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三十幕.人格面具
    夏末初秋的凌晨一点,在同龄漂亮女孩子的床上,被穿着单薄睡衣的对方说“你是特别的”,怎么看都是极为暧昧的场景个鬼啦。

    “特别的?什么意思?”

    白歌连忙爬下床,都没注意到被子是不是有爱恋的香味,他身上还穿着白天的衣服,看起来并没有人帮他更换。

    嗯?衣服上干干净净,没有血迹,这是怎么回事?

    白歌看了眼自己的衣服。

    “简单来说嗯,解释起来好麻烦,我还是让老霍来说吧。”

    爱恋想了想,站起身,让白歌跟着来到了客厅。

    “哟,醒了啊,看起来精神不错。”

    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连续剧的老霍还在削水果,他打了个招呼。

    “要吃苹果吗,新鲜产的,又脆又甜。”

    “不、不用了,谢谢。”

    白歌略显茫然地坐下。

    “老霍,我到底是怎么了?”

    “呵呵,你服下了溶有亚森·罗平历史残片的升格之虹,成功晋升为了二阶升格者,职阶是。”

    老霍将一个苹果递给爱恋,自己放下水果刀,用纸巾擦了擦手。

    “但是在你晋升的过程中,出现了相当奇怪的现象,老实说,我也是第一次见到,不过深渊遗物事务司这边有多年的资料积累备案,所以我姑且查到了你现在的状况。”

    “什么状况?”

    白歌好奇地问道。

    “在说你这个之前,要先了解一下历史袭名与升格者之间的关系。”

    老霍下意识想掏烟,但看看爱恋,又缩回了手。

    “你知道的,升格者想要尽快变强,获得更多的超凡能力,晋升到下一阶段,获取第二个袭名,最快的方法就是参考自身历史人物的经历进行效仿,令自己和那一位的命运高度重合,这也是为何阴影原型大部分升格者都倾向于成为罪犯,不仅仅只是能力适合犯罪,更是袭名要求犯罪。”

    他又拿起了一个苹果,水果刀灵活地将果皮削下,连成一条。

    “但如果过于沉沦于历史残片的宿命中,升格者很容易失去自我,甚至堕落为深渊怪物,所以,这个界限相当微妙,对于袭名程度,自己和历史之间关系的把握,便是升格者袭名快慢的重要因素。”

    “意思是我想要尽快变强,就得模仿亚森·罗平的事迹,但是又要和他有所区别?”

    白歌有所理解。

    “嗯,不过在这种情况下,有一些升格者十分特殊,他们因为各种各样的缘由,在体内诞生了类似于人格侧面,或者说虚拟人格的东西,这是他们意识的侧面,通过让这个人格来完美继承历史残片中的命运,他们就可以在高度保持自我的前提下,以最快速度与历史残片融合,直至完全袭名,能够进行下一阶段的晋升。”

    老霍飞速削完了这个苹果的皮,将其递给白歌。

    听着他说话的白歌下意识接过了苹果,咬了一口。

    嗯,的确,又脆又甜。

    “从这个角度,这人格侧面就与历史残片高度绑定,这样的升格者在使用超凡能力的时候,就像是戴上了一个面具一般,因此,在官方资料里,这种特质被称为。”

    老霍擦干净水果刀,似乎并没有给自己也来一个的意思,又继续说道。

    “当然,如果仅仅只是人格侧面,那么这也就是一个难度颇高的技巧而已,关键是,大部分非自我意志产生的人格侧面,都会在性格上出现一定程度的缺陷,比如有的人会出离愤怒,有的人则会过分谨慎,伴随着这些性格缺陷,其自身的能力都会有所变化,大概这也是等价交换吧。”

    他笑了笑,看向白歌。

    “呃,等等,这个意思是我有双重人格?”

    白歌原本还啃着苹果,意识到这一点后,手里的苹果也不香了。

    自己喝了一瓶药,就喝出了精神分裂?

    “不,准确的说,你是拥有这个天赋,是天生的升格者。”

    老霍往后靠了靠,整个人陷进沙发中。

    电视里的连续剧告一段落,饮料的广告插播进来。

    “而如果我们没有看错,你的,应该是。”

    “?”

    疯狂?

    好家伙,自己不但精神分裂,还变成了疯子?

    猫猫叹气jpg。

    “不用担心,那只是你在使用超凡能力的时候才会出现的,而且也不像刚晋升时候那么剧烈,所谓的也不是那种癫狂的状态,更像是超越常识的大胆与行动力,我觉得还挺不错的。”

    爱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手里的苹果啃得只剩一个果核,她拍了拍白歌的肩膀,让他不用太在意。

    “而且,不就是要一点才更好吗?”

    “好像说得有点道理才怪啦。”

    白歌回想起自己当时的心理状态,竟然意外地平静,明明做着那么离谱的事情,却并没有感到恐慌或者不安,当然,虽然一直在笑,但也不觉得愉悦与欢乐。

    就像是,认为一切理所应当,无论多么离奇的事情,也能简单接受般。

    从这一点来看,就像是对心理素质提升的究极强化版一样。

    大概在疯子的世界里,没什么是能够让自己的吃惊的吧。

    完球,自己怎么在思考疯子的想法。

    白歌回过神来。

    “只要不影响正常使用能力就行,放心,我查过案例,这种有的升格者基本上都是各自阵营的佼佼者,这么一想,你将来也会是个大人物啊,是不是还有点小激动呢!”

    老霍语重心长地说道。

    我可不想当大人物。

    白歌暗自吐槽。

    “对了,你现在恢复正常了,应该能感受到身体的变化了吧?”

    爱恋又问道。

    “唔”

    白歌静下心来,脑子里自然而然就出现了一些过去从未接触过的知识与技能,这些技能不似课本里的文字般生涩,而是如同白歌已经掌握多年般熟练。

    他思维之间,脸部忽然发生了变化。

    骨骼微妙改变了结构,肌肉和皮肤蠕动,整个人稍稍变大了一圈。

    转眼间,白歌已经不见了。

    沙发上,是另一个老霍。

    “嚯,还挺像的。”

    真正的老霍摸了摸下巴,仔细端详着“老霍”。

    “这应该就是亚森·罗平袭名的超凡能力吧,记得他时常变装成其他人的模样混入目标地点,易容术惟妙惟肖,因此也有‘千面人’的绰号,自此,以假乱真的变装技术就成为了怪盗的标配。”

    爱恋在白歌沉睡的时候查阅了不少相关资料,此刻也饶有兴趣地凑近过来,吐息令“老霍”略微不适。

    转眼间,“老霍”又变回了白歌。

    “你这个变化,只是脸部的还是连身体结构都能改变?”

    爱恋兴致勃勃地追问着。

    “这个,应该身体结构也能在一定程度上模仿吧,不过只有外表而已。”

    白歌迟疑地答道。

    总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好玩哎,那,白歌,你试试变成我?”

    爱恋双眼放光地说道。

    “?”

    白歌头上冒出了问号。

    这个女人,不对劲。

    “不可能,不可能,我白歌今天就是从这里跳下去,也不可能变成女生的!”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