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十幕.真好吃!
    醋溜土豆丝,红烧小排,青椒肉丝,还有一锅番茄蛋花汤,都是家常菜。

    白歌平常也很少在家吃饭,因此留在爱恋家里吃晚饭都不太需要给许诺打招呼。

    三人坐在客厅的茶几前,盛好饭,就像一家人一般坐在一起开吃。

    电视机里播放着新闻,白歌时不时瞥一眼,就当做吃饭时候的背景音乐。

    “极北政府发表讲话,承诺将会以谢尔盖耶维奇的晋升为契机,深化与世界各个势力的合作,共同维护世界和平,开发深渊”

    “神圣同盟东海岸近期发生了数起针对升格者的袭击事件,国际犯罪组织昨日教团宣布对其负责,并强调了其历史再现的行动纲领”

    “泛西海商业共同体的学城与宁江大学第六期留学生交换将于一月进行,在日前进行的第四次磋商研讨会中,双方确立了交换成员名单”

    “针对泛西海商业共同体与诸夏联邦交界之间的死海中发现的深渊的第六次探索已经结束,本次探索对深渊的来源等有重大的突破,详情请关注本次新闻之后的焦点”

    “联邦近日在东海市捣毁了一起特大深渊遗物走私案件,抓捕了相关的升格者犯罪者六人,缴获了超过十件深渊遗物”

    除去一些经济政治类的内容,新闻绝大部分都在讲述有关升格者的内容。

    这个世界,俨然就是围绕着升格者旋转的。

    “今天的红烧小排怎么感觉糖放多了”

    爱恋没太关注新闻的内容,反而专注认真地吃着晚饭。

    等等,炼金人偶真的能吃东西

    白歌偷偷瞄了一眼爱恋。

    她将食物送入口中,仔细咀嚼,随后喉咙一动,吞咽了下去,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

    “你看什么”

    爱恋注意到了白歌的视线。

    “没、就是看新闻感觉,最近好像也不太平。”

    他临时找个了理由搪塞,又有些好奇地问道。

    “那个昨日教团我听过好几次了,游戏里也有,这算是什么恐怖组织吗”

    “嗯,昨日教团是十二年前出现的一个国际组织,他们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唔,的确是恐怖组织,因为他们遵循的纲领是历史再现。”

    聊到升格者有关的事情,爱恋就话多了起来。

    看来她对这方面还是很感兴趣的。

    白歌想到平常爱恋在学校要装作对这些东西完全不关注的模样,忽然觉得这孩子也挺不容易的。

    “我之前和你说过吧,有的升格者认为只有完全还原历史,才有可能将人类从这已经毁灭过一次的世界拯救出来,昨日教团就是其中之一,他们为了再现历史,甚至会刺杀某些知名的升格者,毁坏城市,比起单纯为了利益而作恶的人,这些家伙疯狂得更加冷静,也更难对付。”

    爱恋夹了一筷子土豆丝,就这米饭吞下肚子,才继续说道。

    “还是老霍做的土豆丝好吃,外卖都是什么玩意儿啊。”

    说得白歌也忍不住多夹了一点。

    酸咸适宜,还带点辣味,土豆丝是手切的,粗细均匀,火候合适,每一根都挂上了汁却没有粘黏到一起,十分清爽。

    真好吃

    “哈哈,好吃就多吃点,反正土豆便宜,管饱。”

    老霍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这理由还真是朴素。

    白歌有些后知后觉,自己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和其他人如这般坐在一起吃晚饭了。

    不过,和爱恋与老霍一起吃饭,倒是没有那种生疏的感觉,如同家人一般,或许是两人不见外的性格导致的吧。

    “那深渊遗物事务司是不是要和那些昨日教团战斗”

    白歌不太能吃辣,青椒肉丝只敢吃肉,倒是爱恋,辣椒下饭吃得很香。

    这怕是个川蜀地区制造的炼金人偶。

    “唔,是这样没错,我们深渊遗物事务司有一个很重要的任务就是调查辖区内可能存在的昨日教团成员,不过一般静江这样的地方,不太会有这些家伙出现啦。”

    爱恋将碗里最后一点儿米饭吃掉,又添了一整碗。

    白歌之前盛饭的时候就在好奇老霍是不是早就打算让自己留下来吃晚饭才煮了那么多米,现在看来,就白歌这点饭量,也就这家打发打发楼下野猫的水平。

    这已经是爱恋的第三碗饭了。

    看来炼金人偶不但能吃东西,还特别能吃东西。

    关键吃完了还不用担心长胖。

    瞥了一眼爱恋纤细的四肢,白歌不清楚要是班上那些女生知道了这件事,要有多羡慕这位爱恋大小姐。

    哎,这么说起来,炼金人偶的身体是不是还能定制的

    脑子又出现了一些青春期特有的思路,白歌将目光移开。

    “那些家伙大多只出现在深渊附近,或者是某些仿造历史古迹修建的建筑旁边,因为遵循历史再现的原则,所以他们的行动反而有迹可循,比起一些捉摸不定的家伙要好上不一点,当然,只是一点点而已。”

    爱恋还在解释,又像是想起了什么般感慨道。

    “这年头,不怕疯子搞事情,就怕有信仰的疯子搞事情。”

    白歌对此不予置评。

    他只希望今天刚签的合同中的许多条款,不会迎来生效的一天,或者至少,晚一点儿生效。

    晚饭后,白歌本想帮忙洗碗,但老霍却拒绝了这个提案。

    “你是客人,哪有让客人做这些事情的道理。”

    便收拾碗筷,去厨房忙活了。

    只留下了爱恋和白歌在客厅。

    电视机里播放的焦点栏目正在播放有关深渊探索的新闻,白歌平常稍微关注过这件事,再加上之前爱恋的解说,听得还算明白。

    但爱恋显然不太在意这个。

    她站起身,如同刚睡醒的猫咪般伸了个懒腰,随即对白歌开口。

    “来我房间,帮我个忙。”

    “”

    这个展开,不太对劲啊。

    白歌看着爱恋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几秒后,伸出了个脑袋。

    “还愣着干什么,过来啊。”

    “哦。”

    白歌麻利地站起来,跟着走进了爱恋的房间。

    有一说一,白歌还是第一次走进同龄女孩子的屋子。

    都说女生的房间是粉色的,还带着奶香味,白歌是没发现。

    一张铺着朴素花纹被子的单人床,黑色的木制桌椅,台灯,一些学校教材和参考书,正在充电的轻薄型笔记本电脑,窗台摆着不知名的绿色植物,稍微特别一些的,大概就是那对准了外面星空的小型天文望远镜吧。

    远处,信号塔在夜空中伫立,群星的光辉洒落房间。

    没有可爱的装饰,也没有少女心的玩偶,如果不事先告诉白歌这里是爱恋的房间,他大概率是猜不到的。

    爱恋没让白歌坐下,只自己来到衣柜前,将其打开。

    白歌尽管知道偷窥女孩子的衣柜不是什么绅士应该做的,但眼角的余光还是忍不住朝着那一处秘所打量。

    然后他看到了,众多款式不一,但都十分华丽的洋装。

    这家伙,还真的喜欢这种风格啊。

    白歌的感慨还没结束,就看到了衣柜另一边,没有衣服的一侧。

    那里有一具身体。

    是的,一具没有脑袋的身体。

    “帮我个忙,把我的脑袋摘下来。”

    爱恋毫不设防地背朝白歌,说道。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