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十七幕.亚森·罗平
    亚森罗平

    白歌一时有些没太懂。

    他当然知道亚森罗平是谁。

    如果说柯南道尔笔下的夏洛克福尔摩斯是历史上最负盛名的名侦探,那么亚森罗平绝对是最有名气的怪盗。

    改头换面的变装术,灵活矫健的身手,劫富济贫的行事作风,以及最经典的,在偷窃之前寄出预告函再在众目睽睽之下以魔术般华丽方式盗走目标的大胆举动,这些构成了亚森罗平,甚至于怪盗的标志。

    在他之后,几乎所有的侠盗,怪盗,都带有亚森罗平的影子,从这个角度来说,他可以称得上是怪盗的鼻祖了。

    不过,在白歌看来,比起这单片眼镜竟然是亚森罗平的历史残片,更让人惊讶的是,亚森罗平明明是小说里杜撰出来的人物。

    “等等,虚构的人物也能有历史残片”

    白歌忍不住问道。

    有历史残片,代表着可以与升格之虹融合,组成让升格者晋升的药水并令其袭名。

    可是,袭名虚构的人物,难道要重现他在小说里的事迹

    白歌一直觉得只有旧时代实际存在的人物才会有历史残片,现在看来,这样的虚拟角色也有

    “那当然。”

    陶轩然呵了一声,反问道。

    “你觉得尘世巨蟒,黄昏之狼这些神话之中的生物是曾经真实存在于我们的世界中,拥有那般强大权柄的生物吗”

    “这,应该不太可能吧”

    即使在升格者的世界,这种比肩神明的存在也实在让人难以想象。

    白歌似乎明白了什么。

    “历史残片的本质是旧时代的一段历史,至于这段历史是否真实发生过,并不重要。”

    陶轩然笑了笑。

    “神话,传说,历史,这些被传颂之物,才是历史残片,唔,当然,真要说的话,现在的主流理论认为,这些虚构之人的历史残片实际上对应的是当时真正存在的某人,他便是这段传说的原典,历史残片,便是以其为基础凝聚的。”

    “也就是说,呃,小说的亚森罗平或许有一个原型,而那个原型才是这历史残片真正的主人,只是因为传说被广泛接受,所以他就变成了亚森罗平”

    白歌想通了。

    可能在那个时代,的确有一些类似的侠盗出没,这亚森罗平的历史残片,可能就是其中的某人。

    这么一解释,就没什么问题了。

    “那这样说起来,是不是应该也有福尔摩斯的历史残片”

    它对应的深渊遗物是烟斗还是猎鹿帽,又或者是手杖

    “有是有,不过已经被神圣同盟的人拿到了,具体的以后有机会可以给你说一下。”

    陶轩然将那单片眼镜用布包好,握在掌心。

    “可惜,这是亚森罗平的历史残片。”

    他又叹了一声。

    “这有什么可惜的”

    白歌下意识问了出来。

    “亚森罗平虽然有侦探的身份,但最广为人知的还是怪盗的名头,所以,如果将其与升格之虹融合,估计只能给阴影原型用来晋升,而且我寻思,以亚森罗平的位格,可能没办法承载第三阶,想卖到七位数,难。”

    “”

    卖

    白歌急忙看看爱恋。

    这东西不是说深渊遗物事务司收缴之后,会上交的吗

    爱恋注意到了这边的谈话,她视线转过来,没理会白歌略显困惑的眼神,而是看向了陶轩然。

    “陶老,这家伙就是阴影原型的一阶。”

    “哎”

    陶轩然有些惊讶,看看白歌,又看看爱恋,随后,有些尴尬地开口道。

    “哈哈,我早就看出来你是阴影原型的了,不然之前怎么让你尝试使用那个单片眼镜嗯爱恋,你该不会是在打这个的主意吧”

    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将手中的单片眼镜往自己的方向挪了挪。

    “这不是正好吗”

    爱恋轻描淡写地说道,随手用遥控器换了个台,电视里顿时响起了新闻的声音。

    “不行,首先,他是临时工,按照规定是不可能给这么贵重的东西的,我身为分部的财务,不同意这么做。”

    陶轩然义正言辞地说道,同时扶了扶自己的金丝眼镜。

    “现在情况特殊,我们需要更多的人手。”

    爱恋没看向两人,目光依旧停留在电视屏幕上。

    “那也不是这么做的,不符合规程。”

    陶轩然坚持己见,一步不让。

    现场的气氛一时变得火药味十足。

    “呃,两位,你们在争什么”

    白歌忍不住问道。

    “呵呵,这小姑娘想用这历史残片给你晋升二阶。”

    陶轩然讪笑道。

    “这可是能在市场上卖到至少七十万的深渊遗物,足够咱们一两个月的任务开销了,就这么给临时工用了,可真是浪费。”

    “你刚才还说卖不了多少钱的,而且,私自卖深渊遗物可是犯法的。”

    爱恋提醒了一句,虽然白歌觉得这个女人根本没有资格说别人。

    “嗐,说得好像我们之前没有卖过一样,这年头,报销经费不容易,总得给人一点门路吧,我这个财务可是最清楚我们分部经济状况的人了。”

    陶轩然颇为无奈地说道。

    “给我在学校里多一个帮手,更有可能抓住那家伙。”

    爱恋又说道,她指的应该是制造了密室,将自己与白歌困住的升格者。

    “不行,至少现在不行,起码,嗯,起码得过试用期吧。”

    陶轩然的态度稍稍软化了一些。

    “那行,我先安排他处理一些委托,到时候再找你要。”

    爱恋果断说道。

    “这”

    陶轩然愣了愣,忽然觉得自己好像被坑了一把。

    “呃,两位,你们争论了那么久,是不是忘记问我本人的意见了”

    白歌忽然幽幽地说道。

    他可没什么晋升的想法。

    白歌只想过平静的生活,先不说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晋升二阶之后更容易被卷入各种纷争什么的,单纯的被袭名对象的命运干涉自己的人生,就已经让人很困扰了。

    亚森罗平的话,白歌隐约记得,好像还有挺多风流债的。

    白歌可不想死于柴刀。

    “有必要问吗”

    爱恋挑了挑眉毛,露出了昨晚在仓库里连杀五人之后同样的和善的笑容。

    “没、没必要,爱恋大小姐。”

    感受到后脖颈一阵发冷,白歌怂了。

    陶轩然的视线在两人之间来回,最终叹息了一声,也不知道是怎样的情绪,他妥善收好亚森罗平的单片眼镜,和老霍打了个招呼便走下楼,离开了整形医院。

    直到从二楼的窗户看到陶轩然离开的身影,白歌才有些恍然地回过神。

    “刚才是说让我处理一些委托来着”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