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八幕.你刚才在想很没礼貌的事情吧?
    整形医院里并没有医院走廊特有的那种消毒水的味道。

    只有简单的手术椅,各种医疗器具,玻璃柜里放着白歌不知道名字的药物,夕阳西下,落日余晖照进了医院一楼,留下一地金黄。

    如果不是刚才从医院里走出去的那位“患者”实在有点超越白歌的常识,他倒是觉得这地方还挺有模有样的。

    老霍给医院挂上营业结束的牌子,锁好门,留在一楼收拾东西。

    白歌则跟着爱恋,来到了二楼,熟悉的二楼。

    这个时候,白歌才有些后知后觉。

    这里的布局,和自家一样啊!

    大概整个静江的这种二层商铺,都是这般构造吧。

    “坐。”

    爱恋随意说了一句,将自己的书包放到了房间里,一边理了理自己的头发。

    她身上还穿着静江高中的浅蓝色调的水手服校服。

    不得不说,水手服少女真是人类的瑰宝。

    “你看什么?”

    爱恋注意到白歌的视线,挑了挑眉毛,没等他回答,自己先拿出了手机。

    解锁之后,她驾轻就熟地点进了《方舟:升格指定》的游戏之中。

    “等我先清一下体力。”

    爱恋很随意地说道,手指在屏幕上点点。

    白歌忍不住伸脑袋过去看了一眼,爱恋的box。

    他瞎了。

    尼玛的,为什么?

    白歌自诩为是一个抽卡运还不错《方舟》玩家,虽然经常吃保底,但总归还是能歪到几个新角色的。

    但爱恋的box,实在太豪华了。

    不但所有白歌叫得出名字的常驻六星都一应俱全,而且全部都是满级满袭名度,甚至就连那些稀有的季节限定卡都整整齐齐。

    这家伙该不会是全图鉴大佬吧?

    白歌的思考,在看到爱恋那几个七星角色的时候,停止了。

    《方舟》里的七星角色,对应的是现实中达到了升格之链第七阶的升格者,放眼整个世界,寥寥无几,对应的信息都是各大机构的高度机密,普通人只有仰望的份。

    所以,游戏里也仅仅只有他们的卡面,不能拿来实战,用白歌的话说,就是云都云不出来。

    这样的角色,权当收藏,只在特定的卡池以极低的概率随机出现,能够拥有的玩家,已经不能用土豪来形容了。

    是真真正正的氪金母猪。

    点击十连如同吃饭喝水般自然的存在。

    嘶——

    白歌倒吸一口凉气。

    又想起自己以前好像还在爱恋面前谈论过挺多次这游戏,忽然觉得莫名羞耻。

    唉,都是年轻时候犯下的错误。

    白歌这时候也不敢掏出自己的手机,露出那简陋的box了。

    星星之火,岂敢与烈阳争辉。

    他乖巧地坐在一旁,看着爱恋清完了体力。

    又看着爱恋顺便把今天的白票十连抽了。

    一道闪光之后,十连两虹。

    “???”

    白歌哑口无言。

    但爱恋却稀松平常,对出货完全不感到兴奋的模样。

    “和么,袭名度已经满了,两个产废。”

    她随意般说道,从手机屏幕里抬起头,才看到白歌张大嘴巴那愕然的表情。

    “怎么了?”

    爱恋瞄了眼自己身上的衣服,没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又摸了摸自己的脸。

    没有脏东西呀。

    “不,没什么。”

    富婆您还缺刷刷乐的对象吗?

    白歌按捺住了内心想说的真正话语,坐直了身体。

    约尔曼·冈德与柯露瓦,前者的原型是国际犯罪组织的知名干事,后者的原型则是虹之塔的美少女。

    两个都是六阶升格者,踏入半人半神境地的存在,当然,在游戏里,也是六星角色,平均出率不到3,具体狙击到特定的,概率就更低了。

    至于这两个,白歌不清楚强度如何,反正他都没有。

    “没事就行,我们接着之前的话题。”

    爱恋将散落的头发撩到耳后,以轻松的语调开口问道。

    “你知道升格者是什么吧?”

    “获得了超凡能力的人类?”

    白歌稍稍思考了一下,发现自己的确没太关注过这个问题。

    “这么说也行吧,不过,第四十九次国际天文台联合会议给出的广义定义中,升格者是服用了升格之虹这种药剂之后,身体产生了特异性变化的人类的统称。”

    明明是枯燥单调的说明,但爱恋悦耳的声音却缓解了其中的无聊。

    “至于狭义定义中的升格者,则是服用过融合了历史残片的升格之虹后,获得历史袭名之人。”

    “两者之间的区别,就是你现在的阶段,。”

    爱恋顿了顿,指了指一旁的饮水机。

    “帮我倒杯水。”

    “哦。”

    白歌站起身,在爱恋的指挥下倒了小半杯温水,放到茶几上。

    话说回来,炼金人偶也需要进食和喝水吗?

    那些食物和水,之后会去哪里?

    白歌忽然脑洞大开起来。

    爱恋像是怕烫的猫咪一般先抿了一口杯中的水,才咕噜咕噜,将其全部灌下,放下玻璃杯,瞥了一眼白歌,说道。

    “你刚才,在想很没礼貌的事情吧?”

    “没、没有,你继续说吧。”

    白歌顾左右而言他。

    这个女人,好恐怖啊。

    他想到。

    “为了便于记录,国际天文联合会通常会以的名字来区分不同的升格者,比如英雄原型的二阶,,等,或者创造者原型的三阶,相同的职阶通常会有类似的能力,但更具体的,升格者最核心的能力,还是来自于历史袭名。”

    “嗯,在升格者之中,历史袭名是一个很重要的概念,顾名思义,就是继承历史人物的名字,但又不仅如此。”

    爱恋短暂的停顿后,继续说着。

    “可以说,即便是相同的职阶,根据历史袭名的不同,也会有千差万别。”

    “比如诸夏最出名的那位五阶,半神以下第一人的李思夜,袭名的便是旧时代那位诗仙,传闻这是他家族的遗产,但具体怎样,不得而知。”

    “袭名的同时,升格者可以获得历史残片内蕴含的权柄与力量,像李思夜就擅长以诗入剑,除了升格者之外,本身也是一名诗人。”

    “这个我抽到过,不过没资源养了。”

    白歌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看来也不是所有升格者都那么神秘。

    他这么想着,才注意到爱恋看着自己的眼神有些奇怪。

    大概是看傻子的表情吧。

    “没事没事,我随口说的,你继续,继续。”

    “升格者,嗯,升格者想要晋升到下一阶段,可不是单纯的拥有历史残片和升格之虹就行的,还必须在一定程度上提高袭名度,从初步袭名,到完全袭名,才能开始进行晋升。”

    爱恋说到这里,见白歌欲言又止,便帮他说道。

    “手游里自己吃自己提高的那个玩意儿,就是袭名度。”

    “我刚想说。”

    白歌叹了一句。

    原来这游戏的设定居然这么硬核吗?

    本来还以为只是单纯的游戏性设计来着。

    “所以,在某种程度上,升格者会更倾向于模仿自己袭名的对象,当然,也要记住,袭名终究只是袭名,过去曾经有升格者沉湎于其中,甚至重复了历史而陨落,也有组织认为只有完全重现历史才能让人类恢复往昔的荣光唔,现在对你说这些也有些太早了。”

    爱恋意识到自己似乎说的有些偏离主题了,及时打住。

    “不过,对于一阶升格者而言,由于没有袭名对象,所以反而没有这样的困扰,只要拥有相应的材料,就能尝试晋升,嗯,话虽如此,历史残片也不是烂大街的玩意儿就是了”

    她还想说些什么,楼下已经响起了开门的声音。

    “人事来了。”

    爱恋理了理一侧的头发。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