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三十二幕.没有最弱的袭名,只有最弱的升格者
    周一。

    体育课。

    “加油,加油!”

    呐喊助威的声音此起彼伏,球场上,双方正在进行激烈的交锋。

    只见软式排球被一名男生姿势略显失衡地垫起,随后,一名短发女生微微蜷曲身体,随后猛地弹起,扣杀,那柔软的排球就这么越过拦网的两人,以极高的速度落到了地上,体育老师的吹哨代表了得分,令一半的学生微微欢呼起来。

    快乐是他们的,白歌什么都没有。

    静江高中的体育课,大体上都是放养的。

    除了锻炼体能,进行长跑,短跑等训练外,剩下的时间大多都是自由活动。

    只不过今天不知道为什么,身为班长的竹霜降主持了一场排球比赛,每一边三男三女,将班级分成了两个阵营对抗。

    刚才展现出惊人扣杀能力的,就是竹霜降本人。

    这才是真正的成绩优秀,运动万能,家里有钱的大小姐。

    班上男生们私下交流中妄想对象排名第一的存在。

    白歌平日里没有展现过运动天赋,此刻就像其他人一般,坐在树荫底下旁观比赛。

    至于男生们妄想对象排名第二的家伙嘛

    “爱恋今天好像不太舒服呢。”

    “她好像身体一直不太好吧,都没办法剧烈跑步。”

    “据说是有哮喘,真可怜。”

    隔壁的女生们偶然聊到了和白歌类似,坐在对面后半场树下看着比赛的爱恋,言语间都带着怜惜。

    “?”

    原来爱恋的人设是这个样子吗?

    这是哪里来的病弱美少女?

    不知道若是白歌告诉她们,看起来楚楚可怜的病弱少女爱恋可是能面不改色用机关枪突突突掉五个持枪的非法组织成员的存在,她们会作何感想。

    白歌打了个哈欠,的能力可不包括不用睡觉,他昨晚回房之后,差不多到四点才睡觉,在得以见到凌晨四点的静江后,也导致今天一早上都萎靡不振,像极了纵欲过度的年轻人。

    早上许诺看到,又调侃了一番白歌的体力,让他晚上买点猪腰子吃,多补补。

    也不是不可以啦,白歌还挺喜欢吃爆炒猪腰的,就是自己做得不太好吃,不然买了让老霍来做?反正今晚要去开会的。

    白歌发觉自己已经很习惯在爱恋家吃饭了。

    竹霜降还在球场上大杀特杀,就连男生都难以抵挡其攻势,呃,除去一些只是单纯想看少女美好曲线的猥琐家伙之外,这帮人完全就是在陪着竹霜降玩的样子。

    这现充的光芒实在太过耀眼,白歌站了起来,装作去上厕所的模样,溜到远离操场的角落里,这边再往外就是一片有着诸多学校传说的小树林,平常鲜少人经过。

    距离下课还有半节课,他决定在这里消磨时间。

    坐在长椅上的白歌没有掏出手机玩手游,而是悄悄摸出了一副扑克牌。

    扑克牌在他手中快速切牌,拉牌,白歌熟练地俨然像旧时代电影中的赌神。

    说来有些惭愧,这是白歌昨夜思考了一段时间后,决定用自己的超凡能力开发出的新用途。

    老霍在昨夜白歌改变样貌的时候,曾经对白歌说过。

    “同阶升格者之间的能力没有高低强弱之分,只有使用者的强弱区别,没有最弱的超凡能力,只有最弱的升格者。”

    言下之意,就是表面上的超凡能力仅仅只是开始,想要在升格者这条路上精进,就必须开发自身的潜能。

    这一点,白歌也并非完全没有感触。

    比如在面对那位掌握了能力的柜员时,白歌就发现,她竟然能够通过催眠自己来挣脱田虹的威慑。

    原本,白歌以为只能对他人使用,没想到还有自我催眠这一手。

    在事后想想,其实自我催眠也是能够理解的用法,但想到这个用途,并且在危急的时候顺利用出来,就需要锻炼了。

    这就是对超凡能力的挖掘运用。

    因此,白歌在认识到这一点之后,就开始思考自己的那些庞杂的职阶能力可以做到什么。

    在想到老旧电影里的场景后,白歌选择了扑克牌。

    简单来说,就是使用扑克牌作为武器的能力。

    一方面是开发自己的能力,另一方面,那个的事情,还是让白歌有些忌惮,他得找到能掌控那种状态的办法。

    “这边没什么人,要不尝试一下?”

    白歌敏锐的感知告诉他周围没人,手中变换切牌的他想了想,随即手腕一抖。

    嗖——

    一张扑克牌猛地从他手中飞出,划出一道漂亮的轨迹,击中了不远处的一棵银杏树。

    纸质的红桃k轻飘飘地打中树干,落到地上,没能如白歌所愿般直接插进树皮里。

    “是不是力度不够?”

    白歌对于扑克牌的操控已经极为精妙,在这有微风的环境下还能准确击中想要命中的位置已经实属不易,而更进一步,看来的确需要练习。

    他思考片刻,手中的扑克牌再度飞出。

    啪——

    这一次,方块九倒是以纸牌的边沿击中了白歌瞄准的位置,但角度略有偏差,仅仅靠着纸牌的硬度,没办法留在树干上。

    想要让纸牌这种相对软质的物体插进坚硬的树干中,不但需要瞬时强大的力量,还需要角度与速度,只要能够满足那些条件,就像柔软的书页能划伤手指一般,扑克牌也可以嵌入树干中。

    “嗯”

    白歌想了想,又看看周围,脑中模拟了好几次投掷的过程。

    下一刻,右手手腕以拖拽出残影的速度抖动,一张扑克牌高速飞出。

    噔——

    伴随着清脆的响声,那纸牌笔直地插进了银杏树的树干里。

    “!”

    白歌急忙站了起来,凑近到那张黑桃a的扑克牌旁边仔细观看。

    纸牌的一角稳稳当当地嵌入了银杏树的树干,白歌试着将其抽出来,没想到也得花一番力气才行。

    当然,由于强烈的冲击,纸牌的那个角已经变得软烂,没办法再用了。

    “熟能生巧,还是得多练练。”

    白歌觉得这种冲击力已经足够应急,最主要的是纸牌本身方便携带,而且常人看来没有危险性。

    至于更主要的原因,当然是逼格了。

    试想一下,到时候白歌穿着纯白的礼服,丝绸高帽,戴个单片眼镜,举手投足之间,飞出一张扑克牌将敌人击倒,是不是有点小帅。

    也更符合怪盗的特征。

    再不济,白歌还可以靠表演扑克牌魔术来赚点零花钱。

    不愧是我。

    白歌还给自己设计了挺多进阶运用,比如移动中掷牌,左手掷牌,左右开弓,长距离掷牌,让纸牌长时间滞空,对空中飞行的纸牌进行投掷使其改变方向等,留着以后慢慢练习。

    他正准备将扑克牌收起,回到操场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

    “你在这里做什么?”

    白歌打了个冷颤,回过头,才发现是爱恋。

    “你怎么走路没声音的?”

    他谴责道。

    不得不说,炼金人偶这种隐匿起来可以完全不呼吸,走路还基本没声音的存在,即便对感知敏锐的而言,也是相当棘手的存在。

    难怪泛西海商业共同体要大力发展炼金人偶作为武装威慑力量。

    “我就是实验一下自己的新能力。”

    白歌简单解释了两句自己有关自己的能力在扑克牌上开发的创意。

    “噗——”

    爱恋一幅忍俊不禁的模样。

    “你想笑就笑吧”

    白歌抽了抽嘴角。

    “不,我们是专业的监察官,一般不是遇到特殊情况不会噗哈哈,扑克牌”

    这个女人最终还是笑出了声。

    白歌也不知道到底扑克牌戳中了她哪里的笑点。

    笑了足足一分钟,爱恋才捂住肚子,揉了揉已经变得僵硬的脸。

    “你想开发能力的心情我能理解,但好歹这里是学校,有可能会有那位身份不明的升格者,你就这么大大咧咧地在这角落试验能力,是不是有些不太妥?”

    爱恋笑够了,稍稍严肃一点提醒道。

    “你说得很有道理。”

    白歌愣了愣,自己确实有些过于疏忽了,尽管能感知周围,但学校里可能存在的那个升格者可比自己要高阶,说不定掌握了更强的隐藏气息的手段。

    想到这里,白歌又后知后觉的开口。

    “你是为了提醒我这个才过来的?”

    “别自作多情,我是来这个的。”

    她掏出了手机,就这么坐到旁边的长椅上,开始打起了手游。

    “平常在教室里也不方便拿手机出来,只能趁着这种时候摸摸鱼了,正好,你帮我把把风。”

    解释了一句,爱恋便开始做例行的日常。

    白歌一时不知道该不该回去。

    看着爱恋熟练刷起了图,白歌正犹豫的时候,看到一个人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是竹霜降!

    ps:这章也差不多三千字,继续求一下推荐票~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