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二十四幕.完全没休息的双休日
    陈楚川正带着人在车站排查。

    静江火车站流量不大,作为省会一天也只有四班出入的列车,或许在旧时代,这是难以想象的。

    但在大崩坏之后,这样的情况便是常态了。

    “男性建筑工人,对,具体是”

    陈楚川还在和车站的工作人员反复强调犯罪嫌疑人的特征,他的手机就响了。

    10000

    是深渊遗物事务司。

    他们有发现?

    陈楚川接通手机,就听到了那个熟悉的女性的声音。

    “我们已经抓获了犯人,你们如果找到那个男人,记得带他去医院看一下心理医生,其他的没什么问题了。”

    “?”

    陈楚川一愣。

    抓到犯人了?

    等等,听这话的意思,那个男人不是真正的犯人?

    那犯人到底是谁?

    心理医生是什么意思?

    他脑子如一团乱麻,没办法理清楚现在的情况。

    “感谢你的配合。”

    对方说完这句,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这算什么?”

    陈楚川看着手机屏幕发呆了一会儿,才忽然想起商场那边的情况。

    他急忙打电话给那附近待命的同事。

    “什么,那个柜员不见了?桌上还有字条说柜员才是真凶?”

    陈楚川骇然,在此之前,他曾经考虑过会不会是柜员和外来人共犯,但看过监控之后,他推翻了这个念头。

    没想到竟然是柜员自己作案可,等一等,她是怎么办到这些的

    他觉得自己似乎抓住了什么线索,但又好像什么都没明白。

    有关升格者的案子,大多都是这样的结局。

    莫名其妙开始,又莫名其妙结束,只留下一堆他这个外人没办法理解的悬念,永远解不开。

    “老大,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手下问了一句。

    “继续找那个男人吧。”

    陈楚川叹息一声。

    聊天软件又传来提醒,是老婆询问自己晚上是否回家吃饭的消息。

    他看着消息,沉默片刻,才发了一个“回”字。

    是该休息一下了。

    “你们多吃点,这家店别的没什么,就是分量特别足。”

    田虹一边招呼着,一边端上了两盘菜,一盘啤酒鱼,一盘鬼马牛肉,正好凑齐了五个菜。

    啤酒鱼就是在红焖的时候不加水,而是加啤酒做出来的鱼,由于事先炸过,所以表皮香酥,肉质柔嫩,汁水鲜美。

    至于鬼马牛肉,这个菜白歌刚到静江的时候也吐槽过名字,所谓的鬼马其实指的是油条和马蹄,所以这道菜归根结底就是油条马蹄炒牛肉。

    两道菜都装在大盘子里,不同于泛西海上流社会那种盘子很大,分量很少的西餐,这边盘子有多大,菜就有多少,甚至让白歌怀疑他们三个人能不能吃完。

    “好吃。”

    爱恋夹起一大块鱼,连刺都不用理就吞下了肚子。

    哦,有爱恋啊,那没事了。

    说不定自己还吃不饱呢。

    白歌端着碗,也不太敢放开吃,只看了看周围。

    这家位于一楼靠巷子的餐馆算是新店,现在下午两点,没什么客人,老板看着电视,好像也不太在乎生意怎么样。

    大概是靠口碑赚回头客的吧。

    味道确实不错。

    白歌将牛肉送入口中,同时想到,现在这种规模的餐馆,能用真正的牛肉而不是那种合成拼接肉的已经为数不多了。

    “你接下来准备去哪儿?”

    爱恋一边吃着碗里小山高的白米饭,一边问田虹。

    “吃完下午我还得继续去发传单,晚上要去另一家餐馆打工,嗯,那家餐馆就在你们学校附近的商业街,我可以顺便打听打听情报,哎嘿,店里还经常有帅哥光顾呢。”

    田虹碗里也满满当当的米饭,对比之下,白歌身为一个男生,有些惭愧。

    “这么忙不对,这不是完全没干正事吗?”

    白歌本来还觉得田虹真不容易,但转念一想,这家伙好像一直在打工,说好的为人民服务的公务员呢?

    “醒醒,今天周六,公务员也要双休的。”

    爱恋瞥了白歌一眼,趁他不注意,从白歌面前的盘子夹走了一大块鱼肉。

    “你说得很有道理。”

    这么看来,田虹真的很辛苦。

    “没办法啦,我弟弟今年大一,妹妹初三,还有个小妹妹正在读一年级,三个人的学费就要好多钱呢。”

    田虹感慨了一句,不过也就是感慨而已。

    白歌听不出什么其中有什么怨气或者悲苦,只像是寻常的讨论天气。

    “八九月那个时候真的是,学费住宿费一起来,加上房租,害,差点就想下海了。”

    下海?

    下什么海?

    白歌眼睛里冒出了问号。

    这个话题的跨越度是不是有些大?

    吃到一半,爱恋的手机响了。

    “嗯,我和他们在一起,对,好的,我知道了。”

    听对面说了大约五分钟后,她挂掉了电话。

    “是陶老?”

    田虹问道,她似乎很害怕陶轩然。

    刚才他们制服了嫌疑犯何玲后,便叫来了开车的陶轩然,将何玲绑好,从经理办公室的窗户丢上了车,整个过程看起来毛毛糙糙,漏洞百出,让白歌吐槽连连,但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没被发现。

    这相当于在闹市区繁华的商场里直接偷走一个人哎。

    难道这里面也有什么超凡能力生效?

    既然都可以催眠一个人,让其按照自己的意志行动,又可以直接吓唬得人动弹不得,那么让其他人的意识短暂忽略这一片区域似乎也不是那么难接受的设定。

    “嗯,他检查了一下那个柜员,确实不是升格者。”

    爱恋瞥了一眼那边看着婆媳争执电视剧的老板,轻声说道。

    她检查过对方的虹膜,并没有变色的痕迹,尽管四阶往上的升格者或多或少都有办法隐藏自己,但对三阶及以下的升格者而言,虹膜的颜色是最直观的。

    这也是警方和他们最开始没有立刻想到柜员自己作案的原因。

    “但她明显使用了超凡能力吧,而且能催眠他人与自己了,至少得二阶呢。”

    田虹夹了一块沾满汤汁的油条,又嫌味道不够重,放到啤酒鱼辛辣的汤汁里裹了裹,才吃进嘴里。

    “这就是问题所在。”

    爱恋拿起装有可乐的玻璃杯,喝了一口。

    “那家伙虽然不是升格者,但却掌握了升格者的超凡能力,按照陶老的调查,她除了能够使用和这样的基础能力之外,并没有历史袭名,也没有对应的星格,只是一个普通人。”

    “是深渊遗物?”

    田虹猜测了一句,又立刻改口。

    “不对。”

    “深渊遗物不行吗?”

    白歌脱口问道,对他而言,升格者相关的情报,自然是知道的越多越好。

    “嗯,深渊遗物只有升格者才能使用,具体能发挥到怎样的程度,还得看对应的原型和位格,咦,临时工小哥你不知道吗?”

    田虹有些诧异地问道。

    “不知道。”

    白歌老实回答。

    “不是深渊遗物的影响,中间也没有其他升格者干涉的迹象,陶老在对方体内找到了一些残留的药剂。”

    爱恋叹息一声,又夹起一片牛肉放进碗里。

    “那些药剂与升格之虹的成分类似,但并不是标准的升格之虹,具体的化验分析结果还要等待一段时间,不过陶老说,这药剂或许可以让普通人暂时拥有升格者的超凡能力。”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