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二十六幕.将棋盘翻转过来
    “按照我们之前的调查,以及警方的档案,在西南省,以静江为主要据点活动的非法组织大体上有三个,这个我之前提过吧。”

    爱恋坐在床上,一只手玩着自己的发梢,轻巧地说道。

    “第一个叫江城商贸,表面上是一家经营进出口商品的商贸公司,实际上会走私一些高利润的奢侈品,偶尔也包括深渊遗物,我们上次抢的,就是这一家。”

    “第二个是桃源公司,这公司是一家中介公司,但实际上经营着包括地下赌场,黑市等非法产业,这个郭隆,隆哥就是这一家的。”

    “第三家则是古井实业,这家公司曾经投资过江北区的工厂,嗯,就是之前用作仓库的那些,现在主要靠卖巧克力赚钱,当然,地下的生意也有。”

    “等等,巧克力?”

    白歌不太明白,非法组织和巧克力有什么关系。

    “在这个时代,巧克力这种糖果产业可是暴利,比贩卖违禁药品要赚得多,风险也更低,为什么非法组织不能卖巧克力?”

    爱恋理所应当地反问道。

    “您继续,爱恋大小姐。”

    白歌老实地闭嘴。

    “嗯,这三家非法组织在西南省已经存在了十年以上,在五年前最混乱的时候,甚至出现过当街械斗的情景,当然,这也是我看档案写的。”

    爱恋仿佛无奈般说道。

    当街械斗?

    这么乱?

    白歌回忆了一下自己在静江生活的五年时光,好像完全没见过这样的事情。

    人民生活安居乐业,这才是静江的画风才对哇。

    “为什么明明知道这些是非法组织,还不将其取缔?”

    白歌又忍不住问道。

    “这个嘛,理由有两个,首先是五年前,这些非法组织大概触犯到了哪位升格者,被从上到下薅了一遍,直到今天都没办法形成气候,只能小打小闹,不足为惧。”

    爱恋松开了捏着发梢的手,稍稍坐正了一些身体。

    “另外嘛,根据当时的调查,在这三家之后,还有一家隐藏更深的非法组织,上头一直想放长线钓大鱼,一网打尽,所以才对他们的存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升格者”

    白歌脑补了一下电影剧情,归隐田园的升格者被当地非法组织惹恼,一路提着小混混的脑袋杀到老大的面前,把对面全都打服,好像还挺带感的。

    瞥了白歌一眼,爱恋略微叹息,又继续开口。

    “老实说,如果只是单纯的赌场,黑市,走私,是不归我们深渊遗物事务司管辖的,那是警察的事情,最多也就发现深渊遗物的时候我们出场收容一下。”

    但是,她指挥白歌倒了一杯水,像猫咪一般噗嗤噗嗤喝完后,才继续说道。

    “这次的事件牵扯到了升格者,嗯,虽然只是拥有升格者能力的普通人,可那个药剂还是不能忽略。”

    “这个药剂是非法组织,呃,桃源公司那边的,他们弄这个做什么?”

    白歌顿时联想到了很多种可能性。

    假如这种药剂能够批量生产,那岂不是相当于可以在短时间内迅速培养出一大批拥有升格者超凡能力的大部队,落在非法组织手里,可能会对社会秩序造成很大的危害。

    又或者桃源公司单纯只是拿到了这一批货物,准备转手出去,为了验证效果,于是给了那位柜员。

    比起违禁药物或者古董什么的,这种药剂显然更加值钱啊。

    之前陶老说亚森·罗平的单片眼镜在黑市能卖到七十万,对应制成的升格之虹应该也差不多,换算一下,培养一名二阶升格者的最低成本就是七十万。

    而这药剂,能够让人直接拥有二阶升格者的能力,虽然对普通人副作用明显,但若是本身就培养了一些一阶升格者的话,完全可以用来临时提升战斗力。

    只要价格合适,白歌觉得肯定会有人想要。

    与其自己用,不如卖掉,如果他是对应的犯罪者,大概会如此考虑。

    “嗯,那些先不提,我怀疑的是,这些药剂与那位不知名的四阶升格者有关。”

    将水杯放到书桌上,爱恋听完白歌讲述自己的思路,倒是有些满意。

    “学校那个?”

    白歌自从那天之后,就再也没有听爱恋提起过相关的事情,如果不是曾经身处密室之中,他可能都会以为那只是自己的幻觉与梦境。

    不过很奇怪的,在那之后,白歌和爱恋正常上学,并没有遇到升格者的试探或者攻击。

    这种感觉很微妙,就好像身边熟悉的某人其实还有另一面一般。

    但既然爱恋之前没有提起,白歌也就不多嘴问了。

    知道的越多,不知道的就越多,白歌最近越来越有这样的感觉。

    白歌啊白歌,有时候还是笨一点好。

    他心中想到。

    “虽然现在不知道这种药剂是如何制作出来的,但肯定和升格者脱不了关系,静江的非法组织中,鲜少有升格者,就算有,一阶的升格者也不具备制造这种药剂的能力啊,去给这些浇浇水。”

    爱恋一边让白歌给自己窗边的绿植浇水,等他回来之后,才继续简单分析道。

    “换句话说,这其中,至少有一名三阶或以上的升格者参与,而正巧,我们在学校遇到了一位很可能有四阶的升格者,我不相信过分的巧合,这两者之间,应该有某种联系。”

    “你的意思是,那个四阶升格者制造了这种药剂,贩卖给非法组织牟利?”

    浇水之中的白歌忽然灵感一闪,想到了另一种可能性。

    “又或者,他本身就是这些非法组织背后的领导者?”

    在表象之下,或许还有真相?

    “五年前,一位升格者来到静江,由于非法组织触犯到了他而遭到了巨大的打击,一蹶不振,同时,这三个非法组织的背后,还隐藏着一个势力很强的非法组织,这两点导致了静江的非法组织暂时没有被铲除。”

    爱恋沉声说道。

    “但如果将棋盘翻转过来,非法组织的幕后黑手,正是考虑到了这些,才故意做出那样的事情呢?”

    事情的表象是爱恋之前说的非法组织的情况。

    而事情的真相,如果这都是非法组织的管理者为了存续而做的布置

    五年前,一位升格者来到静江,接管了这里最大的非法组织,他与其他三个组织产生了激烈的冲突,最终导致三者被极大削弱。

    这样的结果,导致了三个非法组织免于了被完全根除的命运,同时,也纳入了那位升格者管辖的组织的掌控中。

    “城里人的套路好深啊。”

    白歌忍不住感慨。

    搞这种非法组织的,心都脏。

    白歌作为一名热爱和平的正义好市民,对这种行为表示唾弃。

    说得他都口渴了,白歌又用杯子打了半杯水,刚凑到嘴边,又忽的有些疑惑。

    “不过四阶升格者,已经很厉害了吧,没想到竟然还会参与非法组织?”

    在白歌看来,四阶已经是很遥远的事情了,这种水平的升格者屈居在小城市弄这些,就像是世界级的短跑健将参加小学生运动会一般,有种用牛刀杀鸡的感觉。

    “大部分升格者的行动目标无非是顺着升格之链前进,在晋升的过程中,金钱是必不可少的,对应位阶的历史残片可不便宜,很多甚至没办法用金钱来衡量,用钱买的只是换取那些东西的前置事物而已。”

    “假如是四阶升格者,至少有三个袭名,晋升五阶所需要的历史残片的位格很高,属于极端稀缺,即使在国家层面,也是战略物资。”

    “就算是三阶升格者,想买到符合四阶位格的历史残片,除了金钱,也需要更多。”

    “另外,还有一些属于升格者的特殊的理由,会让他们做出一些常人难以理解的事情,这些你之后会知道的。”

    爱恋解释了两句,没有深入。

    不,我不想知道。

    白歌在心中默默摇了摇头,同时咕噜灌下一口凉水。

    “等下,按照这个思路,继续追查下去的目标,就变成了找到那个隐藏在幕后的非法组织,还有揪出那个升格者了吧。”

    从这个话题跳过,他理顺了思路,又提出了新的疑问。

    “那么我们接下来是要搜查整个静江寻找类似的服用过药剂的人进行的犯罪案件,还是直接去查那些非法组织家里的水表?”

    “不,有个更简单有效的办法。”

    爱恋不慌不忙地说道。

    “升格者生产这些药剂,势必要将其出售换取金钱,而寻找靠谱的买家是一个麻烦的事情,伴随着这起盗窃案的告破,药剂暴露,这些家伙也会更加慎重,更加难让货物出手。”

    “?”

    听到这里,白歌已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所以,没有买家,我们帮他们制造一个不就好了。”

    她微微一笑,指了指白歌。

    “是时候让你晋升了,作为一名怪盗与非法组织接触,购买药剂,听起来不错吧?”

    闻言,白歌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这家伙,是要钓鱼执法啊。

    “咦,等等,我,晋升?”

    才反应过来爱恋的意思,白歌愣住了。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