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十一幕.你们炼金人偶真会玩
    让白歌稍微梳理一下事情的经过。

    此刻他正身处一位同龄的女生的房间里。

    女生的父亲正在厨房哼着歌洗碗。

    而这位女生背朝白歌,让他把自己的脑袋摘下来。

    是不是有哪里不对。

    白歌想到。

    首先,他肯定不该来女孩子的房间。

    “你在想什么呢,待会儿要去做的事情可没办法用这个身体。”

    爱恋在白歌发愣的时间里已经将那一具身体搬了出来。

    白歌这才看清楚这身体的模样。

    呃,并没有什么不可描述的画面呈现在他面前。

    这具无头的人偶身体,与昨日他见到的并不太一样。

    皮肤不是仿人类的肉色,而是凛冽的金属光泽。

    在人偶的肋下,能够看到两排散热口般的构造。

    手指末端如同野兽的利爪般尖锐,双腿也有类似的结构,这人偶整体比起爱恋现在的模样,要大了一圈,就好像在那手臂之下,埋藏着什么一般。

    爱恋让这一具人偶靠着墙壁坐着,调试了一下,随即坐在了它的旁边。

    “在我脖子后面有一小块地方,我已经打开了权限,你轻轻触碰就能解锁。”

    爱恋从抽屉里摸出一根橡皮筋,熟稔地将披肩长发撩起,扎成了一个马尾,露出了漂亮的后颈。

    白歌下意识咽了口唾沫。

    他上网的时候,在某些绅士论坛里有人讨论过女孩子最让人感到美好而不会有非分之想的部位,虽然那帖子到最后因为某些老哥实在过于奇怪的xp而被版主爆破了,但在前期,大家和谐的讨论氛围之中,还是总结出了不少姿势的。

    比如少女扎起头发之后的后颈,就得到了许多坛友的认同。

    在那个时候,白歌大概永远想不到,自己会有一天站在一位美少女的身后,得到触碰她后颈的机会。

    爱恋微微闭上了双眼,脑袋轻垂,如同等待主人爱抚的猫咪,弄得白歌的手差点放在爱恋的头顶进行战术摸头。

    他左手的手指触碰到了爱恋的肌肤。

    温热,细腻,和真正的人类没什么不同,垂下的马尾发梢扫过白歌的手臂,引起一阵瘙痒。

    醒醒,白歌,这可是炼金人偶。

    白歌自己提醒自己道。

    他毕竟不是什么球形关节爱好者。

    很快,白歌就触碰到了爱恋所说的那个“开关”。

    就像是皮肤里埋藏的一小块硬质结缔组织,白歌按下了它。

    爱恋发出了细小到难以接触的声音,接着,白歌看到,她那光滑的脖子处,出现了一道裂纹。

    那裂纹环绕脖子而勾连,很快,裂纹扩大,爱恋的脑袋轻轻抬了起来。

    “是这样吧?”

    他小心翼翼地将左手扶住爱恋的后脑,另一只手则放在她的下巴上,没费多少力气,就将爱恋的脑袋提了起来。

    伴随着脑袋离开,那一具穿着校服的身体质感也迅速发生了变化,无机质的光泽取代了白皙的肌肤,关节也凸显了出来。

    怎么说呢,这感觉还蛮怪的。

    “别愣着,快点装上去。”

    忽然间,爱恋开口了。

    “呜哇!”

    白歌吓了一跳,没拿稳手上的脑袋,那圆滚滚的脑袋就这么跌到了床上。

    这画面着实有些惊悚。

    原本白歌以为在“换脑袋”的过程中,爱恋是没有意识的。

    尽管他也没有什么大胆的想法,可爱恋就这么突然开口说话,还是让他吓得不清。

    “动作快点。”

    爱恋脸埋在被子里,声音瓮声瓮气。

    白歌又拿起了爱恋的脑袋,转过来,正好看到了爱恋那恨铁不成钢的眼神。

    “你别说话,我怕对不准。”

    象征性地反抗了一句,白歌将爱恋的脑袋装到了那具钢铁之躯的脖子上。

    咔嚓——

    某种齿轮咬合的声音响起。

    爱恋脑袋部分的脖子与身体完美贴合,很快的,那肉色就缓缓蔓延下去。

    “等”

    就在白歌意识到爱恋现在这具身体是没穿衣服的状态,准备转过身回避一下不该看的画面时,他发现,这身体的变化停止了。

    是的,仅仅只到锁骨的部分是人类皮肤的颜色,这具身体的其他部分,还保持着冰冷的钢铁色泽。

    就连关节都没有什么变化。

    嗡——

    什么东西运转起来的细微的蜂鸣声传进了白歌的耳朵里。

    爱恋站了起来。

    “嗯,还不错。”

    她颇为满意地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又抬起手,握拳,松开,握拳,如此反复。

    总有种大反派夺取了新的身体的感觉。

    白歌想到。

    “我之前提到过吧,那一具是日常用的身体,细节会更加逼近人类。”

    爱恋拍了拍一分钟前还属于自己的那一具穿着校服的身体。

    “而这一具是战斗用的战术人偶,采用了比较先进的技术,无论是进攻还是防御性能都十分优秀。”

    她仿佛在向白歌炫耀一般,左手一抖。

    咔——

    从手腕处,便刺出了一柄短剑,映照着屋子里的灯,寒光湛湛。

    “当然,其实战术人偶最好用的其实是非人类形态的拟态野兽或者昆虫类型,不过我更偏爱这种‘没用’的人类造型就是了,其他的用着不太顺手。”

    “是、是挺厉害的。”

    白歌不知道这个时候应该用什么样的表情来面对。

    大概,只要微笑就好了吧。

    你们炼金人偶还真会玩。

    该不会以后还能看到爱恋的脑袋接在什么八足坦克,螺旋翼无人机上吧?

    “等等,你没事换这个战斗用的身体做什么?”

    想到这里,白歌因为见到了离奇景象的大脑似乎转了过来。

    “嗯,待会儿准备进行一点饭后运动。”

    爱恋越过白歌,走回客厅,又去往三楼。

    几分钟后,已经换上了一条红黑配色,有着蕾丝花纹的洋裙的少女走下楼来。

    “这件是仿制品,用的是防弹材料,而且”

    她随口解释了一句,用戴着黑色纺纱手套的手轻轻掀起了自己的裙摆。

    裙摆底下自然不是什么美好的风光,而是好几个弹匣与一看就很危险的黑色柱状物。

    爱恋微微一笑,竟然让白歌看出了几分腼腆的意味。

    妈的害怕jpg。

    “哟,换好了啊。”

    老霍这时候擦干手,从厨房走了出来,上下打量了一番爱恋。

    “嗯,老霍,我和白歌出去散散步。”

    爱恋颔首道。

    “散步?”

    白歌看看全副武装的爱恋,又看看自己。

    他立刻想到了在吃饭之前,爱恋对自己说的话,好像是要找自己帮什么忙来着?

    这就是帮忙的内容?

    我们之间对“散步”的定义,好像有很大的偏差。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