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十五幕.白歌不擅长社交
    “白歌,你和爱恋是不是在谈恋爱啊,啊,这句话好有意思,和爱恋谈恋爱,嘿嘿,感觉赚到了。”

    亚麻色短发的女生坐在白歌前面的位置上,转过身来向白歌询问。

    她的笑容就像丰收的麦田,有一种让人心安的感觉。

    时间是白歌跟着爱恋杀人夺宝之后的第二天早上,第一节课之前,教室熙熙攘攘,因为今天是周五,马上就是双休,所以大家也显得格外兴奋。

    “竹霜降你从哪里听来的?”

    刚放下书包就被那女生问住的白歌比起慌张,更多的是惊讶。

    这八卦已经传得这么广了?

    “嘻嘻,难道是真的?你要是有什么恋爱烦恼,可以找姐姐我商谈哦。”

    名叫竹霜降的这位女生的笑容变得好像隔壁姨母家一般。

    高二分班之后,她是少数几个曾经与白歌同班过的女生。

    只不过,高一的时候,白歌和竹霜降的对话少得可怜,只记得她是班长,活泼开朗,好像和谁关系都不错。

    高二之后,由于曾经同班的缘故,竹霜降将白歌拉进了原本同学的聊天群,当然,白歌转眼就屏蔽掉了那个群。

    偶尔,竹霜降也会像这样,来找白歌说话。

    她似乎总是那么精力旺盛,永远都对事物充满好奇,即使不太懂白歌玩的手游什么的,也愿意和白歌聊上几句。

    “明明你年纪比我小吧?”

    白歌忍不住吐槽一句。

    “咦,难道白歌还记得我的生日,真细心呢。”

    竹霜降状似惊喜地感叹道。

    “你不是叫霜降吗,那肯定是十月底出生的吧?”

    以防产生更多的误会,白歌又随口解释了一句。

    “而且你聊天用的账号就是名字拼音加出生年月日啊,现在这个时代还用这种套路来起账号名的已经不多见了。”

    “原来如此,奇怪的知识增加了!”

    竹霜降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又像是想起什么般说道。

    “对了对了,既然提到这个,下个月我生日的时候白歌你要来我家玩吗,爱恋也会去哦,嗯,其他还有好几个同学会去,我们可以一起吃蛋糕,唱歌,打游戏,怎么样怎么样?”

    “啊?”

    话题是怎么突然跳到这里的。

    白歌觉得对话的节奏完全被竹霜降在不知不觉中掌握了。

    这个女人和爱恋是不同维度的难对付啊。

    正当白歌不知如何作答之时,一旁传来了书包放下的声音。

    爱恋理了理自己的头发,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身边竹霜降与白歌的模样。

    她全然没有昨晚刚刚杀掉五人的心理负担,还很优雅地跟身边的人打招呼,露出了阳光般明媚的笑容。

    这个女人,果然很可怕。

    “啊,爱恋来了,那我先走了~~”

    竹霜降嗖的一声离开了白歌前面的位置,溜回了自己在第二排的座位上。

    爱恋瞥了一眼竹霜降,又看看白歌。

    “业余生活还挺丰富的?”

    她带着忍俊不禁的表情调侃道。

    “还不是你算了,放学我再和你说。”

    白歌眼角的余光瞥见前排偷偷瞄这边的竹霜降,不方便再多说什么。

    “哈哈哈,原来白歌你有这种风评?”

    放学后,老样子的爱美整形医院二楼,爱恋听了白歌说的早上的事情后,发出了不太优雅的笑声。

    “仔细想想,我们经常这么走在一起,确实很容易引起误会啊。”

    白歌觉得自己已经有些习惯这个女人的性格,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他无视了对方的取笑,辩解道。

    “那要不然,我们下周一就告诉大家我们正在谈恋爱?”

    爱恋干脆地说道。

    “这不太好吧,我总感觉我吃亏了。”

    白歌果断拒绝了,他十七岁,青春韶华,凭什么要和炼金人偶谈恋爱啦。

    他毕竟也不是什么球形关节爱好者。

    忽的又想到什么,他开口问道。

    “还有竹霜降说的庆祝生日什么,你真的要去?”

    想想昨晚死去的那几位非法组织老哥以及下手干净利落的爱恋,白歌觉得她去参加无忧无虑的竹霜降的生日派对,有一种大灰狼披着羊皮混入羊群中的讽刺感。

    “嗯,竹霜降都邀请我了,我不能不去吧。”

    爱恋理所当然地答道,又看向白歌。

    “难不成你是那种会拒绝同学邀请的家伙,噫,怪不得没有朋友。”

    “啧,不用你说。”

    白歌无力反驳。

    他并不擅长社交是事实,除了有一部分担心自己升格者的事情暴露导致不必要的猜疑之外,更多的原因是白歌懒得去揣测复杂的人心。

    有察言观色的时间,不如多刷两把游戏了。

    周末安安静静宅在家里,不给国家添乱,还不好吗?

    “对了,我们现在等的人,也是深渊遗物事务司的正式监察官吗?”

    白歌决定不要继续这个话题,还是多了解一些升格者有关的事情更好。

    “嗯,静江分部不算你一共有五个人,他是财务,也负责深渊遗物的鉴定,还有相关的事务,这个人怎么说呢,唔,算了,你见到就知道了。”

    爱恋难得露出了稍显困扰的表情。

    五个人,意思是还有一人?

    白歌顿时觉得好像这分部人还挺多的了。

    七分钟后,楼下传来了一阵寒暄的声音,没看到老霍的身影,反而是一个男人走上了楼。

    白歌最先看到的,是地中海。

    并不是旧时代曾经孕育了璀璨文明的那片陆间海,而是,仅有四周还残留着稀疏的黑发,顶上却已经光秃秃的地中海发型。

    这个男人大约五十岁年纪,岁月在他的脸上留下了毫不留情的痕迹,尤其以令人无奈的头发,彰显着时间的力量。

    他戴着金丝边的圆框眼镜,身穿宽松的西装,背着一个单肩挎包,步履细碎,举手投足之间有着些许略显酸腐的文人气质,让白歌忽然想起了一部旧时代电影里,类似模样的人说的台词。

    ——我身为一个文员,戴金丝眼镜是很合理,也很逻辑的。

    “介绍一下,这是我们分部的财务,陶轩然,你可以叫他陶老。”

    爱恋介绍道,又指向一侧坐着的少年。

    “这是临时工,白歌。”

    你刚才又说了“临时工”三个字吧?

    白歌无力吐槽。

    “行吧。”

    男人,陶轩然扶了扶金丝眼镜,似乎对白歌并没有多少兴趣。

    “那个东西呢?”

    比起这个临时工,他似乎更关心爱恋那边。

    “你等着。”

    爱恋起身回房,还没给白歌与这位财务交流的时间,就回到了客厅。

    手里拿着一个铁制饼干盒?

    还是最老式的那种子母盖款式,就连上面的涂装都已经快磨损掉了。

    好复古。

    白歌暗想着,就看到爱恋打开饼干盒,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用灰布包着的东西。

    将其放到茶几上,伴随着那一层灰布缓缓被掀开,白歌看到了昨夜的战利品,那一片单片眼镜。

    “啧,的确是深渊遗物。”

    陶轩然见到单片眼镜的时候微微舔舌咂嘴,金丝眼镜后的眼睛一瞬间就亮了起来。

    直到这个时候,白歌才注意到,陶轩然的双瞳并非纯黑,而是浓重的墨绿,这种颜色平常不注意根本看不出来,只有靠近了仔细观察才能依稀分辨。

    陶轩然没在意白歌的视线,而是从挎包中翻出了一个放大镜,仔细端详这单片眼镜。

    之后,他又直接拿起单片眼镜,熟稔地摆弄了一下。

    “话说不用戴手套吗?”

    白歌看着陶轩然徒手触碰单片眼镜的模样,有些困惑。

    电影里那些什么文物专家,鉴宝达人摆弄古玩的时候,总会弄一副白手套,看起来十分专业的样子,和现在的景象差异巨大。

    “没关系的,深渊遗物没有那么容易损坏,准确的说,这玩意儿可比你能见到的大部分东西都要坚固。”

    陶轩然头也不抬地说道,又用小手电筒照了照单片眼镜,才意犹未尽地将其放下。

    “虽然是真的深渊遗物,不过可惜啊。”

    他叹息一声,却没继续说下去。

    ?

    怎么了?

    白歌最讨厌这种话说一半的人了。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