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二十一幕.推理带反转不是很正常的吗?
    白歌很无奈。

    大早上的,本来好好在家水论坛,肝手游,多么美妙的宅家时光。

    可是爱恋竟然把自己拉来了电影院!

    周六早上的电影院,简直就是现充发光发热的最好场所。

    各种手拉手的情侣,结伴的好友,和睦的家人,就连穿着人偶服派传单的家伙都散发着耀眼的现充光芒。

    而且,爱恋还带着白歌看的是爱情电影!

    什么两小无猜,什么青梅竹马,这种爱情根本不可能存在好伐。

    直到走进放映厅之前,白歌才了解爱恋的意图。

    “让我从犯罪的角度分析对方的想法?我看起来像擅长这种事情的人吗?”

    白歌听完爱恋的话,下意识就反问。

    “不像吗?”

    爱恋还认真端详了一下白歌。

    “”

    这个女人怎么能这么缺德。

    白歌无语。

    “好了,不开玩笑,阴影原型的升格者对犯罪之类的事情有天然的亲和,你待会儿看到了资料,应该能有些启发。”

    爱恋逗弄完白歌,满足地说道。

    两人走进了已经开始播放片头字幕的放映厅,在十五排9座和10座坐下。

    好家伙,还是情侣座。

    白歌还是第一次近距离接触电影院的情侣座,扫了一眼,其实就是没有中间扶手的双人沙发,大概是方便情侣们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吧。

    没用的知识增加了。

    落座之后,没在意电影的剧情,白歌看到在前面一排的普通座位上,坐着一个男人。

    他在爱恋的指示下递来了笔录资料和u盘。

    是深渊遗物事务司的线人?

    白歌还在好奇要怎么在这昏暗的环境下看清楚笔录上文字的时候,爱恋掏出了手机,熟练地打开了后置摄像头的照明。

    这样是不是会影响到其他人?

    白歌不禁回头看了一眼。

    然后才发现,原来情侣座就是最后一排!

    没用的知识太多了。

    至于u盘。

    原本白歌还期待爱恋直接插到自己的身上,然后像电影里一般用眼睛投影出来。

    可是这个女人竟然理所应当地掏出了转换线,将u盘连接到手机上,播放起监控录像来。

    怎么说呢,还挺接地气的。

    看完监控录像,白歌便按照爱恋的要求,简单分析了一下视频里这名男子的状况。

    只不过,他越是推理,便越觉得,这个男人,不像真正的犯人。

    直到提供资料的人离开,白歌才看了那边一眼。

    “这么说,你认为这监控里的男人不是真正的犯人?”

    昏暗的电影院里,爱恋稍稍凑近过来,能看到她眉毛轻佻,眼神中带着一丝讶异,又有着莫名的光彩。

    “我只是有这样的直觉。”

    白歌摊开手,他没有经过系统的学习,平常对推理小说,悬疑电影也不感兴趣。

    刚才的“推理”,也只是看到什么就说什么的看图说话而已。

    “说说理由。”

    爱恋微微侧过身子,又靠近了一些,假如有人在一旁围观,大概只会觉得是热情难耐的小情侣在亲昵吧。

    “呃假如,嗯,我是说假如,我拥有能够催眠他人,干扰意志的能力,我为什么要去盗窃珠宝柜台?”

    白歌吞了口唾沫,电影里,男女主角也正单独相处,氛围暧昧。

    “能够催眠控制柜员的话,直接去抢银行不是更简单粗暴吗?”

    “盗窃来的珠宝必须变卖才能转化为金钱,对于一名建筑工人而言,不会有什么便利的渠道,他只能去其他的金店,珠宝店,典当店变卖,很容易追查到来源,简单来说,就是太麻烦了。”

    “我要是那个什么,就去找银行柜员让他直接给我钱,要么就直接到人多的大街上,随机看着谁顺眼就去催眠他要钱,这样不是更加不会留下痕迹吗?”

    “在现在这种侦查手段下,任何有准备的犯罪都会留下痕迹,只有完全随机,完全即意的犯罪才无迹可寻。”

    “直接的说,假如犯人是那一名男子的话,他缺少策划盗窃珠宝柜台的动机。”

    白歌说着,逐渐就忽略了身边还有爱恋的事情,刚才看到的笔录资料,监控视频被分解,化为一个个的元素,在他脑中重构。

    此时此刻的白歌,思维已经不在这昏暗的放映厅里,而是来到了那商场之中。

    他化身为了那一个试图盗窃首饰的犯罪者。

    “他”原本只是一个普通人,或许是一阶升格者。

    某天,机缘巧合,“他”获得了历史残片,成为二阶升格者,拥有了能够短暂催眠他人,控制对方意志的超凡能力。

    在获得这份力量之后,“他”试图将其用在违法的行为上,“他”平常有阅读悬疑推理小说等作品的习惯,拥有一定的反侦察经验,“他”策划了昨晚的盗窃。

    既然能够用各种手段规避掉警方的初步调查,躲掉摄像头的拍摄,那么为什么会大意留下那么明显的,足以推断出其身份的线索呢?

    如果说警方在第一层,而白歌先前的推理在第二层,那么这个时候,犯人已经到了第三层。

    不是因为大意而留下了这些线索,而是为了让人能够找到那个男人,所以才制造了这些破绽。

    犯人的目的,就是让警方抓住那个男人。

    而犯人是不会设计让人抓住自己的。

    因此那个男人,不是犯人。

    思考到这一步,白歌决定往下再走一层。

    最开始得出的结果必然不是真相,推理带反转不是很正常的吗?

    “假如男人不是犯人,那么他为什么会昨晚来到首饰柜台,还拿走了那些首饰呢?”

    白歌轻声问道,没等爱恋有所思考,他便自己回答。

    “答案很简单,因为他被催眠了。”

    “你的意思是,犯人催眠了男人,让他代替自己进行犯罪?”

    爱恋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对,而且不止如此。”

    白歌顿了顿。

    “你刚才说过,能够在对话中催眠他人,却没办法让被催眠的人去催眠别人对吧,要是那个男人本身就是被催眠的,那么那一位柜员,又是被谁催眠的呢?”

    “你的意思是”

    听到这里,爱恋也豁然开朗了。

    “嗯,如果我是犯罪,那么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身处事件的中心,才更容易洗脱嫌疑。”

    白歌笑了笑。

    “这也能解释为什么犯人能够恰好取走柜台里最值钱的几样首饰,以及为什么要选择盗取珠宝柜台而不是其他店铺的原因,以及如何将赃物处理掉的手段。”

    “不是恰好取走了最值钱的几样首饰,而是一开始就盯着那些首饰。”

    “不是选择了珠宝柜台,而是本来就是珠宝柜台的人进行的犯罪。”

    “至于处理赃物的手段,身为业内人士,自然有相应的渠道。”

    他瞥了一眼银幕,男女主角似乎终于心意相通,拥抱在了一起,还来了一个年少懵懂的初吻。

    而此刻,爱恋的脸近在咫尺,仿佛下一刻就能凑上去。

    白歌往后靠了靠,别过脸。

    “真正的犯人,就是珠宝柜台的柜员。”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