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三十三幕.我那边还蛮大的
    这可真是太巧了!

    白歌忍不住在心里吐槽道。

    自己摸鱼也就算了。

    还遇到了爱恋也来这里摸鱼。

    最后发现,竹霜降也跑过来摸鱼了。

    大概在旧时代的电影里,被迫躲在风尘女子床底下的那三个人也是这般感慨的吧。

    “白歌,爱恋?”

    竹霜降看到两人,也有瞬间的愣神。

    她刚刚还在剧烈运动,此刻稍微歇息下来,脸颊泛红,亚麻色的短发有几缕贴在脸上,显出运动系少女的健康活泼来。

    “你不是在打排球吗?”

    白歌下意识询问道。

    “他们太菜了,我一个人表演没什么意思,正好差不多下课了,我身为班长,就想着去看看爱恋呃,你不是去医务室了吗?”

    竹霜降看向爱恋。

    白歌也转头看向她。

    原来她偷跑的理由是去医务室吗?

    话说回来,爱恋的身体真的能接受正常的检查吗?

    “我的确准备去医务室。”

    爱恋脸不红心不跳地将刷到一半的图暂停,手机锁屏拿在手里,从长椅上站起来。

    “不过中途看到白歌在这边,就跑来看看。”

    “?”

    白歌看了爱恋一眼。

    医务室明明在教学楼那边,怎么走过去也不会绕道到这里吧?

    这个女人撒起谎来也太理直气壮了吧。

    “哦哦,原来是这样,嘻嘻,懂的懂的。”

    竹霜降却一副懂了的模样,连连点头。

    你又懂什么了?

    “那白歌你送爱恋去医务室吧,我待会儿帮你和老师说一声就行。”

    竹霜降接着开口,还给白歌偷偷比了个点赞的手势,大概以为自己是在送助攻吧。

    “好、好的。”

    白歌无奈点头。

    “正好我有些头晕了,你扶一下我。”

    爱恋也跟着演了起来,一幅身娇体弱易推倒的模样。

    喂,这是闹哪样啦。

    “啧”

    白歌托住了爱恋伸过来的手,扶着这个比自己还能打十倍的炼金人偶朝着教学楼走去,回头看了一眼,竹霜降还在朝着这边挥手。

    热心助人好班长,大概竹霜降自己是这么觉得的吧。

    现在还是上课时间,学校里除了操场便只有教室里传来的讲课的声音。

    医务室在教学楼一层,除了每年打流感疫苗的时候之外,白歌几乎不会光临这边。

    门开着,困倦的白歌有些脚步虚浮地跟着爱恋走进来,也不知道到底谁才是病人。

    “哎?”

    医务室没有见到校医,倒是有一位老师半躺在一张病床上,白歌还认识,是教他们美术的毕老师。

    他戴着一副茶色镜片的眼睛,身高接近一米八,由于具有些许文艺气质,又年轻,还挺受女生欢迎的。

    只不过此时这位老师手里还以横屏状态拿着手机,屏幕上明显是《方舟:升格指定》的游戏画面。

    没想到他也玩?

    “呃”

    毕老师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白歌估计他也是来医务室摸鱼打手游的,老师毕竟也是人嘛。

    余生不过两万天,能摸一天是一天。

    “老师好。”

    爱恋很自然地打了个招呼,拿起一次性杯子倒了杯水就坐到了隔壁的病床上,并没有过问的意思。

    “毕老师好。”

    白歌在跟着打了个招呼后,也坐到了爱恋床边的椅子上,偷瞄了一眼毕老师,却发现对方也在瞄这边。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咳咳,该去准备上课了。”

    毕老师清了清嗓子,也不知道对谁说的,他急忙收起手机,灰溜溜地离开了医务室。

    摸鱼被自己的学生抓包是怎样一种体验,白歌是不知道啦。

    他只知道,下午第一节,正好是那位毕老师的美术课。

    放学后。

    白歌还在收拾东西,准备绕个路就去爱恋家,门口就传来叫自己名字的声音。

    “白歌。”

    抬起头,是学生会会长伍程皓,他从初中开始和白歌同班,直到高二,他去了理科,白歌来到了文科,尽管如此,两人的关系也还保持得不错,不然上次白歌也不至于帮伍程皓修那破钟修到被升格者的陷阱困住。

    白歌偷瞄了一眼爱恋,她还在和女生们讨论学习上的问题,好像还说着待会儿去哪里逛逛的话题,没理会这边。

    “什么事?”

    白歌便来到门口。

    “你今天有空么,下周不是运动会嘛,学生会想在开幕式上弄个彩蛋什么的,想找你问问可行性。”

    伍程皓戴着褐色镜框的眼睛,书卷气之中透着自信。

    “呃,今天我还有点事”

    晚上还有例会呢,白歌可不想因此错过第一次。

    “哦,好,那也行,我今天和他们整理一下,明天午休给你看看吧,不让你确定一下,总是不太放心,哈哈。”

    他并没有强留白歌,只闲聊了两句便离开了。

    临走之前,伍程皓似乎还瞥了爱恋那边一眼。

    “这么说起来,竹霜降好像也是学生会的吧?”

    看着对方离去的背影,白歌喃喃自语道。

    伍程皓是学生会会长,竹霜降貌似是书记来着?

    难道她已经把自己和爱恋的事情告诉了伍程皓?

    白歌思维发散之中,忽然就觉得自己的校园生活黯淡了不少。

    回到座位的时候,爱恋已经离开了。

    白歌背上包,走下楼。

    操场上,能看到为了运动会而锻炼着的学生们的声音,白歌哼着小调,步行穿过街道,熟稔地来到了爱美整形美容医院的楼下。

    爱恋果然还没回来。

    医院里,白歌看到了一个有些眼熟的身影。

    “卧槽。”

    是那个穿着旗袍的“美人”。

    白歌又回想起了他那比自己大腿还粗的胳膊带来的压迫感,以及对方朝自己露出笑容的恐怖,一时不知道该不该就这么走进去。

    万一撞破了什么不可告人的计划,自己是不是会被当场灭口?

    胡思乱想着,白歌看到医院里的人看向了这边。

    被发现了!

    “怎么不进来?”

    老霍打开门,将白歌拽进了开着空调的医院里。

    “嚯,老霍你最近口味终于正常了点啊。”

    那穿着旗袍的“美人”上下打量了一番白歌,颇为赞许地看向老霍。

    口味?

    什么口味?

    白歌头上冒出了好多个问号。

    “瞎说什么,是爱恋的同学,白歌。”

    老霍帮白歌用纸杯倒了杯热茶,端过来的同时说道。

    “哟,那爱恋眼光不错,这小伙子还挺精神的。”

    旗袍“美人”凑近过来。

    “你对游泳健身有兴趣吗?”

    “啊?”

    白歌没领会对方的意思。

    “老周是开健身房的,就在隔壁街,害,人家还是学生,哪有时间和钱去你那里。”

    老霍解释了一句,又抱怨似的拍了那被称作老周的人一下。

    “哎,我那边还蛮大的,有机会可以去看看,我不收钱。”

    旗袍老周仿佛很遗憾地说着,看看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行了,差不多到点了,我先走了啊。”

    他又看看白歌。

    “小哥有机会来玩,我给你看点好看的,就在隔壁的野兽健身房哦。”

    还不忘记打个广告。

    看着对方离开,白歌沉默了许久。

    “老霍,他该不会也是我们潜伏很深的同事吧?”

    白歌稍微脑补了一下,为了潜伏而忍辱负重,不惜以这样的面貌示人,确实是很大的牺牲。

    “没,他就是单纯的过来聊天而已,你看。”

    老霍指了指外面,只见穿着旗袍的老周并不在意周围人的视线,又熟练地溜达进了对面的店铺,和那边的老板攀谈起来。

    “他和这边的每一家关系都还行,虽然第一眼看上去怪变态的,但实际上算是个热心肠的变态。”

    解释了一句,老霍也从前台拿出了营业结束的牌子,挂到了门口。

    所以,那只是个单纯的女装大佬?

    白歌抽了抽嘴角。

    自己还是见识少了。

    “上楼吧,我们坐着等。”

    老霍拍拍白歌的肩膀说道。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