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二十九幕.他在狂笑
    !

    剧痛从白歌的脸上传来,那是真正撕心裂肺,仿佛被活剥了皮一般的疼痛。

    “白歌,喂,你没事吧?”

    他听到爱恋略显焦急的声音,这位炼金人偶站了起来,将白歌按回沙发上,能感受到她动作之间的困惑与不安。

    “陶老,这是什么情况?”

    “这不对劲。”

    “废话,他都这样了那还对劲才怪呢!”

    爱恋和陶轩然对话的声音传入白歌的耳中,显得有些遥远。

    白歌能感受到某种炽热的液体流淌在自己的脸上,手上,他知道,那是血液。

    他怎么也不明白,一个人到底要受了多大的刺激,才会把自己的脸皮撕了下来。

    但莫名的,这痛楚之中,白歌有一种畅快的感觉。

    就像是一直以来压抑的躁动终于被释放出来一般。

    “呵呵”

    他嘴角微微翘起,竟然开始狂笑。

    “呵呵,哈哈哈哈”

    笑声放肆,回响在爱恋家的客厅里。

    “糟了,是不是味道太冲把脑袋给烧坏了。”

    陶轩然扶了扶金丝眼镜,他戴上手套,按在白歌的血肉上,检查了一下白歌的瞳孔,有些微涣散的迹象,不过问题不大。

    “还能这样?”

    爱恋从洗手间拿来了一条毛巾,将白歌身上的血液拭去,但她轻轻一抹,就发现那些血液立刻蒸发消失,没在白歌的衣服,自己手上的毛巾上留下一点儿痕迹。

    “好奇怪,这不是真正的血。”

    就在这个时候,白歌猛地起身,就连爱恋都没办法制止他的动作。

    被撕破的脸,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结痂了。

    只是,那伤疤过于特别。

    就像是戴上面具一般,放射状的深色疤痕覆盖在白歌的鼻子以上的脸上,就像是小丑,又像老电影里的游侠。

    与此同时,白歌的身高开始变化,迅速蹿高到一米九,又骤然缩小到了一米五不到,他的体型也同时膨胀收缩起来,时而像个两百公斤的肥宅,时而又仿佛营养不良的瘦猴。

    他像是老人,小孩,青年,甚至显出几分少女的模样。

    “哈哈哈哈哈——”

    白歌狂笑,他的笑声如同老人,又像孩童,仿佛男子,亦如女性,他似乎很享受这种变化的感觉。

    “害,没办法了,只能用那一招了。”

    爱恋叹息一声,随后抄起了厨房的擀面杖。

    哐当——

    擀面杖打在白歌的后脑,发出清脆的响声。

    白歌的笑声戛然而止,他失去意识,晕了过去。

    傍晚。

    宁江。

    紫金山天文台。

    这座以旧时代最为著名的同类建筑命名的天文台在夜晚尤为繁忙。

    “捕捉到梅西耶编号pabc609的目视星等变化,亮度剧增,推测是完成晋升仪式,已经服下了升格之虹。”

    “观测到梅西耶编号ha202黯淡了下来,不,它直接陨落了!”

    “报告,今日梅西耶编号ene023并没有发生异动,一切正常。”

    天文台的主观测大厅里,类似的话语偶然响起,有关的观测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在大厅前方,一片巨大的,黑色背景的屏幕上,漫天繁星正在闪耀着。

    这是周天星图,显示的是紫金山天文台观测到的整片。

    每一颗星辰,都被标注在梅西耶编号体系下,由全球的四大天文台共享数据,这些星辰的出现,灿耀,黯淡,陨落,便代表着一位升格者的一生。

    程光是天文台一名普通的观测员,负责监测第六星域的星辰变化。

    他拿起自己的搪瓷杯,喝了口泡了枸杞的茶,将视线移回自己面前的那块屏幕上。

    一般而言,对的观测工作相对枯燥,除非有什么大事件发生,不然好几个晚上没有任何变化才是常态。

    至于传说中升格者大战导致的流星雨,程光反正是没见过,也没在记录里看到过。

    就在他刚刚放下茶杯的时候,程光面前的屏幕,骤然出现了变化。

    在两颗稍微明亮的星辰之间,出现了一个光斑。

    程光揉了揉眼睛,仔细观察,进行比对。

    一分钟后,他才终于确认,这是一颗全新升起的星辰。

    “第六星域,出现一颗新星,亮度微弱,按照目视星等公式计算,是六等星!”

    程光急忙报告道,同时又忍不住看了一眼那一颗星星。

    六等星是全天最黯淡的星辰,也是肉眼能捕捉到的最暗的星星,当然,在之中,六等星就是真正最微小黯淡的存在了,即使程光在天文台工作了五年,也从没听过有新星被标注为六等星的报告,这样的亮度,大多都是一些迟暮的老升格者。

    “了解,综合星域,亮度等数据,暂时将其编号定为un511,后续将持续对其进行观测。”

    程光的小组长很快给出了答复。

    应了一声,程光为其输入了un511这个代表未知阵营升格者的梅西耶编号。

    观测大厅的星图中,un511的标志闪耀了半分钟,随即黯淡下去,与其他星辰无异。

    程光又恢复到原本的工作之中,对他而言,这只是紫金山天文台日常的小插曲而已。

    醒来的时候,白歌看见的是不认识的天花板。

    不,这个天花板我认识不是爱恋家的吗?

    白歌猛地爬起来,举目四顾,是朴素得不带一点儿少女气息的房间,只有窗台的绿植和那一架天文望远镜,让白歌稍稍安心下来。

    爱恋穿着两件式秋装睡衣,耷拉着有着小熊图案的拖鞋,正坐在书桌前,专注地在黑色封皮的笔记本上书写着什么,听到床上的动静,她放下笔,侧过脑袋来。

    “你醒了?手术很成功,你现在已经是女孩子了。”

    “?”

    白歌下意识掀起被子往下看。

    该有的都有。

    这个女人怎么这么坏呢。

    “我睡了多久?”

    白歌稍稍回忆了一下喝药时候的事情,当时是午饭过后,现在外面天都已经黑了。

    “现在是凌晨一点,你大概也就睡了十二个小时不到吧。”

    爱恋看看手机答道。

    “艹我体力溢出了。”

    白歌第一反应是自己早知道应该先把手游体力清掉的。

    听到他的话,爱恋一愣,随即带着一丝微不可查的笑意合上笔记本,转过身子,面对白歌。

    “你还记得你晋升的事情吗?”

    爱恋这么一问,白歌脑子里忽然就窜出来他撕开自己的脸,血流满地的画面。

    他急忙伸手一摸。

    然而脸上并没有任何伤痕的触感。

    “给。”

    爱恋适时地递了一面小镜子给白歌。

    “谢谢。”

    白歌拿起镜子,看了看里面的自己。

    外表没有任何变化,什么被撕破的脸,什么伤口,都不存在,只有那一双黑色的眼眸,似乎变得更加深邃了,其中甚至能捕捉到点点星光。

    “晋升二阶,都是这个样子的吗?”

    白歌还回了那颇具少女感的化妆镜,同时问道。

    他也不清楚真正的升格者晋升该是什么样子,不过如果真的都是那么混乱,爱恋暂且不提,陶轩然肯定会告诉自己的。

    “不,晋升二阶并不会产生那么强烈的反应,白歌。”

    爱恋轻声说道。

    “你是特别的。”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