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十三幕.是他们先动手的
    尽管爱恋说得轻描淡写,但毫无疑问,接下来她要做的事情可不像饭后散步那么轻松。

    “等、等等,意思是你要搜查这边?非法组织又是什么,静江还有这玩意儿?”

    想问的事情有点多,白歌一时不知道该从哪里问起。

    “静江当然有非法组织,只不过比起电影小说里那种身上纹龙的小混混和黑帮,这边的更加有组织有纪律,更像是专业的公司吧。”

    爱恋斟酌了一下用词,看看厂房,又继续说明道。

    “在首都宁江都有类似的组织,静江这种郊区,当然也有。”

    “这和我们昨天的遭遇有关?”

    白歌下意识就想到了昨夜的经历。

    “不清楚,我个人更倾向于对方是单独作案,毕竟已经有那种程度的力量的升格者不太会在意这种小打小闹。”

    小打小闹白歌也不知道是爱恋用错了形容词,还是真的这么觉得。

    “我今晚也不是来搜查的,嗯,至少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掏出一张搜查令然后带一大批穿着制服的人将这工厂翻个底朝天,那样的效率太低了,真要等搜查令什么的批下来,东西早就被转移走了,所以我准备直接下手抢。”

    爱恋理了理耳畔垂下的发梢,她的黑发在星光之下显出柔顺亮泽的色彩,那一缕白毛分外显眼。

    “另外,我还得纠正你一件事。”

    “什么?”

    白歌脱口问道。

    “不是我,而是我们。”

    爱恋微微一笑。

    “?”

    白歌停下了脚步。

    这个女人在说什么?

    就靠着她这个炼金人偶,和白歌这无名之辈,要去抢非法组织的东西?

    那可是黑帮呃,非法组织哎。

    一般都是好几个凶神恶煞的猛男打手,说不定还有枪,在这个时代,就算在非法组织里有升格者也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吧?

    这样的情况下,只靠两个人?

    白歌突然有种转身离开的冲动。

    但看着爱恋闲庭信步地朝着工厂走去,他又有些放心不下。

    亦或者自己本身也开始好奇起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随着距离工厂越来越近,白歌那些紧张和不安,就这么消失了。

    此刻,他的内心毫无波动。

    甚至还有些期待。

    这是无名之辈的心理镇定效果吗?

    还是说

    白歌看到,爱恋停下了脚步。

    “嗯,里面有五个人,四个人在桌旁打牌,一个人在打盹,有三支点45手枪,一把自制鸟铳嗯?怎么还有自制的家伙,这些人不太专业啊。”

    爱恋明明看着水泥墙壁,却好像能透视一般,将工厂里的状况都掌握其中,还点评了一句。

    “有枪哎。”

    白歌轻声提醒了一句,生怕被工厂里的人听到。

    “嗯,可能没办法手下留情了。”

    爱恋点了点头。

    没办法手下留情?

    意思是,有可能杀人?

    白歌忍不住又看了一眼爱恋。

    高挑的个子,漂亮的脸庞,身上的衣服也很好看。

    这样的女孩子,竟然毫无在意地说出了这样的话语。

    好恐怖。

    白歌尽管表面上这么想着,但真正内心却毫无对爱恋举动的怀疑。

    毕竟对方都有枪了,要是手下留情,难保不会被反杀。

    他双眼沉静下来,如墨的双瞳中,就连星光都不复存在。

    “对了,爱恋,我要负责做什么?你是不是要掏出什么武器让我进行掩护射击,还是用什么奇怪的道具扰乱对方的视线?”

    白歌问道。

    总不能是爱恋失手被抓之后拿着摄像头去拍摄小电影吧。

    他思考了一下,自己无名之辈的能力大概也就能让他潜行进去观察情况,而这一点,爱恋自己就完成了。

    剩下的,正面战斗可不是白歌的强项。

    他又不会用枪,也不懂躲子弹,就连打架的方法也不太明白。

    爱恋要让自己帮什么忙?

    白歌困惑不解。

    “你啊,你很重要。”

    爱恋说着,将一只手放在了白歌的肩膀上。

    “你负责扮演人质。”

    “哈?”

    白歌还没反应过来,爱恋已经将白歌拉到了自己身前,一只手抓住他的肩膀,另一只手则轻轻一抖,手腕中,一柄利刃散发寒光,抵在了白歌的喉咙前。

    嘭——

    爱恋一脚踹开了虚掩的铁门,走进工厂里。

    白歌看到,正在以废弃油桶当桌子打牌的四人反应很快,立刻站了起来,伸手就往屁股后面准备掏枪。

    那正在打盹的家伙慢了半拍,也有些不太熟练地摸起了那一把自制鸟铳。

    “不要动,否则我就杀掉你们的同伴。”

    爱恋大叫了一声。

    “?”

    白歌一头雾水。

    自己什么时候变成他们的同伴了?

    对方五人也同样一头雾水。

    “这家伙,是谁?”

    其中一人甚至忍不住开口问道。

    这女孩和这男生,完全没见过啊。

    人类迷惑行为?

    由于爱恋和白歌的举动实在过于让人困惑,那四人将手枪抽出来的动作,犹豫了片刻。

    就在这个瞬间。

    “不好意思,弄错了。”

    爱恋说话的瞬间,以袖剑抵住白歌喉咙的右手手肘,忽然间迸发出一声巨响。

    嘭——

    一枚霰弹自手肘的炮口射出。

    无数破片如雨点般朝着四人溅落,站在最前面的那人甚至还没来得及有所反应,弹片就模糊了他的脸和正面的身体。

    另外三人本能地做出了回避动作,往后退去,同时试图开枪反击。

    铮——

    右手的袖剑飞速收回,爱恋的左手从白歌肩膀上稍稍移开。

    掌心,三管小型加特林旋转着冒出了耀眼的火花,扫过那三人所在的位置,没有给他们任何机会,将其迅速射杀。

    子弹射倒了废弃油桶,将那上面染血的扑克牌打飞,漫天乱舞。

    与此同时,她右手轻轻拉开白歌,并且往前踏出了一步。

    远处那拿着自制鸟铳的非法组织成员,已经将枪口瞄准了爱恋。

    穿着洋装的黑发少女右手前伸,手腕之中,一根粗壮的管状物冒了出来。

    嘭——

    那自制鸟铳已经开火,小钢珠被火药推动,朝着爱恋而来。

    啪——

    那管状物就像雨伞一般撑开,阻隔在了两人之间。

    不,那就是一把雨伞。

    白歌看到,小钢珠丝毫没能对钢铁的伞面造成任何伤痕,自制鸟铳的弹药被尽数挡下。

    下一刻雨伞的主伞骨尖端,响起了枪声。

    哒哒哒——

    子弹轻而易举就击中了那最后一名站着的非法组织成员,血花之中,他倒下了。

    爱恋握住伞柄,将打开的伞放到了肩膀上,不似刚刚杀完五人的杀手,更像外出赏花的贵族千金。

    悠悠飘落的,不是樱花,是鲜血。

    不知为何,明明是血腥而残酷的场景,但在这个女孩身上,白歌只看到了优雅与从容。

    就好像,身经百战,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画面。

    白歌一时竟然看呆了,直到某种散热器的蜂鸣响起,爱恋身旁的景色产生了些微的扭曲。

    注意到白歌的视线,爱恋侧身看向跌坐在地上的他,抿嘴一笑,天真无邪。

    “你也看到了,是他们先动手的。”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