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五十三幕.白歌是个好僚机
    “加油加油加油”

    应援声此起彼伏,整个学校的学生们几乎都围在大操场的跑道旁边,注视着跑道里的运动员们。

    这是4x250接力赛,作为运动会的最后一个项目,也是最为激动人心的。

    当然,白歌并没有参赛。

    他第一天顶替的那位同学已经痊愈,如今正作为最后一棒跑在赛道上。

    看着同班同学们呐喊助威的模样,看台角落坐着的白歌有一种莫名的疏离感。

    “不过,运动会的确能迅速拉近原本还不太熟悉的人之间的距离感,也难怪会在开学之后第一个月进行了。”

    他看着和自己一样被拆分到这个班级的竹霜降俨然已经是集体的中心,带领着女生们在一旁加油,忽然就有这样的感触。

    视线移动,白歌找到了爱恋。

    她也跟在几名身边,仿佛很激动地给场上的运动员鼓劲。

    扑哧

    这形象与白歌脑中的爱恋差别太大,他一时忍不住笑出了声。

    “怎么,看到什么这么好笑”

    身边传来了男生的声音,白歌转过脑袋,看到是伍程皓。

    “没,就突然想笑。”

    白歌随口敷衍了一句。

    “对了,你今晚应该有时间吧”

    伍程皓坐到了白歌的旁边,现在大家都在跑道旁边,看台这里反而空旷了不少。

    “怎么了”

    白歌今晚的确没什么事情,最多也就是之后去爱恋家一起吃顿饭,再锻炼一下这般日常。

    “咳咳,我们学生会今晚准备聚餐犒劳一下为运动会辛苦的大家,你要不一起吧”

    伍程皓清了清嗓子,邀请道。

    “我就”

    本想拒绝的白歌脑筋一转,忽然好像觉察到了什么。

    这家伙难不成是因为觉得和竹霜降在这种场合难以顺利交流,所以把我拉过去当僚机

    没想到你这浓眉大眼的,还挺机灵的。

    既然如此,白歌也就自然义不容辞了。

    “行,有饭不蹭非君子,反正你们也能报销吧。”

    “你也不用拒绝,我们呃,你同意去了”

    伍程皓愣了愣,他原本还以为白歌会拒绝,下意识就开口劝说。

    “嗯,不过我得和家里说一声。”

    白歌拿起手机,下意识就点开了爱恋的聊天窗口。

    “”

    他急忙切换掉,给许诺发了条信息后,才给爱恋发了一条内容差不多的。

    “啧啧,妻管严啊。”

    伍程皓看着白歌操作完,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笑什么笑,你不也一样等等,妻管严是什么意思

    “不是你想的那样。”

    白歌解释了一句,不过看样子伍程皓是没有听进去了。

    此刻接力跑也步入最后的冲刺阶段,伴随着一阵欢呼,运动员们冲过了终点线,白歌看了一眼,自己的班级排在第二,还算不错。

    竹霜降带着女生们急忙给运动员送水递毛巾,十分忙碌。

    爱恋倒是没掺和在里面,她默默掏出了手机,很快看到了白歌发的信息。

    不知道是不是远远看着的白歌的错觉,这位少女,好像有一瞬间寂寞的表情。

    “干杯”

    几个杯子碰到了一起,里面的并非啤酒,而是果汁。

    在静江高中附近的一家风评很不错的餐馆包厢里,学生会成员和白歌正围坐在一起。

    会长伍程皓,书记竹霜降,副会长是一名马尾女生,名字是粟惠文,会计是一名戴着眼镜的男生,叫李霖,还有一个管宣传的女生姚茹。

    由于白歌之前就经常出入学生会,和几人都很熟悉,所以大家对于白歌的到来也没感到惊讶。

    “这段时间真的是辛苦大家了。”

    伍程皓举起了杯子,发表了一段不长的演讲,随后喝了一大口里面的饮料。

    他左手边是白歌,右手边则是竹霜降。

    这时,包间的门被推开,服务员端上了第一盘菜。

    “”

    白歌看到对方的时候,一时愣住了。

    短发,小麦色的健康运动系皮肤,看起来元气十足的女员。

    正是田虹。

    这么说起来,她好像的确说过自己正在静江高中附近的餐馆打工顺便搜集情报来着。

    “韭菜炒鸡蛋。”

    本来正常工作的田虹,看到白歌也迟疑了片刻。

    她放下盘子,离开之前又瞥了白歌一眼,好像在确认是不是本人。

    “刚才那个服务员是不是看上你了”

    伍程皓看了一眼门的方向,打趣道。

    “说什么呢,吃菜。”

    白歌搪塞着帮身边的学生会会长夹了一筷子只有韭菜的韭菜炒鸡蛋。

    “这谁点的韭菜鸡蛋啊”

    伍程皓看着碗里的绿色,一时无语。

    之后的吃饭过程倒是没什么大的波澜,学生会成员之间的感情都还不错,不知道是不是伍程皓的态度有些太明显,白歌总觉得全场人都在给他送助攻,似乎不缺自己一个僚机。

    至于竹霜降,白歌觉得这个神经大条的女生估计根本没觉察到伍程皓的想法,只在单纯享受和熟人一起聚餐的感觉。

    一吃吃到了快九点,等伍程皓结完账后,酒足饭饱的大家开始准备打道回府。

    住得远,需要乘坐公交车的副会长和会计最早离席,家住学校旁边的姚茹也跟着两人离开了。

    “我去上个厕所,要不伍程皓你送竹霜降回去吧。”

    只留下三人的时候,白歌识趣地借故去离开,没等伍程皓反应过来,就把两人留在了包厢里。

    此时餐馆里还有几桌正在喝酒,服务员倒是闲下来了不少。

    白歌看到了已经换好自己衣服的田虹。

    “你这是在打工”

    他确认般问道。

    “对啊,九点下班。”

    田虹点点头。

    “我们出去说吧。”

    白歌看了眼包厢门,免得被那两人撞见。

    两人走出餐馆,外面还很热闹,十月一日到五日是诸夏的公休,今天虽然是周三,也算周末了,外出聚会吃饭的人很多。

    星光下,这些行人表情轻松,欢声笑语,惬意十足。

    “你家是住这边来着”

    田虹指了指一侧。

    “对。”

    “那正好,我也住这边,一起散个步吧,顺便待会儿把订做的东西给你。”

    田虹提议道,白歌周末要用的衣服是她负责的,本来应该等当天再给,不过既然遇到了,干脆就直接转交。

    白歌刚点头,就看到一辆黑色高级轿车停到了餐馆的门口。

    而伍程皓和竹霜降刚刚走出店门,车上的司机就迎了上去。

    说了几句,竹霜降和伍程皓挥手道别后,就坐到了后座上,只留下学生会会长,略显可怜地站在原地吹秋风。

    好像有点惨。

    白歌颇为缺德地想到。

    “你们这是同学聚餐”

    一边走着,田虹一边闲聊般问道。

    “对,学生会的聚餐,我就是来当僚机的。”

    “刚才那两个人”

    田虹若有所悟。

    “嘿嘿,学生会我还挺了解的,这种小团体里很容易就会产生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我一开始还以为你背着爱恋偷吃呢。”

    “”

    白歌差点摔倒。

    背着爱恋偷吃是什么奇怪的形容方式,自己可没有背着爱恋,是好好打过招呼了的。

    当然也没偷吃

    不对,为什么我要在意这种问题白歌自嘲般想到。

    “没事,只要不被发现,就不算偷吃。”

    所以为什么要一直纠结偷吃的问题啦。

    “话说周末,田虹姐你扮成服务员不会暴露自己吗”

    白歌为了绕过偷吃的话题,只能强行尬聊。

    “不用担心,我是和一个打工的朋友换的,我说自己特别想看看豪宅什么的,她嫌要穿特定的衣服麻烦又想陪男朋友就让我去了,所以我是正常换班的普通服务员。”

    田虹大大方方地说道。

    “特定的衣服”

    白歌有点不太好的预感。

    “放心,到时候我会辅助你的。”

    田虹拍拍胸脯。

    “说起来你们这几天是运动会对吧,感觉怎么样”

    “怎么样就普通的学校运动会的样子,跑跑步,加加油,躲在看台上摸鱼一天这样。”

    白歌总觉得田虹特别喜欢打听学校有关的事情。

    “哦,也是,哈哈,我还挺想参加这种运动会的。”

    “田虹姐上学的时候没参加过吗”

    “那当然参加过,我和你说,我那个时候”

    不过田虹这样的野兽原型的升格者参加,怕是世界记录要被无限刷新了。

    两人随意聊了些学校的话题,在一处小巷前,田虹停下了脚步。

    “我家住这边。”

    白歌看了一眼,这里是尚未来得及改造的旧城区,多是平房,即便在静江这种小城市,住这一块的也都算穷人了。

    再往前走一段路,就是白歌的家,算第二穷的吧。

    “要不你上去坐坐,我还有最后一点收尾,十十五分钟就行。”

    田虹随口说道。

    “行呃,我是不是要变一个模样。”

    白歌处于保险考虑到。

    “嗯,你也别说有关工作的事情,这件事对家人保密的。”

    田虹补充了一句。

    白歌思考片刻,将学生会两位男生的容貌糅合了一下,变了一张脸,跟着田虹来到这连路灯都坏了好几个的昏暗的旧城区。

    辗转一阵,在白歌都有些不太记得住回去的路时,他们终于到了一间即便在这一块也略显破旧的平房前。

    “有点简陋,你不要嫌弃。”

    田虹说着,掏出钥匙打开了门。

    刚开门,白歌就看到了一个梳着双马尾的小女孩正朝着这边小跑过来,她身上穿的大概是旧衣服,略显宽松。

    “大姐回来了”

    她叫道,但很快看到了田虹身后的白歌。

    “哥哥,二姐,大姐带男人回家了”

    小女孩立刻改口这么叫道。

    加更规则延续上一本好了,这是一万推荐票的加更,顺便求一下新的票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