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四十九幕.白歌不擅长代打
    “金秋十月,桂花飘香,一年一度的静江高中运动会,在骄阳似火的九月召开,我们在这里聚会,让豪情燃烧,让生命绽放”

    听着通过喇叭播放出来的颇为做作的广播腔开场白,白歌只想快点结束,找个凉快的地方待着。

    九月的最后三天便是静江高中的运动会。

    也不知道怎么的,原本持续阴雨的日子,忽然就在今天放晴了,并且按照天气预报,接下来的两天,也是难得的好天气,白歌都要怀疑是不是暗中有升格者在控制云层了。

    阳光猛烈,穿着运动校服的白歌站在操场的队列之中,以旁观者的心态看着走过主席台的各个班级。

    这入场列队一般就是大家穿上统一的衣服,齐步走,走过主席台前的时候叫几声口号,大多是诸如“力挫群雄,舍我其谁”“无与伦比,万众一心”之类的传统四字口号,也有些班级会整活地换上奇装异服,叫嚷一些奇怪的东西。

    白歌所在的班级里,竹霜降本来也想搞点特色,但被怕麻烦的其他班委合力拒绝了,只走了个简单的过场,对此,白歌倒是挺感谢那些平常也不干事的班委们的。

    不过当他们班列队走完,竹霜降又溜走了,大概是帮忙准备“彩蛋”去了吧。

    白歌瞥了一眼站在前排的爱恋,大概是条件反射了,她穿着运动校服的时候,白歌的注意点不在那皮肤白皙得过分的四肢,而是爱恋整体的行动模式,就好像她会突然冲过来给自己来一发崩拳一般。

    正在神游之时,白歌听到操场右侧的人群发出了阵阵的喧闹,视线扫过去,就看到了走在所有队列最后的学生会队列。

    “?”

    只见两个穿着五颜六色衣服的人,脑袋上顶着两个大绣球,正像是外星人一般晃晃悠悠地朝着主席台走来。

    来到校长老师面前的时候,还转了个圈。

    这就是竹霜降说的彩蛋?

    这孩子的审美莫名地有些问题啊

    “迎、迎面向我们走来的是学生会方阵,他们的主题是五彩静江,两个、两个代表静江旧时代文化的绣球与代表着新时代的学生会成员们”

    就连播音员都被吓到,说话磕磕绊绊,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

    倒是学生们,对那两个大绣球感到好奇,传来了一阵阵喝彩。

    运动员致辞的男女代表正好是伍程皓与竹霜降,等他们宣誓完,开幕式就算结束了。

    白歌没有报名参加项目,三天的运动会,对他而言就相当于放三天假一样。

    他在自己班级划分的区域坐了一会儿,看到爱恋被班上其他女生叫去给男生们加油了,便自己偷偷摸摸朝着教学楼走。

    一般来说,运动会期间如果被抓到在教室里摸鱼,最多也就班主任会说两句,没什么大问题,因此白歌的打算是在这里摸摸鱼,顺便看看有关周末行动的资料。

    躲进阴凉的教室,白歌刷了会儿论坛,才点开爱恋周日和自己讨论好的计划书。

    计划很简单。

    白歌会在今天傍晚左右,给静江日报的编辑部寄出一封预告函,宣称要盗走秦可畏豪宅之中最宝贵的东西。

    收到了预告函的报社必然会通知警局和秦可畏,警察就会以抓捕罪犯为理由提出增派人手保护秦可畏。

    而深渊遗物事务司这个时候就会通过警局介入其中,以暗桩的身份提供支援。

    他们就能彻底检查秦可畏的藏宝室,弄明白整间别墅的构造。

    这个构造图,自然就会指引白歌盗窃时候的出入路线。

    到了慈善酒会的那一天,白歌弄出夸张的动静,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而爱恋他们则趁乱调查,最后不管作案成功与否,双方都能全身而退。

    是名副其实的贼喊追贼。

    这个计划里最精髓的一点就是利用预告函来引起警方的注意,从而不费吹灰之力地得到秦可畏别墅的设计图以及各种警卫布置。

    至于白歌提出的如果对方在得知自家要被警察搜查之时提前转移走资料的问题,爱恋则告诉他不必担心,他们自有办法。

    确认了一下今天放学后的安排,白歌关掉资料,准备清一清手游体力就趴着睡一觉。

    这个时候,白歌忽然心有所感。

    “嗯?”

    他的直觉告诉他,教室外有人。

    难道

    他想起了之前困住自己和爱恋的那位隐藏在学校的升格者,虽然这段时间对方没有任何动静,爱恋也告诉白歌暂时不需要担心,但自己身边埋着这么一个定时炸弹,总让白歌难以安心。

    他只想要平静的生活。

    白歌收起手机,放轻脚步,悄悄来到门口。

    门虚掩着,透过门缝,白歌看了一眼外面。

    “?”

    竹霜降正准备推门而入。

    啪——

    白歌打开了门。

    “呜哇,白歌你果然在这里。”

    竹霜降吓了一跳,不是什么比喻,而是真的往后跳了半步。

    她穿着运动校服,静江的女生运动装是白色棉质短袖与蓝色短裤,露出了纤细的小腿与手臂,竹霜降的短发用橡皮筋扎在脑后,形成了一个小揪揪,显出几分孩童般的天真可爱。

    她略微喘气,似乎是小跑过来的。

    “果然?”

    白歌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我问了爱恋,她说你十有八九躲在教室里摸鱼,嘿嘿,你们关系已经这么好了啊。”

    竹霜降解释道,还带着些许姨母笑。

    “不提这个,你找我做什么?”

    白歌抽了抽嘴角,爱恋是自己肚子里的蛔虫吗,连这都摸得清?

    “啊,对,郭飞刚才跳高的时候弄伤了脚踝,没办法跑一百米了,我记得之前体育测试,你跑得还挺快的吧?”

    竹霜降没给白歌太多回旋余地地问道。

    “你想让我代替他?”

    白歌之前由于的超凡特性,所以体育方面的确成绩还不错,但也仅此而已。

    “嗯,没事的,就算拿不到名次也没关系,我们班这一块本来也不太行。”

    竹霜降劝诱道,扯了扯白歌的袖口。

    “行吧,你带我去检录处。”

    白歌记得一百米跑步是上午进行的最后一个项目,距离现在还有一会儿,可以练习一下。

    唉,自己晚上还得去当怪盗送预告函,白天又要代打跑步,真是劳碌命。

    白歌感叹着。

    他跟着兴高采烈的竹霜降来到了检录处,填好表格之后,就做一些热身工作。

    “哟,你还是答应她了啊。”

    起跑线附近,爱恋颇有些幸灾乐祸地看着白歌。

    “还不是你出卖了我。”

    白歌吐槽了一句,就看到竹霜降不知道从哪里借了一个秒表走过来。

    “白歌,我们先测试一下,你不用跑太用力,找找感觉。”

    “哦。”

    白歌应了一声,也没摆什么准备姿势,就这么身体稍稍前倾。

    看到小跑到终点线的竹霜降抬起手,白歌在那手臂落下的一瞬间,跑了出去。

    呼——

    身体带出了一阵风,令旁边的爱恋的长发稍稍飘起。

    白歌刚跑出去几步,就发现了一个问题。

    自己现在的身体强度,应该远远超过一般人了吧?

    这么跑步,没问题?

    会不会引起其他人的怀疑?

    他想到这一点,立刻稍稍放慢了步伐,以自己觉得还可以接受的速度,穿过了终点线。

    “奇怪?”

    没怎么喘气的白歌刚停下,就听到竹霜降摇晃了一下手里的秒表,一脸困惑。

    “怎么了?”

    白歌走了过去。

    “这个秒表好像有问题,计时错了吧。”

    竹霜降将秒表的计数给白歌看。

    872秒。

    记得前两年举办的世界运动会,好像普通人的百米短跑记录是9开头来着的?

    白歌觉得自己已经很放水了,看来水还不够多。

    “嗯,秒表肯定有问题。”

    他笃定地说道。

    新的一周了,求推荐~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