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二十幕.白歌的演绎法
    两个人?

    陈楚川按捺住好奇回头的冲动,仔细聆听着两人的对话。

    银幕上,男女主角双双长大,纯真的女主角一直试图接近男主角,然而别扭的男主角却总是逃开,看得人心急。

    “不但戴了口罩遮掩样貌,行动的路线也像是踩好点一样,规避了几个商场的摄像头来掩饰去向,更重要的是,他虽然没戴手套,但全程没有将手放在除了盗走的首饰之外的其他地方,有很强的反侦察意识。”

    男性的声音断断续续从陈楚川身后传来,他听得不太清楚,只感觉对方尽管声音听起来年轻,可说话有条不紊,像是局里办了好多年案的老手。

    “这么说来,他是个惯犯?流窜作案的可能性呢?”

    女性的声音颇为好奇地询问道,又补充了一句解释。

    “对了,从监控视频来看,这家伙能在某种程度上催眠与影响其他人的意识,但并不完全,能做到这一点的,至少是二阶的升格者,我记得命运原型的二阶,这个职阶中的大部分袭名应该都能够在对话之中催眠他人,使其按照自己的意志行动,不过没办法透过对象再影响另外的人。”

    催眠?命运原型??

    陈楚川对升格者了解还算多,但眼下的几个词,还是让他感到略显陌生。

    “不,不是惯犯,看监控里,他和柜员说话的时候眼神有些飘忽,多余的动作也很多,还下意识提了提口罩,拿走了首饰之后,还四处打量了两眼,这些举动都显示出他的紧张,比起惯犯”

    男性的声音停顿了片刻,正好,电影里男女主角也产生了矛盾,剧情开始变得急转直下。

    “更像是平常接触过类似知识的新手,学着电影小说里的剧情模仿作案,嗯,升格者的超凡能力不算。”

    听到这里,陈楚川大概理解了。

    这男人是在给嫌疑人做侧写。

    陈楚川当了十年警察,自然也有这方面的知识,在他们那里,这叫做犯罪心理学。

    只不过不像电影小说里那般神乎其技,靠着零碎的资料就能准确推断出犯罪者的一举一动,这门学问在陈楚川他们平常工作中,大多只用来进行初步筛查。

    没想到自己身后这人光是看了看监控录像就能推断出这些东西?

    等等,他们是怎么看清楚资料,怎么放视频的?

    大概深渊遗物事务司有什么特别的方式吧?

    想不明白,陈楚川忍不住抱着学习的态度仔细聆听,也顾不上电影里越走越远的男女主角了。

    “至于流窜作案的可能性,对,那个柜员特地提到了对方的口音,静江这边的本地人大多带着一点西南口音,但嫌疑人却说着很标准的普通话,看起来像外地的,或许的确如此,他可能盗走首饰后就会离开静江,免得被追查,嗯,至少我如果是他的话,就会这么干,趁着警方还没有扩大搜索。”

    男人又分析道。

    大崩坏之后,由于民族融合,整个世界的语言已经趋于一致,被称为普通话,这是杂糅了包括诸夏,泛西海等势力的语言之后形成的全新语言,当然,由于地域的差别,很多地方的人说普通话都带着本地口音。

    “嫌疑人在拿首饰和提口罩的时候用的都是左手,有可能是一名左撇子,他牛仔裤上有很多泥点,t恤上也有少量,皮肤也比平常人更黑,手臂的肌肉明显经过锻炼,而且戴的口罩是白色棉质口罩,这种口罩一般是工地和厂房里使用的,而需要佩戴口罩的粉尘环境与会沾上泥点的潮湿环境共存的施工者我猜测在犯罪之前,他可能是一名水泥建筑工人,还有”

    在他叙述的时候,电影中,男主角的爷爷化解了他心中的误会,让男主角重新认识了女主角之前的所作所为,一切似乎就要好转。

    “他走路的时候,想要走快,但步伐略显迟缓,着力点大多放在左脚上,我觉得可能是他右腿带伤吧。”

    所以男人仿佛总结般地开口说道。

    “三十岁左右,男性,中等身材,皮肤黝黑,外地人,说标准官话,右腿不利于行的建筑工人。”

    “他平常喜欢看悬疑类电影,阅读推理小说,作为一名建筑工人,与周围的人格格不入,意外成为了升格者之后,他便开始尝试犯罪。”

    “这可能是他第一次,或者第二次作案,在作案前蹲点调查了这边的情况,于昨晚实施了犯罪,现在估计正准备离开静江这大概就是对方的特征了。”

    听到这里,即便是陈楚川,也有了方向。

    虽然不知道做出这些推理的到底是何方神圣,但毫无疑问,他在犯罪心理学上的造诣极高,简直就像是一名真正的专家。

    不知为何,陈楚川想到了以前还在警校时看过的一部旧时代的电影,电影中,一名女警为了追踪连环杀人案而拜访了一名因杀人而入狱的变态精神病专家,依靠对犯罪心理与行为模式的分析,最终抓到凶手。

    眼下的情景,莫名有些相似。

    思考到这里,陈楚川又想起了一件事。

    不能再等了。

    如果嫌疑人昨晚作案后准备逃离,那么最迟今天中午之前就会离开静江,留给警方的时间不多了。

    必须赶快行动起来。

    这个时候的陈楚川,已然忘记了这案子已经交给深渊遗物事务司处理,他只是过来跑腿送资料的。

    他刚想站起来,一只手就轻轻放在了陈楚川的右边肩膀上。

    轻柔而确实地阻止了他的动作。

    “你刚才都听到了吧?”

    那名女性开口问道。

    此时,电影正处于男主角的家人邀请女主角前来作客的剧情中,双方的互动充满着青涩之感,十分吸引人。

    “我”

    陈楚川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这算是深渊遗物事务司的机密吗?

    我是不是该装作没听到?

    犹豫的间隙,对方又说话了。

    “听到了的话,就去组织人去找一找吧,我们人手可不多呢。”

    她淡然指挥道。

    “好、好的。”

    陈楚川点头答应道,甚至忽略了为什么深渊遗物事务司要让普通的警员去搜索这名犯罪嫌疑人。

    他不是应该是一名二阶升格者,是真正的超凡者吗?

    这样的升格者,对普通人的危险性应该很大才对吧?

    如此这般念头混杂,站起身的陈楚川顾不上细想,他此刻只想快点找到那个家伙。

    他迅速走出电影院,在离开的前一刻,他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之前自己坐的位置后方。

    黑暗中,好像确实有一男一女两个人,只不过根本看不清长相与身材。

    就连他们两个的说话声,都因为与电影的台词混在了一起,让陈楚川记不太清。

    在陈楚川联系同事,给出犯罪嫌疑人的具体信息组织搜索的时候。

    电影院里,只放映了一半的电影还在继续。

    由于家人的反对,男主角与女主角被迫分开,同时,女主角珍视的镇上的一棵大树也因为城市规划的原因而要被砍伐掉,剧情步入了转折的阶段。

    心思完全没有放在电影上的白歌,瞥了一眼陈楚川离去的方向。

    “不过,我认为这个男人并不是真正的犯人。”

    他轻叹一声。

    “真正的犯罪者,另有其人。”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