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九幕.合同不能乱签,饭也不能乱吃
    白歌其实还挺好奇的。

    深渊遗物事务司的监察官都是些什么角色。

    在没有遇到爱恋之前,白歌对这种“有关部门”的印象大多来自于电影和小说。

    要么是身穿黑色西装,戴着黑色墨镜,时不时就掏出一根金属棒靠着闪光消除围观群众记忆的冷酷模样。

    要么就是一脸正气,国字脸,浓眉大眼,穿着统一的制服,举手投足都正派十足的感觉。

    再不然就是穿着黄色蓝色的外卖制服,低声对着暗号,唱响一曲忠诚的赞歌的小哥。

    说实话,爱恋和老霍在白歌看起来,确实和“公务员”这个概念沾不上边。

    因此,听到管人事的监察官过来的消息,白歌下意识伸长了脖子。

    从楼梯间,走上来了一位黄毛。

    等等,黄毛

    白歌看到,那是一名约莫三十岁的男子,虽然不至于像老霍那般汗衫大裤衩拖鞋,但身上也是颇具新潮风格的夏威夷衬衫与短裤。

    最显眼的就是那一头明显染出来的黄头发,发根已经显露出黑色,看来是许久没重新染色了。

    男子皮肤呈现古铜色,衬衫里隐约可见精练的肌肉,一看就是经常在外面跑的家伙,他戴着太阳镜,脸上挂着略显下流的笑容,手里拎着一个皮制公文包,与老霍一边插科打诨,一边走上来。

    “嚯,恋恋今天也很可爱哇,小田说得果然没错,还是选这个校服是水手服的学校好。”

    他声音高亢,一见到爱恋,就熟稔地打招呼,一点也没有职场的严肃氛围。

    至于老霍,则跑去厨房忙活晚饭了。

    “所以这位小哥就是那个临时工”

    男子又将视线转向了白歌。

    你刚才,说了“临时工”三个字吧

    白歌抽了抽嘴角。

    “介绍一下,管人事的范哲。”

    爱恋似乎对于那男子轻佻的态度已经见怪不怪,也没对他那令人肉麻的昵称有什么反应,只简单向白歌介绍了一句,随后又指了指白歌。

    “白歌,阴影原型,一阶,背景我调查过了,没问题。”

    “嗯”

    白歌也不知道爱恋是从什么地方调查到的背景,不过想了想,他还是没多嘴。

    “嘶,阴影序列,难得啊。”

    叫做范哲的男人摘下太阳眼镜,露出了蔚蓝的眼睛。

    他仔细端详了白歌一番,那眼神虽然不带任何感情,但还是让白歌心里有些发毛。

    “先看看合同吧,咦,对了,恋恋,你之前和他说过合同的具体内容吧”

    范哲后退半步,打开了自己的公文包。

    “大概说过吧。”

    这位黑发夹杂着一缕白毛的大小姐语焉不详,一副“我不知道”的模样。

    “行,你在这里,这里,还有这里签名,写上日期就行了。”

    他从那皱巴巴的公文包里掏出了一叠纸质文件。

    白歌拿起合同,随便瞄了几眼。

    就看到了一条令人不太能忽略的文字。

    包括但不限于溺亡,烧死,被不明来由的重物碾压致死,以及被野兽吞噬等会导致死亡的状况。

    “”

    请等一下,朋友。

    这合同的字眼,好像有些奇怪

    “嗯怎么,哦,原来是这一条,没关系,这里面只是单纯的举例子而已,不用担心,七成以上的情况,小哥你是遇不到这些事情的。”

    范哲笑着解释道。

    “原来还有三成的几率会被吃掉吗”

    白歌原本以为,深渊遗物事务司的监察官就是有点超凡能力的执法者,现在看来好像比想象中危险很多啊。

    “别的不清楚,诸夏联邦这边,每年大概会有那么25个升格者被深渊里的怪物吃掉来着。”

    摸了摸下巴,范哲状似回忆般说着。

    “25个”

    白歌没去问那05到底是平均出来,还是实际的数字。

    因为不论哪个,都有些令人毛骨悚然。

    “放心,如果你死了的话,深渊遗物事务司会赔偿给你的家人一份十分丰厚的抚恤金,并且安排照顾他们接下来的生活,让你没有后顾之忧。”

    范哲又补了一句。

    原来是让我放这个心吗

    白歌一时语塞。

    他又翻了翻合同。

    嗯,除了最后签名那里写着的遗书的字样,以及对工作危险性那令人害怕的详细描述之外,这份合同对乙方,也就是白歌而言确实很不错。

    每个月八千的基础工资,加上各种补贴,与公务员接轨的五险一金,每年还能涨不少,只要忽略死亡的可能性的话,绝对是一份好差事怎么可能忽略啦

    白歌本想再说几句,但又回忆起了爱恋昨天说过的话。

    算了,反正签不签,自己估计都不可能再回到原本那平静的生活之中了。

    签了至少还能赚点工资。

    他在合同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将其交还给范哲。

    范哲认真检查了一下,才从那皱巴巴的公文包里掏出红色的公章,盖上后将其中一份合同递给白歌。

    “从今天起,我们就是同志了。”

    这话怎么有点儿耳熟

    白歌刚把合同收进包里,就看到范哲站起身。

    “时间差不多了,我去接思思放学,先走一步了啊。”

    他看看墙上的钟,对爱恋和厨房里的老霍说道。

    “慢走,不送了。”

    老霍探了个脑袋。

    “思思”

    这又是哪位,静江深渊遗物事务司的第四位成员吗

    “等”

    见到白歌一脸疑惑的模样,爱恋立刻出声,想要制止他的发言,但为时已晚。

    范哲听到白歌的询问,蔚蓝的双眼立刻亮了起来。

    他迅速凑到白歌旁边,从公文包里掏出了一张照片递到白歌面前。

    “看,这就是思思,我家的女儿,可爱吧。”

    照片里,是一个有些壮实的女孩,大概三四岁左右,她手里,是折断的玩具。

    要说可爱,那三四岁的小孩子的确是可以用这个词来形容。

    但这孩子,怎么说呢,白歌觉得,比起可爱,大概用彪悍这个词更恰当

    那犀利的眼神,那紧绷的肌肉,那蔑视一切的表情。

    这孩子,说不定以后能成为偶像呢

    一拳打死一头牛的那种。

    “是、是挺可爱的。”

    白歌挤出一丝笑容,答道。

    “对吧,我家思思简直天下第一可爱,从小吃可爱长大的,如果可爱也有化身的话,那么肯定是我家女儿没错了”

    范哲好像一提到自家女儿,就有点狂热的模样,又揪着白歌说了好一阵子,才在爱恋的提醒下匆匆离开。

    “深渊遗物事务司的人,都很有,呃,特点。”

    白歌点评道。

    “除了范哲,还有两个同事,不过他们今天去调查了,过两天开会的时候带你认识。”

    爱恋玩弄着自己的发梢,对白歌说道。

    等等

    该不会今天那位穿旗袍的家伙,也是自己的“同志”吧

    白歌背后起了一堆鸡皮疙瘩。

    正好这时候,老霍从厨房端上了菜。

    “既然这样,那我就先告辞”

    白歌觉得自己好像不太适合打扰两人吃饭,收拾书包就准备起身离开。

    “来都来了,一起吃饭吧。”

    老霍招呼道。

    “嗯,待会儿我还有事要你帮忙,先别走了。”

    爱恋也说着。

    “帮忙”

    比起饭菜的香味,白歌更多嗅到的是不详的味道。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