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十九幕.珠宝盗窃案
    “事情是这样的。”

    “本来昨晚没什么生意,我就坐在这边用手机看小说,这商场晚上还算热闹,客人不少,不过这年头,来买首饰的除了要结婚的小俩口之外就没有别人了。”

    “咳咳,跑题了,大概是晚上八点多这样,应该是,我看的小说平常都是晚上八点零五更新,那时候我在看新章节,所以肯定过了八点,反正就是那个时候,一个男人来到了柜台前。”

    “他好像是穿着一件t恤,牛仔裤,看起来不太干净的样子,戴着口罩,嗐,口罩,我早该知道的,昨晚这么热,他就不嫌焖吗,肯定是早就预谋好了,我真傻,真的。”

    “呃,对不起又跑题了,那个男人,嗯,那个男人说是要帮女朋友挑选一条项链,最好带宝石的,他普通话说得挺标准的,感觉不像本地人嗯,我当时还觉得奇怪,这么浮夸的风格到底什么女孩子会喜欢啊,现在一般都喜欢送纯银的,宝石什么的太老土了,而且我们这边的宝石其实都是人造的,便宜得很唔,不说这个,反正我就按照他的要求,拿了一条样品出来,然后”

    “然后,我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就好像只愣了一下,他就不见了,连同柜台里的好几件饰品,唉,都是些最值钱的,我就是一个打工的柜员,警察同志,你说这可怎么办才好?”

    听完受到抢劫的柜台店员的描述,静江市江东分局的陈楚川微微皱眉。

    他又问了一些简单的现场情况,才收起录音笔。

    “把录音整理一下,我们去看看监控录像吧。”

    他和同事来到商场的安保室,调出了昨晚的监控录像。

    可以看到,一名身材中等,皮肤黝黑的男子来到了珠宝专柜的柜台前,与那名柜员说了几句话,对方便拿出了一串镶嵌有红宝石的浮夸的项链,录像到这里都很正常。

    接着,那名柜员动作忽然变得迟滞起来,就像是极为困倦之人无意识的行动,她又从柜台里取出了几件首饰,缓缓将其打包,递到了男子手上,随后,男子亦步亦趋地离开了商场,没拍到他离开的路线,直到数分钟后,那名柜员才恍然醒悟过来般大叫起来。

    监控录像就是如此。

    至于为什么昨晚的事情今天早上才报案,主要是因为那位柜员的解释略显离谱,最开始被当做了监守自盗,直到早上找来警察,调取了监控才发现事情不对劲。

    “难办了。”

    他的同事感慨了一句。

    “是,难办了。”

    陈楚川知道,一般遇上这种情况,十有八九是升格者作案,而且能够直接影响到普通人的,估计还不是最低级的那些。

    手机响起,陈楚川看了看来电显示。

    内部代码10000。

    这自然不是什么电信公司的客服电话,在诸夏联邦,警察的系统之内,这个号码背后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深渊遗物事务司。

    他惊讶之余,又有种果然如此的预感,按下了通话键。

    “是陈楚川同志吗?”

    电话另一端,是一个清楚而悦耳的女性嗓音。

    “对。”

    陈楚川忽然站直了身体,尽管他知道周围没有其他人,但某种压迫感还是让他下意识绷紧了神经,就像是自己正在通过这电话被窥探一般。

    “你带着监控录像的拷贝和案件笔录,来马路斜对面的静江大世界商场二楼,买五号厅十点零五分的电影票,十四排9座。”

    电话里的女性声音平淡,就像老师布置给学生作业般寻常。

    “等”

    陈楚川还想问些什么,但对方又继续开口了。

    “你还有十五分钟时间。”

    随即挂断电话,只留下忙音。

    陈楚川站在原地发了会儿呆,才放下手机,脸色难看。

    深渊遗物事务司的人,都是这么古怪!

    他不是第一次与深渊遗物事务司的人合作,大约三年前,陈楚川曾经参与过一起有关升格者的杀人案件的侦破,当然,只有最开始他参与了,当发现案件与非一阶升格者有关之后,这案子便立刻转到了那边,至于后来,后来大约是破案了吧,反正陈楚川翻遍了他能看到的卷宗,都再没有那一起案子的记录。

    当时和他交接的人也奇奇怪怪,说话神神叨叨,还格外吝啬,让人生气。

    之后,陈楚川倒是也接触过一些升格者案子,不过都是一阶。

    嗯,一阶升格者有关的案子,警察还是能处理的,毕竟那些家伙也就相当于身体素质好一点的普通人,到了二阶,升格者有了历史袭名与星格后,相关的案子就只能交给天文台和深渊遗物事务司了。

    “神神秘秘!”

    陈楚川今年三十二,已经干了十年,却总还是有些冲劲,面对深渊遗物事务司这样平常不好好说话的机构没什么好感。

    不过,既然对方已经打了电话过来,陈楚川只能乖乖拿起同事整理好的笔录资料和监控录像的拷贝,和同事打了个招呼,来到马路对面的静江大世界商场。

    这商场比起案发的微笑商厦而言并不算繁华,比较出名的五楼的ktv以及二楼的静江电影院。

    两家商场分别属于静商集团和新世界集团,前几年商业对抗还挺激烈,但后来静江大世界商场就彻底没落了。

    陈楚川穿的是便服,没人注意他。

    今天周末,二楼电影院里人还挺多,随处可见年轻的小情侣,带着孩子出门的家长,不知道为什么,还有个人正穿着布偶服在派发传单。

    买过票,陈楚川瞥了一眼在等待检票入场的人,试图找到深渊遗物事务司的监察官。

    但很快,陈楚川就发现了一件事。

    那就是他买的这张电影票,并不是新电影的。

    而是一部旧时代流传下来的,有关两小无猜的青梅竹马恋爱的剧情片,这是最近诸夏联邦院线在弄的怀旧计划的一部分,定期上映一些旧时代的电影,缅怀过去的辉煌,甚至有的学校还会组织学生集体观看。

    不过对于普通观众而言嘛,几乎不会去花钱看的。

    这一场看的人就特别少。

    也对,大周末的何必要来电影院看重映的电影呢。

    陈楚川走进电影院,乏味的广告时间期间,他一直在注意周围的人,可惜,并没有什么值得关注的。

    直到电影开场字幕出现,陈楚川才感到身后似乎传来了脚步声。

    他正准备回头看看是什么情况

    “别回头。”

    对方轻声说道。

    那声音,陈楚川记得很清楚,就是刚刚给他打电话的家伙。

    是深渊遗物事务司的监察官!

    “我理解你的想法,可规矩就是这样,我们最好还是不要认识比较好。”

    对方声音清冷,与暖色调的电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确实。

    深渊遗物事务司大体上对普通人来说只是一个名字,在那里工作的人,大部分对外是保密的。

    一方面是出于防止其他势力对国家升格者体系与实力的打探,另一方面,也为了保护这些监察官们的家人不被犯罪份子伤害。

    唉,从这个角度,陈楚川也能稍微理解这些隐藏在阴影里的同事了。

    暗自轻叹一声,他没有回过头,只在空荡荡的电影院里,将拷贝了视频的u盘和案件笔录递了过去。

    在男主角因为误会而疏远女主角的剧情同时,陈楚川的身后传来了翻动文件的声音。

    他等待了十分钟,就在陈楚川以为对方已经离开而准备回头的时候,再度传来了对方的声音。

    “你怎么看?”

    我怎么看?

    这种案子,会问我们这些普通人的意见吗?

    陈楚川一时有些短路。

    不过,很快,从他的身后,传来了另一个声音。

    “这个家伙,相关知识很丰富啊。”

    那是一个男性的声音。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