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四十二幕.怪盗JOKER
    “这”

    陈楚川看着玻璃橱窗里的那张仿佛在嘲笑自己的黑白小丑牌,一时竟然不知道该怎么评价。

    偷仿制的展品也就算了,还留了张扑克牌是什么意思

    他想到了只有小说或者电影那样的文艺作品里才会出现的愉悦犯,只为了自己开心而进行犯罪的家伙。

    这刻意留下的扑克牌,那浮夸的行礼鞠躬,还有那略显疯狂与神经质的笑容,无不印证着这一点。

    “找人打开,查一下指纹。”

    陈楚川吩咐道,又去确认了一下监控录像。

    正如警员所说的,在同一时间,出现了两个长相一模一样的人。

    陈楚川又特地慢放了一下那位“保安”盗窃时候的画面。

    由于城市规划展览馆过去从来没出过类似的事件,所以安保措施还是老样式的,摄像头清晰度不高,覆盖也不够全面。

    尽管如此,还是拍摄到了那一幕。

    只见“保安”来到橱柜旁边,轻轻朝着橱柜伸手,缩回来的时候,手里就拿着了那一块钟乳石。

    这一切是如此自然,以至于陈楚川第一遍看的时候都没有注意到。

    “保安”根本没有打开橱柜就偷走了钟乳石

    而之后,本来已经准备离开的“保安”又忽然折返了回来,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了一叠扑克牌,抽出其中一张,轻轻一抖手腕,那扑克牌便准确地飞入了玻璃橱柜的缝隙,落到了钟乳石原本所在的位置。

    “随身带扑克牌”

    陈楚川愣了愣,搞不懂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思考方式了。

    不过,从监控录像和保安的证词里,陈楚川还是推断出了很多细节的。

    “这个犯人是从洗手间出来的,说明他可能是在闭馆之前就躲在里面,那么我们需要搜查一下今天的录像,看看有谁是进入了洗手间又没有出来的。”

    他很快下了指令。

    至于那诡异的偷窃方式和那似乎能变化容貌的能力,陈楚川毫无头绪。

    他回到了局里,又联系相关部门,查看城市规划展览馆门口那条路的摄像头,但道路上只有交通摄像头,没拍到更多。

    诸夏联邦曾经提议过建立名为“天网”的摄像头网络,覆盖城市的每个角落,但最后由于隐私,技术等原因,仅仅在首都宁江的部分重要区域实行了这个计划作为试点,如今看来,实在失策,应该不顾反对意见全国推行的。

    “头儿,结果出来了,在下午五点四十分的时候,有一名男子进入了洗手间,之后就没有出来,一直到那名犯罪嫌疑人出现,按照比对,他手上拿的衣服也和那名男子穿着的衣服类似。”

    警员得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接近十一点,外面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局里的众人略显困倦,但还是强行打起了精神。

    偷窃与伤害事件,又是在市中心,叠加起来,让人不重视都不行。

    “十一月还有前崩坏时代的巡回展,得确保这边的安全才行”

    一名同事喃喃自语道,静江市博物馆十一月会有个展览那些发掘自深渊的遗物的巡回展,如今的这个城市规划展览馆的时代展算是一个前哨,如果出了问题,那整个静江市的压力可就山大了。

    “而且这家伙一下子就撂倒三个人,战斗力很高啊。”

    另一名同事反复看着犯罪嫌疑人击晕那三名保安的片段,由于帧数不高,加上天黑,甚至没办法清楚捕捉那人的动作,和看电影似的,不知道为什么,一招一式看着略显眼熟。

    并且,那人还有一手精妙的扑克牌投掷技术,从现场发现的扑克牌里,没发现这牌有什么特殊,也并没有检测到任何指纹。

    也就是说,他仅仅依靠投掷,就用扑克牌切断了电话线。

    这真的是人类能办到的事情吗

    “这个家伙留在静江,很危险。”

    陈楚川感到有些头疼。

    能将普通的扑克牌变为足以切断线路的利器,还有那精妙的易容技术,最后,是那对着摄像头行礼的招摇态度,直觉告诉陈楚川,这家伙可能是个疯子,还是个技术高超的疯子。

    “关键是,他偷那个钟乳石到底有什么意义”

    有人想从动机着手,来寻找犯人的踪迹。

    “难道只是单纯觉得好看就偷走了”

    “不可能吧,他明显是有预谋的。”

    “或者是,那一块石头其实并不简单,你看,比如里面藏有什么特殊的东西之类的,总不能偷一块石头回家装饰花盆吧”

    “这个要联系一下主办方确认才行。”

    “说不定这只是一个预演,犯人真正的目的,可能是隔壁的静江市博物馆”

    “那完全没必要打草惊蛇,而且这犯人的手段也很拙劣,最后直接相当于明抢了都。”

    “他似乎精通格斗,说不定可以从这里入手进行调查。”

    警员们七嘴八舌,讨论着这起案子的细节。

    陈楚川听着他们的话语,脸上的阴霾越来越深。

    之前微笑商厦的事件就已经很离奇了,如今又多了一起奇怪的案件,最近的静江实在多事之秋。

    那仿制品钟乳石是否真的是什么宝物,陈楚川不知道,过去也有类似的案例,将真物当做仿制品走私,不过那是画作,好歹还有艺术价值,而一块能人工合成的石头,能有什么玄机

    陈楚川看向桌面的资料,偶然瞥见有关城市规划展览馆的说明、

    “天然的钟乳石在大崩坏时期已经完全消失,如今的时间并不足以形成类似体积的钟乳石,因此展物都是人工仿制”

    等等。

    陈楚川心有所感。

    如果说,纯天然的钟乳石,并没有全部消失,而是在某个隐秘的洞窟中被存留了下来

    这样的大崩坏之前的产物,不说价值连城,也足够让盗贼们趋之若鹜了,要是里面再有点,嗯,叫历史残片吧

    那简直就是价值连城。

    难道真的如此

    某些势力利用这次展览的机会,进行这些珍贵文物的走私贩卖,攫取利益

    越想,陈楚川就越感到问题的严重。

    思考片刻后,他做出了指示。

    “调查一下周围的商场和公共设施的摄像头,看看能不能捕捉到对方的踪迹,顺便再联系展会的主办方,调查他们的背景和所有的展品,另外”

    陈楚川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自己的手机铃声打断了。

    他瞥了一眼桌上正在嗡嗡震动并发出默认铃声的手机,本想直接按掉,却发现,来点显示里,是一个熟悉的号码。

    内部代码10000。

    深渊遗物事务司。

    “等我一下。”

    他急忙打断了讨论,并让大家安静下来。

    在场的众人里,陈楚川职级最高,因此无人反对。

    他接起电话,等待了数秒,对面传来了一个冷淡而清澈的女性声音。

    “城市规划展览馆的案子从现在开始由深渊遗物事务司接手,展览可以继续进行,你将案件的所有资料明天放到”

    那正是之前在电影院里,陈楚川听到的声音之一。

    她简单交代了一下材料的传递方式,除此之外,还是和之前那次一样,没有透露任何信息。

    “等、等等,这起案件涉及到了升格者”

    陈楚川忍不住问道,声音里带着些许颤抖,让一旁缄默的众位警员略显惊讶,他们的头儿可不是这种容易慌乱的人。

    “这正是我们接手的理由。”

    对面停顿片刻,才说道。

    “这事件会对普通人造成影响,会危害到他们的安全吗”

    陈楚川抓住这个机会,又仿佛恳求般询问。

    “我们会保护这座城市的。”

    对方轻描淡写地说道,听不出任何情感。

    “另外。”

    就在陈楚川以为对话会就此结束的时候,对方又开口了。

    “今天犯下这起事件的,是一名最近出现的升格者犯罪,代号怪盗joker,这一点请只在内部通知,可以让你的人多注意他的动向。”

    说完,对方便挂断了电话。

    “大家都停一下。”

    陈楚川放下手机,对其他人说道。

    “这件案子到此为止,交给深渊遗物事务司处理,大家整理一下资料,可以回去休息了。”

    他说完,看着已经黑屏的手机,轻声重复着那个名字。

    “怪盗joker”

    我来偷推荐票了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