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二十二幕.我们的同志遍布五湖四海
    白歌和爱恋没有看完电影。

    实话实说,这个世界上最不值一提的就是两情相悦的爱情了,这种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的爱情故事,除了让没谈过恋爱的人牙酸之外,毫无用处。

    白歌没有半点留恋地离开了放映厅!

    “这样就能解释很多事情了。”

    爱恋的小皮鞋踩在光洁的地板上,发出哒哒哒的脚步声,她一边说道。

    “柜员的笔录有很多奇怪的地方,比如特别提到了对方的口音,以及他要求看带宝石的项链,却不知道那是人造的描述。”

    “这些细节能够帮警方找到那名男子,而且在正常情况下,这些特别之处的确是能够被记住的,没什么问题。”

    跟在爱恋的身后,白歌也有些恍然。

    “对,所以即便警察看了一遍,也没发现问题所在。”

    口音,戴口罩,要求宝石的举动,确实值得注意,柜员能复述出来,很合理。

    但前提是这是普通的盗窃或者抢劫案件。

    作为能够进行催眠的升格者犯罪,没有道理还会留下这么多值得注意的线索。

    用白歌的话说,做得一点都不干净。

    这与犯罪的侧写不一致。

    “等等。”

    白歌穿过检票处的时候,突然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

    爱恋晚了两秒才回过头。

    “按照你说的,那得是个二阶的升格者吧,有袭名的那种?”

    尽管大厅里已经没几个人,但白歌还是压低声音,说道。

    “嗯。”

    爱恋点点头,没什么感慨。

    “那靠我们两个,怎么和对面打?”

    白歌自己战五渣就不提了。

    经过与爱恋的相处,白歌也知道爱恋的战斗力来自于不同的身体,今天这一具,怎么看也不是那天晚上和非法组织战斗的那一套,真的能对抗那个懂催眠的升格者?

    “这个问题嘛”

    爱恋还没回答,那在电影院大厅发传单的布偶便晃晃悠悠走了过来。

    “请看一下我们新推出的套餐”

    那毛茸茸的布偶向爱恋递来了花里胡哨的传单。

    爱恋不但没有拒绝,反而接过传单,认真地看了起来。

    “还搁这看传单呢,是不是应该向老霍他们求助啊?”

    白歌打断了爱恋阅读。

    “不用,支援已经到了。”

    爱恋颇为不悦地抬起头,随意地指了指一旁。

    白歌转过脑袋,售票大厅里,只有零星的行人,没见到熟悉的身影。

    这时候,一团毛茸茸的东西挡住了白歌的视线。

    “呃,麻烦让一下?”

    白歌目光上移,看到那布偶熊取下了自己的脑袋。

    呃,头套。

    在巨大的头套底下,是一位短发的女性。

    她看起来比白歌要年长一些,发色偏淡,带着些许褐棕色的发梢仅仅遮住耳朵,可能因为玩偶里面实在太热了,她额头满是汗水,让几缕发丝紧贴在绯红的脸颊上。

    要说长相,白歌觉得这女性比爱恋要逊色不少,而且,不同于爱恋平日里那大小姐的优雅感觉,或者私下里和白歌相处的恶劣态度,这位女性透着一股野性的气息。

    尤其是那一双澄黄色眼眸,就像是黑夜里潜伏的野狼,伺机待发,时刻准备发动突袭。

    “介绍一下,分部的最后一名成员,田虹,一般负责情报搜集和潜入调查。”

    爱恋淡淡地说道,又指了指白歌。

    “白歌,临时工,新来的。”

    “哎嘿,看着挺英俊的,有女朋友了吗?”

    田虹自来熟般问道。

    “?”

    比起吐槽爱恋又称呼自己为临时工,白歌更多的是一种天下无人不是队友的感觉。

    就连大周末的电影院里都有自己人?

    当真是我们的同志遍布五湖四海,甚至打入了发传单人员的内部?

    不,等等,怕不是爱恋在得知这附近发生了案件,才找来田虹在这里蹲点的?

    这么一想,在电影院里交接资料好像也没什么毛病了,有同事在附近的话,的确能够保证安全。。

    这个女人看似随随便便的举动,竟然考虑得那么周到吗?

    白歌不禁对爱恋有了些新的认识。

    “不是不是,我今天就是纯粹在这里打工,遇上你们是意外。”

    田虹挥了挥毛茸茸的熊爪子,解释道。

    白歌决定收回前言。

    爱恋大概,也许,真的只是想看电影。

    仅仅是路过售票厅的时候偶然瞥见了田虹,才会那么游刃有余。

    “怎么,要我帮忙吗?”

    田虹又热心地问道。

    “嗯,隔壁商场可能存在一个非法的二阶升格者,推测拥有催眠他人的能力,我们需要去将其制服。”

    爱恋简单说明了一下。

    “那行,你们之后记得照顾一下我的生意就好。”

    田虹用毛茸茸的熊掌拍了拍手里的传单,那是楼下的一家餐厅。

    “你的生意?”

    您不是深渊遗物事务司的公务员吗?

    白歌不明所以。

    “呃,我家比较穷,光靠我的工资不够弟弟妹妹们上学,所以就在休息时间打零工。”

    看出了白歌的疑惑,田虹大方地解释道。

    怎么说好像还挺辛苦的?

    “弄完了我请你吃饭。”

    爱恋很果断地说道。

    “好嘞,那等我去换下衣服,你们在楼下等我。”

    田虹一蹦一跳,就这么离开两人,消失在电梯间。

    总感觉,这位姑娘是不是有点单细胞?

    白歌不知该如何评价。

    “田虹是野兽原型二阶的升格者,擅长侦查,隐蔽,情报搜集,战斗力算是我们分部第三的吧,别看她那样,还是很可靠的。”

    爱恋和白歌下了楼,等待了几分钟,才看到穿着牛仔热裤与黑色t恤的田虹元气十足地走过来。

    她个子比白歌还高一些,颇有种运动系少女的感觉。

    “待会儿你们吸引她的注意力,我可以从背后偷袭”

    一边等待红绿灯,田虹一边大大咧咧地讨论着该怎么抓住那位升格者。

    白歌沉默不语,他没见过升格者之间的战斗,此刻觉得自己最好还是闭嘴看着。

    “咦,爱恋,白歌?”

    就在十字路口的左转灯由绿变红的时候,白歌听到身后传来没那么熟悉的声音。

    转头一看,好家伙,竹霜降。

    她穿着一件浅葱色的连衣裙,外套一件针织开襟衫,短袜配运动鞋,挎着一个朴素的淡色布艺包包,像是在逛街的模样。

    “哎嘿,你们这是在约会?从大世界商场出来,是刚看完电影吗?”

    竹霜降凑了过来,一脸八卦的表情。

    “呃。”

    白歌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这活脱脱就是被抓奸在床啊!

    不、不对,哪里来的奸?

    “哦,怪不得之前约爱恋周六出门约不出来呢,原来是这样。”

    竹霜降微微点头,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

    你到底悟了什么?

    “嗯,因为白歌说着要带我周末逛逛静江,所以就一起出来了。”

    爱恋理了理头发,镇定自若地答道。

    还朝着白歌的方向小鸟依人般凑了凑。

    姐姐,你这样可就真的说不清了。

    “我懂的我懂的,嘻嘻,不打扰你们啦,我今天和我爸出门,哎,单身狗就只能陪陪家人了。”

    她指了指路边,穿着休闲西装,看起来温吞和善的中年男人。

    正好此时,人行道对面的交通灯由红转绿,竹霜降挥挥手,和两人告别。

    “这下我们是生米煮成熟饭了。”

    爱恋感慨了一句。

    “乱用成语你的语文老师会哭的。”

    白歌无力地回击了一句。

    看着两个人互动,田虹微微一笑。

    “你们两个关系真不错啊,果然还是同龄人更容易熟悉。”

    “哪里不错了?”“你想错了。”

    白歌和爱恋同时反驳。

    “算了,先执行任务要紧。”

    爱恋往前迈开脚步。

    三人走进了事发的商场大堂,珠宝专柜还处于封锁状态,但其他的柜台已经正常营业了,客人不多,零零散散。

    爱恋按照陈楚川给的资料,找到了那位作为目击证人的柜员待着的大堂经理办公室。

    尽管门口并没有警察看守,但爱恋不担心对方会逃跑。

    因为按照白歌的推理,柜员相当大胆地把罪行嫁祸给了陌生人,甚至还当着警察的面说谎,颇有种愉快犯的特质,说不定现在就等在办公室里,等着那个替罪羔羊被抓回来让她指认。

    更重要的是,白歌让陈楚川去搜索那名男子的行为,除了保护那个男人不会因为催眠而出现什么生命危险之外,也是麻痹待在这里的柜员,让她以为警方已经完全掉入她布置的陷阱之中。

    要想骗过敌人,首先要骗过自己人。

    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

    将一棵树藏起来的最好办法,就是将其藏在森林里。

    她盗取的那些首饰,应该还在柜台之中,完全不会被怀疑的柜员,肯定还盘算着找时间将那些东西拿走,或许就等着警方离开。

    因此,那位柜员必然会留在原地等待,不用担心她畏罪潜逃,毕竟从表面的证据来看,她不但不是罪犯,而是还是受害者,甚至如果被一定程度上识破,她还可以丢锅给催眠。

    确认了这些,爱恋让田虹做好准备,自己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