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二十八幕.草莓味
    翌日。

    从昨夜开始,静江下起了小雨。

    尽管大崩坏之后,整个星球的气候都产生了改变,但对于诸夏联邦而言,九月中旬依旧是夏末初秋的时节,不,或许应该是反过来,人们裁定了四季,才制定出对应的历法也说不定。

    淅淅沥沥的雨冲刷街道,水洼映射着街景。

    阴霾遮蔽了阳光,将气温降下来的同时,也为城市蒙上了一层水雾。

    白歌打着伞,走在雨中。

    “明明昨天天气还挺不错来着。”

    他喃喃自语,雨幕让白歌的情绪也低落了不少。

    来到爱美整形医院,白歌看到了里面正在织围巾的老霍。

    “老霍,中午好啊,这么早就开始打围巾了?”

    白歌收起雨伞,打了个招呼。

    “嘿,来了啊,这围巾是隔壁家小孩的毛衣,因为小了所以我就帮忙拆成围巾。”

    说罢,老霍眯着眼睛,似乎在笑,又似乎没有。

    “今天看起来不错。”

    他上下打量了一番白歌,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

    “不错?”

    白歌瞥了一眼医院镜子里的自己,并没觉得与昨天有什么不同,他走上二楼,爱恋和陶轩然已经等待在这里了。

    颇有种临刑的感觉。

    “准备好了吗?”

    爱恋问了一句。

    “我说没准备好,难道还能等明天吗?”

    白歌自嘲了一句。

    “看来你准备好了。”

    陶轩然扶了扶金丝眼镜,从公文包里掏出了一瓶枇杷露大小的药剂。

    那药剂瓶身透明,可以看到里面散发着绚丽微光的黏稠液体。

    他将药剂放到桌上,那基底为黑色的液体流光变幻,显示出星云般瑰丽的颜色,就像白歌只能在旧时代电影中看到的,现在人类已然无法触及的银河与群星。

    白歌理论上并非第一次见到,但还是为这色彩感到惊异。

    这就是升格之虹。

    让人类步入超凡的药剂。

    制作方法名义上是各个势力的最高机密,实际上,能够生产升格之虹的组织并不少,在极度缺钱的时候,有些组织甚至还会售卖储备的升格之虹来换取资金。

    比如泛西海商业共同体,每年就会进行升格之虹的配额拍卖,那些有钱的富翁便会花钱拍下,让自己的后代成为升格者。

    升格之虹的名字由来便是源于那璀璨的星光。

    “这是升格之虹,编号zx-070035,嗯,当然,你不用记这个。”

    爱恋提了一句。

    “我喝了这个就能晋升?”

    说实话,白歌还是没什么实感。

    一般的小说电影里,主角升级总是要经历一番修行,锻炼,再不然就是濒死体验,像这样一瓶药剂就能摇身一变成为更强的升格者的情况,怎么想都不太合理。

    “呵呵,当然不行,这只是普通的升格之虹,还没加入历史残片,你要是喝下去,不会有任何变化。”

    陶轩然冷笑了一声。

    “用于晋升二阶的药剂需要现场调配,历史残片很脆弱,溶入升格之虹之后如果没有被服用,那么不到一个小时就会彻底消散,哦,深渊环境除外,历史残片在深渊里能够保存很久,所以对于一些高价值的历史残片,最好的保护方式就是将它们留在深渊里。”

    一边解释,他一边又拿出了那个装着单片眼镜的小盒子。

    将有着亚森·罗平历史残片的单片眼镜取出来,陶轩然将其交给了爱恋。

    就在白歌好奇要怎么提取出历史残片,该不会要把那单片眼镜直接丢进升格之虹里让自己喝下去的时候,爱恋抓着单片眼镜的手合拢,用力。

    咔嚓——

    单片眼镜就这么被捏碎了。

    捏碎了。

    “?”

    这是不是有点太简单粗暴了?

    白歌的疑问很快就被爱恋再度摊开的掌心中的事物给打消了。

    那是一团星光。

    白歌知道这个比喻有些奇怪,但一时间,他也想不出其他的形容。

    爱恋小小的掌心里,除了有碎成好几块的单片眼镜残骸,就是那微微闪烁的光团。

    光团并非纯色,白歌能看到里面如同遥远星云一般五光十色的斑斓。

    “给。”

    爱恋将这团星光递回给陶轩然,他拿起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抽出来的镊子,轻轻拾起那一簇星云,又拧开升格之虹的瓶盖,将其放入瓶中。

    噼啪——

    白歌似乎听到了火花飞溅的声音。

    那团星光落入瓶中,就像是流星划过夜幕,在幽深的液体中一闪即逝,星辉与原本的虹光逐渐融合,缠绕,构成了令人迷醉的光彩。

    仔细观察,白歌发现整瓶药剂此刻略微发白,就像是一块黑曜石上点缀着无数星尘,而且奇妙的是,无论从哪个角度看,瓶子里液体的星光都是不变的。

    “给,这就是你的升格之虹。”

    陶轩然将其推到白歌面前。

    “这东西味道怎么样?”

    白歌突发奇想。

    “草莓味,说不定还有少女的芬芳呢。”

    爱恋白了他一眼,又催促道。

    “还搁这磨蹭,快喝。”

    “哦。”

    白歌应了一声,拿起瓶子,脑子里闪过一些奇奇怪怪的念头,接着抬起头,将瓶子里的升格之虹灌进嘴里。

    后悔了,不是草莓味的。

    白歌最开始的念头是这个。

    很难描述这升格之虹的味道,因为比起液体,这更像是掺了沙子的果冻。

    细碎的触感摩挲着白歌的口腔,顺着喉咙流入胃部,若是换做平时,白歌肯定早就已经吐了出来并去洗手间疯狂漱口。

    但他忍耐着不适,将一整瓶升格之虹都吞咽了下去。

    刚刚放下瓶子,白歌就感到一阵眩晕。

    他抓住了不知道谁伸过来的手,被搀扶着缓缓坐到沙发上,视野里,无数的画面闪烁。

    夜色里,头顶半高丝绸礼帽,白手套,持木制手杖,着黑色长礼服,戴着单片眼镜的男子正穿行在雾气缭绕的街道中,油灯黯淡的光辉照耀路面,却照不出他的容貌。

    男男女女盛装出席的晚宴上,英俊潇洒的男子与上流社会的贵族们侃侃而谈,引得那些热情的少女们纷纷投注目光,月光下,男子与公爵夫人翩翩起舞,气氛暧昧。

    阴暗的屋子,哭泣的女人,一名刚刚失去父亲的孩童沉默不语,他静静观察着人们的一举一动,那视线冷漠,坚忍,仿佛能穿透人心。

    白歌如同旁观者一般审视着这些画面,忽然发现,画面里的男人,有着和他一样的脸。

    不,那男人,有无数的面孔。

    舍弃了名字,出身,家人,甚至长相。

    以华丽的手段行窃,搅动乱世风云的怪盗。

    这就是亚森·罗平。

    白歌意识苏醒,自己仍然处在爱恋家的客厅,倚靠在沙发上。

    手上传来温暖的触感,他稍稍侧过脑袋,发现自己从刚才开始,就紧紧地抓着爱恋的手。

    “不好意思”

    就在白歌想要道歉,松开手掌的时候,他感到了一丝来自脸部的瘙痒。

    另一只手轻轻触碰脸颊,白歌却摸到的是硬质而粗糙的表面,就好像一张面具。

    瘙痒感越来越强烈,白歌忍不住两只手都放到脸上。

    很快,他就摸到了,在自己耳部发际线的末端,似乎有一个缺口,就好像,这张脸只是一张面具,随时都能摘下来般。

    没有想太多,白歌手指嵌入那翻起的缺口之中,猛地用力。

    嘶啦——

    白歌将自己的脸撕了下来!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