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三十四幕.例会
    “嗯,现在开始深渊遗物事务司九月第二次例会,在开会之前,首先向大家介绍一下我们的新成员,白歌。”

    老霍坐在茶几一侧的沙发上,不知道从哪里弄了副老花镜,手里拿着一个颇具年代气息的笔记本,抬起了头。

    “大家好,我是白歌。”

    白歌挤出一个笑容,说道。

    在场的几人,他都见过。

    坐在老霍旁边,正端着一杯水的是穿着水手服校服的爱恋。

    和爱恋坐在一起的是有着健康肤色的,笑嘻嘻的田虹,以及穿着蓝底黄色装饰夏威夷衬衫的范哲。

    另一边的沙发,是戴金丝眼镜的陶轩然。

    至于白歌,坐着从爱恋房间里拿出来的椅子,背后就是电视机。

    “白歌在昨天已经完成了晋升,现在是二阶的,袭名亚森·罗平,这个大家应该都知道,下面我们先从田虹开始报告吧。”

    老霍看向田虹。

    “嗯,我在静江高中附近的商业街打工的时候发现学校在深夜的时候偶尔会非学生的人进来,调查了一下,是古井实业那边的人,至于是在学校进行交易,还是与学校里的人接头,暂时还不清楚。”

    她流利地说道,似乎练习了挺久。

    “这件事牵扯很深,我们暂时觉得与学校里的人接头的可能性更大。”

    爱恋补充了一句。

    “范哲。”

    老霍叫了下一个人的名字。

    “嘿,我最近在货运站和码头那边比较多,买通仓库管理员看过了清单,有几样东西的数量不太合理,甚至还出现了深渊白诘草这种违禁品。”

    范哲一边轻松地说着,一边拿出了一份复印的清单。

    “那是什么?”

    白歌脱口问道。

    “啧,那是生长在深渊里一种植物,由于受到了深渊气息的影响,所以用其制作的药物会让人类的感知变得迟钝,精神产生幻觉,而且具有很强的成瘾性,戒断反应严重,就像你能想到的那些玩意儿。”

    爱恋看着清单,表情略显凝重,都没有吐槽白歌。

    “据说在深渊里,这种植物就靠着散发自己的花粉来让人失去行动能力,最终死亡,成为养料,这种残酷的成长方式与它本身纯白的花朵形成了巨大的反差嗯?还有无火的残渣,这是要做什么。”

    无火的残渣又是什么?

    白歌还没问出来,陶轩然就扶了扶眼镜开口道。

    “无火的残渣也是来自深渊的一种材料,是深渊里被一种特殊的怪物杀死之后的生物残留下来的骨灰一般的玩意儿,剧毒,也是违禁品。”

    “原来如此。”

    这么多违禁品走私,海关都在干什么?

    “呵,静江这边的私人航路很多,想要完全杜绝走私是做不到的。”

    仿佛觉察到了白歌的想法,范哲解释了一句,又看向其他人。

    “这些违禁品是最近三个月内才开始走私的,根据去向,不同的违禁品分别到了三家非法组织的手里。”

    “三家分别持有?果然是还有幕后主使么。”

    爱恋轻咬下唇思考着。

    “陶老,您那边有什么要说的?”

    老霍又看向陶轩然,不过用上了敬称。

    “九月上半月我们分部的支出是三十九万三千三百七十二元五角,其中包括损失了一具日常用炼金人偶素体的费用三十万整,还有那名犯罪嫌疑人的住院收容费用四万九千,收入是二十七万六千九百二十元整,主要是爱恋缴获的几件文物出手之后的收入”

    与前几人不同,陶轩然直接报起了账单。

    该说不愧是财务吗?

    从陶轩然那平板的陈述中,白歌大概理解了爱恋之前说的经济状况拮据是怎么个模样了。

    确实,如果没有爱恋当时拿来的那些遗物,这半个月的报表那得是妥妥的赤字。

    想到这里,白歌忽然觉得当时应该多拿几件,拿点更值钱的。

    害,当时真的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顺便如果大家在外面有消费的时候可以多开一些发票,虽然不能报销,不过拿来冲账还是可以的,还有,报销流程很麻烦,一些工具大家在使用的过程中注意点,别用坏了。”

    陶轩然结束了他的发言。

    老霍在笔记本上记录了些什么,摘下了老花镜,说道。

    “我这边一切正常,分部目前的主要工作安排是调查非法升格者与非法组织之间的事情,这项工作爱恋正在负责,由她来讲讲吧。”

    爱恋此时已经看完了清单,她放下那张纸,喝了口水,才发出声音。

    “目前我们认为,潜藏在静江高中的升格者与五年前来到静江,对几个非法组织造成了损害的升格者是同一人,他也是幕后,第四个非法组织的重要人物。”

    “非法组织现在正在研制一种能够让普通人短暂拥有二阶升格者能力的药剂,这种药剂对人体伤害很大,初步将其命名为深渊之虹,暂定为二级危险品,追查这种药剂的来源是现在的当务之急。”

    “按照周六在微笑商厦发生的案件,预计今后静江市内可能会出现多起类似的,服用了深渊之虹而导致的类升格者犯罪事件,希望大家多注意。”

    她一点一点地说着,其他几人都听得很认真,除了陶轩然微微闭上双眼,似乎在休息。

    “针对这样的情况,我按照《深渊遗物事务司执行手册》第六章,第六条的部分内容,申请了让白歌破格晋升的操作,接下来我们的调查方向有两个,其一是保持对各货运站,码头的监控,对非法组织成员进行监视。”

    “其二则是白歌将会作为一名真正的怪盗,在静江市内作案,引起非法组织的注意,与他们接洽,打探深渊之虹的来源以及背后可能存在的升格者,大家有什么意见或者建议吗?”

    面对爱恋的询问,爱美整形美容医院二楼的客厅,陷入了沉默。

    良久,还是范哲先举起了手。

    “范哲,你说。”

    老霍示意对方开口。

    “呃,快到点了,我得去接思思放学了。”

    范哲指了指手表。

    “行,你去吧,有什么情报再交流。”

    老霍挥了挥手。

    “那我这边也要到打工的时间了,不然我也先撤?”

    田虹见状,也赶紧溜了。

    白歌见状,一时无语。

    这个分部例会,开头还挺正经,怎么结束得这么接地气。

    “陶老,你那边没什么问题吧?”

    爱恋看向已经起身开始收拾东西的陶轩然。

    “我能有什么问题,反正也是你们去一线,我就希望你们能在我退休之前别整出什么幺蛾子就好。”

    他一步步走下楼梯,又忽然想起什么似的,看向白歌。

    “这周六下午两点过来,我来给你教导一些简单的升格者之间的常识。”

    “好、好的,谢谢陶老。”

    白歌有一种老师特地要周六辅导他学习的感觉,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难过。

    在陶轩然走后,他又注意到了之前对方话语中的奇怪之处,好奇地问道。

    “退休?”

    “嗯,我们这边因为人员构成特殊,所以五十五岁就可以申请退休了,退休之后要么转到宁江做文职,要么就去相关的机构里当顾问或者培养新人。”

    老霍收拾着茶几,给白歌说明着。

    “不过嘛,你也知道,我们这一行,能正常退休的没几个,陶老还有两年就退休了,所以我们也就不安排他去一线了。”

    “这样等一下,能正常退休的没几个?”

    这我可不知道啊

    白歌注意到了老霍言语中的问题所在。

    意思是大部分都熬不到退休?

    “想什么呢。”

    爱恋用手指戳了戳白歌的后腰,让他打了个激灵。

    “今晚留下来吃饭吧,顺便让我看看你的超凡之处。”

    ps:下周第一更会提前到零点,求一下推荐票~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