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四十四幕.旧日之梦
    白歌发觉自己处于一片灰蒙蒙的阳光之中。

    金色的光芒从破落的窗户洒落,漂浮在空气中的灰尘将光线的路径衬托了出来,这种白歌在课本上学习过原理的现象,曾经被称作“上帝之手”,被认为是神谕。

    但科学的进步最终推翻了神明的存在,现在,这种现象不再叫做“上帝之手”,而是丁达尔效应。

    在这金色的阳光中,白歌闻到了一股腥味。

    这不同于超市里那些贩卖鱼肉的区域弥漫的血腥味,而是更加浓烈,又带着些许潮湿与凉爽的风。

    哗啦——

    白歌听到了一种自己未曾实际听过的声音。

    是海浪的声音。

    他站了起来,发现自己身高变矮,只有十二三岁的模样,身上穿着粗布的衣服,一头棕黑色的卷发干枯而分岔。

    这是梦境?

    白歌不太清楚。

    他看到屋子里,在那略显简陋的床上,有一个女人。

    那女人嘴唇发青,脸色惨白,白歌往前走,来到她的身边,这才发现,她已经没有了呼吸。

    死亡,就是如此平静。

    白歌能知道这是他的母亲,一位贵族家里的女儿。

    正如那戏剧与小说里常有的桥段,出生平民的父亲认识了身为贵族的母亲,两人一见钟情,母亲不顾家里的反对而下嫁父亲,最终失去了所有的身份和地位,成为普通人。

    然而,精通剑术与格斗的父亲泰奥弗拉斯特·罗平是一名骗子与盗贼,他欺骗了自己的妻子,并在她怀孕之后,离开了法兰西,去往新大陆,最终惨死狱中。

    之后,母亲,昂里埃特·当德莱齐与年幼的他一起,被母亲曾经的朋友收留,成为贴身女仆。

    然而那位朋友并非好心,只是单纯想要侮辱曾经身为贵族的母亲,因此对两人相当严苛,时常责骂。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策划盗走了那位朋友视若珍宝的钻石项链,且无人知晓。

    这是日后声名显赫的大盗年仅六岁时候犯下的第一起案子。

    两人被赶出家门,辗转来到这里,可母亲的重病已经无人医治,在这样一个平和的午后,永远地停止了呼吸。

    为了纪念自己的母亲,他将自己的姓氏改为了当德莱齐,当然,他更为出名的名字,还是另一个。

    白歌此刻终于清楚,这是亚森·罗平的童年。

    他不知道这是杜撰之中的亚森·罗平的故事,还是身为其“原型”的那个人的故事。

    但此时,白歌的内心,与这小小的少年,的确产生了些许共鸣。

    白歌十二岁失去了家人,与许诺相依为命,与亚森·罗平如出一辙,对他们而言,家庭与亲情确实是遥不可及的事物。

    而亚森·罗平的心中,蕴含的是对贵族的愤怒,是对那犯罪的父亲的憎恨,是对世间一切不平的抗争。

    在这样的共鸣之中,白歌睁开了双眼。

    他能感受到此时胸口里燃烧了疯狂火焰。

    白歌的脸上出现了一个漆黑的放射状事物。

    那是面具。

    嘭——

    这面具仿佛在熊熊燃烧般,与白歌内心的躁动交织在了一起。

    白歌痛苦地抬起手,按在了那面具上面。

    他手指用力,猛地一撕。

    哗啦——

    某种撕心裂肺的疼痛自白歌的脸部蔓延开来,他咬牙忍耐住已经来到喉咙处的悲鸣,整个人肌肉绷紧,如同痉挛。

    黑色如墨的血液自伤口洒下,但那些血液尚未触碰到床单就已经蒸发殆尽,甚至连气味都不存在。

    白歌脑海中,某种念头涌动。

    想要释放自己的愤怒,不愿意再漠然忍受命运的暴虐的毒箭,想要挺身反抗,反抗人世无涯的苦难

    “呃,这是谁说的来着,莎士比亚?亚森·罗平和莎士比亚是熟人吗?”

    白歌的意识就好像并不受这份疼痛折磨一般,疏离地想到。

    这一分神,他反而觉得痛苦减轻了不少,从最开始那如同鞭挞般灼热,变成阵阵刺痛,自太阳穴蔓延,让白歌头昏脑涨,哪怕闭上双眼,也无法得到任何缓解。

    就在白歌痛苦欲绝之时。

    咚咚咚——

    他房门外忽然传来了敲门声。

    “白歌,怎么还没睡?”

    许诺的声音隔着门板传来,带着些许鼻音,有可能是喝醉酒吹风着凉了。

    一瞬间,白歌绷紧了神经。

    但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许诺的声音吸引了他的注意力,白歌的疼痛骤然缓解了不少,至少能够保持意识的清醒了。

    “我这就睡”

    白歌叫了一声,声音发虚。

    “你许叔我知道,在你这个年纪,男孩子总有很多自己的快乐,不过还是那句话,要节制,明白么,身体是本钱”

    许诺犹豫了一下,才迟疑着说道,刚开口,白歌就听着不太对劲。

    等等,许叔,你这是误会我在做什么呢?

    他一时觉得好笑,甚至忘记了头疼。

    “我、我没事,你早点睡吧,我也睡了。”

    白歌赶走许诺,等听到外面传来关房门的声音,他才躺下。

    先前的疼痛仿佛幻觉,就连刚才自己撕破的脸上的面具,都不见了踪影。

    在寂静的房间中,白歌脑袋里只有一个莫名的念头冒出来。

    自己和亚森·罗平的命运,被某种若有似无的力量联系到了一起。

    他明白爱恋说的“感觉”是什么意思了。

    白歌现在知道,他已经是确确实实的。

    周六。

    白歌睡了个懒觉。

    若不是下午两点还得去爱恋家听陶老的授课,估计白歌能直接睡到吃晚饭。

    他之后再没有做梦,睡得很香。

    醒来之后,洗漱,换上外出的衣服,走下楼来。

    许诺还在电脑前看着旧时代的电影,白歌瞥了一眼,那是讲述一群人在南极,嗯,是叫这个地方吧,反正是一片冰天雪地的科学考察站立度过日常的故事,因为主角是一名厨师,所以反而有相当多的美食镜头,与严苛的环境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这应该算喜剧片吧?

    “醒了?”

    许诺头也不抬地说了一声。

    “嗯。”

    “准备出门?”

    许诺稍稍看了一眼白歌,问道。

    “对,出去吃点东西,然后和同学约好有点事情。”

    “女朋友就直说嘛。”

    许诺微微眯起眼睛。

    “今晚不回来的话,记得给我打个电话。”

    “好。”

    白歌抽抽嘴角,不想再辩解太多。

    他随意在隔壁吃了碗加量的米粉当午饭,特意没要葱花与香菜,便晃悠到了爱美整形美容医院。

    往里看看,只有老霍翘着二郎腿看充满鸡汤文的杂志,没有那位旗袍同志的身影。

    “来得挺早哇。”

    老霍瞅见白歌,放下了杂志。

    “嗯对了,老霍,我昨晚好像做了个有关亚森·罗平的梦,然后头特别疼,还出现了之前喝药时候的那种感觉然后、然后我好像觉得自己对亚森·罗平的命运好像多了些理解,这个是正常的吗?”

    白歌斟酌着词语询问道。

    “嗯,一般来说,如果完成了一些特殊的事情导致袭名程度提高的话,的确会出现梦到袭名对象生平的事情,这很正常。”

    老霍端起茶杯,喝了口水,又说道。

    “但你这个情况,很不正常。”

    求推荐票~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