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十六幕.单片眼镜
    “小伙子,你知道什么是深渊遗物吗?”

    陶轩然摘下金丝眼镜,从挎包中扯出了一块眼镜布,一边擦拭着自己的眼镜,一边问道。

    什么什么,现在要进入从深渊遗物开始的解说环节了吗?

    白歌没来头地想到,又开口回答。

    “深渊遗物,就是从深渊里发掘出来的东西吧?”

    一旁,爱恋打开了电视,此时电视台正播放着大致是教小朋友动手做手工的儿童节目,不知为何,爱恋看得津津有味。

    “对,那你知道什么是深渊吗?”

    就是发掘出深渊遗物的地方白歌自然不可能这么套娃回答。

    “深渊就是旧时代的遗迹,是这样吧。”

    这对于现在的人类而言,几乎已经是常识。

    “对,我们现在所居住的世界,是已经毁灭的旧时代的遗骸,人类失去了飞向天空的方法,如同濒死的鸟儿一般坠落大地,一切的荣光都业已失落,就是这样苟延残喘的世界。”

    陶轩然如同念着什么地方的诗歌般说着,颇有点文艺中年人的质感。

    “旧时代的诸多地方堕落,有的被浅海吞没,有的则由于特殊的原因而成为了禁地,这些禁地,就是深渊。”

    在《方舟:升格指定》中,深渊是一个个具有不同地形限制词缀的副本,在游戏论坛方舟国家地理里,深渊则是所有人都能畅所欲言的匿名版。

    白歌脑子里忽然想起了这些。

    “并不是随便什么地方都能形成深渊,简单来说,历史与文明的沉淀越是厚重的地方,就越容易形成深渊,在这些深渊里有着大量的历史残片与物品结合而成的具有特殊力量的深渊遗物,就像这个单片眼镜,可以说,历史残片来自于深渊,来自于深渊遗物,也只有深渊,才存在历史残片。”

    陶轩然瞥了一眼那儿童节目,又将视线落在茶几的中央。

    “至于历史残片,这就不用我解释了吧,就是人类的文明史凝聚而成的超脱了物质的玩意儿,不同的历史残片对应着不同的在历史上留下了名字的传奇存在,自的第一个历史残片被发现以来,人类史就与这玩意儿绑定到了一起,甚至可以夸张地说,我们现在的世界,就是建立在历史残片之上的文明。”

    “我听说深渊遗物本身就具有超凡的力量,那这单片眼镜也是?”

    白歌打量着那平平无奇的单片眼镜。

    在《方舟》里,深渊遗物大多与角色绑定,是类似专属装备一类的东西,但白歌清楚,这估计是真正的游戏性设定,实际肯定不是这样。

    他在网上看过一些知名的深渊遗物的介绍,有能够迷惑人心,使人陷入幻境的短笛,也有绝对不破的铁壁,有能够标记出所有事物存在的地图,也有能够净化周围所有侵蚀的旗帜。

    这些东西,都充满着各种难以解释的力量,是真正的超凡之物。

    可这单片眼镜,又有什么神奇之处?

    “不如你戴上看看。”

    头发稀疏的陶轩然将那单片眼镜放到了白歌掌心。

    “等等,这没问题?”

    白歌看了看手中之物。

    这种什么深渊遗物,难道不会有诸如使用之后就会被邪物寄宿,或者遭到其中的某些伟大意志夺舍吗?

    “在国际天文联合会的官方手册说明中,将深渊遗物从位格,风险,干扰等层面上进行了多个分级,不过大部分情况下,我们对深渊遗物的评级主要以位格为主,只有少部分会补充标注风险等级。”

    陶轩然掏出了一把油光黑亮的梳子,一边整理自己所剩不多的头发,一边说明着。

    “复杂的我以后会抽时间教教你,今天就告诉你简单一些的,这个单片眼镜,嗯,深渊遗物,位格等级属于安全级,通常我们将其称为一级深渊遗物,,意思是能够以常规手段进行储存,运输,使用,对应的历史残片适用于二阶升格者,发挥出来的能力,也接近二阶升格者的能力。”

    “顺带一提,它的风险等级属于观察级,这是最低级的风险,代表这件深渊遗物能造成的危害很低,处于保持观察就能控制的程度,并且基本不会导致活性化。”

    活性化?

    不理解的知识增加了。

    白歌懵懂地看着对方,不知道是该点头,还是摇头。

    “总之你可以认为这个单片眼镜只是一个厉害些的工具而已,不用担心,我从不骗人。”

    陶轩然轻叹一声。

    “还让我大费周章解释了这么多,现在的临时工素质怎么这么差。”

    喂,我听得到哎。

    白歌在心里嘀咕了一句,自己毕竟不是什么天才少年,脑袋一下子接触到这么多重要又复杂的知识,就要变得奇怪了起来,能记住就已经很不错了。

    他看着掌心的单片眼镜,颇为庄重地用另一只手拿起,轻轻戴在了左边眼睛上。

    嗯?

    怎么没反应?

    而且好像不太合适。

    “戴反了,你这个蠢货。”

    陶轩然忍不住骂出口。

    “哦。”

    白歌将水晶一般的单片眼镜取下来,戴到了右边眼睛上。

    在戴上的一瞬间,他觉得世界好像产生了某种改变。

    虽然玻璃茶几仍然是玻璃茶几,沙发仍然是沙发,爱恋和陶轩然也仍然是陶轩然,但白歌却能够感到某种更接近本质的东西在视野中呈现。

    他似乎能看到两人身体上的微光,白歌虽然不懂得搏斗武术什么的近身战的技巧,却也能大致看出,那些泛着微光的部分,正是两人此刻身上的破绽所在。

    “这眼睛是能看到其他人的弱点?”

    单片眼镜对于白歌而言有些大,他必须时不时用手扶一下免得滑落。

    “准确的说,那是意识的盲区。”

    陶轩然轻笑一声,看着白歌,就像是已经玩腻了玩具的大人看着拿到新玩具的孩子般,有种过来人的感慨。

    “不止如此,你可以尝试一下这个。”

    他摸出了一枚硬币,将其放在了茶几上。

    “做什么?猜正反吗?”

    白歌不太理解。

    “不,不是那种低级的把戏,你试着在心中想要偷取这枚硬币,然后手往随便什么地方抓一下试试。”

    陶轩然比划了一下。

    爱恋这时候将视线投注了过来,让白歌莫名有点紧张。

    “想着”

    白歌盯着茶几上那平平无奇的硬币,稍稍抬起左手,往前方的空气中轻轻一抓。

    一瞬间,那枚硬币消失了。

    没有任何外力的作用,硬币就这么凭空不见。

    与此同时,白歌感受到左手五指间仿佛落下了一个轻盈而冰凉的金属块。

    他翻转手掌,摊开,那一枚硬币,正静静地躺在那里。

    “这”

    如果不算之前那被学校走廊困住的状况的话,白歌还是第一次亲自体验自己使用超凡力量的过程。

    并没有书里描写的那样激动人心,白歌此刻心中更多的,是困惑,当然,还有一丝莫名出现的难以抑制的心灵上的疲惫。

    这是什么深渊遗物?

    我刚才是怎么做到的?

    这其中的原理是什么?

    “这是能力的具象化,按照使用者的不同,可以对应不同的体积,距离,质量,没想到你第一次使用就能成功,我本来还想着你失败吃瘪了之后再好好解释来着,看来你还挺有这方面的天赋?”

    陶轩然比起单片眼镜,似乎对白歌的兴趣更大。

    “?”

    取下单片眼镜,递给对方,白歌真的不懂了。

    深渊遗物都对应着历史残片,昭示着历史残片中的英灵的伟业。

    换句话说,哪门子的英灵的伟业是偷东西啊?

    “当然有,小伙子,如果我没有判断错的话,你手上的单片眼镜对应的历史残片,正是属于那位旧时代举世闻名的怪盗的。”

    陶轩然接过白歌递来的单片眼镜,轻抚镜面,说道。

    “他的名字是亚森·罗平。”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