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三十九幕.你看那个人,好奇怪哦
    不对劲。

    白歌看着略显拘束,不太放得开的伍程皓与完全没有注意到身边人情绪的竹霜降,以及他们之间微妙的沉默氛围,在为好友感到着急的同时,另一边脑袋也在冷静思考,自己和竹霜降之间,是不是真的巧合次数太多了。

    至今为止,白歌和竹霜降在意料之外的地方有过三次偶遇。

    第一次是处理微笑商厦的案件时,在街上遇到了竹霜降,当时她好像是和家里人逛街来着?

    第二次则是在体育课的时候被竹霜降撞见自己和爱恋在一起。

    最后就是这一次了。

    白歌仔细思考了一下,首先排除了竹霜降喜欢自己而跟过来这个可能性。

    完全不可能嘛!

    白歌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而且旧时代的电影里,女生喜欢一个男生的表现是很明显的,白歌还不至于产生错觉。

    那么假定第一次,竹霜降与自己是真的偶遇。

    第二次大概是她寻找爱恋的时候碰见了?

    那么第三次白歌忽然发现,自己想多了。

    没错。

    他现在可不是白歌。

    只不过是一个一般通过的普通游客。

    在学校的时候,白歌也从来没有透露过自己要来城市规划展览馆的意思。

    而且,听竹霜降的说法,这个展览是她父亲参与并推荐的,和白歌根本八竿子打不着。

    嗯,竹霜降的父亲好像挺有钱的来着,大概人有钱了之后,就会追求这些文化上的东西吧。

    白歌一边静音玩着手游,一边听着前面两位熟人的对话。

    “话说,最近白歌好像一直很忙,都找不到人。”

    或许是觉得两人之间的沉默有点尴尬,伍程皓提起了话题。

    “?”

    怎么扯到我身上了,白歌无语。

    和喜欢的女孩子在一起的时候,竟然提另一个男人,会长大人,你这个操作不太行啊。

    白歌在心里吐槽道。

    “啊,伍程皓你不知道吗,白歌有女朋友了!”

    一说到这个话题,竹霜降双眼顿时泛光,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

    八卦之魂仿佛在微微呐喊。

    “啊?”

    伍程皓表露出惊讶的模样。

    “我本来以为他只是单纯的和你们班的转学生走得近,没想到”

    等等,你不要信这个人说的话啊。

    白歌心中无声地辩解着。

    “白歌他啊”

    竹霜降聊到这种同学之间情感关系话题可起劲了。

    富家大小姐也对这种事情很感兴趣吗?

    白歌不太清楚。

    他嘴角抽动,甚至连手游打起来都没有乐趣了。

    “不过白歌人挺好的,应该能和那个女孩子好好相处吧。”

    伍程皓评价道。

    尽管是他起的话头,可全程并没有任何白歌的坏话,反而在某种程度上还夸赞了一下白歌。

    白歌不禁抿嘴微笑。

    这家伙就是这么正直。

    别说熟人了,就算是不太熟悉的人,也会倾向于先寻找对方的优点而并非挑刺。

    或许只有这样,才能令众人信服,成为学生会会长。

    现在还没到下班时间,公交车一路往前,鲜少耽搁,只用了十五分钟便抵达了静江江畔。

    整座城市沿着静江建造,呈南北走向。

    市中心隔着两条街道的地方便是静江,城市规划展览馆坐落于此,隔壁是静江市博物馆,还有静江大学的东城校区,一幢四层的商场孤零零地和它们挤在一起,生意惨淡。

    城市广场的热闹繁华与这里的宁静淡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可以看到白发的老人沿着江畔散步,大概到了晚上,有人组织跳广场舞的时候,这里才会稍微喧嚣一些。

    城市规划展览馆的建筑从外表看起来平平无奇,仅有招牌提示着这里的归属。

    正如白歌所预料的,来参观展览的人并不算多,朝着展览馆方向走的人稀稀疏疏。

    跟在伍程皓和竹霜降身后下了车,白歌看看表,差五分钟五点。

    时间正好。

    他这么想着,就看到伍程皓和竹霜降已经过了街。

    “刚才坐我们后面那个人,好像有点奇怪,一直在盯着我们。”

    竹霜降的声音隔着小半条马路,透过白歌的听觉传了过来。

    “可能看到了校服,奇怪为什么我们没在上课吧”

    伍程皓猜测道。

    伴随着两人远去,白歌也没再听到他们说了什么。

    他没有急着进入展览馆,而是先来到旁边的商场存包处,将自己的包存了进去。

    出来之后,再绕展览馆的园区看了一圈。

    除了东侧的正门之外,在南侧还有一扇工作人员出入的,能通往停车场和办公区域的大门,西侧还有个只能让人员出入的小门。

    三个门都有保安守着,其中就包括了位于正门处,白歌准备变化而成的那一位。

    他整理了一下衣服,越过正门走进园区,但没有急着去展览馆。

    “保安同志,我想问一下你们这个展览馆的门票是在哪里买的?”

    白歌找那位保安问了一句。

    “不用门票,您直走就能看到入口,直接进去就行了。”

    保安还挺热情地给白歌指路。

    “不过我们只开到六点,你现在去可能有些来不及看完。”

    “谢谢了,我就随便看看。”

    白歌谢过保安,亦步亦趋地朝着展览馆入口移动。

    他刚才的举动主要是进一步确认这位保安的外貌特征,说话口音等,毕竟照片和本人的差距有时候还挺大的,难保没有经过什么美化和修改。

    而这位保安,比起照片上来看,膨胀了不少,看来生活过得很滋润。

    白歌穿过几乎形同虚设的安检通道,顺利进入到城市建设展览馆的主展厅中。

    之前只在网上浏览过大致的介绍照片,实际来到展览馆里看到的景象还是让白歌有些惊讶的。

    偌大的展厅被仿制的文物和展览板分隔成了数块,其中有道路连接,展厅里隐约还能听见解说的声音和小孩子的吵嚷声,大概是附近那里的小学抽今天的时间来这里做校外活动吧。

    刚走进来,白歌看到的是名为“起源”的版块,旁边还有书法颇为不错的题词,写着“追寻时代的足迹”。

    这里采用投影技术,展现了按照如今考古发现推测出来的人类起源。

    从山洞穴居,到农耕种植,白歌看了一眼,这里的文物大多是旧时代的远古时期遗留下来的石刀,石锤,陶土器具等简陋的工具。

    至于现在已经看不见的由帝王修建世界上最古老的运河遗址,则由模型呈现。

    王朝更迭,时代流转,白歌随意瞥了两眼,就已经到了大崩坏前夕。

    这座城市发展并不快,即便在那个辉煌的年代,生活节奏也惊人的慢,那些复原出来的照片上看到的人们脸上的表情,与现在的大部分城市人,并没有什么不同。

    白歌很快看到了竹霜降和伍程皓。

    “看,这个东西好像叫绣球,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

    竹霜降睁大双眼,看着玻璃展示柜里的手工艺品,看起来就像是用绸缎缝合而成的小球,五颜六色,大概是小孩的玩具吧。

    “这个挺不错,感觉可以仿制起来当成开幕式的彩蛋。”

    伍程皓看着展板上的解说,若有所思。

    白歌装作四处观看的样子,来到了位于展厅中央的展示柜。

    这里有一块巨大的钟乳石仿制品,如同立柱般高耸,而在它的旁边,则是许多类似材质的小钟乳石。

    白歌很快找到了自己的目标。

    比想象中要大一些,一只手抓着会略显不稳。

    那钟乳石呈现粗糙的白色,表面就像是奶油层层叠叠,堆积成了小巧的竹笋般的造型。

    白歌不太懂审美,只觉得其实还挺一般的。

    不过假如真的是大自然通过千万年的鬼斧神工雕琢出来的,那么倒也还算不错。

    展厅内允许拍照,白歌拍了好几张用以加强印象。

    按照计划,白歌现在应该就可以躲到洗手间里摸鱼打手游,等待闭馆,实行计划。

    但是怎么说呢,来都来了,不好好看看总感觉有点亏。

    白歌就是这么勤俭节约的人!

    他跟在竹霜降和伍程皓后面,一边听着两人闲聊八卦,一边四处打量。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大崩坏的展区。

    这个展区的名字,就叫“崩坏”。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