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四十幕.大盗的初次行动
    “没有人知道到底是怎么开始的,有关旧时代进入大崩坏,以及大崩坏初期的记录,少得惊人。”

    白歌听到隔壁,带着一群的小学生年轻老师正提高声音,进行讲解,他就下意识往那边靠了靠,蹭个解说。

    他的视线移动,看向展板。

    千年以前的大崩坏彻底毁灭了大地,天空与海洋,也近乎摧毁了人类的文明,甚至在最绝望的时候,超过三万个日夜,人类都生活在狭窄的地下避难所中。

    “为什么没有记载呢”

    竹霜降在稍远一些的地方,认真看着据说是大崩坏初期可能被当做货币来使用的小金属片,怎么看怎么觉得像是可乐瓶盖。

    “对啊,为什么呢!”

    有小朋友听到竹霜降喃喃自语,也看向自己的老师。

    “这个,这个嘛,应该是由于当时太混乱了,所以很多东西没能保存下来我们看这边,看这边。”

    那位年轻的老师手忙脚乱地解释着,看来并未熟悉这份工作。

    竹霜降又看向伍程皓,学生会会长也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那是因为导致大崩坏的势力,都存活到了今日并且已经掌握了权力的缘故吧。

    白歌按捺住回答竹霜降的念头,在心中默默说道。

    在那场这颗星球上人类引发的第一场浩劫中,没有人是无辜者,所有人都是手染鲜血的刽子手,不论是发生的时候,还是发生之后。

    当然,这些都是白歌自己猜测的,历史学界更倾向于各个阵营合力抗击大崩坏,才终于保留了文明火种这样的美好假说。

    白歌继续跟着小学生们往后看,大崩坏的历史继续向前。

    “大崩坏之后,由于天空被阴霾覆盖,所以人类转入了地下的避难所生活,靠着发达的电脑技术,总算是延续了下来,这个时代我们称作。”

    “之后,是,一部分人认为避难所外面已经可以生存而想要带着资源离开,而另一部分则不愿意离开并且占据着资源,双方爆发了激烈的战斗,导致了数个避难所的彻底毁灭。”

    “之后,出现过短暂的享乐潮流,由于那一代人在避难所出生,早已经不知道真正的天空与海洋是怎样,于是在人口锐减,避难所资源极大丰富的时候,开始了醉生梦死的享乐。”

    “一切的变化是主控电脑的失效,在距今七百年的时候,为避难所提供技术支援的主控电脑忽然故障,而当时的人类已经不具备修理它的技术,在各种供应短缺的时刻,终于有人选择了踏上地表,他们惊讶地发现,世界虽然依旧危险,但已经能够让人类生存,开始了。”

    “以东大陆的几座大型避难所的居民为核心,诸夏联邦建立,紫金山天文台点亮在黑暗的大陆,之后,泛西海商业共同体和极北帝国相继成立,格林尼治与哥本哈根的两座天文台遥相辉映。”

    “在那个时代,升格者活跃于大地,作为拓荒的主力,他们与那些游曳于荒原之上的庞大怪物战斗,开拓了城市,让人类的足迹再度踏遍大陆。”

    “伴随着神圣同盟的那一位晋升七阶,莫纳克亚天文台建立,最后一个大型势力也登上了历史舞台,世界格局逐渐尘埃落定,也就是我们现在所处的。”

    这些都是初中,高中课本里记载的,但对于仅仅了解了些许诸夏历史的小学生而言,是颇为新奇的知识。

    白歌也跟着听完了这略显冗长的讲述,权当复习。

    至于竹霜降和伍程皓,他们的目的并非学习历史,只是来寻找灵感,听到后半就兴趣乏乏,跑去给绣球拍照了。

    白歌看看时间,五点四十,再过五分钟,展览馆就会播放提醒闭馆的广播,游客陆陆续续从出口离开,此时正是最好躲藏的时间。

    他循着标示,走向洗手间。

    这里干净清洁,仅弥漫着淡淡的清洗剂味道,一方面是真的人少,另一方面,作为展现城市风貌的市政建筑,保持体面与良好也是必须的。

    白歌躲进其中一个隔间,耐心等待闭馆时间的到来。

    同时,他脱掉了外套和假领子,拿出了伪造的工牌,面孔改变,变成了之前在门口值班的那位保安的模样。

    头顶的广播传来了闭馆通知,十五分钟后,波澜不惊地,白歌等到了闭馆。

    按照惯例,这时候应该会有保洁人员过来打扫整个展厅,自然包括这里。

    因此,在六点过五分,听到洗手间入口传来脚步声并走向了女厕的时候,白歌走出了自己的隔间。

    这是最佳的时间点,打扫的工作人员不会太在意一位保安的行动,白歌可以顺利蒙混过关。

    衣服就这么被他拿在手上。

    “嗯?小袁你还没走?这是游客掉的?”

    刚出去,白歌就看到了一个身穿保安制服的男人,是此前负责南门的保安,他瞥见了白歌手里的衣服,还没等白歌开口就帮他说出了理由。

    “对,我现在就回去。”

    白歌模仿那位保安应了一声。

    “哦,好,我得先上个厕所才行,这个天就是容易闹肚子,嘿,不说了”

    对方急着上厕所,脚步匆匆地溜进了洗手间。

    运气很好。

    白歌快步往前,来到了空无一人的展厅中央。

    玻璃橱柜内,爱恋指定的那一块钟乳石静静躺着。

    身为,白歌现在心中毫无波澜,是最稳定的犯罪心态,他确认了四下无人,右手往虚空中轻轻一掏。

    等收回来的时候,他的掌心已经多了一块沉甸甸的石头。

    “比想象中要重”

    白歌确认了一下钟乳石,将其藏匿到左手的衣服之间,轻松得手。

    接下来就是逃走了。

    白歌确认过,西门的员工通道是大部分职工离开的道路,他也准备从那里装作下班的工作人员离开。

    刚走两步,白歌忽然出现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就这么偷走了钟乳石,似乎太过平淡,身为,是不是应该留下些什么

    想到这里,白歌摸了摸自己的口袋,顿时有了主意。

    半分钟后,他手里拿着包裹着钟乳石的衣服,正准备离开主展厅。

    “小袁你怎么还在这里?”

    身后,传来了刚才遇见的保安的声音。

    “?”

    这个人上厕所怎么这么快的?不是闹肚子吗?

    白歌愣了愣,对方已经熟稔地凑了过来。

    “正好,咱们一起下班吧。”

    他邀请道。

    白歌的嘴角抽了抽,好在主展厅的灯已经黑了大半,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好。”

    白歌简单应了一句,又开口道。

    “不过我要去隔壁买点东西回家。”

    “哦,我懂,你家那位又闹脾气啦,嘿嘿,人啊,一旦结婚了就和坐牢了一样,像我,单身多自由。”

    这家伙还是个话痨?

    白歌尽力保持镇定,和对方一前一后走出了展览馆。

    正要转向西门的方向,那保安又叫住了白歌。

    “哎,你去商场买东西的话,这边更近。”

    他指了指东门。

    白歌伪装的那位保安小袁值班的东门。

    说好的白给呢?

    说好的推荐票呢?

    明天两个大章,大家可以猜猜白歌要怎么脱身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