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五十二幕.准备工作是很重要的!
    周二,静商集团总部。

    位于静江市江东区的这幢六层建筑拥有开阔的视野,透过窗户,就能看到流淌的静江江水。

    与已经被污染成鲜血般绯红的浅海不同,这里的水清澈见底,风光美好。

    “真是有钱。”

    站在偌大办公室里,陈楚川看了一眼窗外苍翠与碧绿掩映的景色,喃喃自语般说了一句。

    他将视线转回办公室里,在一侧的墙壁上,挂着一幅色彩明艳的油画,上面绘制的是怒放的向日葵,不同于写实派那般精细的绘画风格,这幅画线条扭曲,背景浅绿,十二朵向日葵绽放,欣欣向荣,有着非同一般的生命力。

    如果让陈楚川用他浅薄的美术知识来评价,这幅画并不属于好看的行列,却有别样的魅力,让他难以移开视线。

    “这是旧时代名家的画作,一共七幅,呵呵,不过这只是仿制品而已。”

    低沉的声音从陈楚川身后传来,令他转过头。

    一名身材中等,穿着丝绸西装,梳背头的男子站在办公室的门口,噙着微笑对陈楚川介绍道。

    “请坐吧,陈警官。”

    他指了指沙发,自己则坐到了旁边的办公桌后。

    这便是静商集团的总经理,秦可畏,他法令纹略深,卧蚕眼,即使已经是西南省数一数二的富豪,却依旧保持了一双犀利的眼睛,没有像陈楚川接触过的许多有钱人般沉湎于酒色。

    “秦总经理,我相信你已经知道我们这次的来意了。”

    陈楚川之前让手下联系过这边,结果发现,静商集团也同样收到了那一封犯罪预告函,只不过最开始保安们只当做是恶作剧,直到警察来电,才发觉那是真的。

    “我希望你能取消周日举办的慈善酒会。”

    陈楚川开门见山地说道。

    “怪盗joker是一名狡猾的升格者罪犯,普通的警卫很难防范他的入侵,为了宾客们和你的安全,我建议直接取消这次酒会。”

    “这可让我为难,陈警官,你知道我们为了这次酒会准备了多久吗,这次来的人都是西南省有头有脸的人物,就这么贸然取消,我这边的信誉会受到难以挽回的损失的。”

    秦可畏露出了颇为严肃的表情。

    “而且,我的宅邸有专门的安保措施,并且会聘请专人维持酒会的安全,我不认为那个小偷能够得手。”

    “既然如此的话,我希望能够让警方的人也参与到安保过程中。”

    正如陈楚川所想,秦可畏并不会因为区区一个怪盗joker就放弃举办这次慈善酒会。

    实际上,陈楚川一开始也并不是真的想让酒会取消,若是那么做的话,不就相当于向犯罪者妥协吗,他是不会这么做的。

    之所以提起这件事,是为了之后安插警方的人做铺垫。

    他猜测这次慈善酒会可能并不止是为了保护文物而筹集善款那么简单,说不定暗中,秦可畏会与某些人借此达成一些交易。

    也是这次怪盗joker盯上了秦可畏才让陈楚川知道,海关那边一直在针对性调查静商集团在诸夏境内可能存在的走私行为,秦可畏在海外购置文物的时候,也同时在进行一定的违禁品走私,不过做得相当隐蔽,难以抓住小尾巴。

    陈楚川这次,就想让自己人介入酒会,一方面守株待兔,伺机抓捕怪盗joker,另一方面也趁机调查一下秦可畏,看看有没有什么马脚。

    面对升格者,他没什么把握,但若是普通人犯罪,陈楚川可是身经百战,见得多了。

    “这个嘛”

    秦可畏思考了片刻,颔首答道。

    “可以,如果陈警官能参与到酒会的安保过程中,我和客人会感到更加安全的。”

    “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想让秦总经理你提供一下你别墅的设计图和那一天的安保布置,你知道的,那小偷擅长潜入,我们必须提前研究对方的入侵和逃跑路线。”

    陈楚川又提出了请求。

    “没问题,我待会儿让我的秘书带陈警官你去取这些资料。”

    秦可畏愣了愣,但也没有拒绝。

    “那可真是太好了,希望到时候能够顺利抓住那一个小偷。”

    陈楚川起身告辞,跟着门口的秘书去拿别墅的设计图资料。

    而秦可畏,在陈楚川走后,手指敲击桌面,想了一会儿,拿起电话。

    “这就是秦可畏别墅的设计图么。”

    爱恋看着茶几上摊开的蓝图,确认道。

    “对,我去你说的地方拿的。”

    黑发已经占据一半黄毛的范哲点点头,他今天换了一件宽松的长袖卫衣,上面印有花里胡哨的图案,颇显年轻。

    他表面上的职业好像是一个租赁中介,时常在外面跑,这次去拿警方给过来的资料就是范哲跑的腿。

    傍晚,运动会结束后,白歌和爱恋回到了爱美整形美容医院,正好范哲已经回来等着,三人加上老霍,便打开了那设计图。

    “啧啧,土大户。”

    爱恋看着那一层就超过八百平的豪华别墅,不由自主地感叹了一句。

    一层有仿泛西海样式的挑高门厅与旋梯,一侧是宽敞的,与后院相连的大餐厅与厨房等,另一侧则是会客室,影音室,娱乐室等休闲场所与公共卫生间。

    二层是客房与书房,另外的娱乐室,独立卫生间等。

    三层是主人的带露台的卧室,衣帽间,书房,带人造温泉的浴室,洗手间,以及秦可畏特地规划出来的用以陈列展示自己藏品的收藏室,海蓝之心就放置在这里。

    院子里除了游泳池之外,还有大片的绿地,面积不亚于别墅。

    除了地上的部分,地下还有贮藏室和酒窖,秦可畏很喜欢收集美酒,正如同他对古董的喜爱。

    另外,在地下,还有一间未标明用途的房间。

    比起别墅,这更像一座旧时代泛西海商业共同体常见的城堡。

    “这就是那个真正的藏宝室吧。”

    范哲指着那房间说道,一般的犯罪题材电影里,这种藏在地下的暗房都有很多秘密。

    “有可能,不过一般的宾客好像不能进入这一块来着。”

    白歌认真看了看图纸,沉声说道。

    “放心,我们自然有办法。”

    老霍拍拍胸脯保证道,说起来,他应该也是升格者吧?

    白歌看看老霍黑色的双眼,暗自猜测。

    “到时候田虹会伪装成外包餐厅的服务员进去当你的内应,我和老霍也会想办法弄到参加酒会的邀请函的。”

    又看了一眼安保人员的排班与布置,爱恋说道。

    “你和老霍?”

    白歌下意识反问。

    爱恋要是换上一身衣服,倒是挺像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的,不过老霍嘛当有钱人家的保镖?

    “想什么呢,我戴上眼镜也是挺斯文的好吧。”

    老霍看出了白歌的疑虑,驳斥道。

    “等下,你们两个弄到邀请函不会引起警方的怀疑吗?”

    比起老霍的气质,白歌更好奇的是一直在地下运作的深渊遗物事务司直接来到台前会不会导致什么问题。

    爱恋的身份要是被学校里的升格者知道了,那估计对方就不会再安静下去了。

    而且这次酒会所有人的身份肯定会被彻查,很难浑水摸鱼。

    “放心,我们自有手段。”

    爱恋没有解释太多。

    深渊遗物事务司的手段,大概超乎白歌的想象。

    总不能你们准备打昏两个客人再换个脑袋伪装成他们吧?

    白歌突然就觉得这次行动不太稳了。

    “范哲就当我们的司机好了,在别墅外面待命。”

    爱恋又看向坐在对面的范哲。

    “收到~”

    范哲音调上扬地答道,看来很习惯这种安排了。

    爱恋没提陶轩然,自然是因为他属于后勤辅助人员,不上前线。

    “你打算怎么混进去,扮成服务员吗?”

    爱恋看向白歌,问了一句,按照白歌的能力,倒是真的能打昏一个服务员然后冒充成对方混入其中,这是她想到的最简单的办法。

    “不,我另有打算。”

    白歌似乎已经成竹在胸。

    一万推荐票了,明天加更一章,预告一下晚上的章节开始表演,继续求票~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