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十四幕.分赃
    白歌看着空旷的工厂里那五具尸体,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毫无波澜。

    这个时候,不是应该提出质疑,并且对爱恋毫不留情地射杀了这些人而感到恐惧吗

    那可是五条人命,虽然身处非法组织之中,但说不定他们是刚刚加入的新人,尚未犯过大错,还有自己的老婆孩子,除了非法组织的工作之外,也可能是一个好人哎。

    而且先前爱恋还拿自己当烟雾弹人质,万一流弹击中自己怎么办

    如此的疑问,白歌一个都没有。

    他只觉得,哇,手法干净利落,果然是专业的,咦,仔细想想,好像只有一个人开了毫无作用的一枪,全程都是爱恋的碾压哦。

    仅此而已。

    害,在这个疯狂的世界,大概能活下来的人,多少都有点问题吧。

    思考之间,白歌看到,爱恋还在补刀。

    她给每个人脑袋上又补了一枪,确认彻底死透了,才环视周围,寻找这次行动的真正目标。

    白歌从地上站起来,小心翼翼地绕过了那些尸体,让自己的鞋子不至于沾上那些逐渐粘滞的血液。

    他来到了爱恋的身边。

    此时,爱恋似乎已经有所发现,她咔嚓一声用手将锁捏碎,打开了一个黑色的,里面满是泡沫的箱子。

    这箱子是工厂一隅对方的十几个箱子中不起眼的一个。

    那一堆泡沫之中,有好几个木盒。

    “不是这个也不是这个嗯,是这个吧。”

    爱恋找了一会儿,翻出了一个平平无奇的扁盒子。

    “这就是那个,呃,深渊遗物”

    下意识帮忙把风的白歌好奇地凑过来问道。

    爱恋没有回答,只轻轻打开了盒子。

    在软质的内衬中,静静地躺着一个单片眼镜

    白歌揉了揉眼睛,仔细观察了一下这映照着昏暗灯光的单片眼镜。

    感觉是普通的树脂或者别的什么类似材料打造的,造型上没有任何特点,就是一个普通的镜片而已。

    这是深渊遗物

    “这一批货物应该都是来自泛西海那边的深渊,大部分是旧时代的文物,只有这一枚,是深渊遗物。”

    爱恋解释了一句。

    “我记得深渊遗物好像都有特殊的力量,大部分本身就是历史残片的载体,这个也是”

    白歌看着那单片眼镜,虽然诸夏很少有人用,但这玩意儿并不是稀罕的东西。

    “十有八九,至于具体的,我们明天找人来鉴定一下。”

    爱恋将其收起,又想了想,接连撬开了好几个箱子,从里面挑走了好几样种类不同的东西。

    有镀金的怀表,还有残缺的书本,有闪烁银光的酒杯,也有铭刻有男人头像的钱币。

    身穿洋装的少女将其全部塞到了裙摆底下。

    等等,裙摆底下

    呃,炼金人偶大概是有什么特别的储存机关的吧

    “之所以拿走这些东西,不是因为要拿去卖钱,而是为了掩人耳目哦,顺带一提,我今天使用的子弹是这片区域另一家非法组织经常使用的型号,静江这边,嗯,大概有三股类似的势力。”

    爱恋随口给白歌解释了一句。

    “原来如此。”

    白歌有所明悟。

    这么一来,说不定这遭到袭击的非法组织就会以为是被黑吃黑了,从而被误导。

    白歌直呼专业。

    但转念一想,如果爱恋不是深渊遗物事务司的监察官,那今天做的事情的确也是黑吃黑了。

    而且她拿走的那些东西,好像都还挺值钱的来着。

    “这些缴获的东西,会怎么处理”

    白歌忍不住问了一句。

    “重要的东西需要报备入库,剩下的,咱们就自己处理掉当做活动经费了。”

    爱恋嘻嘻笑了一声。

    “今天收获还不错,可以多买几件衣服了。”

    这家伙果然还是为了那些财物才来的吧

    刚才谁说的不是卖钱而是掩人耳目,这分明就是赃物吧。

    这个女人为什么这么熟练啊

    她到底做过多少次这样的事情了啊

    身为官方人员的自觉呢

    “你可不知道,上头的经费有多难申请和报销,随便购置一点弹药就要填写十几份表格,还不如直接加点钱去黑市买,品种齐全,甚至能淘到一点旧时代的产物。”

    爱恋见白歌不太理解,又随口说了几句。

    “唉,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你才刚刚成为临时工,不懂的。”

    “可是你刚刚说了要多买几件衣服吧”

    白歌脱口而出。

    “你听错了。”

    爱恋露出了和善的表情,淡淡地“纠正”道。

    “呃”

    白歌看了看爱恋手中黑洞洞的枪口,点了点头。

    “我听错了。”

    两人布置好现场,两人光速离开,直到回到了行人来往的街道上,白歌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今晚的行动意外的顺利。

    不对,杀人的是爱恋,抢东西的也是爱恋,自己为什么要松一口气

    难道自己已经被爱恋病毒感染了吗

    脑子里想些没头没脑的东西,白歌没跟爱恋回爱美整形美容医院,他目送这位少女消失在转角,自己则步行半小时回家。

    许诺书店没有晚上营业的习惯,门口依旧冷清,那翻找垃圾的猫咪似乎嗅到了什么气味,来到白歌腿旁,舔了舔自己的鼻子。

    白歌也跟着动了动鼻子,才发现自己身上的确有淡淡的,几乎无法觉察到的血腥味。

    另外还有稍微浓一些的火药味,大概是爱恋在自己身边开枪时候的硝烟沾上了衣服吧。

    他拍了拍衣服,才从侧门走进书店,爬上楼梯。

    电视里播放着老套狗血的电视剧,客厅没亮灯,许诺侧躺在沙发上,似乎已经酣眠。

    白歌没叫醒许诺,只不自觉放慢了脚步。

    打开自己房门的时候,身后忽然有了动静。

    “回来了啊。”

    许诺的声音含糊不清,似乎下一秒就会继续睡过去。

    “嗯。”

    白歌回头看了看许诺,这名醉酒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了起来,托着脑袋,一副醉汉头疼的模样。

    “你等一下。”

    许诺叫住了白歌,顿了顿,在沙发上四下摸索,最后像是想起了什么般,在茶几上翻到了自己破旧的钱包。

    从钱包里,许诺摸出了两百块,示意白歌收下。

    “谢、谢谢许叔”

    白歌不明所以。

    许诺平常也没怎么给过白歌钱,甚至有时候还得要白歌拿自己的保险赔偿来填一下书店的资金缺口,因此这一出让白歌有点茫然。

    “交了女朋友就不要那么小气了,带人家去好点的地方约会。”

    许诺难得说了一句完整的话,虽然还是眯着眼睛,将醒未醒的模样。

    “女朋友”

    白歌愣了愣。

    自己什么时候交了女朋友

    我咋不知道呢

    “别装了,我都听隔壁的周婶说了,你今天放学去找你们班那个新转来的女生玩了对吧。”

    许诺嘿嘿地笑了笑。

    “我们家白歌也到这个年纪了,我和你说,你们年轻人谈恋爱没什么问题,现在学校也不会反对,但是男孩子一个人在外面,要注意保护好自己,你懂吗”

    “我、我知道了。”

    略显窘迫的白歌没听完许诺之后的话,光速逃回了自己的房间。

    关上门,白歌没开灯,屋子里,星光满溢。

    静江这城市也太小了吧,周婶什么时候看到我的,怎么也不打个招呼。

    他又仔细思考了一会儿,确实,先不提放学那阵子,之后他和爱恋出门“散步”的时候,可是经过的还算繁华的商业街,被熟人看到并不奇怪。

    比起被发现偷溜到废弃的工厂区杀人越货,被认为是谈了女朋友倒也还行了。

    白歌自嘲般笑了笑,大概他们也不会想到自己忽然就成了深渊遗物事务司的临时工吧。

    只要别误会的人太多就好。

    他换下衣服,又做贼心虚般仔细地闻了闻。

    这才发现,除了火药的硝烟味,淡薄的血腥味之外,衣服上还残留着极其微量,难以觉察的,大概是帮爱恋换脑袋的时候蹭上的属于少女的发香。

    白歌毕竟也不是什么变态。

    他又深吸了一口气。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