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四十六幕.深渊,匿名版
    之后,陶轩然给白歌举了一些知名的升格者例子来讲解各个原型的区别,足足讲了两个多小时。

    虽然嘴上说着麻烦,但陶轩然实际上在教导白歌的时候还是相当用心的。

    甚至对白歌而言,有些用心过头了。

    “这几个升格者的能力,你进行一下总结,下次开例会的给我。”

    还布置了作业。

    白歌感到有些头疼,又不方便当着陶轩然的面表现出来,只能微笑着接受。

    送走陶轩然,白歌没跟着离开,而是习惯性地回到二楼,瘫在沙发上,仿佛身体被掏空。

    若是在过去,这些有关超凡与升格者的知识,或许他还会挺感兴趣地当做段子来听。

    但现在,两只脚都踏入升格者的世界后,这些东西就变成了安身立命的基础知识,白歌算不出圆锥曲线的解也就考试丢十几分,可关键的时刻忽略这相关的信息,那可能就会付出生命的代价。

    因此,学习的压力更重了。

    诸夏有一句话,人的压力越大,就越是想要摸鱼。

    这是白歌说的。

    感受到肩头的重担,白歌下意识拿起了手机,刷起了论坛。

    他先是围观了一下水区里针对一条裙子到底是蓝色还是金色的讨论,又切去游戏版,看了眼最新一期活动的攻略讨论,顺便吃了一个双方论战几十页的撕逼帖的瓜,最后来到方舟国家地理论坛的深渊版块。

    啊,顶着压力摸鱼真爽,一直摸鱼一直爽。

    白歌整个人都躺了下来,看着版块里的内容。

    深渊版块是匿名版,每个用户进入深渊版之后,都会隐藏自己的昵称,这里没有版主,甚至传言这里有升格者的干涉,就连论坛的工作人员都无法看到匿名之后的真名,因此发言相当自由。

    当然,完全的匿名就代表完全的混乱,深渊版里的帖子大部分情况如同真正的深渊,到处散发着让人不可直视的黑泥,要白歌说的话,大概也只有动漫区的老哥们讨论xp到情不能自已的时候能够与之匹敌。

    【】

    “?”

    连名字都没办法显示了,这里面的内容是有多猎奇?

    白歌忍不住好奇,但理智阻止了他点进去。

    曾经有一次白歌实在按捺不住自己的作死之心点进去了一个标题都被和谐了的帖子,结果所见的讨论让他这个阴影原型的升格者整整一天都没吃下东西,留下了严重的心理阴影。

    从此以后,他就对这类帖子敬而远之。

    这时候,他翻到了一个有些在意的帖子。

    “这个故事,有点眼熟啊?”

    白歌点了进去。

    帖子内容正如标题,就是绘声绘色描述了一下那小偷偷东西的过程,如同楼主自己亲眼所见一般。

    只不过

    “变出鸽子是怎么回事?”

    “还有这个天才高中生侦探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我什么时候被全城的警车追捕了?”

    “请停一下朋友,长出翅膀飞走这个就太过分了吧?”

    作为当事人,白歌看到这被添油加醋描述,没觉得多高兴,倒是有一种莫名的羞耻感。

    底下的回复也大多都是吐槽的。

    到了后面,就是各种不可名状的奇怪发言了,白歌本想立刻关掉,又瞥见了一堆恶搞评论里难得正经一点的一条。

    当然,这条底下都是诸如这般的调侃言论。

    白歌没在意这些,匿名版发言又不需要代价,可以随便口胡,他就是说明天地震整个世界都沉入浅海之中都无所谓。

    尽管曾经有传闻说一些厉害的升格者也潜伏在论坛里,尤其喜欢在深渊版发言,但并没有人证实过。

    至于这种耸人听闻的言论,权当一乐。

    退一步说,就算重视,他们也查不到这发言者的任何信息。

    关掉这个帖子,白歌本想偷偷看一个可能会有男孩子都喜欢的图片的主题,却听到了一阵动静。

    “!”

    躺着的白歌的手机差点摔到他的脸上,但好在白歌灵巧的手指成功阻止了这种行为。

    啪——

    白歌的手机摔到了地上。

    爬起来捡手机的时候,爱恋的房门打开了。

    “哈——”

    这位黑发少女穿着两件式的粉蓝色睡衣,还有一双有兔兔装饰的棉拖鞋,正打着哈欠走出房间。

    原来炼金人偶真的会睡觉。

    白歌想到。

    还有,这家伙的睡相肯定很差。

    他瞥见爱恋那凌乱的头发,肯定是睡觉的时候不老实导致的。

    “早上好。”

    沙发上的白歌打了个招呼。

    “早”

    爱恋似乎是个起床困难户,即使从被窝里爬了出来,也依旧睡眼惺忪,耷拉着脑袋。

    她踩着拖鞋去了洗手间,简单洗漱,又上了一些大概只有炼金人偶才需要用的机油之类的东西后,她回到客厅,坐到了白歌的旁边,就连睡衣的扣子松了都没有觉察,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白歌又看到了那个有过一面之缘的相片盒挂坠,才知道原来她还戴着这个睡觉的。

    “你还没睡醒吗?”

    白歌真的不知道一个炼金人偶怎么可以这么能睡,不是说机器不用休息的吗?

    “唔,昨晚和一个傻逼在论坛上对喷到了三点,累死我了。”

    “?”

    合着原来自己看到的那撕逼帖子是您的发啊?

    白歌头上冒出了问号。

    他好像看帖的时候支持的还是对面来着。

    待会儿找时间偷偷删掉浏览和点赞记录好了。

    没想到公务员真正的休息日就是这么朴实无华且枯燥。

    白歌也想过上一觉睡到傍晚,起床就有饭吃的好日子。

    “嗯?”

    停顿了片刻,爱恋后知后觉地看向白歌,又看看自己身上滑落到肩膀的睡衣。

    三秒后,她装作若无其事地把睡衣扣好,别过脸去。

    “原来你来了啊。”

    这种校园恋爱剧的桥段是闹哪样啊。

    还有原来刚才你根本没注意到和你对话的人到底是谁对吧?

    觉察到了自己渺小的存在感,白歌无语。

    求票票~~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