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十二幕.饭后“散步”
    星光如水。

    静江的夜晚,安宁惬意。

    初秋的晚风还带着几分夏日的暑气,但总归是扫去了沉闷而潮湿的空气,让白歌感到一阵凉意。

    他稍稍抬头,看向夜空。

    那是,在城市灯光的照耀下,依旧耀眼的群星。

    每一颗星星的亮度都极为明亮,不同颜色的星辰点缀于黑曜石般的夜空中,构成了一条横亘于天穹之上的银河。

    然而,白歌无法在这些星辰之间找到任何历史书上曾经记载过的“星座”的痕迹。

    这些散乱的群星,构成了只属于这个时代的星之海洋。

    “。”

    爱恋见到白歌注视着这片夜空,便开口说道。

    “你应该知道吧。”

    “嗯。”

    白歌将目光从静谧的夜空稍稍转向身边的穿着洋装的黑发少女,又看向前方。

    这里是一条略显萧条的商业街。

    路旁,晚归的上班族行色匆匆,悠闲的男子牵着金毛大狗慢跑,还有些吃饭晚的家里,正传来呼唤孩子的声音。

    “这片星空,是假的吧。”

    将注意力从那些琐碎的日常之中抽离回来,白歌知道,现在自己走着的,是属于“非日常”的道路。

    “对,的深渊遗物,,据说是旧时代人类留下的,但以我们目前的技术,无法解析,无法干涉,无法收容。”

    爱恋这一具身体虽然沉甸甸的,但此刻的她步履轻盈,彷如夜莺。

    “正是因为的存在,统辖管理升格者的机构才是各大天文台以及下属的深渊遗物事务司等。”

    “爱恋你的星星,也在这上面吗?”

    白歌忽然问道,尔后又觉得这个问题有些愚蠢。

    爱恋是炼金人偶,炼金人偶,本质上并非人类,自然不可能是升格者,星格之类的,根本无从谈起。

    大概是因为爱恋表现得实在不像一个人偶,所以白歌才下意识这么问出口了吧。

    “我当然不在,你蠢的吗?”

    爱恋颇为不屑地瞥了白歌一眼。

    “之上的星辰,每一颗,就代表一位抵达了升格之链二阶的升格者,这些星辰据说会昭示那位升格者的命运,这便是升格者的星格”

    她说到一半,突然没了声音。

    白歌陡然一惊,还以为是遇到了什么情况,结果转头一看,才发现这位大小姐停在路旁的奶茶甜品店门外,盯着其中的冰淇淋,移不开目光。

    “你不是刚吃过吗?”

    白歌来到爱恋身边,有些好奇。

    这炼金人偶也太大胃王了吧。

    她要是去当吃播,肯定很有人气。

    “小哥,我们马上要收摊了,十块钱四个球,给女朋友买一份?”

    穿着店员制服的男子很会做生意,指了指旁边的标价牌。

    原价是十五块钱四个冰淇淋球,现在已经晚上八点过十分,就算这里再没落,也实在称不上要收摊的时间。

    大概只是店员一时兴起吧。

    爱恋一听,顿时变得雀跃起来。

    “我要巧克力,芒果,朗姆酒和抹茶味的!”

    她熟练地指了指冰柜里颜色各异的冰淇淋,也没在意店员那白歌女朋友的称呼。

    这个女人,是不是早就预谋好了的?

    趁着店员忙着挖冰淇淋球的间隙,爱恋又转头看向白歌。

    “我钱包不在这件衣服上。”

    “算了,十块钱而已。”

    白歌无语,掏出手机给店员扫了码,才猛然想起些什么。

    都什么时代了,哪儿还有带钱包的啊!

    他看着爱恋开心地接过冰淇淋,坐在店外的露天桌椅旁,一边玩手机一边吃着,深感自己好像又被坑了。

    果然,越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

    “怎么,你要吃自己买,我不会分给你的。”

    爱恋见白歌一直盯着自己,便将手中的冰淇淋往身子一侧挪了挪,活像一只护食的猫咪。

    “刚才说到星格,据说这些星星和升格者息息相关,能够通过观测星空,预知升格者的状况,是真的吗?”

    比起冰淇淋,白歌对于爱恋的知识更加好奇。

    “嗯,那是当然呜,好冰!”

    爱恋将一勺巧克力味的冰淇淋送入口中,立刻眯起双眼,缓了一会儿才继续说道。

    “升格者的晋升,关系到命运的活动,以及死亡,都会体现在上,前些日子,极北的那位晋升半神的时候,你应该也看到新闻的播放吧。”

    她抬起勺子指了指北方的夜空。

    在那里,的确有一颗星辰正在灿耀,这便是代表着德米特里谢尔盖耶维奇的星星。

    “五十二年前,诸夏联邦的那一位大人晋升七阶的时候,据说苍蓝的星辰即使在白昼也清晰可见,在长达一个月的时间里,那耀眼的苍蓝星一直高悬于人们的头上,以此,才真正确立了诸夏在各个势力之间的地位,当然,那景象我们估计是难见到了。”

    爱恋适应了冰淇淋的温度之后,越吃越快,三下五除二就将杯中的四个球扫干净。

    这家伙,晚饭好像吃了三大碗来着。

    女孩子说是有个专门装甜食的胃是没错啦,您这位炼金人偶也有?

    “满足了,该干活了。”

    爱恋站起身,将纸杯丢进路边的垃圾桶里。

    “大体上,升格者的瞳色会根据所在原型的不同而变化,其星格也会呈现相似的色彩,这也是升格之虹名字的由来,至于阴影原型我记得是黑色吧。”

    她倏尔转身,脸凑到白歌面前,一双大眼睛仔细打量着白歌的瞳孔,被这样注视,让白歌稍显尴尬。

    至于特征什么的,诸夏这边的人都是黑发黑瞳,白歌自然也是如此。

    “这不是没什么区别嘛。”

    爱恋回身,并不带任何遗憾的感慨了一句。

    白歌愣了愣,才跟上对方的脚步。

    “干活指的是,像这样巡逻?我们要去抓昨天那个升格者吗?”

    他忍不住问道。

    两人一边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商业街旁边的小巷之间。

    这里有好几个已经停工的工厂,还有仓库什么的,由于在静江江畔,还有一个卸货的小码头。

    过去,这边与商业街和爱恋家附近的住宅区,学校连成一片,算是一块工业生活园区。

    据说这边晚上闹鬼,有不止一个人声称在本应早就停止运转的机器在深夜动了起来,但这些仅仅止于流言,是茶余饭后的杂谈。

    白歌看看时间,晚上九点,竟然已经和爱恋散了快一个半小时的步了。

    这就是饭后悠闲的时光吗?

    他刚想问来这里做什么,就看见爱恋将手指放在嘴前,做出了一个嘘声的手势。

    “看前面。”

    爱恋抬起另一只手指了指前方的某个厂房。

    这里一片昏暗,只有星光照耀,白歌一头雾水地看了过去,只见那厂房里,似乎亮着微弱而摇曳的灯光。

    “这是?”

    想起了那些都市传说,白歌下意识绷紧了身体。

    “我们得到了情报,前几天,在这边的码头发生了一场涉及当地非法组织的交易,其中存在着尚未被交易双方发现的深渊遗物,今晚应该是他们守备最薄弱的时候,我们趁机去把那东西拿回来。”

    爱恋轻声说道,朝着那厂房走去。

    非法组织???

    深渊遗物???

    白歌一怔。

    这是爱恋带自己打黑除恶,维护社区秩序来了?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