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四十七幕.新的目标
    “你坐过去一点。”

    打了个哈欠,爱恋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两腿就这么蜷缩踩在沙发上坐着,只露出了白珍珠似的小巧脚趾,她抱着膝盖,丝毫不在意身边白歌的模样。

    如果不是提前知道这是一具炼金人偶,白歌真的分不出她和真正的人类到底区别在哪。

    老霍正在厨房忙活准备晚饭,沙发上,只有白歌和爱恋隔了半个身位,并排坐着。

    “炼金人偶还需要睡觉的吗?”

    问出来了。

    白歌终于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

    “废话,睡觉这么合理摸鱼的行为,为什么要拒绝。”

    爱恋白了对方一眼,换台到了少儿频道,周六下午,这里通常会播一部动画片,白歌直到上初二之前都还挺喜欢看的。

    旧时代其实留下了很多娱乐作品,包括白歌家里卖的小说,以及他喜欢看的电影,当然也有动画。

    只不过,这些留存于数字媒介的事物大部分都仅仅只是保存了一个概念而已。

    在大崩坏时代,至少九成以上的通过数字保存的资料丢失,在之后和,这些资料丢失的更多。

    尤其在,因为一部分不愿意离开底下避难所的人认为正是这些旧时代的影像和描述导致了人们对于地面世界那不切实的幻想,才有了试图去往地面的蠢货,所以对这些东西的破坏更加严重。

    当然,在之后,一直到,这些作品都作为珍贵的资料被妥善搜集,复制,保存,别的势力不清楚,至少在诸夏,这些资料都是官方鼓励宣传与浏览的。

    今天的静江电视台少儿频道播放的就是一部旧时代的动画,爱恋点开的时候已经播了一段时间,白歌跟着看了一眼,大概讲的是向往天空的少年捡到了一位从天而降的少女,两个人为了追寻传说中悬浮在天空中的超古代文明城市而展开冒险这么一个故事。

    画面比起如今时代的动画作品要显得老旧斑驳许多,线条和人设更加复古,使用的语言更是白歌完全听不懂的。

    但动画里描绘的天空,却比如今的任何作品中展示的都要蔚蓝,让人心生向往。

    “真好啊。”

    白歌忍不住叹道。

    剧情里,少年与少女被搜寻那座城市的军队找到,军方将少女抓捕了起来,而少年则联合海盗,趁着骚乱成功营救出了她。

    “这还真是乱来。”

    白歌如此评价这次救援行动。

    原本一言不发的爱恋看到这一幕,忽然开口说道。

    “喂,要是有一天我也像动画里这样被人抓走,你会像那个男主角一样来救我吗?”

    她说得很随意,就像日常闲聊。

    “那我觉得可能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需要被救的那个人可能是我。”

    白歌下意识吐槽。

    不管怎么看,爱恋的战斗力都比白歌强得多,要是她都被抓了,那白歌过去只能是葫芦娃救爷爷,一起送。

    “一边去。”

    爱恋轻轻锤了白歌一下。

    “?”

    这家伙怎么忽然变得这么有少女感。

    果然是刚睡醒的缘故吧,脑子还没转过来。

    白歌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

    “不过像这动画里这种乱糟糟的营救方式不太符合怪盗的特质,如果是亚森·罗平的话大概会在万众瞩目的地方用不可思议的手段来救人吧,比如大变活人之类的。”

    “呵呵,那我还挺期待的。”

    爱恋干笑了一声,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对了,我昨晚有那个感觉了。”

    白歌想起这件事,又说道。

    “?骚扰是禁止的哦。”

    爱恋似乎理解错了什么,顿时抱住旁边沙发的抱枕,稍稍远离了白歌一点。

    “不是,就是你说的什么感受命运,袭名的那个感觉。”

    白歌急忙解释。

    “哦,我说呢,就应该有感觉才对,不然我不是白费工夫了。”

    爱恋这才稍微放下抱枕,颇为赞赏地说了一句。

    “?”

    总觉得这个表述有哪里不对。

    “那正好,我昨晚在喷人的时候顺便研究了一下你下次盗窃的目标。”

    爱恋放下脚,穿上拖鞋。

    “已经确定了吗”

    在感到些微的压力之后,白歌忽然怪异地看向爱恋。

    “等一下,该不会你想让我去偷和你对喷的人的家吧?”

    如果是这个爱恋,很有可能做出这种事。

    “想什么呢,我怎么可能联系认识的人找论坛管理员扒出对方的地址来源再找人去当面给他一些教训呢,不可能的。”

    那你怎么说得这么详细?

    “而且,我这个人在网上很儒雅随和,绝对不会随便和人产生矛盾的,我之所以会和他发生争执,主要因为他错了,我有义务纠正对方的认知。”

    白歌回想了一下在那帖子里看到的阴阳怪气的评论,觉得爱恋全在胡扯。

    “不说这个了,你的下一个目标是真家伙,我初步决定是静商集团的总经理秦可畏的家。”

    爱恋随意地说道。

    “啊?”

    白歌虽然不太清楚这个秦可畏是怎么样的人,但他大致记得,那个静商集团好像是微笑商厦的投资者和拥有者,来头不小。

    “你自己先搜一下看看对方的相关信息,别打扰我看动画,对了,顺便帮我倒杯水。”

    爱恋就这么交代了一句,同时拿出了手机,一边清手游日常,一边看两眼电视屏幕。

    白歌老实帮爱恋倒了一杯水,接着拿出手机,打开浏览器搜索了一下静商集团和秦可畏的名字。

    不搜不知道,白歌这才发现,原来自己之前接触过很多与之相关的产业。

    静商集团以静江为核心,主要在西南省发展,不光是静江最繁华的微笑商厦,包括市中心广场,多处商业街等,都有它的影子,与另一家同样来自本省的新世界集团,并称静江的两个商业大鳄。

    与之前白歌听说的那几个非法组织不同,这可是正经的大企业,大集团,大公司。

    而总经理秦可畏是静商集团的创始人之一,今年不到五十,商业手腕惊人,他三十岁才开始创业,白手起家,在短短的十年间将这企业打造成了静江乃至西南省的龙头企业之一。

    他似乎对历史很有兴趣,也喜欢弄一些文化相关的事情。

    静江城市规划展览馆这次的旧时代展览,就有静商集团在背后出资,门口还有这位的题词。

    “意思是四舍五入一下的话,我还算偷了他一次?”

    白歌忽然又觉得爱恋让自己去偷那块石头回来,好像不仅仅只是装饰用了。

    呃,或者除了摆装饰这个主要目的之外,还有这个原因。

    展览遭到盗窃,警方肯定会联系主办方进行配合调查,而调查的,自然就是静商集团了。

    “那这么四舍五入,我们还帮他破获了一起珠宝盗窃案呢。”

    爱恋说是在看动画,但还是听见了白歌的喃喃自语。

    “偷他的家?为什么选他?”

    看着秦可畏那穿着西装,伟光正的照片,白歌不太清楚为什么爱恋选中了他。

    如果说那钟乳石还算是没什么价值东西,偷这个富豪可就不一样了。

    “嗯,按照田虹和范哲的说法,他们调查发现,静商集团可能与静江本地的非法组织暗中有联系,至于是合作,对抗还是本身就是出资人,尚不可知。”

    爱恋看着屏幕里,此刻,主角正穿过云层,看到了那悬浮于半空的巨大城市,尽管是现在看来略显粗糙的手绘,但依旧震撼人心。

    “这样吗”

    白歌思考了一下。

    假如那些非法组织盘踞这里已久的话,作为当地的龙头企业,的确不可能没和这些非法组织打过交道,这么一想,确实应该查一查。

    “所以,我们准备利用你盗窃的机会,对他的宅邸进行调查。”

    “怎么说?”

    白歌还不太理解,自己是要去盗窃什么重要文件吗?

    “吃饭了,你们两个快去洗手吧。”

    这时候,一直在厨房的老霍端着两盘菜走了出来。

    “吃完再说,我饿死了。”

    爱恋看着弥漫香味的晚饭,两眼放光。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