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三十五幕.只有累死的牛
    红烧鲫鱼,西葫芦肉片汤,酸辣椒炒娃娃菜,青椒炒蛋。

    虽然口味对于白歌而言有些重,但还是好吃。

    有一说一,别的不谈,老霍的做菜手艺真的是一绝。

    酒足饭饱之后,白歌帮忙收拾了餐桌,爱恋则回房间里,换下了水手服,穿上了一身运动校服?

    是的。

    爱恋现在身上的是静江高中的运动校服,短袖短裤,露出了纤细的四肢,虽然白天也见过这般打扮,不过此刻,看着爱恋将长发用橡皮筋扎起,白歌还是悄悄咽了口唾沫。

    以前在论坛上曾经看过有的老哥讨论运动校服的美好,甚至还有类似题材的同人本贩售,白歌身为一个学生,每天看惯了穿着运动校服的女生,自然没什么感触。

    不过,如今一看,确实不错。

    看来之前网上的那些照片之所以没办法引起白歌的共鸣,果然还是模特的原因。

    “为什么是校服?”

    白歌脱口问道。

    “方便运动,反正明天没有体育课了。”

    爱恋看了看自己的打扮,没什么不妥。

    “运动?”

    白歌不太明白。

    “上楼。”

    爱恋没在意白歌的目光,踩着嘎吱作响的楼梯就来到了三楼。

    打开灯,白歌发现这里已经稍微收拾过一遍了,各种炼金人偶的零件都分门别类地收到了一侧,空出了一大片地方。

    这是为自己提前准备的?

    白歌好奇地看向爱恋。

    “心情好收拾了一下而已,不要想多了。”

    爱恋瞥了一眼白歌,反身在靠墙的桌上翻出了一块看起沉甸甸的铁块。

    “嗯,先来看看你能力的应用吧。”

    她抽了张小凳子,将那铁块放在凳子上。

    “尝试一下偷取那个东西。”

    “哦。”

    白歌应了一声。

    正好,自己也要抽时间来验证自己能力的作用范围与极限,看来爱恋与他心有灵犀呸呸呸,想的一样。

    白歌站在距离凳子大约一米的位置,轻轻伸出了手。

    的能力就如同一般,是烙印在白歌心中的技艺,他根本不需要回想太多,仅仅脑海中勾勒出了那铁块的形象,某种缥缈的联系便建立在了他和目标之间。

    就像是拿原本就存在于虚空中的东西一般,白歌轻轻一探,手臂缩回来的时候,掌心已经稳稳握住了那个铁块。

    “嚯,还不错,很熟练了,自己偷偷练习过吗?”

    爱恋颇为赞许地点头。

    “没,这种能力就像是我的本能,和吃饭睡觉一样,只要想去做,就能做到。”

    白歌如实回答,说着自己的感受。

    “这就是升格者的超凡能力,你要多多适应。”

    爱恋颔首道,又接过白歌递回来的铁块,放回凳子上。

    “下面我们测试一下的影响范围”

    经过简单的测试,白歌大致了解到了自己能力的大体强度。

    能够在三米左右的范围内,偷走重量不超过三公斤的物体。

    在三米之外尝试偷窃,成功率极低,白歌尝试了二十次,失败了二十次,并没有看到成功的迹象。

    对于重量超过三公斤的事物,即使距离很近,也难以成功偷窃,失败概率极高。

    物体的形状没有特定的要求,但密度太小而导致体积过大的事物,有可能失败。

    另外,对于“路径”有一定的要求。

    简单来说,这个超凡能力只能偷取可以偷取到的事物。

    这么说似乎有些废话,但比如处于完全封闭容器中,只有破坏容器才能取出来的东西,的能力无效。

    没办法用这个能力开核桃了,白歌无端想到。

    但反过来,只要明确了目标的外形等,且目标处于能被打开的容器中,即便没有直接看到目标,也能进行偷窃,换句话来说,如果确定了盗窃对象,即便闭着眼睛也能偷到手。

    同理,白歌脑洞过的诸如窃取思维,记忆,能力,时间之类抽象事物的应用,没办法做到。

    至于更惊悚的直接从人类体内偷取内脏这样的行为,也办不到。

    “你先转过去,别偷看。”

    爱恋在那黑色封皮的笔记本上记录下了这些,又让白歌转过身。

    这是有什么惊喜?

    白歌无聊地想着,连续使用的能力,不得不说还是挺耗费心神的,尤其是为了测试能力的极限而不断尝试的时候。

    现在他感觉自己被掏空,就像是刚跑完三千米一般。

    “好了,转过来吧。”

    在白歌胡思乱想,顺带放松大脑的时候,爱恋也完成了布置,让白歌转过身子。

    “嗯?”

    白歌看到的自然不是爱恋有什么变化,而是那凳子上多了一个沉甸甸的木盒子。

    那盒子之前好像是装炼金人偶的手臂的来着?

    “你尝试一下,偷这个盒子里的东西。”

    “盒子里有什么?”

    白歌刚问出口,就意识到了爱恋的想法。

    哦,她是想测试一下在不知道目标物体是什么的情况下,能否成功吗?

    控制变量么。

    白歌忍不住感慨,他伸出了手,脑中同时大致想象了一下会是什么东西,不过并没有头绪,干脆就当做是之前的铁块。

    手臂缩回来,白歌的掌心,什么都没有。

    又被爱恋催促着尝试了五次,都失败了。

    “看来在不知道目标具体外形和信息的情况下,没办法进行偷窃。”

    爱恋看了一眼气喘吁吁的白歌,在黑色封皮的笔记本上认真写下娟秀的文字,接着开口。

    “这个里面是一个扳手。”

    “扳手?”

    白歌略显奇怪的看了一眼爱恋。

    “怎么?我身为一个炼金人偶,随身携带扳手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吧。”

    “是玩这个梗吗?”

    白歌抽了抽嘴角,脑中想象着扳手的模样,伸手一探。

    什么都没有。

    “这种程度也不行吗?这个白歌就是逊啦”

    又实验了几次,伴随着爱恋合上那黑色封皮的笔记本,白歌终于能喘口气了。

    他坐在椅子上,仿佛整个人被掏空。

    或许那种所谓的“被榨干”的感觉,就是这样吧。

    真的,真的一滴都没有了。

    “怎么了,没吃饭吗小老弟。”

    爱恋用手指戳了戳白歌的肩膀调侃道。

    “很累的啊。”

    白歌才发现,持续使用升格者的超凡能力,对精神是极大的消耗,大概由于之前他在一阶用的那些能力都是属于的被动,而现在使用的则是承载了历史残片力量的袭名能力的缘故。

    不过好在,使用能力的时候,那所谓的并没有出现,看起来是因为晋升那个时候精神状态的极度不稳定才导致了那种疯狂的行为。

    回想起来,白歌只觉得羞耻爆炸。

    “嗯,升格者在短时间内频繁使用袭名的超凡能力就会导致精神虚弱,伴随着身体素质也会显著下降,就像深渊之虹,便是极度压榨精神的药剂,看起来你的极限差不多就是这样。”

    爱恋黑亮的眼眸看了看手机时间。

    “你要记住这种过程,当在使用超凡能力的时候,注意节制,一个升格者对敌人最有威胁的时候,是他还能使用超凡能力的时候,嗯,你在这里等等。”

    她踩着嘎吱作响的楼梯走下了楼。

    白歌闭上眼睛,调整呼吸。

    几分钟后,爱恋又上来了。

    手里拿着装有透明液体的玻璃杯,还有两片未拆封的药片。

    “这是深渊遗物事务司的监察官常用的药物,能够在短时间内迅速恢复精力,是用升格之虹的边角料制成的,不过短时间内会产生极强的耐性,也就是说没办法让你一直保持雄风。”

    她将药片递给白歌,尽管形容方式好像有点不太对。

    “那这个呢?”

    白歌又看向爱恋手上的玻璃杯。

    “这个就是普通的水。”

    爱恋无语,又把杯子给白歌。

    白歌拆开药片包装,咕噜咕噜用水送进肚子里,没尝出有什么特别的味道。

    不过很快的,白歌觉得自己先前的疲劳和倦怠都消失了,精神振奋的同时,体内好像也有了无穷的活力。

    “这个药,厉害啊。”

    不知道有没有开发出别的用法。

    “多谢了。”

    原来这女人还是懂得可持续发展的道理的,白歌感慨。

    看着白歌生龙活虎的样子,爱恋微微一笑。

    “好了,休息够了,开始下一步测试吧,我来教你点简单的防身术。”

    “?”

    白歌收回前言。

    这个女人,是要把耕田的牛累死啊!

    ps:新的一周,求推荐票~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