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五十一幕.海蓝之心
    陈楚川接到电话的时候,他还在局里翻阅目录。

    这目录是静江城市规划展览馆这次展览的展品目录,其中自然包括那块困扰了他三天多的钟乳石。

    石头的确是仿制品,没有什么价值,只要愿意,成本也就十几块。

    当他合上目录,看着背面的静商集团和几家公司名字时,电话响了。

    “什么?!!”

    听到电话里传来的消息,陈楚川只感到全身一阵战栗。

    “你说丢失的那块钟乳石重新出现了?而且还是被寄到静江日报的编辑部?”

    陈楚川的声音里都透着些许因为激动导致的颤抖。

    原本,他以为那偷东西的人只是个单纯的愉悦犯,是个脑子有问题的精神病人。

    现在,他发现,那家伙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是个以犯罪为乐,以玩弄警方为乐的不可饶恕的犯罪者!

    他穿上外套,乘车来到了静江日报的所在地。

    “老王,是你接到的快递?”

    刚上楼,陈楚川就看到了自己高中时代的老同学,如今静江日报的市民版的主编王宗瑞。

    之前有关盗窃案的事情,王宗瑞向自己打探过情报,但由于深渊遗物事务司的交代,他只在内部通知了多注意类似人员的命令。

    可没想到,那段拍下了与三名保安战斗画面的监控录像竟然莫名流传到了网上,更有一些来历不明的家伙开始给这个犯罪者进行添油加醋的描述,一时间,这怪盗居然受到了不少人的追捧。

    这令陈楚川相当头大,也不知道是哪里走漏了风声。

    “是我接的快递就在那里。”

    王宗瑞惊魂未定,有气无力地说道,再也没有当主编时候的雷厉风行。

    陈楚川看了一眼那快递盒,盒子里的确是那块钟乳石。

    “这个快递单,好像和正规的熊猫物流不一样。”

    他很快发现快递盒的异常之处。

    熊猫物流的标志是一只坐着的忧郁熊猫,而这快递单上的熊猫,好像还带着笑容。

    “这难道是那个快递员?”

    王宗瑞被这么一提醒,脑袋迅速转了过来。

    原来那个快递员就是?

    自己就这么与对方擦身而过?

    “你待会儿和我们的同事描述一下那个快递员的样貌,不过意义也不太大了。”

    拥有极强易容术的升格者,那快递员的外貌大概率也只是幌子。

    陈楚川切实感受到了和升格者犯罪打交道的难处,如果不是同等的存在,真的防不胜防。

    “把这个给鉴定科的同事看看,比对一下是不是真的。”

    戴着手套拿出钟乳石,将其交给同事后,陈楚川便看到了那一封已经拆开了的信和扑克牌。

    “joker吗”

    陈楚川确认了一下扑克牌,与留在城市建设展览馆的那两张扑克牌背面花纹一致,都是随处能买到的,没有特殊之处。

    他至于那已经拆封的信件

    “这是你拆的?”

    陈楚川拿着已经拆开的信封看向老同学王宗瑞。

    “对、对的,我以为是他是想向我传达什么,可是”

    王宗瑞的态度让陈楚川感到奇怪,这信既然是寄到静江日报,指名王宗瑞签收,那么难不成还不是寄给他的?

    视线转向那红黑相间的自制信封,陈楚川看到信封一面无字,另一面则画着一个戴着礼帽和放射状面具,咧开嘴角窃笑的简笔画形象,就像是小说里经常出现的怪盗形象。

    他抽出了里面的纸张,那信纸是纯粹的红色,上面以剪报的形式贴着一段话。

    “预告函吗”

    最上面,以最大的字体贴着这三个字。

    “致秦可畏先生:我将造访阁下的盛装舞会,并取走静江江畔最耀眼的蓝宝石,祝您有个好梦——怪盗joker敬上”

    拼接的文字显示出这样的语句,很明显,是针对秦可畏的犯罪预告。

    “最耀眼的蓝宝石?盛装舞会又是什么?”

    陈楚川看着那贴得歪七扭八的预告信,陷入了思考。

    由于被偷的钟乳石与这预告信一起送来,所以陈楚川并不认为这是无关人员的恶作剧,他更相信这偷窃了东西又送回来的举动,是对警方的挑衅。

    “呃,楚川,这个我大概也许应该有可能知道”

    因为担心自己拆开信件的举动给老同学造成了麻烦,所以王宗瑞的态度比较恭敬。

    “说说?”

    陈楚川将目光从信件上移开,看向王宗瑞。

    “最耀眼的蓝宝石,指的应该是三年前静商集团在拍卖会上拍得的一颗蓝宝石,海蓝之心,它来自诸夏和泛西海交界处的一个深渊,当时我们报社还做过一期大专题。”

    王宗瑞示意自己要使用电脑,得到对方的同意后,他解锁了屏幕,翻开了之前已经打开的文档。

    他示意陈楚川过来,将屏幕里的内容给对方看。

    那是一篇名为《静商集团以逾两千万高价拍得巨型蓝宝石》的报道,上面用了大量的篇幅来讲述这颗蓝宝石发掘的过程,以及拍卖会的经过。

    “哦,这个我好像也记得,当时闹得挺大的,说是静商集团在背后用过一些手段。”

    陈楚川逐渐回忆起来了当时的新闻。

    作为当时从深渊中发掘出来的巨型蓝宝石,海蓝之心拥有矢车菊一般柔和鲜明,微微带紫的蔚蓝色泽,重达473克拉,无论在哪个时代,都是极为罕见的宝石。

    更由于这颗宝石是从深渊发掘出来的,而这样的珍稀程度,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承载了历史残片的深渊遗物,所以从刚刚现世,就受到了瞩目。

    但后来经过鉴定,这就是一颗普通的宝石,顿时,投注在海蓝之心上的目光就少了很多。

    不过,包括泛西海商业共同体的弗雷德里奇·达姆施塔特在内的各大收藏家都参与到了海蓝之心的拍卖中,然而,很多人在拍卖途中退出,最终,静商集团以两千万的价格购得了这颗宝石。

    传闻中,静商集团在拍卖过程中采用了一些不太光彩的手段,但这拍卖并非在诸夏进行,所以最后也没查到静商集团的任何问题。

    陈楚川对这些事情的了解仅限于新闻。

    “信里的蓝宝石,应该指的就是这个。”

    王宗瑞指着那灯光下闪耀夺目色彩的蓝宝石说道。

    “至于盛装舞会,我觉得可能指的是这周末的那个慈善酒会?”

    他去架子上翻出了昨天的静江日报,略过有关城市规划展览馆失窃案的报道,翻开了篇幅不长的慈善酒会的文章。

    这是为西南省内发现的旧时代文物的保护工作筹集善款的酒会,在位于静江江畔的别墅区举办,届时将有来自省内的诸多企业家参与,陈楚川并不负责这一块的安保,仅仅听同事提起过。

    “意思是,这个小偷要在周日的慈善酒会上偷走海蓝之心?”

    陈楚川揉了揉太阳穴。

    如果真是如此,那可就不单单是盗窃案那么简单了。

    这简直就是明抢!

    先不说让那家伙得手会导致多大的经济损失,光是静江警局的颜面就要被丢光了,后续指不定还得有多麻烦。

    而且,按照网上现在的舆论,看热闹的很多,假如那小偷这次成功,结合之前静商集团的争议,说不定很多人心里都会默认倾向这个犯罪者。

    头疼,真的头疼。

    陈楚川想到。

    “这件事应该还没有别人知道吧?”

    他看向老同学王宗瑞。

    “除了一些报社的人之外,就没人知道了。”

    王宗瑞吞了口唾沫。

    “这件事我们保密一下,不要宣传,交给我来处理。”

    陈楚川吩咐道,又询问了一些常规的问题,才准备离开报社。

    然而,当他刚走出静江日报的报社,准备联络静商集团的时候,陈楚川的手机又响了。

    “什么?”

    他听到局里同事的消息,直接当场大骂出声。

    “艹!”

    陈楚川点开手机,只见静江市民经常光顾的门户网站和公众号上,全都是陈楚川手中这封预告函。

    的犯罪预告函,已经众人皆知。

    “这都是你做的?”

    爱恋看着网上那满天飞的预告函,又看看刚回来的白歌,嘴角微微抽了抽。

    白歌并不仅仅寄出了一份预告函。

    包括静商集团的总部大楼在内,白歌在运动会提前放学之后,走遍了静江主流的媒体驻地,伪装成快递员的模样,将同样的预告函发给了他们。

    于是,一些媒体自然就快速刊发了这个消息,在这个时代,不管真假,新闻的速度就是生命,因此才会出现那么多事后反转的故事。

    至于静江日报,由于这是影响力最大的报纸,所以白歌将钟乳石和预告函一起送过去。

    这主要是为了验证白歌自己的身份而不至于让警方认为这不过是恶作剧。

    问题是,白歌没有事先和爱恋说。

    在爱恋还在和其他女生一起现充的时候,白歌回到爱美整形美容医院,和老霍说了一声,便拿走了这块钟乳石。

    “你赔我的石头。”

    爱恋鼓起脸颊,双手抱胸,一副气鼓鼓的模样。

    “那可是我偷回来的哎?”

    白歌无语。

    “我不管,它已经是我的了,你赔。”

    爱恋似乎并不想跟白歌讲道理,并且还丢出了一个抱枕。

    这个女人今天只有三岁吗?

    灵活地接住了抱枕,没注意到上面淡淡的少女发香,白歌不太理解爱恋的思考回路。

    “好吧,那我下次有机会给你再弄一个,嗯,出钱帮你弄个更好的花盆。”

    无奈,他只能这么说道。

    “好!”

    爱恋迅速变了脸,刚才那一脸不满的表情消失不见,变成了笑嘻嘻的模样。

    “我正好上次在网上看中了一个,还带小喷泉和水池的,我待会儿发给你。”

    “?”

    这个人是不是一开始就盘算好了要让自己帮她清空购物车的?

    白歌忽然觉得自己又上当了。

    “不过,也真亏你想得出,竟然把偷回来的东西再送回去。”

    爱恋恢复了原本的模样,以颇为微妙的眼光看着乔桥。

    “虽然的确能够有力证明这就是寄来的预告函,但这行为本身也太嘲讽了吧。”

    就好像告诉警方,自己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们根本奈何不了我一样。

    再配上这满城都是的预告函,无疑是对警方和静商集团的挑战状。

    这几个行为结合到一起,一个自信,疯狂,技术高超的犯罪形象便深深地刻印在了人们的心中。

    “呃,自然而然就这么做了,我觉得没什么问题啊?”

    白歌对自己略显疯狂的行为,并没有多少自觉。

    “呵呵,现在估计全城,不,有可能全省人的目光都要聚集在周日的慈善酒会上了,警方也好,静商集团也好,都会派出全力来阻止你的偷窃。”

    星光的照耀下,爱恋的嘴角漏出一个弧度。

    “不过,这样好像会更有趣,说不定还能引出一些其他的老鼠。”

    “学校里的那位升格者吗?”

    白歌并不知道爱恋的调查进度,只不过从那天起,他的确再没感受到过其他升格者的气息。

    “如果这一次行动完美结束的话,嘿嘿,那可就是举世闻名的大盗了。”

    看到这个女人颇为期待的模样,白歌一时无语。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