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三十七幕.白歌绝不加班
    “等一下,身为官方组织的成员,爱恋你来帮我规划犯罪计划,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白歌吐槽了一句。

    饭后,白歌照例帮忙收拾餐桌,在老霍去洗碗的间隙,爱恋回房间拿出了一份文件。

    “放心,我也就第一次帮帮你,之后的,得你自己来。”

    爱恋坐到沙发上,打开了文件,顿了顿,又说道。

    “身为一名怪盗,你应该具备自己独立策划一场犯罪的能力,我先考考你吧。”

    她将文件的第一页递给白歌。

    “这是静江城市规划展览馆的平面设计图,最近这里展示的是旧时代的静江城市风貌,资料来自于考古发现,其中有一些仿制的展品,你的目标就是这个。”

    爱恋指向纸上印刷出来的一张照片,照片里,是位于展览馆中央的一块石头。

    那石头造型奇特,就像是凝固的奶油,显出黯淡的白色。

    “这是钟乳石,是含有碳酸钙和二氧化碳的水长年滴落到同一个地方逐渐堆积而成,旧时代的静江有很多这样的岩石,不过在大崩坏中都被摧毁了,而时至今日的时光也没办法再沉淀出这样的石头,所以这个只是普通的人工仿制品。”

    “偷这个”

    白歌不太理解。

    说到怪盗,果然还是得偷一些价值连城的珠宝或者传世大家的名画之类的吧

    偷一块石头,还是仿制的,格调会不会有点略低

    而且城市规划展览馆这种地方是对大众免费开放的,偷起来好像一点儿难度都没有啊。

    白歌不禁油然而生一种“就这”的感觉。

    说好的白手套,高礼帽,晚礼服,预告函和单片眼镜呢

    这个怪盗的画风有点不对劲啊。

    “嗯,因为是第一次偷窃,所以选择简单一些的目标更好,现在让你去偷静江市博物馆里的那些真正古董,怕不是明天我还得亲自去看守所里捞你。”

    爱恋嘲讽了一句,敲了敲茶几。

    “而且,没有名气的怪盗就算发布了犯罪声明,也只会被当成恶作剧,你就安心先当个毛贼吧。”

    “我怎么觉得只是你单纯觉得这石头好看所以想要”

    白歌嘀咕了一句。

    这更像爱恋会做出来的事情。

    “这上面是城市规划展览馆的官方网站上能够查阅到的资料,你来试着用这些来策划一起盗窃吧。”

    没注意白歌的嘟囔,爱恋靠到沙发上说着。

    “哦。”

    白歌拿起那页纸,认真看起来。

    城市规划展览馆一共三层,这次展览的主会场在主厅,这是面积最大的一处展厅。

    展览的布置按照时间分布,形成了一条走廊的模样,环绕着位于正中间的钟乳石仿制品。

    展览馆的开放时间是早上九点至下午六点,周一闭馆。

    除了这个展览,其他的展厅都是常规项目,包括了这座城市从大崩坏之后的建立过程,未来发展等,当然,大部分时候,包括现在,参观的人都不算多。

    城市规划展览馆过去曾经承办过数次类似的展览,不过并没有贵重物品,因此没有出现过失窃事件。

    而这次展览的展品,仅仅是被锁在透明的玻璃展柜里,并没有电影里那种玄乎的红外线设备等,整个展览馆也大多采用的机械锁,仅有少许房间有电子锁。

    展馆的保安,工作人员也并没有升格者存在的迹象,安检设备仅仅针对随身行李和身上的金属物件。

    尽管展览馆的旁边就是静江市博物馆,但两者的安保程度完全不同,实际上,直到十一月末的一个巡回展之前,哪怕是静江市博物馆也并不森严。

    阅读完这些资料,白歌得到了一个结论。

    “完全就是白给嘛。”

    “嗯你说说,怎么白给了。”

    爱恋给自己倒了一杯牛奶,饶有兴趣地看着白歌。

    “嗯”

    白歌稍稍闭上了双眼。

    脑中,城市规划展览馆的设计图出现,搭建出了一幢建筑的模样。

    而他自己,已经开始了偷窃的计划。

    首先,白歌会购置一套与保安样式类似的短袖衬衫制服,穿在身上,外面再套上其他的衣服,在九月下旬的静江,秋雨连连,这样的天气,穿两件衣服是很合理的。

    接着,在仿制好其中一名保安的工牌后,白歌将会进入城市规划展览馆,在闭馆之前,进入洗手间等待。

    等到闭馆之后,清洁工开始打扫卫生时,白歌以千面人的能力变化为其中一位保安,大方地走在展览馆里,来到主展厅。

    最后,使用偷窃的能力将那块钟乳石从玻璃展柜里拿出来,用再撬开后门的锁,扬长而去。

    白歌睁开了双眼。

    “怎么样”

    他看向爱恋。

    “嗯,听起来没什么大问题,不过,既然你都使用了偷窃的能力,为什么不直接白天装作观光者路过的时候就顺手牵羊呢。”

    爱恋反问道。

    比起还得变装,躲厕所之类的,在有超凡能力的情况下,直接下手应该更加方便。

    “这个嘛,因为资料上写了参观者不多,按照我对那里的印象,除非是学校组织活动,否则大部分正常人是不会跑去看展览的。”

    白歌摊开手,解释道。

    “观光者过少就会导致我在偷窃的时候有可能会被注意到,毕竟那石头好歹也拳头大小,突然不见了也挺奇怪的。”

    “确实。”

    就算是怪盗,光天化日之下犯罪也有些过于小看城市的警力了。

    “当然,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

    白歌靠到沙发上,微微眯起了双眼。

    “是什么”

    爱恋略显好奇地看着白歌,想听听他要说出什么高论来。

    “白天我要上课,不想因为这些事情请假,明天下午少一节课,正好可以赶在闭馆前进去,免得还要牺牲难得的休息日去忙这些。”

    “就这么简单”

    爱恋确认般问了一句。

    “嗯。”

    白歌点点头。

    “你当这是放学后的打工吗”

    爱恋忍不住吐槽了一句,白歌的理由实在是有些清新脱俗。

    不过从某种角度,也的确很符合深渊遗物事务司的工作调性。

    “难道不是吗”

    白歌寻思,自己在深渊遗物事务司的工作,实际上也算是放学后的打工了。

    还挤占了他周末的时间

    白歌绝不加班。

    只希望能安全领到第一个月的工资。

    说起来,工资是几号发来着

    白歌无聊地想着这些。

    噗嗤

    爱恋听到白歌的回答,不禁笑出了声,再次让白歌确认到这家伙奇怪的笑点。

    “那你准备明天就动手”

    笑了许久,爱恋收敛起情绪,又问道。

    静江高中周五下午总是少一节课,一方面是教师们开例会,另一方面也给学生们早点回家过周末,下午四点半就差不多可以放学了。

    这个点,从学校到位于市中心附近,静江江畔的城市建设展览馆,时间上绰绰有余。

    “嗯,既然已经策划好了,就直接干了算了。”

    白歌点点头,又忽然想到什么。

    “对了,我到时候买保安衣服,弄工牌什么的,开个发票的话,费用应该可以报销吧”

    “当然可以,只要你能让陶老同意。”

    爱恋听到白歌的关注点,一时语塞。

    “嘿,白歌有我年轻时候的风范,遇事不决就先报销。”

    老霍洗完了碗,擦着手从厨房里走出来。

    “我和你说,报销其实是一门艺术,你不能直接找陶老,说我要报销,不行的,你最好在讨论别的事情的时候,装作不经意地顺便提起,对了,你一定要先填好表单,到时候直接拿出来交给陶老,不然他肯定不会当一回事。”

    “原来还有这种技巧,学到了。”

    报销的知识增加了

    白歌连连点头。

    老霍对这种事情,好像特别擅长的样子,说不定就是一个薅羊毛的专家。

    “呵呵,也是多亏了爱恋,最厉害的时候,一个月就能弄坏至少两具身体,我不学着点这种手段可不行。”

    老霍坐到一侧的沙发上,换台到了电视剧,幽幽地说道。

    原来真正败家的是你啊

    白歌看向爱恋。

    “都是工作需要,工作需要。”

    爱恋别过了脸,不做解释。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