔壁家小孩到底是男孩还是女孩的概率论帖子后,忽然觉得就这么站着好像有点蠢。

    正好,医院的玻璃门被推开,里面的人走了出来。

    “?”

    男人?

    白歌看到那穿着花哨的短袖旗袍,高跟鞋,金色波浪卷的“病人”。

    她的脸浓眉大眼,线条刚正,简直比好同志更加好同志。

    难怪要来整形医院作客。

    “走啦,下次再聊,么么哒~”

    她对老霍比了个心,说话的声音粗重,低沉不是,这分明就是个男人吧?

    白歌看了看“她”短袖之外露出来的胳膊。

    好像真的比白歌的大腿还粗。

    妈呀,害怕jg。

    那位旗袍“美女”转过身,还瞥见了一直盯着这里的白歌,对着他笑了笑。

    好可怕,想回家了。

    白歌下意识后退了半步,就撞上了一个人。

    “对不害,是你啊。”

    白歌刚想习惯性道歉,就看到自己身后,爱恋略显嫌弃的轻轻拍了拍水手服的前胸。

    “待在外面干嘛,你又不是不认识老霍。”

    爱恋问道,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看着白歌。

    “你怎么这么慢。”

    白歌寻思自己还是走路过来,爱恋也就晚了几分钟出校门,不至于晚这么多吧。

    “维持现充的人设可是很累的,哎,不说了,赶紧进去吧,我体力快溢出了。”

    爱恋催促道,把白歌推进了整形医院。

    “人事晚点到,他来之前,我先给你科普一下升格者。”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