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二十五幕.要用催眠来击败催眠
    阴冷,黑暗,潮湿。

    爱美整形美容医院的阁楼里,头上经过简单包扎处理的何玲双手双脚都被尼龙扎带绑住,动弹不得。

    她感到大脑昏昏沉沉,意识暧昧不清。

    甚至于,由于被束缚太久,她嘴角都流下了一道晶莹的唾液。

    “等等,这个画风不太对啊,我们原来是这样残忍的组织吗?”

    白歌看着何玲的模样,出声问道。

    这种画风不是应该什么邪恶的黑暗组织拷问正义的女骑士才会出现的吗?

    “所以临时工就是临时工,这是为了以防意外,难道我们还得给她好吃好喝供着吗?”

    陶老,陶轩然扶了扶金丝眼镜嗤笑道,他来到一旁的木桌前,桌上,打开的工具箱里,有一些一看就让人生疼的家伙。

    虎头钳,凿子,钻孔器,镊子,螺丝刀,甚至还有一根撬棍。

    可惜没有朋友和奇怪的印记。

    “还要用这么夸张的东西吗?”

    白歌愣住了。

    “这是老霍忘记收起来的工具,是用来调校我的身体的。”

    爱恋解释了一句,状若无事地将工具箱收起,放到房间角落里。

    “这么一说还调校?”

    这个用词怎么感觉这么奇怪。

    白歌瞄到了阁楼另一侧摆着的炼金人偶的身体。

    之前遭遇密室那一次,爱恋被爆炸破坏的残骸就堆积在角落里。另外还有之前去废弃工厂时候使用的战斗用身体,除此之外,还有诸如单独的手臂,脑袋,腿部等零部件。

    活脱脱一个人偶工房的模样。

    如果不知情的见到了,怕是要吓得不轻。

    “陶老,我们开始吧。”

    爱恋收拾好东西,叫了陶轩然一声。

    “嗯。”

    阁楼中,只有白歌,爱恋与陶轩然,田虹留在商场发传单,老霍则在楼下和客人闲聊,呃,那个穿着裙子胳膊比白歌大腿还粗的客人。

    白歌还特地问了句,结果发现那位兄弟竟然还不是深渊遗物事务司的。

    太可怕了。

    将思绪从楼下收回来,白歌看到陶轩然扶了扶金丝眼镜,拉了张椅子,坐到了何玲面前。

    手中,有一枚翠绿的水晶。

    “人工仿制的,不值钱,唉,都老了,还得靠这些玩意儿才能办事了。”

    注意到白歌的视线,陶轩然解释了一句。

    “我们是不是得防止她,呃,防止她催眠我们?”

    白歌想到了在商场的那一幕,这种精神类的超凡能力,总是让人毛骨悚然。

    “不用担心,在这方面,这小姑娘还早了三十年。”

    陶轩然轻松一笑,接着,那水晶就在何玲面前轻轻晃动起来。

    伴随着晃动,原本呆滞的何玲的目光逐渐聚焦过来。

    她盯着那枚水晶,陷入了一种呆愣的状态。

    “这是催眠?”

    白歌小声询问爱恋。

    陶轩然现在做的事情,和电影小说里描绘的催眠十分相似。

    难道要用催眠来打败催眠?

    “不,这是。”

    “?”

    白歌不太明白,不过陶轩然已经开口了。

    “你是升格者吗?”

    他问道。

    何玲双眼迷离,但很快有了动作,她摇摇头,答道。

    “我不是升格者。”

    “可你拥有升格者的超凡能力,这是为什么?”

    陶轩然的语调平缓,如果不听内容的话,就像是一位专注的心理医生正在与病人沟通。

    “是奇迹,是奇迹的药剂,我喝下了那个,就有了超凡力量。”

    听到何玲口中的名词,陶轩然和爱恋都微微皱眉,两人对视一眼,陶轩然继续询问。

    “是谁给你的药剂?”

    “是是隆哥他们给我的,我,我赌博欠了他们的钱,他们让我还,我根本还不起,隆哥就给我这瓶药剂,让我偷柜台的东西给他们”

    隆哥?

    这又是谁?

    “隆哥应该指的是郭隆,他是静江这边非法组织的一个小头目。”

    爱恋在白歌耳旁低语道。

    又是非法组织。

    现在的非法组织催债的手段也太高端了吧。

    “告诉我你们之前定的交易时间和地点。”

    陶轩然手中的绿水晶晃动幅度变大了一些。

    何玲刚想开口,忽然,整个人剧烈抽搐起来,连带着椅子都差点晃到。

    陶轩然急忙扶住椅子,只见何玲口吐白沫,双眼翻白,身体末端尽力伸展,又急速蜷曲,就像是犯了病一般。

    最终,何玲双腿绷直,猛地一蹬,便昏厥了过去。

    从她的眼睛,鼻孔,耳朵,嘴巴处,流下了殷红的鲜血。

    陶轩然翻开何玲的眼皮看了看涣散的瞳孔,默默摇了摇头。

    “性命倒是没什么问题,人废了。”

    用手帕擦了擦手,收起那枚水晶,陶轩然坐在椅子上,长叹一口气,墨绿色的眼眸似乎也黯淡了几分。

    他终于还是从上衣内袋里掏出了一包皱巴巴的烟,抽出一根,用打火机点上,深深吸了一口。

    一向不太喜欢香烟味道的白歌,也静默无言。

    短暂的沉默后,陶轩然开口说道。

    “那种药物,虽然能够让人暂时获得超凡能力,但毕竟都是假象,这种超凡能力对普通人身体的负荷极高,最多也就一周的时间,药物的作用就会彻底弄垮身体,即便是一阶升格者,药效也只能持续不到半个月,唉,现在的她,比起植物人也没好过多少,呵,奇迹又怎么可能是免费的。”

    “待会儿把她送到我们的医院去,估计只能维持生命,其他的就没办法了。”

    爱恋瞥了一眼何玲,并没有太多感情流露,大概是见得多了。

    白歌一脸懵逼,刚才发生的事情超越了他的常识,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呵呵,刚才你也看到了吧,那就是我的超凡能力之一。”

    陶轩然难得主动开口说自己的事情,说不定也受了眼前一个人的人生就此断送的氛围感染。

    “我是创造者原型二阶的升格者,职阶的名字是。”

    ?

    听起来和杠精好像有点像。

    白歌暗自想到,有一说一,陶轩然平常说话,的确还挺刻薄的。

    “这个职阶的基础超凡能力包括语言挑衅,话术,演讲,总之大多是和语言交流有关,能够让升格者对语言的控制力异于常人。”

    扶了扶金丝眼镜,陶轩然又接着说道。

    “至于我的袭名,则是琉善,他是旧时代地中海生活的一位散文作家,创造了讽刺对话体小说这种文学体裁,我的两个主要超凡能力就是来源于此,你刚才看到的能力叫,可以通过对话这种形式,从他人身上获取信息。”

    白歌研究历史不多,更多的知识还是玩手游知道的,所以,对于陶轩然所说的这个人,他没有一点儿印象。

    “可惜我这么多年袭名度也只有一半,唉,超凡哪有那么容易掌控,不说了,我把这女人带去医院吧。”

    陶轩然将尼龙扎带剪开,和老霍一起,将何玲抱上了自己的小破车。

    白歌从二楼窗户看到车辆离开,有些感慨,准备今晚回去查查这个琉善到底是什么人。

    “陶老似乎还挺喜欢你。”

    爱恋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白歌身边,自言自语般地说道。

    “喜欢?没看出来啊?”

    白歌有些纳闷。

    “你还没看出来么,升格者的袭名可是十分重要的情报,没有人会特地将自己的袭名告诉他人的。”

    爱恋皱眉说道。

    “这”

    白歌无言以对,这么一想,确实如此。

    就连手游里,大部分升格者角色的袭名都仅仅只是猜测而鲜少有实锤,像陶轩然那样坦诚告诉白歌的,的确少见。

    所以,虽然陶轩然嘴上还是临时工临时工的叫,实际上已经把白歌当成队友了?

    这么一想,还有些小感动呢。

    “行了,别发呆了,难得拿到了线索,我们继续查查。”

    爱恋拍了拍白歌的肩膀,将他从莫名的感动中拉回现实。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