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三十六幕.高级广播体操
    周四。

    在爱恋家吃晚饭已经成了白歌最近的日常,比起以前在路口的快餐店吃炒饭或者在便利店里吃便当,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要是没有晚饭之前的锻炼就更好了。

    白歌换上了学校的运动校服,站在同样穿着运动校服的爱恋面前。

    经过这三天来的“锻炼”,白歌已经对运动校服模式的爱恋再也没有了怜惜之心。

    不,准确的来说,这位号称有哮喘的“病弱”少女,实际上真的很能打。

    啪——

    白歌的手掌前推,却被爱恋灵活地挡下,她顺势反击,手肘顶向白歌的胸口。

    白歌抽身后退半步,左脚虚点,先前被挡下的左手往上一勾,右手则在身侧抬起,随时准备攻击。

    爱恋的肘击带起了微风,但由于白歌及时的后撤而没能在劲力最强的时候命中,等到触碰到白歌胸前的衣服时,已然是强弩之末。

    没有放弃,爱恋左手往前,又是一击肘击。

    啪啪啪——

    清脆的交击声在房间内响起,伴随着白歌一连后退三步,爱恋也同时左右交替,使用了三次肘击,她整个人身体前倾,略微失衡,下一刻,爱恋左手一挥,本来的肘击化为手臂横扫,朝着白歌的脑袋而来。

    可白歌不紧不慢,右手绕过爱恋的拳头,手掌推向她的上臂,锁住了爱恋的关节,左手则以手背朝着对方,猛地一拂。

    爱恋无奈放弃攻势,后退小半个身位,但白歌的左手如同毒蛇,紧紧地咬住了爱恋的脑袋,令她只能再度后撤。

    然而这一刻,白歌的右手已经在腰部平放,掌心向上,再度一推。

    啪啪啪啪——

    一连好几招,爱恋都只能被动防御,一步步被白歌逼退,失去主动权。

    就在失去平衡的爱恋被白歌一把推出之后,白歌俯身前进,钻到了爱恋的身后,以右脚卡住了爱恋本想控制身体的脚步,同时捏住爱恋的手腕,准备将其甩出去。

    然而,当白歌抓住爱恋手腕的时候,却发现她的手臂和腿部的关节,朝着完全违背人体结构的方向弯折,甚至就连脑袋,都转了一圈面向白歌。

    “!”

    被这么一吓,白歌一时愣住。

    在这个空隙里,爱恋整个人扑进白歌的怀中,肩膀,肘部,背部,腰部,腿部,同时发力。

    嘭——

    白歌仿佛撞上了一堵坚不可摧的墙壁,竟然就这么飞了出去。

    哐当——

    他下意识调整姿势,但身体还是撞到真正的墙壁上才停下来,整个人仿佛散架。

    震动导致了三楼落下灰尘,在灯光的照耀下一时迷离。

    “你作弊啊!”

    本应受到重创的白歌从地上爬起来的第一句,就是指责爱恋。

    “哪有人在打到一半的时候会把脖子那么转过来啦!”

    爱恋此时脑袋还保持着旋转一百八十度的模样,正缓缓回位,她的四肢也抖了抖,如同寻常。

    “这不就有了。”

    她理了理耳畔垂落的发梢,丝毫不在意刚才自己的耍赖行为。

    “升格者丰富多样,说不也有能让脑袋转过去一百八十度的呢。”

    爱恋来到白歌面前,伸出了手,将其拉起来。

    “而且,哪有人会在练习的时候用这种大杀器招数的啦,刚才如果不是我身体素质还行,又躲开了要害,怕不是就要当场叫救护车了。”

    白歌又说道,刚才爱恋的那一招,配合她本身炼金人偶的身体强度,比普通人类用出来要厉害得多,全靠他这几天疯狂挨打的锻炼。

    “要不你顺势换个炼金人偶的身体?据说在泛西海那边,这种用机械取代身体部件的行为还挺常见的。”

    爱恋打趣道。

    “我才不要咧。”

    白歌拿起房间角落桌上的玻璃杯,咕噜咕噜灌了一大口水。

    “不过短短四天你就能和日常用身体的我打得五五开,看来升格者果然很厉害,或者说是我教得好?”

    爱恋喃喃自语般说道。

    “难道不是我很厉害吗?”

    白歌习惯性抬杠。

    这四天来,每天饭前,爱恋都会和白歌进行一些激烈的运动。

    他指的是格斗训练。

    之所以不是饭后,主要为了防止白歌被打到把肚子里的东西吐出来糟蹋食物。

    用爱恋的话来说,尽管升格者拥有不俗的身体素质,但学习格斗技巧,能够强化升格者对自身的掌控,而锻炼抗打击能力也是在执行任务时候减少意外的一环。

    强健的身体才能承载强健的灵魂。

    所以,白歌就在爱恋的指导下开始训练一些基本的格斗技巧。

    最开始,白歌只有疯狂挨揍的份,但本身对身体素质的加强,配合白歌自己的思考,让他很快就学会了反击,直到现在,四天时间的训练,白歌已经能比较熟练地与爱恋进行一段时间的攻防了。

    当然,那只是爱恋日常用的身体,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与常人无异,甚至由于年轻女性的原因,还要稍弱一些。

    真正要到能和实力对等的陌生敌人近身搏斗的程度,白歌还早得很。

    “你刚才那几招还不错,从哪里学的?”

    爱恋自己的格斗方式偏向实用,以肘击和肩撞为主,配合自身的强度来制服敌人,而白歌刚才用的,明显更偏向技巧型,甚至让爱恋有种四两拨千斤的错觉。

    “体育课揽雀尾你不记得了吗?”

    白歌实话实说。

    体育课教旧时代流传下来的简化版武术,大概这个世界也就诸夏联邦能做到了。

    而且还是期末考试的内容!

    占百分之三十呢!

    “咳咳,我以为那就是高级广播体操。”

    爱恋略显尴尬,她由于“病弱”的标签,所以体育课大部分时间都是旁观,对于期末考试的内容,也没太上心。

    “不是,学校教的那个真的能打架?”

    她又追问。

    那慢悠悠的姿态,完全就是广播体操嘛。

    “呃,虽然学校教的是慢动作拆解,但我可以自己提高动作的速度和力量啊,就像刚才那里,你看我不是可以在挡住你攻击的同时又从破绽反击嘛,怎么说呢,比起直来直去的拳头什么的,适当插入一些这种招式效果还挺好的。”

    白歌也没指望能像旧时代的电影里一样锻炼出什么内力或者御剑飞行,能够在格斗的时候给爱恋一点小惊喜对他而言就已经很不错了。

    除此之外,白歌还在研究扑克牌与格斗术的融合,比如一边交手一边飞出扑克牌之类出其不意的攻击手段,争取让自己的战斗方式向怪盗那种诡异多变靠拢,也算满足袭名的需求。

    “嚯,挺好的。”

    爱恋颇为欣慰。

    “嘿,你们可别把这房子拆了。”

    楼梯口,老霍探了个脑袋,大概是刚才的动静实在太大了。

    “放心,我有分寸的。”

    爱恋保证道。

    作为刚刚才被爱恋铁山靠打中的人,白歌是不太相信这个女人懂什么分寸的。

    “好了,差不多行了,下楼吃饭吧。”

    老霍招呼了一声。

    比起深渊遗物事务司静江分部的部长,他更像是大家,呃,爱恋和白歌的保姆。

    “好嘞。”

    又到了每天最快乐的吃饭时光,尤其在遭到了一顿毒打之后,白歌连声音都亮了几分。

    他记得诸夏地区在旧时代有一句谚语,吃饭不积极,脑子有问题,白歌深以为然。

    “对了,训练的进度比预定的快,待会儿吃完晚饭,我们该考虑一下规划你的第一次犯罪计划了。”

    爱恋像是想起什么般说道。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