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旧日盗火者 > 第五十四幕.请不要立FLAG
    这是一间略显狭小的屋子。

    客厅也就四五个人坐下来就有些拥挤的程度,卫生间和厨房也很小,从客厅往后看,能看到两个房间,都不算大。

    白歌坐在客厅的那因为长年使用而显得油光发亮的木椅子上,感到了一丝窘迫。

    不过,白歌发现,这屋子虽然小,但十分干净,不论厨房还是卫生间,都没有这种房子常见的污渍,东西的摆放得整整齐齐,一丝不苟。

    田虹在自己的房间里帮白歌做着最后的收尾工作,白歌本想拿出手机,但想想好像又不太合适。

    “你还是学生吗?”

    坐在白歌旁边的椅子上的,是一名与田虹有几分相似的男生,按照介绍,他是田虹的弟弟,田耀,是静江大学大一的学生,本来他应该在学校,因为明天长假,所以今晚回来拿点东西,正巧遇到了白歌。

    “嗯,静江高中的学生。”

    白歌对他们报的名字是伍霖,自然是个假的。

    “难怪老姐最近在那边打工”

    田耀一脸若有所悟的样子。

    等等,你悟了什么?

    白歌忽然觉得其中的误会很大。

    一旁的一名披肩发,个子不高的女生也点了点头,颇为语重心长地说道。

    “我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你,不要被我姐姐骗了。”

    她是田虹大一些的妹妹,今年读初三的田依,比起姐姐,她更像是静江这边的软妹子。

    “骗?”

    白歌不明所以。

    一般来说,女性带陌生的男人回家,不是应该担心她被骗了吗?

    “大姐最喜欢帅哥了,小心被大姐吃掉哦,嘎嗷!”

    最小的妹妹叫田萌,才一年级。

    请等一下,一年级的小朋友就已经有帅哥的概念了吗?

    还有这个吃掉指的是白歌理解的那个意思吗?

    白歌觉得最近世界的发展速度有些超出了他的想象。

    “不过大姐这种连男朋友都没交过的,也就只能骗骗高中生了吧。”

    田依上下打量了一番白歌。

    “骗骗高中生!”

    田萌重复了一遍。

    “你不是也才只有初三吗?”

    白歌的吐槽脱口而出。

    “同龄的女生可是比男生要早熟很多的!”

    田依认真地说道,末了,又补充一句。

    “大姐除外。”

    “大姐除外!”

    田萌认真地复读了一遍。

    “唉,反正我们家这个状况你也看到了,和大姐在一起会很辛苦的。”

    田耀颇为无奈地说。

    一般弟弟会这么说吗?

    “不说了,我先回学校了,今晚还有便利店的打工,我估计,嗯,五号再回来一趟。”

    大一的弟弟田耀站起身,手里还提着一些换洗的衣服就出了门。

    “好辛苦。”

    明明是长假,身为大学生还得打工,白歌是不太想象得出来这样的生活的。

    “话说你住在哪里,父母工作是什么,家里有兄弟姐妹吗?”

    田依送走哥哥,又开始给白歌做人口普查。

    “隔两条街那家许诺书店是我家开的,只有一个叔叔,父母之前意外去世了。”

    白歌被这比自己还小两岁的女孩的气势压制,如实答道。

    “啊,对不起,请节哀。”

    觉察到自己好像问了不该问的,田依立刻道歉。

    “和我们家一样哎,都没有爸爸妈妈。”

    田萌的声音不带一丝阴霾。

    “阿萌。”

    田依提醒了自己的妹妹一句,又看向白歌。

    “我家姐姐虽然看起来大大咧咧,但实际上,呃,实际上也挺单纯的,怎么说呢,由我这个妹妹来说可能有点不太令人信服,不过我姐姐真的是个很好的女孩,希望你能多体谅一下她。”

    “体谅一下她!”

    田萌又跟着点头,连动作都和二姐一样。

    “?”

    你是把我当成姐夫了吗?

    这老妈子一般的态度又是闹哪样?

    到底谁才是田家真正的一家之主哇?

    还有这位小妹妹,你是复读机成精吗?

    白歌一时不知道该如何从那里吐槽起。

    “不,其实不是你想的那样”

    还没来得及让白歌解除这个误会,田虹就从房间里出来了,手里还拿着用超市塑料袋装着的衣服。

    “弄好了,这衣服你回去试试看合不合身,不合适再找我。”

    田虹裁缝的手艺很不错,据说是在打工的时候学会的,白歌之前快递员的衣服,还有接下来慈善就会准备用的衣服,都是田虹制作的。

    “!”

    田依看着自家姐姐和白歌熟悉的模样,又看看那衣服,瞪大双眼。

    “姐姐这次说不定,真的能嫁出去!”

    “嫁出去!”

    “瞎说什么呢。”

    田虹拍了拍田依和田萌的脑袋。

    “假期作业做完了吗,还在这里闲聊,都快中考的人了,你要是考不上好学校,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她颇为凶狠地说道,又看向最小的妹妹。

    “还有你,也做作业去,我送送他。”

    “好~”“嘻嘻,好的好的。”

    两个小女生会心一笑,回到了其中一间屋子里,看样子她们是两个人睡一间房。

    仔细一想,这田家的小哥一个姐姐两个妹妹,简直就是标准的骨科男主角模板。

    “这边比较绕,我带你出去吧。”

    田虹带着白歌穿过如同迷宫一般的平房区,白歌试图记住道路,但过了几个弯之后,他就放弃了。

    “你们怎么还住在这里”

    头顶,虚伪的星光映照着道路,比路灯更加耀眼,白歌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

    白歌确实有些惊讶,在人均月收入不到三千的静江,按道理深渊遗物事务司八千的月收入应该算不错了,呃,田虹比自己加入深渊遗物事务司更早,又是正式员工,工资应该会更高才对,怎么还住在这么破落的房子里。

    “没办法,阿耀大学的学费,还有两个小家伙的学费每年就要不少,而且,之前家里还有欠款”

    田虹笑了笑,并没有什么苦涩的意味。

    “你没看到我父母对吧,他们在三年前因为沉迷赌博,欠下了银行的一笔巨款,后来因为陷入偿还不了的绝望,想就这么带着全家自杀。”

    “他们想先勒死我和弟弟妹妹们,再一把火烧了屋子,但那个时候,我已经因为一次意外而成为了一阶升格者,面对想杀死我的父母”

    她声音平淡,没有任何波澜,就像是在讨论天气。

    “我到现在还清楚地记得自己的手指接触他们喉咙的感觉,我本来可以不用杀死他们,但恐惧支配了我,直到现在,我也时常觉得自己那时候就如同一头野兽。”

    “后来,我自首了,案子很快就被深渊遗物事务司接手,当时负责这里的还不是老霍,不过陶老倒是在,他们在调查了情况之后,负责人没有让我去坐牢,而是让我留在这里工作,还给了我历史残片,晋升二阶。”

    “我是戴罪之人,按照规定,其实没办法享受这么好的待遇,我都知道的,是之前的那位负责人帮我扛着,是陶老借着各种报销的名义在支援我,还教导我各种升格者相关知识。”

    “不过没关系了,其实欠款现在已经还清了,多亏了部里其他人,尤其是陶老,他真的是一位特别好的老师,听说范哲以前也是他教出来的。”

    白歌沉默不语,他并不知道田虹的背后,还有这样的故事。

    他也不知道,看起来略显尖酸刻薄吝啬的陶轩然,竟然会做出那样的事情。

    “其实我现在打工,主要还是打探情报,赚钱倒是次要,啊,也不能说次要啦,嘿嘿,我正在攒买新房的钱,算了算,等阿耀毕业的时候,我们就能换个大房子,一个人一个房间,还能有大客厅,再买台电视,弄个衣柜把我们四个人的衣服都分得清清楚楚,所以现在艰苦一些也还好啦,这边虽然看起来破,但邻居关系都很不错哦,比那种住高楼里连隔壁是谁都不知道要温馨很多。”

    田虹露出了笑容。

    “停停停,不要说这种一看就像是在立fg的话。”

    白歌终于吐槽了一句。

    “哈哈,说起来我以前还算过,如果我因公殉职,抚恤金应该可以立刻还清债务,还能让阿耀他们好好生活来着啊,我开玩笑的,你不要那样看着我。”

    田虹并没有什么情绪上的变化,随口开玩笑般说道。

    “别这么说。”

    白歌觉得说着这些话的田虹就像戏台上的老将军。

    也不知道她是真的不在乎,还是只是装作不在乎。

    “不行,我可不能死,我算了下,一年涨百分之十到百分之二十的工资,等我干到五十五岁退休,还能领高额的退休金,活着可比死了赚得多。”

    田虹颇为期待地说道。

    “那肯定”

    白歌不清楚深渊遗物事务司的人是不是因为经常混在生死线上,所以才这么看淡,反正他还不太习惯聊这样的话题。

    “好了,到了,你回去试试这衣服,有什么问题及时和我说,周末我会帮你看着点的。”

    终于,两人来到了刚开始的那个巷子,田虹挥挥手,与白歌告别。

    “呼——”

    看着田虹消失在平房区的巷子里,白歌吐出一口气。

    这个世界远比他想象得要疯狂,没想到看起来开朗活泼的运动系少女田虹,还有那样的经历。

    自己现在的工作,能不能让这样的事情从此以后不再发生呢?

    排除杂念,白歌将思绪专注到周日的行动上。

    十月四日。

    天气晴朗。

    静江江畔。

    备受瞩目的慈善酒会拉开帷幕。
亿乐彩